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279章

第279章

        这个老人只是面色惊异的看了萤一眼:“没想到你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萤倒是被老人的反应弄得有一头雾水,老人的话语的意思,好像是自己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既然他老人家没有告诉你,那么自然有他的道理,那么我也就不方便多了。”老人摇了摇头,也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反而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萤。

        “青田大人,请你务必告诉我一下我爷爷的事情好么?我现在非常担心我爷爷,他现在在哪?我能够见一面么?”称呼都已经变成了更加正式的尊称,已经足以表示萤现在的紧张程度,萤也希望得到自己爷爷更准确的消息。

        这么多天的时间,萤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查找,但是现在却没有丝毫的头绪,只能够有几个猜测,但是这些猜测,也没有准确的依据,也就是,役之行者的行踪不明,事情不明,甚至连什么原因,都众纷纭。

        只不过被称为青田大人的族长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话,任凭萤怎么,都没有告诉萤更多消息的意思。

        眼前的情况有些奇怪。

        羽高看着眼前这样的场景。这个叫青田族长的这一句话,让这个事情好像有了更多的隐情,至少役之行者,是有什么东西是瞒着萤,而且没有告诉他的。

        在回想起之前来通知紫苑的,是役之行者的手下之一。

        还有在大门口的时候,那两个忍者,就算不是白浪的心腹,至少也是白浪手下的高层,他们话语中显露的敌意又是确凿无疑的。

        难道是有内鬼,在筹措不及防之下,让白浪得手,并且暗中囚禁了役之行者么?这也很有可能。

        这么起来,难道役之行者将萤指派出去,而且隐藏了的事情,就是为了找到其中的内鬼么?只不过动作却最终晚了一步,反而是被白浪得手了么。

        从进入了土蜘蛛一族的领地之后,羽高就发现,这里面似乎有很多的不合理,而这些不合理,又都毫无疑问的表达了一个信息,就是这里面有一个秘密。

        萤还想要些什么,但是白浪没有给予太多的机会。

        “大家安静一下。”白浪环顾了一下桌面上的所有人,沉稳的道。

        在这个空旷的大厅中,清楚的回响着,能够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白浪面前的八个最大的土蜘蛛家族的首领,在一瞬间就停下了细碎的话声,静静的等着白浪后面的话声。

        “很好,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而且八大家族的首领全部都在这里,这很好,首先我要很感谢你们,能够在今天到这里,能够顺利召开今天的议事,还有萤,一转眼都已经这么大了呢,时间,过的真的是太快了。”白浪对众人微微一笑,双手轻拍了两下,正门大开,一排排的侍女端着美食,在椭圆形的礼桌上面开始摆桌。

        香气四溢,色泽诱人。

        “等到议事结束之后,还请各位一起,在这里共进午餐。议事,是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所以大家尽可以放心。”白浪笑着道。

        羽高轻声的对着萤问道,“白浪是哪个家族的。”

        “是毒牙那个家族的,那么家族的族长也在这里,就是在白浪左手边的那个面目干瘦的那个中年人的家族。”萤用眼神示意,也同样声的对羽高着,她相信羽高一定发现了什么,现在她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羽高了。

        “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开始我们的正事吧。”白浪落座,坐在了最上面的位置,这个位置也代表的是土蜘蛛一族的族长,而平时,这个位置都是空置的,而役之行者,坐的就是毒牙家族族长现在所坐的位置。

        “今天,我们要的只有两件事。”白浪面色严肃的道,“诸位恐怕也都知道役之行者的事情了吧。当初在忍界大战的时候,家族族长战亡,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土蜘蛛一族的族人也没有轻言放弃,可是役之行者却将土蜘蛛一族的秘术,给予木叶鉴定,并且许诺完成了禁术的镶嵌之后,就会将禁术的携带者送去木叶。虽然保存住了村子,但是我们的禁术已经泄密了。”

        “萤因为路上出现了意外,并没有到达木叶,我刚刚得到消息,木叶已经派人过来了!”白浪抛出了一个炸弹,不出意外的,引起了轩然大波。

        “什么!”

        “怎么可以这样!”

        场下的族人都议论纷纷。

        “当初如果他老人家没有答应这个条件,就好了。”距离萤不远处的族长遗憾的道,萤也能够清楚的听到。

        萤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爷爷做错了,因为役之行者也和萤一起过很多次。

        原来,萤的爷爷也很犹豫,当初要不要放出土蜘蛛家族世代相传的禁术,要知道这可是前人留下来的瑰宝,但是当时情况危急,就连族长都已经阵亡,可想而知当初的战况多么激烈,土蜘蛛一族的族人大量的死亡。

        禁术再好,也要有人修炼才行!而且禁术中,也必须要有土蜘蛛的血脉才能够修炼,所以损失也不会太大,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役之行者最后还是决定以禁术作为条件,和木叶结盟!

        在搬迁了自己的族地,向着中立的铁之国搬去,放任了南方的大片土地作为木叶和雾隐的战场之后,土蜘蛛一族的族人虽然也会有损失,但是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多,而且就算是有一些损伤,也可以求助木叶的医疗忍者。

        可是,这也让役之行者一直有些煎熬,毕竟他将自己家族的禁术流落了出去,而且还把自己的祖地抛弃了。

        但是萤听了之后,一直有着自己的判断,因为她完全支持爷爷,禁术出去不怕,就怕留下了禁术,却没有修炼的族人,那才是真正的亡族。

        所以,在听到了眼前的这些人这么诋毁自己的爷爷的时候,萤忍不住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愤怒的道:“当初如果不是我爷爷,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能够呆在这里?战争开始之初死了多少人,你们自己不是也有统计么?我爷爷做的没错,就算他将禁术流落了出去,但是他也是为了救更多的族人!”

        萤清脆的声音在这议论纷纷的细语声中,格外的清晰。所有人都看向了萤。他们也都知道萤,是役之行者的孙女,只不过,他们的表情各异,八个家族,和役之行者的关系也自然有亲疏远近,关系稍好的不会什么,但是关系差一些的就不会听之任之。

        只见一个络腮胡的汉子冷笑的开口道:“是为了土蜘蛛一族?我看是为了他自己吧?当初,在献上了禁术之后,修为就更进了一步,只要不瞎,都能够看见!也许他对于土蜘蛛一族有些许的帮助,但是更多的,恐怕是为了的私欲吧。”

        “你!!!你血口喷人!”萤被气的面色通红!眼中几欲喷火!

        “呵呵,你难道不承认,在那之后,役之行者的修为提高了那么多么?我当然会怀疑,是不是暗中获得了木叶的支持。”那个出声的族长面色不屑的道。

        “我爷爷,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为了土蜘蛛一族!”萤瞪着那个族长,气呼呼的喊道!

        役之行者修为大进,那是因为连番不断的争斗之后,只要能够存活,当然会进步,能够从那场惨烈的战斗中存活下来,即使是役之行者,当时也受了不轻的伤,身体几近崩溃,可是现在缺被成这样!

        当然,那个络腮胡的族长的话,也没有多少人会当真。他们都是八大家族的族长,他们也会有自己的记载,所以他们会埋怨役之行者将禁术泄露给木叶,但是却不会认同为了自己私欲的这种法。就连出这个论调的族长,也只是因为一向和役之行者不合,仅此而已。

        “你们叫我们过来就只是为了这些么,如果只是这些,那么我们就要回去了。”羽高看到了白浪饶有兴趣的不话,只是任由那个族长发挥。于是羽高轻声的道。

        萤有些生气,羽高扶住了萤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示意萤冷静一下。

        “真是抱歉。役之行者大人的决定我们就不再讨论了。”白浪微笑的道,制止了那个络腮胡的家族的族长。

        那个络腮胡的族长冷哼了一声,然后向后靠到了椅子上,不再话了。

        而萤也在羽高的安慰下,坐到了椅子上面。

        白浪接着道:“我们只是需要一下,木叶的人来的时候,我们怎么办?他们的名义是保护萤去木叶,但是我们真的就这么看着他们将萤带走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就连萤都没有话,作为土蜘蛛一族的人,当然不希望将自己的家族的禁术交给其他的村子。

        “可是,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是么?”一个家族的族长无奈的出声道,他们当然都不想,但是木叶的实力可要比他们强大太多了,五大忍村之首,不是他们这样的一个村子得罪的起的。

        “我们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行呢?役之行者已经从土蜘蛛一族的首领的位置上退下来了,那么他做出的承诺,当然就有了商量的余地,不是么?”白浪着,目光环视着四周的所有人,眼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其他的几个族长听到了白浪充满自信的话语,心中也活络了起来,看起来似乎白浪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可是,木叶怎么可能会放弃?”一个立场中立的族长疑惑的道,任何人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尤其是应得的利益,而且看木叶现在的反应,显然也很看重禁术。

        “其实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我们最后的禁术的镶嵌失败了,这样就可以拖延下去,当我们的禁术真正达到完善的时候,只要有了力量,木叶也不会得罪一个强大的盟友的,不是么?”白浪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家族中的禁术交易出去,哪怕是资料都不行(参照宇智波一族就知道了),更不用是想要将禁术的术法和成品全部交出去。

        在场的人都静静的思索这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这是土蜘蛛一族的事情,羽高也没有插手,只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看着天花板,他并没有觉得土蜘蛛一族撕毁盟约有什么不对,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在这个忍界中,没有谁是正义的,也没有谁是无辜的,死亡必定有死亡的原因,毁灭,必定有毁灭的缘由。

        “所以,我才不喜欢战斗啊……”

        没有人注意到羽高,他们已经被白浪提出来的提议打动了,并且在考虑可行性。

        “可是,我们已经提出了人选,而且他们过来的忍者肯定会检查,到时候萤身上的封印,我可不觉得能够瞒过那些木叶的忍者……”一个族长皱着眉头道。

        白浪将目光投向了萤,然后道:“这也正是我想要的第二件事情了。”

        其他族长听到了这话,同时都将目光转向了萤。

        其中的一个族长震惊的道:“难道……”

        “没错,萤呀,能不能,将你身上的禁术传承到我身上呢。”白浪轻松的问道:“比起刚才对于木叶的话题,现在这第二件事,就轻松很多了。只要萤同意的话,那么第一件事情,也就能够顺利的解决了,不是么?”

        “这样的话倒是也可以哦。”

        “值得一试!”

        其他几个族长听到了白浪的话之后,心里也觉得,不失为一个值得一试的办法。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不需要什么代价。

        萤也听到了白浪的话,也是一脸犹豫。白浪的有些道理,至少有成功的可能,木叶虽然是一个大忍村,但是正因为是大忍村,所以对于土蜘蛛这样的地方,也不会投入太多的精力,这样的成功的可能又上升了几分,啊,这样起来的话,应该值得一试。

        羽高在萤的耳边问道:“萤,传承有没有什么风险?”

        萤想了想,然后:“我爷爷并没有给我过,所以我也不知道。”

        白浪看出了萤的犹豫,然后轻松的道:“传承不会有什么风险,就好像是携带东西一样,把你身上的东西,背负在我身上而已,不用想的太复杂,不过也不急于一时,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这几天给我答案就好了。”

        萤也没有拒绝,了头,凭心而论,她现在的确非常的犹豫,自己身上这个封印的禁术,是爷爷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做成的,里面有着爷爷对于自己的期望……可是,现在如果能够将这个东西传承的话,那么自己的家族中,就能够保存住村子的忍术。

        确实是很为难。

        “那么现在正好过了三分钟,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共进午餐吧。美味的食物就在我们桌前的盘子的身上。”眼前的是丰盛的宴席,所有人也都同时放下了刚才议会的凝重,气氛倒是轻快了不少。

        只不过萤还是一脸的纠结,看上去没有什么胃口。

        “先吃东西吧,这些事情,等我们回去以后在考虑吧。”羽高拿起餐具和萤一起开动了。

        午餐的时间很快,而且在午餐结束之后,白浪也只是礼貌的将两个人送了出去,其中没有在起其他的事情。

        回到家里的时候,还是老管家开的门。

        “怎么样,公主,有老爷的消息么?”老管家迎进了羽高和萤,一边悬挂衣服,一边一脸关切的问道。

        “没有。”萤摇了摇头“我也问了青田爷爷,青田爷爷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但是他却好像因为有什么顾虑,所以没有告诉我。”

        “哎,老爷现在下落不明,真是让人担心啊。”老管家道。

        哎?老管家的一席话,倒是提醒了萤,如果真的有谁知道自己爷爷的下落的话,那么绝对是白浪,那么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去询问白浪呢?想到这里,萤暗骂自己当时有笨,现在连忙拉起羽高。

        “喂,你干什么去?”

        “公主,你?”

        羽高和老管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羽高就任由萤扯着衣角,被带走了!

        白浪的居所,就是毒牙氏族的房子里面,在递了名帖拜访之后,他们在一间素朴典雅的房间里,又一次见到了白浪。

        这一次白浪穿的是一袭白衣,少了几分英武,但是多了几分平静。

        白浪和萤、羽高两个人对面而坐,叫人掌茶了之后,白浪也就先开口问道:“萤,你现在已经想好了么?”

        “我还在考虑。”萤连忙道,然后单刀直入,直接明了自己的来意:“我过来,是为了询问一下,关于我爷爷役之行者的消息。”

        白浪手握的茶盅一顿,然后看向了萤,又将目光转向了羽高。提醒了萤,如果真的有谁知道自己爷爷的下落的话,那么绝对是白浪,那么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去询问白浪呢?想到这里,萤暗骂自己当时有笨,现在连忙拉起羽高。

        “喂,你干什么去?”

        “公主,你?”

        羽高和老管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羽高就任由萤扯着衣角,被带走了!

        白浪的居所,就是毒牙氏族的房子里面,在递了名帖拜访之后,他们在一间素朴典雅的房间里,又一次见到了白浪。

        这一次白浪穿的是一袭白衣,少了几分英武,但是多了几分平静。

        白浪和萤、羽高两个人对面而坐,叫人掌茶了之后,白浪也就先开口问道:“萤,你现在已经想好了么?”

        “我还在考虑。”萤连忙道,然后单刀直入,直接明了自己的来意:“我过来,是为了询问一下,关于我爷爷役之行者的消息。”

        白浪手握的茶盅一顿,然后看向了萤,又将目光转向了羽高。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6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