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370章

第370章

        蝎手中的零件,在不断你的呗打磨,光滑的表面上面,被不断的修改,磨光,再修改,在磨光。↗頂點說,..

        每一次修改之后,蝎的动作,都能够确保,这个零件是处于最好的状态,也只有这样,才能够看到,这个零件还有什么不足?

        “看起来,你已经知道那个消息了。”蝎将手中的零件停下了修改,然后右手的手指微动,碧蓝的查克拉线将傀儡的部分拉了过来,然后那个零件咔嚓一声,完美的契合上了。

        等到结束之后,宁次这才有注意到,这个傀儡似乎是一个类似于是章鱼一样的傀儡,刚在做出来的那个,则是这个章鱼一样的傀儡的后脑,这个傀儡的头部,竟然是由三种不同的傀儡组装起来的,只是看上去,就能够体会到这样的复杂。不过,宁次也不在意,只是扫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蝎的话上了:“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了吧。”

        蝎轻轻的了头,那清秀的样子,很难给人压迫感,“你需要的是日向雏田的位置吧?木叶的行为确实是有些过分,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是一个国家本来的样子。”

        赤砂之蝎倒是见怪不怪,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过了太多了,所有的高层,都或多或少的有着这样的事情,宁次的遭遇并不值得惊奇,只不过还是要看宁次如何选择。蝎轻轻的一偏头,眼睛看向了宁次身边一侧的傀儡。

        那个傀儡头部突然一阵晃动,然后下巴突兀的脱落,一个巧妙的机关从傀儡的嘴里延伸出来,一个卷轴就这样递到了宁次的面前。

        宁次拿起手中的卷轴,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正是关于今日的一些情报,不仅仅是有着雏田,还有木叶的一些动向,虽然并不多,但是也能够猜测出来一些目的,当然,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其他忍村的一些举动。显然,这是赤砂之蝎专门整理的资料,而这些资料,都是宁次现在需要的。

        “多谢”。宁次没有其他的过多的言语,对于他来,赤砂之蝎或许可以算的上是他的一个朋友,只不过这样的朋友关系真的很微妙,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交织,也没有熟络的称呼,但是至少,他们能够觉得很合得来,而且他们的来往,也都很让彼此舒服。

        “不用客气,你的那些血液,才是真正的宝贝,那可是木叶梦寐以求的东西呢。起来,倒还是我有眼光,占了一些便宜”赤砂之蝎眼睛一合,的调侃了一下宁次。蝎的话语虽然不泛调侃的意思,但是里面也确有其事,宁次的血液中,真的是蕴含着不少的秘密,蝎虽然想要研究一下白眼,不过很遗憾的是,虽然没有了笼中鸟咒印,但是血继限界的秘密,也不是那么容易看破的。

        想想也是,兜和大蛇丸两个人都可以的上是研究方面的人才,在最后兜也才勉强获得了音忍四人中的血继限界的能力。更何况是蕴含着更多秘密的白眼,蝎虽然早就知道结果,所以在研究失败之后,也没有太过悲伤和失望,能够研究出来固然好,研究不出来也没有什么损失,至少现在的蝎已经是傀儡人了,就算是能够研究出来白眼的秘密,他自己也需要漫长的准备才能够运用,这样的准备工作的难度丝毫不亚于研究白眼的难度。

        不过,虽然没有研究出来白眼的秘密,不过,蝎却从宁次的血液内,得到了一种难得的奇妙物质,这样的物质对于毒素有着极大的抵抗能力,似乎是由宁次的身体内分泌出来的。

        其实赤砂之蝎不知道,宁次的身体已经并不完全是属于人类,身体中有着强大的毒素的抵抗能力和吸收能力,究其原因,就是身体能够记录这样的各种毒素,同时在必要的时候分泌出来这种神秘的物质,一方面能够吸收毒素,针对毒素具有抗性,从而消除对于身体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能够利用毒素,成为身体的养料,大部分的深渊生物,都蕴含剧毒,原因就在于此。

        蝎发现的这种物质,可以是极具两面性的。良好的对于毒素的抵抗性,甚至可以做出一种万能的强效解毒药剂,不过蝎是恐怖分子,而不是卫道士,所以这样的作用,蝎只是瞟了一眼,就放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卵用,这就是蝎对于这个效果的评价,已经成为了傀儡的蝎,要想中毒,那才是真的不容易。

        蝎更加看重的则是另一个效果,就是能够综合毒性,通过不同的条件,就能够让这样的物质,展示出不同的毒药的特性,这才是真正的宝贝,有了这样的能力,蝎的毒素,完全可以是千变万化,这也是蝎选择章鱼傀儡的原因,通过封存在章鱼触手中的不同的条件,可以让物质发生不同的转变,这样毒素也就更加的难以防备。

        “所以,起来,我倒是更要感谢你呢。”蝎的声音平淡,甚至可以有些过于的生硬,但是从这样的语句再加上专心准备的情报,就能够知道,蝎对于宁次,是真的有所感激。

        宁次笑容也柔和了许多,虽然仍旧是利益之间的关系,但是这样的利益交换,无疑更让人开心。

        “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估计你可能需要帮我照顾一下这里的事情。后面的任务的计划我已经做完了,你只需要把握住大体就可以了。这一次的三百人,最后通过的,应该不会超过10人,甚至有可能一个都不会通过……到时候,你就按照后续的方法执行就好了,如果真的有人通过的话,那么我们的计划就可以执行了。”宁次轻声的道,蝎是他最为放心的一个人,因为蝎很纯粹,他是一个纯粹的忍者,也是一个纯粹的人,他并不喜欢谋略,他有时候会略显急躁,有时候会觉得悲伤,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都让蝎更加的真实,你不能够蝎没有城府,因为已经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的他,绝对不会是政治上面的白痴,只是他不乐意,在解脱了身体之后,他的心灵,似乎也随之一起的解开了。

        蝎了头,没有话,宁次却很开心,因为蝎就是这样的人,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完成的。

        “其实你不用这样去的。”蝎突然开口了,他的目光仍旧投向了手上的那个章鱼型的傀儡,眼睛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思考着下面的改造将如何进行。

        “恩?”

        蝎叹了口气:“你这样去,也就合了他们的心意了。”

        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但是这一次,他还是开了口。

        宁次笑了笑,那双清澈的眼睛,就好像是天上璀璨的星辰,充满自信,熠熠生辉:“我知道,但是我有着不得不去的理由,更何况,他们拦不住我!”

        拦不住我!

        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宁次的身上涌起了一种强大的自信,这种自信是宁次的忍道和信念的体现,也是自己无数积累和阅历的攀升!宁次周身的纯白的道袍翩然飞舞,衣袖灌风,宛若翩跹蝴蝶,青丝飞扬,倒是尽显绝代风华!

        蝎想要再些什么,却也没有开口,只是垂下了眼帘,赤红色的头发垂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宁次哈哈一笑,当即也不再犹豫,忍者坚守自己的忍道,而强者,则是对自己有着必胜的信心,非明心不能致远,非自信不能登高!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独孤求败的情怀让人神往,这也是宁次一直向往的境界!

        宁次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成为独孤求败一样的任务,也不可能纵横忍界未尝一败,但是,宁次却有足够的信心,自己绝对不会折损不会败在这里,不会败在志村团藏的手上!

        换句话,其实就算是失败了,那又如何,大不了在赢回来,通往成功的路上,非自己的,都是磨砺的过程而已。

        宁次已经离开,那洁白的道袍带起的清风还未消散,那自信的声音还未消散。

        蝎微微的抬起头,看着宁次离开方向,微微的勾起了嘴角,相处起来,不仅仅是宁次,蝎其实也觉得很舒服,有些时候,两个人的关系,不一定要一定是朋友,兄弟,有些时候,没有明确规定的感情,也同样弥足珍贵。就好像是宁次相信蝎一样,蝎同样看到了宁次的信心,看到了宁次的决心。

        “既然你有一定要去的理由的话,那么,我就祝你一切顺利吧。”蝎喃喃的道,手掌轻轻的移开,那章鱼型的傀儡的额头上,有着四个黑色的阴刻的字【无缘弥勒】,而在下方,则是一个经典的红色的蝎子,赤砂之蝎的印记,也代表这,是一个精致的傀儡,是赤砂之蝎的心血。

        随着赤砂之蝎的实力的提升,对于傀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果达不到要求,是不会印上这样的标志的。

        无缘弥勒:即俗谓之友情。因此,友情也叫表示“无缘之慈悲“,赤砂之蝎傀儡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一方面是将所谓友情的羁绊,通过章鱼的触手表现,而那种友情之内蕴含的种种的感情,喜怒哀乐,则是通过章鱼傀儡内在的条件表示,而最后因为友情所受的伤害,则是那种心中难以洗净的荼蘼之伤,则用从宁次身体中的中独特的神秘的物质来替代。

        这样的神秘物质在蝎的研究下,也已经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物质,甚至可以是一种独特而强大的忍界道具。这件傀儡,宁次给蝎的灵感,也是其中过的一方面,所以之所以是这个名字,也有宁次的原因。

        ……

        ……

        宁次当然不会知道这些,现在的宁次,已经离开了雨忍村。

        在雨忍村如此盛典的时候,宁次这个负责人离开,起来是有些不合时宜,只不过,这件事情,事关日向雏田,无论是因为亲戚关系,亦或者是自己对于雏田的宠爱的心理,宁次都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根据蝎的情报,五代火影虽然带着人员,参加了雨忍村的活动,而且已经在雨忍村出现,但是志村团藏却没有选择去雨忍村,而是依旧隐藏在暗部,即使是绝,也只能够知道,对方似乎仍旧是在木叶,但是具体是有什么打算,或者是想要干什么都一无所知。

        日向雏田已经离开了木叶,向着雨忍村前进,同行的,还有其他的几个忍者,毕竟木叶距离雨忍村的距离还是有远的,如果没有其他的同伴的话,那么很容易出现意外,日向雏田是宗家的忍者,而忍界中,觊觎白眼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而一个没有保护的宗家的忍者出现,那绝对不啻于是一堆钞票在街上跑,任何一个看到的人都会动心。

        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所以也有了这样的陪同的忍者。

        当然,这些人这也不仅仅是这样,表面上是日向雏田的队友,其实从那些沉默的言语,老道的动作,就能够看出来,这些忍者都是根的出身,也只有跟的忍者,在经过了严酷而苛刻的训练之后,才会形成这也难怪的习惯。

        他们的任务一方面是保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监视日向雏田,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日向雏田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只要日向雏田没有完成目标的话,那么日向雏田,就会成为他们的猎物,而如果日向宁次出现的话,他们的目标则是配合日向雏田,将日向宁次直接缉拿,这就是他们的任务。

        他们在完成任务之前,当然也知道都看到了日向宁次的资料,虽然他们性格冷淡,并且很少惊讶,但是看到了宁次的资料,也不得不承认,宁次的实力确实很强,这也是他们现在这么谨慎的原因。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9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