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413章

第413章

        两排白色的影子从山洞中飞舞出来。扑棱着翅膀,数量不少。

        速度飞快。

        雷影冷声喝道:“心戒备!”

        很多忍者因为刚才看到封印术,所以在思考,没有来得及反应。这时候察觉到了异常,可是反应明显有一瞬间的迟缓。

        不过影响也并不大,能够反映过来的忍者也有不少,他们现在的阵型相对来,只要能够有人看到的话,还是能够保证安全的。

        那些白色的粘土的鸟飞在半空中,就被反应过来的忍者用忍术引爆,爆炸的火光在半空中闪耀,爆炸形成的气浪顿时扬起了淡淡的浮灰。威力很强,至少如果在贴身的情况下,一个上忍如果没有保命的手段的话,也会在这样的爆炸下失去生命。

        其中最近的一个距离忍者的方阵也仅仅只有数米的距离,数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如果真的是在人群中引爆,虽然不至于损失惨重,但是对于忍者联军来,是一个不的打击。

        “啊呀呀,竟然被挡住了。果然还是很强的,恩。”虽然起来有一失望,不过其实迪达拉倒是没有丝毫的遗憾,对他来,本身也没有指望这些随手制造出来的粘土就能够取得多么丰硕的战果。

        他只是想打一个招呼,没错,这就是他迪达拉打招呼的方式,恩。

        角都视线在整个忍者联军中不断的扫视,在寻找着什么,同时嘴上不断的碎碎念,似乎是在计算着各个忍村有着多少的悬赏的忍者,而这些金额加起来又是多少。

        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着这样的人,能够将所有的通缉令和悬赏令背下来,或许只有对于金钱有着这样的敏感,才会有着这样的做法的吧,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家伙是活的太久,实在是没有其他的什么可以消遣的活动,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倒是也不值得奇怪。

        最后角都长叹了一口气,“还是少了一些啊。”似乎是在为那些没有到来的那些忍者而遗憾,都是钱啊……

        眼前只有四个人,但是都是影级的强者,总的来,当然是忍者联军这一边强一些,但是差距不大。

        “土影老头究竟什么时候到!”雷影问向在一边的黑土。

        黑土没有因为雷影的称呼有什么不满,当然,也不会为雷影毫不客气的话语而气愤,而是笑眯眯的道:“土影大人已经在路上了,不过土影大人的腰不好,所以可能需要一些时间,雷影大人不妨耐心的等候,至少在这次战斗中,土影大人一定会到的。”

        玩蛋去吧!雷影这时候也不指望土影了,那个老家伙,本身会轻重岩之术,还需要他走?这时候不定就在什么地方躺着呢。的这些,只是一些托词罢了。

        不过土影既然了要过来,那么应该会过来,后面还是需要土影的力量,只不过现在的话,就需要一些规划了。

        飞段看着眼前的这些忍者都在原地等待,戒备的看着他们,有些不耐烦了。一拢自己银色的头发,走了出去,对着所有的人道:“你们不是想要进去么?难道你们就是打算靠等我们松懈了,然后潜伏进去?这样也未免太天真了。还是,弱者,你们连上前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飞段那种嚣张的语气,自然让人讨厌,可是这一次,飞段用一种高傲并且平静的语气这些,却更让人火冒三丈,难道这就是传中的,换一种方式,就能够觉醒更深的嘲讽技巧?

        右手的镰刀挥舞,三刃的血红镰刀刀尖向下,飞段的单手持着镰刀的刀柄,身体微微的前倾,左手垂下,这样的姿势已经是赤。裸。裸。的嘲讽了。

        至少,忍者联军里面有不少的忍者已经面色赤红,咬牙切齿,那眼神,看上去就好像是恨不得直接将眼前的这个家伙剥皮抽筋,可是没有首领的吩咐,任何一个忍者,都不会轻举妄动,这是一个规矩的问题,也是一个忍村的纪律,像鸣人那样的家伙,毕竟只是少数。有时候任性妄为的后果,就是打乱了所有的规划,忍者本身是有思想的工具,但是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动用思想的工具。

        “他们似乎是在计划着什么。”迪达拉虽然年纪尚青,但是对于这些东西,其实也有所涉猎,看到对方正在声的交谈,就知道对方应该是在战斗的准备。

        蝎了头,他当然也注意到了,不过他却没有话。

        “需要我出手么?如果现在出手的话,应该会好一些吧,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同时还能够让他们看到我的艺术。”迪达拉跃跃欲试,最后一个理由,才是他这么积极的借口。

        “不用,他们会出去的。”蝎沙哑的声音道,飞段本身不是什么好耐性的人,在晓组织相处了这么久,自然他们都对于彼此有一些了解,所以非常的清楚,飞段本身的不死之身,也是他嚣张狂妄的本钱,现在这样的情况,飞段自然会最先出手。角都的目标是为了赏金,所以有很大可能也会出手。

        他们的本身的任务是阻拦对方,所以蝎倒是也不急。其实从人员来看,角都和飞段都有着很强的生命力,由他们作为最开始的战斗部队,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一旦有什么问题,也能够最先反应过来,一旦有危险,蝎再出手将他们救回来,把握要更大。

        果然,飞段已经没有了耐性。“既然你们不来,那么就让我过去吧!”

        飞段将镰刀一个灵巧的挥舞,收到了自己的身后,身体微微一蹲,顿时爆发了速度,一个人,冲向了对方的一大片的忍者!

        “这家伙,是疯了么?”忍者们目瞪口呆,虽然影级的强者很强大,这个谁也不能够否认,可是对方现在这样的做法,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要一个人挑战所有人么,就算是再强大,影级终究也只是一个人,额若不是神,他在无数人的攻击下,也同样有着死亡的危险啊。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就好像是无所畏惧一般,就好像是一个疯子一般,脸上带着微笑,提着那个古怪的镰刀,用一种类似于飞奔的速度,冲向了人群!

        不少的忍者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的首领,现在究竟如何,需要首领的决断。

        黑土水汪汪的黑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况,没有话。

        木叶首领的忍者带着面具,只是透过眼神,能够获得的信息少之又少。两个人都没有做声,自然其他的忍者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飞段是直着冲过来的,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首先接触的是木叶的忍者,当然不是有什么讲究,而是飞段直接随便选了一个方向。

        木叶的忍者看着飞段越来越近,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先下手为强人人都懂,这属于战斗经验,也是大部分忍者收到教导的第一课。

        不少的木叶的忍者,脸上露出了一抹厉色,双手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巨大的火球蕴含着深红的高温,这是一个高阶的火遁忍术,因为其中的炽热,爆炸,燃烧以及冲击等多重特性,是一个相当实用的a级的忍术。

        豪火球的速度当然不慢,眨眼之间,就飞出,扑向了飞段!

        “他会躲闪么?他莫不是疯了吧?”这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忍者联军内,忍者的想法,因为他们都看到,飞段甚至都没有躲闪的意思,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缓一下,就直接冲向了眼前的火球。

        那是一个a级的忍术,哪怕就是他们村子里面的影级的强者,想要面对这样的忍术,也需要用忍术来阻挡一下吧,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忍者的身体虽然成为了影级,但是本质上仍旧是血肉之躯,这样的一个豪火球之术,就足以让身体受到火焰的冲击,从而被重创。

        飞段右手一展镰刀,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滑动,就好像是一个精灵一般,跳跃在那个血色三勾镰那血红色的镰杆上面,那血红色的镰刀仿佛带起了一丝血光,透出了浓郁的血腥的气息,一道凌厉的光华闪过,那豪火球之术,竟然直接被这柄镰刀从中间破开。这足以证明,这柄血红色的镰刀,不是凡品!

        当然,破开了豪火球之术,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了,因为他还有这火焰,灼烧,炽热等等的属性,那些奔涌的火焰,仿佛瀑布一样的轰向一个忍者,哪怕是没有凝聚的火球的爆炸的特性,但是仍旧能够轻易重创一个忍者。

        可是,下一刻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飞段的身影从火中冲了出来。“喔,好烫好烫。”

        一样是银白色的头发,没有丝毫的变化,同样是那张俊美桀骜的脸颊,写满了嚣张,除了衣服被烧开了不少,其他就好像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

        那炽热的火光就好像是幻影一般,除了似乎是让眼前的这个人感觉有些他昂意外,似乎是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啊!所有人的心里,不约而同升起了这样的感觉,不仅仅是他,就连蝎和迪达拉也有这样的想法,蝎甚至有一瞬间真的在认真考虑,如果真的用这样的人的身体作为傀儡,是不是会有一些什么特殊的效果……

        飞段的出场,这样独特的场面,让其他的人都不由的轻微的愣神,不过这样的愣神,对于战斗时候,也只是转瞬即逝,在这个时候,飞段已经距离木叶的忍者非常近了。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去死吧!”最前头的木叶的忍者咬了咬牙,虽然现在他的首领没有下达新的命令,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课不敢放任这个怪物攻击!木叶的这个忍者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忍刀,这个忍刀上面有着独特的纹饰,显然是一把名刀,看着这个刀柄上面缠绕的布条,透露出了古旧,显然这个忍者也是一个精通刀道的忍者,否则的话,刀柄上面的布条不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一刀几乎无懈可击!

        在刀出鞘的一瞬间,其实爆发,仿佛一柄锋利的刀刃,无声无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从平静到狂暴,那强大的刀身折射出让一道光芒,这光芒微乎其微,甚至几近于无。

        无处可躲,木叶的忍者在出道的一瞬间,就已经判断出来了自己的这一刀,是自己最为巅峰的一个状态,他的这一个刀刃,无人能躲!

        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我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领悟这样的一刀!”木叶的忍者心中甚至对于眼前的这个忍者有了一瞬间的感激,但是很快又被刀势的冷血、残忍掩盖。这样的一刀,意味着一个新的境界向着这个木叶的忍者展开,他的势又向着圆满镶嵌了一大步,只需要一时间,静静的积累,就能够顺理成章的完成突破!就让你的鲜血,成为我刀道精进的祭品吧!

        没错,这样的一刀,躲闪起来非常的困难,一个上忍层次的忍者,一旦对于刀道有了更深的领悟,那么就可以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是影级,都有可能在他们的刀下受到创伤,因为这些体术的忍者,拳师、刀客、剑客,他们的杀伤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可是,飞段没有闪躲,甚至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有一些困惑?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忍者为什么突然情绪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那柄铭刻着花纹的长刀(长剑),精准而深深的穿入了飞段的左胸。

        飞段微微的一偏头。

        “恩?”

        “恩?!”木叶的忍者也是微微一愣,心脏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要害部位,绝大部分的忍者,哪怕是有着再多的报名的技巧,可是心脏都是难以避免的致命部位!

        “真是遗憾……”飞段好像是看穿了眼前这个忍者的想法,他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那俊朗白皙的面容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高傲,“我可是不死的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8205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