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166章

第166章

        “一柄剑?什么意思?”宁次不解的问。

        “我想打出一柄属于我的剑(刀)!”山城血看到宁次脸上的表情,解释道:“这也是所有武士的梦想。有一柄承载着自己毕生追求的名刀!”

        “这样么……”宁次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因为山城血的解释而消除,反而随着他的解释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宁次心中还是疑惑重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伙忍者想谋取的就是你们家的那柄名刀吧?已经有了名刀的你,为什么还要自己打造一把呢?”

        山城血看了一眼宁次,轻轻的笑道:“你倒是对我了解的挺多。”

        随着山城血对宁次的解释,宁次也终于明白了。

        没错,山城血是有一把名刀,但是起来,这柄名刀对山城血来并不是一柄神兵利器。

        正如每一个武士追求的那样,他们的刀法,蕴藏着他们的境界、领悟和意志,他们的佩刀因为被常年的佩戴在身上,不断的挥击,不断的劈斩、刺击,那种精神的烙印,如同海浪一般,一波一波的冲刷着刀具。

        刀具在这样的冲击之下,日积月累也就留下了武者的意志,从而在与那名武士一同战斗的时候,刀身蕴藏的烙印就会产生共鸣,这样的共鸣不仅可以让武士对刀具的掌握更加得心应手,而且在持有刀具的时候,也更容易保持自身意志的纯粹,精神也更加的凝实。

        同样的,这柄刀也会作为这一种武道的象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因为内里蕴藏着这种刀法的内涵,也就是这种武道先去的境界和领悟。

        刀具的好坏也是有着明显的差距的,用名贵的精铁,陨钢、螺纹钢这样的材料打造,再加上数千次的捶打锻造,精细的淬火雕琢,这样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硬度和锋锐程度,主要的是这样的材料,更容易吸收武士精神潮汐的波动,从而在里面形成精神烙印,也越早变得心意相通,而且硬度高,也不容易损毁,甚至部分名刀可以自我缓慢的修复。

        也正是因为如此,刀具第一代主人对这柄刀的影响最大,可以第一代主人的风格,已经奠定了这柄刀的基调。

        山城家是上个时代的武道大族,其家族的刀法正大光明,正气浩然,一刀一式,都是正气凌然,刀法中变化多端,似风,似雾,似光,其中更是以刀法精湛、威势骇人著称。

        这是山城家一直以来传承下来的风格,或者是家族剑道的精神所在。如果,山城家没有那一场惨剧,山城血依旧是那个翩翩如玉的世家少年,练习的刀法可能仍旧是那般的如沐春风,光明正大。

        只不过,在全家数百人横死当场,鲜血铺地,血气弥漫,这样的情况下,作为整个家族唯一幸存下来的少年,遭此横祸,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样的事情无论放到任何人身上都是一样,他的世界里,有的只是拿血海深仇!

        从此之后,世界上少了一个剑法磊落的阳光少年,多了一个血海滔天的复仇者,他的手上染满了鲜血,他的一刀一式中,再也不复那种清香正气,磊落光明的气息,反倒是因为从无数人的尸首中淬炼过刀具一般,他的一个眼神,都可以狠扑出动人心魄的森冷气息!

        那柄蕴藏了山城家近百年正道气运的名刀,本能的排斥山城血,刀身上的烙印对这样阴冷血腥的气息有一种如同天地一般的厌恶,这也使得山城血运用起来无法做到得心应手,甚至可以异常的别扭。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在运用那柄刀斩杀了仇人之后,山城血就将那柄刀放在了家族中尸骸埋葬的墓地之中,山城血的家族中人,世代嫉恶如仇,正气凌然,死后正气凝实,居于尸骨,缓慢消散,而作为家族中的墓地,没有丝毫的阴冷气息,反倒是身处其中,有一种无光自明的感觉,整个墓地内都是浩浩然然的正气。这也是温润那柄刀的最佳场所。

        山城血并没有隐瞒这个消息,因为如果有真的能用那把名刀的人,一定是一个性情纯良的少年,否则运用那柄刀,定是别扭异常,反倒是不如普通的刀具。

        也正是因为如此,山城血想要打造自己的刀具,他的一生都想要追求剑道的巅峰,阴差阳错之下,他走上了与家族中人不同的另一条道路,静下来之后,他并不觉得这样的剑道有什么问题,而且这样可以是最适合现在自己的剑道,只不过他的心中也有着自己的想法,想要像所有的剑道大师一样,开创自身的流派,他现在需要一柄名刀,一方面是因为能够更称手,另一方面也是作为一个流派,就要有一个能够传承意志的载体,而几乎所有的剑道门派,家族都是用刀作为承载的载体。

        没错,山城血是这么想到……他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

        “客人是要购买刀具么?”

        “不,我要打造刀具。”

        “好的!大人!”伙计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大人要打造什么刀具?”

        “大快刀!”

        “好的!大人,级的大快刀。需要螺纹钢么?这个可以增加柔韧程度,合理的中和千锻钢的脆性。”伙计打起了精神,大快刀的造价昂贵,他们这样的店铺一般都是靠这样定制的武器来赚钱,而定制快刀则是最赚钱的!更何况是大快刀,这一下伙计看山城血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上帝!

        “要!”

        “好的!大人,需要秘云铁么?这样的刀具只要在刀鞘中固定的位置嵌入铁片,那么刀具就可以自身缓慢的修复创伤。”伙计的笑容如同一朵绽放的菊花,满脸的谄媚。

        “要!”

        “好的大人!要不要请大师来测量您的身体,记录您的习惯,最后打造专属的刀具。”

        “好!”

        伙计顿时咧嘴,兴高采烈的计算:“承惠,四百万。”

        “啥!?”

        —————————=以上就是山城血在铁之国的经历=---------------

        听完了山城血的陈述,宁次也终于明白的了头,这四百万的造价,别是他,就算是木叶村中的火影,让他一下子拿出来四百万恐怕也不能办到。毕竟四百万是一笔很大的资金了。要是抽取出来的话,也需要一定时间的筹措。

        也正是因为这巨额的造价,也让山城血开始了长久的赏金之旅。

        “是不是你的要求导致了这么高额的造价,把要求降低一应该会便宜一吧。”宁次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发现山城血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嗜杀残忍,他的心中有一种自己的衡量,也有着自己的原则,或者,武士想要有所成就,都会有所坚守,那种坚守,就是他们力量的源泉。

        山城血听了宁次的话,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我不想它以后因为材料的问题而黯淡的被遗弃,被搁置。”武器,它的宿命,就是在战斗中寻找的。

        好吧,宁次看到山城血认真的样子,也轻轻的了下头,他不能理解武士对刀和对自身意志的坚持,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山城血不错的感官,他是个不错的人,而且有自己的原则,这样的人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对手,都会是让人舒心的存在。

        山城血走到不远处的巨坑中,将破碎的刀身埋下,捡起刀柄,放回刀鞘之中,拱手道别:“日向宁次,我记住你了,今天这一场战斗我,我也有所得,日后有所精进,必会再次来赐教!”

        宁次只是笑了笑,这一场战斗对他来,收获也很多,至少从他本身来,就激发了白眼的更进一步的运用。“随时恭候,而且这次我也有所收获。这一次是你的刀具,等你拿到了自己的大快刀,我们一定要再交手试试!”

        山城血的表情一敛,神色有些凝重的道:“你的实力我知道,确实是很强,但是你的消息走漏了之后,肯定会有一波又一波的人来猎杀你,他们都抱着那种捡漏的心态,就算是消耗不大,但是对你来,也是很难应对的!毕竟你只是一个人,而且我接任务的时候就听,那个一直成功率百分之一百的神秘人也接了这个任务,他不是个角色……”

        “山城兄的是,我也确实是需要心一了。”宁次笑着了头。

        “好了,就此别过!”山城血潇洒的转身,右手一摆,算是告别,头也没回,身体挺得笔直,仿佛一柄锋利朝天的利刃,一步一步的走开。

        “这山城血……倒也是一个妙人!”宁次一脸笑意,停歇半刻,看了一下自己因为这一战已经沾满灰尘的道服,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此刻也没有什么可以换洗的,也只能先去田之国再了,这样的事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宁次又继续自己这样的路程。

        宁次走在路上,开了白眼的他对四周的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

        在白眼的视觉中,没有什么能够瞒得过他的双眼。

        宁次又习惯性的回想起之前的战斗,和山城血的战斗确实是难得的一次提升的机会。

        而宁次又有没一次战斗之后反省自己的习惯,这样的习惯让他每一次战斗之后,都能够迅速的吸收其中的精华部分,让自己的实力迅速的提高。

        在这一次战斗中,无论是之前的白眼那一种预判敌人动作的能力,或者是后一种……

        ——————————————决战中的那一幕——————————

        正当那柄刀,吞吐着血芒,锋利的刀风四溢,阴寒森冷,虹光流转,快若惊鸿,直取宁次。

        在这千钧一发的饿时候,宁次的双眼,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仿佛是什么东西在眼睛中破开,一种清晰的挣脱束缚的感觉,那一瞬间,宁次的视觉,一种清晰的深紫色的波动,仿佛水纹一样,从双眼开始,一圈一圈的扩散开去,再一次,视线中那无数的透明的丝线竟然在这波纹接触的瞬间变得凝实,仿佛被注入了墨水一般,变得深紫色,其中仿佛流转着无数瑰丽鎏金的符印,在丝线中若隐若现,突兀的,宁次周身的几根丝线啵的断裂,断裂之处闪出一如同火星一般的流萤,随后所有的场景都仿佛耗尽了力气一般,飞快的褪色,消失,最后归拢到了宁次的眼睛中。

        而视线回复,宁次就发现自己已经瞬间出现在了那柄刀的一侧,避过了致命的一击,宁次的反应也是异常的快,一式【破山击】悄无声息的贴上山城血……

        ——————————————分割线-----------------------------

        宁次回想到这里,觉得这样的能力明显比之前的那种预判的能力要更进一步,也是白眼到了更高级的变化。而且此刻宁次不由的想到了很久以前,他刚见到阿凯老师的时候,那时候貌似也是这样的场景,那些丝线让自己记忆犹新,只不过那时候是自己昏迷了过去,看来那时候身体并不能承载白眼的力量,而现在自己的身体和查克拉,已经可以承载白眼更多的力量了。

        宁次也并不为这些能力不能控制而烦恼。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时候自然就更够因为更多的接触,更多的体验,以及自身实力的提高,这样的能力一定能够变得更加稳定,而且,自己能够掌握他!

        宁次双手握拳,脸上浮现出自信的表情!

        随着宁次的上路,很显然,因为刚才山城血的那一次交手,延误了一些时间,更多的忍者有时间赶了过来。并且他们可不会像山城血那样,有着自己的原则,有着——背后受剑是剑士的耻辱这一种觉悟,他们的道德准则就是——忍者不能以常理来度之,能够阴死人,就阴死他。

        宁次才一踏入这边的森林,就发现数值之间拉着细如发丝,但是极为坚韧的蛛丝钢,这种钢丝一般都是忍者用来操控忍具的丝线。

        因为要操控忍具,自然细如发丝,极难发现就是他的特了,而另一特就是柔韧,因为要是被忍具一碰就断,那还谈什么忍具操控,而蛛丝钢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价格也是佼佼者。

        但是正所谓一份价钱一分货,蛛丝钢就是将哪两种特性发挥到极致的存在,极细的丝线甚至是仔细看,也很难被肉眼发现,而且还极为柔韧,旋转的风魔手里剑也很难切开。

        这样细细的丝线此刻就绷紧横挂在前面的树木之中,这是一个极为阴险的陷阱,如果没有经验,以赶路那样前倾的速度,冲过这个线的结果就是身体被这种细丝切割成整齐的两段,切口甚至不会有残渍。

        而且这些树木中隐藏着为数不少的起爆符,再加上设置了一些巧妙的机关,可以是一环扣一环,这些细细的蛛丝钢的存在,让踏入了这一片的敌人,都没有多余的闪躲的空间,这时候如果再释放忍术……真可谓是四面楚歌,无处可躲!

        只不过这样的程度对于宁次来并不是很难,有着白眼的存在,再加上本身作为暗部,也精修过这些陷阱的布置,这样的蛛丝钢陷阱第一次用有奇效,但是对有所防备的敌人来,还是很难有所效果的,毕竟忍者的手法很多,都有各自的求生之道。

        首先就是那些观察能力很强的,几乎不会中这样的陷阱,再其次,很多忍者都会有这微妙的危机感应,这样他们心的情况下,很难被发现,但是仍旧有发现的可能。最后……你能确保身体被切成两段就会死亡?那大蛇丸……那飞段……那角度……

        所以这样的蛛丝钢只能作为限制敌人活动范围的手段,只不过,此刻既然已经被宁次发现,就没有什么好的了。

        两记八卦空掌,这无形的波动如同狂躁的暴风,其中蕴藏的气劲势大力沉,重若千钧,藏在树木后面、草丛中的忍者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样,树木仿佛纸糊的一样,漫天的木屑和树叶狂飞,忍者的胸口都被这空掌击中,生生挤压塌陷了下去,看样子是胸前的肋骨插到了内脏之中,当即一口血喷洒出来,纷纷扬扬……

        两个人横死当场……双目滚圆,似乎死之前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亡了。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他既然有来猎杀宁次的心理,就要有被杀的觉悟,弱肉强食,就是这么简单。

        宁次的双目都没有在两人的身上停留一秒,留下一片狼藉,迈步向前,向后一挥手,几个查克拉的光飘飞出去,精准的落到了隐藏在树木中的起爆符上。

        “轰隆隆隆隆——”爆炸声音不绝于耳,所以的一切都凐灭在从天的爆炸中,那震天的爆炸声四处回荡开去,几公里内都清晰可闻,冲天而起的火光甚至让周围一切成为了橘红色,甚至在一瞬间压下了太阳的光辉。

        宁次轻轻的将手收进袖口中,身后吹来的强烈的劲风吹得青丝飞扬,衣角猎猎,宁次不徐不疾的一步一步,继续自己的旅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2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