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362章

第362章

        首先就是第一个疑,这个老忍者能够知道荆棘花激发形成剧毒,为什么就这么巧,刚好就在刚才想起来了?换句话来,之前六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是这个他就已经知道,只是出于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因,所以秘而不宣,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导致了他们三个同伴的死亡。¥℉頂點說,..

        另外,荆棘花这种植物,生长的条件还算是比较苛刻,有着固定需要的湿度和温度,对于土壤的要求也不低,所以一般来,不会广泛的分布,也只是固定的在范围内会存在,这样也就导致了荆棘花这种植物,知道的人不多,就连川名伊自己,都是通过汤忍村的植物图鉴才知道这样的事情的,就算是这样,川名伊也不知道荆棘花竟然能够和其他的东西相互配合,可以形成剧毒这样的事情。这已经不仅仅是常识可以解释的了。

        至少明,这个老忍者对于毒药、或者是药材方面,有不低的造诣。

        第一个疑惑,不论是出于什么心理,造成了三个同伴的死亡,这必然不会是一个好事。后一个事情,也许涉及老忍者的个人**,这样一来的话,至少老忍者具有下毒的能力。

        可是,如果要真的是他们的话,那么,他又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灵药呢?川名伊的心理有些疑惑,他用自己的手段,仔细的检查了这一枚药丸,确定里面没有任何问题,是一个真正珍贵异常的药丸。

        如果是有什么其他的图谋的话,这样的药丸,未免也太过珍贵了吧!

        恐怕就算是拿到了自己身上的几个令牌,恐怕都不一定能够抵消这个药丸价值,毕竟要通过这一次的试炼,获得的积分才和药丸等值。

        但是换句话,就算是拿到自己的令牌,恐怕也只是增加一些几率,完全不值得。相比较而言,如果自己用令牌退出的话,似乎自己反倒是更赚一些,这样的药丸可谓是可遇不可求,润养身体,固本培元,单单就是这两样,就是无数忍者都梦寐以求的。忍者常年的刻苦训练,导致身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暗伤,而且有些时候因为临近战斗,或者逼不得已的突破,导致根基有些虚浮,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情况。川名伊虽然因为合理的锻炼和提升,身体根基已经稳固,但是谁会介意自己的根基更加扎实呢。

        眼前的这样的情况,确实是让川名伊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老忍者真诚的目光,也就不再犹豫,抬手一咬,将这枚珍贵异常的药丸嚼碎。

        一种更加浓郁的香气,萦绕在口齿之间,庞大的药性在一瞬间爆发开来,随着川名伊咽下,一道清凉的感觉,顺着胸膛留下腹,同时转化成热流,流向全身!

        川名伊也不犹豫,当下盘腿而坐,运用自己的查克拉的提炼方法,一方面将这庞大的药力融入自己的身体,一方面则是静静的享受着身体被冲刷滋养的感觉,身体的每一寸每一缕,都在不断的强化,不断的增加。

        川名伊从也使用过不少的灵药,不过也只是相对来比较昂贵,要稀少,倒是还真不至于,可是眼前这样的效果出众,真正属于珍贵的灵药,川名伊也是第一次服用,也不得不感叹一声,高昂的价格,真的是物有所值。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体中流动的查克拉,却是突然流动变的愈发的缓慢。

        这是怎么回事?

        川名伊顿时觉得情况有些出人意料,连忙多次按照查克拉提炼方法,可是如同泥牛入海,杳无音讯,查克拉仍旧是越来越慢,最后竟然停滞了下来,没有丝毫的动静。就仿佛是凝固了一般。

        川名伊睁开了眼睛,冷冷的看向了面前的两个忍者。从最开始的一番遭遇,之后遇到的情况,寺井弥生的提醒和最后离开时玩味的眼神,以及其中浮现的种种的疑,在现在自己体内爆发的毒药。毒药是谁下的,已经呼之欲出了,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选择用这么珍贵的药材,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是你?“川名伊冷声道,他能够坦诚待人,但是并不代表他能够介意背叛,他开朗乐观,甚至充满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容忍欺骗!

        将他带过来,就是为了询问情报,最后给他吃下药物,就是为了最后让慢性毒药爆发。

        老忍者面带苦涩的起身,并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刀疤脸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站在老忍者的身后。

        这一番姿态,毫无疑问坐实了川名伊的猜测。

        “你是怎么在这枚灵药里面下毒的?”很多事情都已经明朗起来,但是川名伊有一不理解,自己用汤忍村独特的方法,分成了数次检测眼前的灵药,结果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对方又是怎么绕过这些检测的忍术的呢?如果是通过忍术的漏洞的话,那也太过巧合了,也就意味着,汤忍村的忍术,是不是已经泄露了。相对于自身的安全,这个问题无疑更为重要。

        看到川名伊眼中的戒备和急切,老忍者自然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摇了摇头:“药物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老忍者了头“那就是一枚灵药,也确实是蟠龙丸,能够最大程度的温润身体,固本培元,同时激发人体的潜力。但是……有一是蟠龙丸的隐形作用,正如能够将身体中的隐藏的潜力激发出来,如果身体中的有着慢性的毒药的话,那么在蟠龙丸的激发下,作用的周期也会大大的缩短。”

        “原来如此。”川名伊这下也就明白了,自己的检测没有问题,蟠龙丸本身的药性也同样没有问题,可是在特殊的情况下,也会有着特殊的作用。“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也知道,只不过可惜,就算是你封印了我的查克拉,但是我如果想要逃跑的话,体术也已经够用了。你们的谋划失败了。”

        “不,恰恰相反,他的谋划,已经成功了。”一个声音从森林的另一头出现,传到了诸位的耳朵里面,这个声音他们并不陌生,因为在不久之前,还和对方打过交道。

        树林悄无声息的拨开,本来复杂的丛林环境,最容易发出声响,可是眼前这个人,就好像是和这篇树林融为一体一样,他走过来,并不是拨开了草丛,而是草丛自动打开,给他让路一样,毫无声息。

        独特的充满野性的兽皮的衣服,裸露的皮肤上面含义不明的符文。冷峻的脸上带着一抹危险的笑容,狭长的眸子看着在身前的三位,露出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他是寺井弥生。

        “寺井弥生?!你怎么在这里?”川名伊惊讶的喊了一声!只不过,当他再看向老忍者和刀疤脸忍者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他们脸上的惊讶,反而是有着沉重和背水一战的决心。

        原来他们早就发现了,寺井弥生就在他们的身后,可是为什么这样做呢?他们难道不知道合三个人的力量,胜算更大一些么?或者,他们本来是想要先抢夺自己的令牌,然后趁寺井弥生没有过来的时候,直接逃跑?似乎他们现在正好是出于两方领地的边缘,这样的情况倒是也很有可能。川名伊也在不断的思索着。

        在经历过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之后,即使是单纯如川名伊,也已经开始思考的更多了,这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表现,任何一个忍者在犯了错误之后,都会总结,这些经验,不论他们是不是有意的,都会在不知不觉间,融入他们的习惯,改变他们的行为。

        川名伊看到了寺井弥生若有若无的笑容,被他那双阴冷的眸子一打量,自己的想法好像都被对方看穿了一般。

        虽然对方的年纪比自己要,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似乎对他有了更深的戒备,似乎下意识的,也觉得自己比不上对方了。

        川名伊感叹一声,不论对方是不是天才,至少现在看来,他领先自己的,确实是很多,无论是实力,还是经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川名伊才在心理庆幸,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否则的话,如果在最后没有选择外出来进行历练的话,那么自己如果在以后才意识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恐怕要付出的就是自己的生命,那时候再积累经验,就已经太晚了。

        寺井弥生轻轻的颌首,目光扫过三个人,然后笑着道:“本来以为应该是一处有意思的游戏,没有想到,最后却给我了更多的惊喜,而且和我想想,颇有些不太一样呢。”

        川名伊被寺井弥生的话弄得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这么,现在的发展,不是和他想的一样么?老忍者和刀疤脸的忍者,确实是都有问题,从刚才的站位就能够看出来,两个人应该早就互相知道对方,仔细回想一下,虽然两人都是偶然遇见,但是最早组成队伍的两人,据就是他们两个,他们完全是有可能认识的,只是为了隐瞒而故意推偶遇。可是,这么多的证据都已经表明,这两个人确实是罪魁祸首,但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寺井弥生又不太一样?

        可是和川名伊不同的,老忍者和刀疤脸忍者都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面色愈发的沉重,冷哼一声:“住口!”

        这时候,川名伊突然发现,老忍者在背后的双手,用忍者的手势,让他快离开!

        局势又一次发生了变化。老忍者的信息让川名伊又动摇了自己的判断,可怜的川名伊,因为没有太多的经验,所以现在完全处处都是一副难以想通的样子,这就是新手的经历,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很难通过细节来把握,从而推出大局,他们还需要成长。

        寺井弥生眉头一挑,微微一笑,“川名伊,既然刚才这个忍者告诉你蟠龙丸,那么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会选择用蟠龙丸给你呢?”

        “难道不是为了激活慢性毒药么?”川名伊皱起了眉头,这是刚才老忍者给出的解释,可是现在看起来,确实是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就我所知,能够激发你体内的毒素的方式,就有——七种,除去需要独特忍术的方法一种,除去准备工作麻烦的两种,至少还有四种方法,我相信这四种方法里面,那个忍者,至少知道两种。”寺井弥生指着老忍者,一脸的笃定,脸上的笑容不变“我的对么?”

        老忍者良久,了头。寺井弥生在毒药上面也同样造诣深厚,能够看清自己的底蕴,确实是一个相对容易的事情。至于寺井弥生的七种方法,不论是不是真的,但是老忍者自己,确实是知道三种方法。

        看到老忍者的确认,寺井弥生耸了耸肩,老忍者的坦诚让寺井弥生很满意。

        “可是对方却选择了一种别样的方法,这样的方法我甚至都不会列在七种方法里面,原因很简单,准备工作繁琐。你一定会,这是什么理由?刚的七种方法里面,不是还有两种同样是准备工作繁琐的方法么?没错,但是准备工作繁琐的那两种方法,是配合珍贵的药材,制成能够利于毒药发挥的激活药材,能够大幅的提高毒药的毒性,再加上独特的释放手法,而且配合上慢性毒药的侵入身体,难以根除的特性,无药可解,可以是升华了毒药。但是,这种别样的方法,同样准备工作繁琐,甚至需要珍贵的灵药蟠龙丸,但是结果呢,虽然可以激发毒性,但是因为灵药温润的特性,反倒会导致毒药爆发的威力下降七成。毫无疑问,对于毒药的效果来,这是一种败笔。”

        寺井弥生侃侃而谈。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9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