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294章

第294章

        其实这一份契约,对于羽高是没有什么束缚力的,羽高在最后会死亡,没有了生命,任何契约的惩罚对于羽高来都等于一纸空谈,这一份契约主要的约束是给宁次,所以这样的处罚,羽高定的非常严重。

        选择相信宁次,没有问题,但是契约的签订是多了一份保险,订的再严重,如果不违反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坏处。

        所以,这个契约的天幕非常的清楚,而且甚至连一些行为都规范的近乎苛责,最后的惩罚也是以生命作为代价。

        契约在完成了之后,两个人就感觉到有一种恐怖的威胁感在他们各自的身上,随后消失了。并不是没有了,而是两个人都知道,只是潜伏到了他们各自的身上而已。

        一旦有人没有遵守契约的条款的话,那么这种足以威胁生命的东西就会出现,这种契约的惩罚可以是一种必然的因果惩罚,很难逃脱,或者,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避免。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羽高对着宁次道。既然签订了契约之后,羽高自然希望能够更快的让宁次履行自己的诺言,将萤复活。

        “不用着急,现在复活萤的话,我们在之后剥离尾兽的时候,还会麻烦一些,所以我还是觉得,在复活了你之后再复活萤,可能会更好一些。”宁次知道羽高的意思,其实自己也不拒绝现在就复活萤,但是为了防止一些麻烦。剥离尾兽需要数个时辰,这一段时间如果有萤的话,首先解释就是一个问题,到时候还不能够解除秽土转生,就会出现很多的麻烦。

        “的也是呢。”羽高是关心则乱,现在在宁次了之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接下来就剥离你身体中的尾兽吧。”宁次耸了耸肩,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过回事这样的情况,本来觉得捕捉尾兽可能会麻烦一些,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却出现了这样的一种情况,也算是阴差阳错吧。

        想着这些,宁次也觉得有些失笑。

        宁次的右手轻轻的擦了一下戒指,在注入了查克拉之后好像激活了一些什么,戒指微微的发烫,很快,从戒指中有传过来了其他的讯息,宁次闭起眼睛在接受了之后,双手结印,咬破了手指,几滴鲜血浸染在拇指上面。

        只不过和普通的通灵术不同。

        这时候宁次并没有右手拍在地面结出通灵法阵,反而是有带着鲜血的拇指在戒指上抹出了一道血痕,再注入足量的查克拉之后,宁次自己在地上刻画出了一些法阵,然后戒指和法阵似乎出现了一种很神奇的共鸣。

        空间的波动在这个法阵中展现,有着无数的蝌蚪一样的符文漫天飞舞,发出微亮的光华,戒指的微光和符文的微光遥相呼应,空间中出现了一个黑,然后下一刻,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法阵的中间。

        橘红色的头发,一圈圈的波浪纹的轮回眼,脸颊上面的黑色的镶嵌,一种无上的威严无时无刻不在向着周围弥漫,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佩恩。

        那乍起的头发,还有那鼻子边上的两道深深的皱纹,方正的脸上有一种严肃的样子,是修罗道。

        “你已经将任务完成了么。”刚刚从阵法中走出来的修罗道就到,虽然嗓音不对,但是那种直白的语气,是佩恩的语气没有错。

        然后修罗道就已经看到了在一边的,留着修长刘海,天蓝色长袍的羽高。

        “果然是他,不过他怎么还是清醒的。难道你没有捕捉完成么?”

        “已经完成了,六尾人柱力已经答应配合我们将尾兽剥离出来,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局了吧。毕竟有很多东西,其实不用战斗也可以完成,只不过战斗的方式直接一而已。”宁次着,站起了身子,完成了额阵法的刻画之后,然后用一块白色的绸布仔细的将血迹擦拭干净,又一次将戒指套在左手的指上面。

        “他就是宁次的佩恩六道么。果然,那双眼睛就给人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啊……”山城血默默的想着。

        紫苑的感觉就单纯很多了:好丑的人……

        其实凭心而论,其实修罗道并不丑,方方正正的脸,放到华夏古代,那也是相貌中正,做官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脸上多出了很多黑色的东西,尤其是耳朵上面,被三根黑刺从耳垂的地方向上刺入耳蜗,左右耳朵都是,看上去有些吓人。再加上鼻子上面呈一个“人”子的钉上了黑色的钉子,所以被是丑,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羽高也则是瞟了一眼修罗道,对于宁次的话也没有反对。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将他带回去了,那么接下来我需要作出的一些准备,这具身体中的查克拉并不多,所以我并不能够持续太久。”修罗道见羽高没有拒绝,虽然不知道宁次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完成了任务,那就没有什么的了。

        修罗道结印,一道白烟炸开,阎罗王就出现在了修罗道的身边。阎罗王的样子上次已经过了,这一次也就不了。

        阎罗王大张着嘴,最里面两个紫色的手渗出来,直接握住了羽高的身体。然后嘴巴一闭,将羽高和萤吞在了口中,然后化作了一阵白烟消散了。

        修罗道这时候也看了一眼宁次道,“封印的仪式就在一盏茶之后。”后面的话修罗道没有,但是眼神里面的意思就是:现在你最好还是找一个地方,将自己安段一下,否则的话一会封印,幻灯身之术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完之后,修罗道也没有给宁次回答的时间,身形就消散在了白色的烟雾中,毕竟离的太远了,虽然因为轮回眼的关系,佩恩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分身,但是却没有办法补充查克拉,所以也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

        ……

        ……

        对于羽高来,其实今天的事情,对于他的生命来,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不是么?

        羽高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村民,他的父亲是一个忍者,而且还是一个雾隐的精英上忍,在雾隐中也算是有名气。

        他自成为了尾兽之后,他仍旧忘不了自己的母亲看他的眼神,好像是看一种怪兽,有惊讶,有仇恨,有恐惧,但是,却没有长辈对子女的那种关爱。

        是他的父亲带羽高去进行的契合度的测试,最终他也成功的将六尾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但是他的父亲,也在慢慢的,不知不觉中,眼神也变得复杂,变成了一种陌生,看待自己的眼睛,越来越不像是对子女,而像是一个工具。

        他知道父母为什么会这样,他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会是自己,为什么自己会成为尾兽的人柱力。或许,当初自己如果没有去进行测试,没有将尾兽封印在自己体内的话,可能会好很多吧。

        他的父亲视他为自己在雾隐争夺权力的工具,母亲视他为怪物,弟弟妹妹更是对他避之不及。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羽高再也不相信有什么感情的存在,就连自己的亲人都是这样,就连自己的朋友都是这样,那么还有什么感情是真实可信的呢?

        后来,当他的父母出事的时候,他自己都没有什么独特的感觉,似乎。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吧,就好像是一个路人,听到了一个莫名的消息。不喜不悲。

        羽高自己总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但是这一次,当面临这抉择的时候,他还是做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有些难以理解的决定。

        为了救一个人,所以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听起来是多么可笑啊。

        可是又有谁知道,他是多么想,最后试一试,那个可爱的少女呀,是不是还会用那种澄澈的目光看着他呢?不会有鄙视,不会有嫌弃,不会有仇恨和痛恨?

        这是不是最后的一种执念呢?有时候羽高也在想着。

        他现在是什么状态的时候,他没有感觉,也不知道。他只记得,在最后的时候,是被一双紫色的手拉近了一个奇怪的容器中。

        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变得的虚弱吧。

        羽高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不断的变虚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吸吮着他的生命力。

        自己是快要死了么?

        羽高知道这样的现象,他记起了宁次和他的话,似乎剥离尾兽的时候,因为他的生命力和尾兽已经慢慢的同化(尾兽化的过程,就是同化的过程),也就是,现在自己身体中的尾兽已经被剥离了么?其实起来,还是有些对不起犀犬呢……自己成了这样,其实犀犬和自己,都只是受害者呢……

        羽高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突然多了一股力气,然后他轻轻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是一个昏暗的空间,自己的视野是一片湛蓝,似乎是被包裹在了一团查克拉之中,在自己的对面,有着很多忍者,看不清他们的样子,有的只是黑影,不……也不算是看不见,至少他已经看到了,就在自己的正前方,那个白色的瞳孔。

        就算是其他的都只是模糊的黑影,但是就是那双眼睛,羽高能够清楚的记得,那就是那个少年啊。

        日向宁次。

        羽高能够看到那双眼睛中透露出来的惊讶,当然,还有更多的是一种认真和坦诚。

        他能够看懂我的眼神啊……希望,希望他不要食言吧。

        很快,身体中更多的疲劳感,就好像是贪婪的野兽一般,扑到了他的身体上面,他的眼睛慢慢的合起来,然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羽高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了知觉,然后睁开了眼睛。在他眼前的,是古木的天花板,当然,还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面有好奇,有担心,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看到他醒了之后的喜悦。

        “师父!”

        “萤?”羽高有些疑惑的问道,然后起身,就看到自己是在一个房间里面,榻榻米上面有着一个他的东西。

        “你已经没事了么?”羽高心中放心了不少,看起来至少宁次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其实羽高在之前,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虽然契约有束缚力,但是如果宁次有什么办法能够规避的话,那么羽高一也不觉得奇怪。

        “恩!”萤倒是开心的着头,显然,能够再次见到师父,她也很高兴。

        “你醒来的时候,有没有见到其他人?”羽高其实还有一些话想要询问宁次。于是开口问道。

        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成,而且宁次其实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事情,成功的将萤复活,眼前的萤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宁次就这么走了,其实羽高也没有什么可以意外。

        “是有一个哥哥,他让我在这等你醒来。如果你想要找他的话,一会就到另一边的房间去就好了。”萤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完又道:“师父,你为什么会昏迷?如果不是那个哥哥告诉我你没有什么事,我还担心你会不会是受了什么伤呢。”

        第一次,羽高没有拒绝萤的称呼,反而是笑着道:“我没事。倒是你,没有什么事就好。”

        羽高起身,这时候他才有闲暇时间,来勘察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清晰的感觉,就是身体中的尾兽不见了。他的犀犬的契合度其实很好,他能够尾兽化,其实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感觉不到了体内的尾兽,也就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等羽高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在里面的宁次。

        宁次温和的笑道:“羽高先生,你已经醒了呀。坐吧”

        羽高和萤也就跪坐在宁次的对面,然后紫苑就冲泡了两杯茶,放到了羽高和萤的面前,主人亲自掌茶,而没有用那些侍女,也明了宁次对于两人的重视,或者,对两人的亲近的态度。

        羽高看着眼前的茶盅,一时也不知道什么,气氛也就变的尴尬了起来,只剩下了袅袅的烟气在茶盅之上弥漫开来。

        羽高没有开口,宁次也没有什么,只是垂着眼帘,表面上根本看不出在想写什么。

        羽高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话语,率先打开了僵局:“这一次真的很感谢你。”

        羽高这一句话是真心的,无论宁次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一个交易,最终的结果都是复活了萤,这是无法否认的。

        “其实只是互惠互利,不用客气。”宁次笑着开口,顿了顿,似乎是在想着什么,然后道:“其实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算太坏的坏消息。不知道羽高先生,你想先听哪一个?”

        “哦?”羽高皱起了眉头,他确实是没有想到,宁次还会这样,真是出乎意料。“哪个都可以。”

        宁次的恶趣味只是突发奇想,所以在羽高了之后,宁次也为之一敛,轻轻的咳了一声,然后道:“那么就先坏消息吧,你现在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状态了吧。”

        羽高了头,一个忍者,检查自身状态,随时保证知道自己能够应对什么样的情况,是一个忍者的基本。

        “因为你身体中的尾兽被剥离了,所以你现在无法尾兽化,而且自己身体中也不能够使用尾兽查克拉了。不过之所以是不算太坏,就是你自己的查克拉其实还带有着一部分六尾的特性,你的忍术使用还是没有问题的,其实除了尾兽化和查克拉少了之外,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影响了。”宁次道。

        羽高头,这个他还能够接受,虽然没有办法完成尾兽化,他的实力也只是上忍巅峰,但是其实已经很好了,在这个忍界中,其实影级也只是那么寥寥的数人,羽高这样的实力,自保已经绰绰有余了。“那么好消息呢。”

        “既然你检查了自己的身体,那么应该不难发现吧。”宁次看着羽高。

        羽高其实在之前就有所疑惑,现在在听到了宁次的话之后,羽高就又一次将注意力投到了自己和萤的身体上面。

        这一次,羽高总算是看出了一些问题。

        “怎么会这样?!”羽高的眼神有一些震惊,为什么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和普通的人一样,尤其是在他用利刃割破了他的皮肤之后,仍旧有红色的血线出现。

        “是忍术出了问题?”羽高沉声问道。这关乎到他和萤的生命,所以不由的,羽高的话语凝重了一些。

        “你以为这个是秽土转生?”宁次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是秽土转生的话,你们其实会损失很多东西,包括身体的痛感,包括身体中的一些血液和筋脉,你现在看看,你身体中这些还在么?”

        “在。”

        “那就是了,其实虽然我想要秽土转生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只不过这个人不是我,而是你见过的那个修罗道……”宁次道。

        “是他!?”羽高想起了,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见到的那个怪人。,那么应该不难发现吧。”宁次看着羽高。

        羽高其实在之前就有所疑惑,现在在听到了宁次的话之后,羽高就又一次将注意力投到了自己和萤的身体上面。

        这一次,羽高总算是看出了一些问题。

        “怎么会这样?!”羽高的眼神有一些震惊,为什么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和普通的人一样,尤其是在他用利刃割破了他的皮肤之后,仍旧有红色的血线出现。

        “是忍术出了问题?”羽高沉声问道。这关乎到他和萤的生命,所以不由的,羽高的话语凝重了一些。

        “你以为这个是秽土转生?”宁次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是秽土转生的话,你们其实会损失很多东西,包括身体的痛感,包括身体中的一些血液和筋脉,你现在看看,你身体中这些还在么?”

        “在。”

        “那就是了,其实虽然我想要秽土转生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只不过这个人不是我,而是你见过的那个修罗道……”宁次道。

        “是他!?”羽高想起了,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见到的那个怪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