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笨蛋医生 > 第三章:回家

第三章:回家

        拿出手机看了看,新买的国产手机看上去依然很舒服,但手机的铃声除了早晨李馨儿打了个电话,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那个人却一直没有打来电话。“文秀,难道我们真的走到尽头了吗?快1年的感情了!”

        叹了口气,王若愚有点心烦,对这个漂亮的女朋友,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看两个人的关系,快1年了,王若愚只和她亲过一次嘴,还是自己偷袭得手的,从那以后两人就连牵手的时候都不多,虽然几乎每天何文秀都会来找自己,自己也会去找她。何文秀的理由很简单,都在学校里,手拉手的多不好!特别是最近这几天,王若愚发现何文秀完全不一样了,看来自己真的和她没有机会了。

        算了,不想了,她这样一个时髦与传统并举的漂亮女人,也许根本不是自己能养活的,随遇而安吧,就算分手,也没什么的!想通了这件事,王若愚心情好了一点点,苦笑了一下:自己或许是中国最衰的男人吧,谈了一年的恋爱,亲嘴都只有一次,更不用说上床了,以至于自己在和一些朋友平时吹牛的时候都不好意思说。

        中午了,何文秀应该在休息了吧。算了,自己还是回一趟老家吧,老爸老妈去北京妹妹那里玩去了,估计要一段时间才回来,老爸不太放心老家里的东西,要自己回去看一下,自己还是回去看看吧。

        从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老爸逼着学习很多很多的东西,他几乎没有多少的玩乐时间,苦和累他倒不怕,让他最难以理解的是明明自己学的东西可以震惊世人的,但老爸就让自己装成一个很普通的人。虽然难以理解,但老爸从小的灌输的思想也让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普通就普通吧,普普通通的当一个老师也很不错了!

        骑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开始往老家走,王若愚的老家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农村,到县城也就30来公里,骑车也就一小时左右。回到老家,打开门,家里很整洁,只不过有10来天没有人住了,有了一点灰尘,王若愚打扫了一下。老家是一个单独的院子,离家最近的一户人家大概在几百米以外。

        王若愚的父亲在家乡人缘很不错,看到门开了,陆陆续续的有几个人过来看看情况,都是从小看到王若愚长大的叔伯们,王若愚亲热的打过招呼,来每个人送了一包自己买回来的烟,叔伯们放心的走了。

        关上了门,王若愚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很小的时候他就住在这里,看到房间里熟悉的一切,那熟悉的开关,打开了房间里一个造型很奇特的门,王若愚走进了一个地下室。

        这里,他非常的熟悉,在这里面,他撒下了无数的汗水,据老爸所讲,这个地下室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王家从几百年前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这房子虽然修了很多次,但这一间房都是王家人自己修的,从来都不会请人,就是为了要保守这个地下室的秘密。看着里面放着的十来本很老式的线装书,就是这样的一些书,王若愚花了20多年的时间来学它,这20多年的幸苦和付出常人难以想象。但老爸说的是这是作为王家男人的责任,这些东西是王家先祖留下来的,做一个普通的人也是先祖的祖训。

        学这些东西,是为了让这些东西不会失传;不要太张扬,是为了保护自己,王家的先祖从别的地方死里逃生的迁徙到这里,就留下了这个祖训,几百年来王家的祖先们都遵守着这个祖训,都只生一个儿子,然后从两岁开始学习这些东西,再后来就是传给自己的下一代。

        这让王若愚很难理解,不过他还是遵守着祖训,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现过自己的所学,和王若愚接触过的所有人都认为王若愚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有一点让王若愚感觉很高兴的是,老爸说当年先祖留下的祖训说是王家要沉寂30代人,从王家牵来,到自己,20年一代,刚好是30代人,也许自己有机会出去闯闯也不一定,就连老古董的老爸对自己的要求都完全不一样了,看来自己刚好是第三十代人了。不过按照自己的性格,也没什么兴趣出去闯闯了,看自己的下一代会不会不一样。

        让王若愚老爸很高兴的是王若愚的天赋,把里面的书基本都学完了,所学的各个方面都超过了老爸,这让王若愚的老爸很高兴,说是除了迁徙来的祖先,王若愚还是第一个把这些书学完练成的。还包括当年祖先没有学的一本书。

        王若愚有点胡思乱想的,又把所学的东西在自己的头脑里浏览了一遍,这些东西都牢牢的印在了自己的脑袋里,用老爸的话来说就是悟性,自己的悟性很好。20年来,每天思考这些东西都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晚上,天已经完全黑了,王若愚的肚子有点饿了,关好了密室的门,出来做点东西吃。饭菜弄好以后,王若愚边吃边看,他喜欢看些纪录片,也喜欢看新闻,但是不喜欢看新闻联播。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回自己的卧室睡觉,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碰的一声,王若愚有点奇怪,拿起手电走到门边,也没有打开门,凝神倾听,只听到一丝很弱很弱的声音在门边,凭借自己20多年的所学,他知道这是一个人,而且快要死了,就在门边!

        虽然很奇怪,但他还是打开门,果然看到门边躺着一个人,满脸的泥污,浑身恶臭扑鼻,衣服也是破烂不堪,还好是到了夏天,要是冬天的话,他死定了,呼吸极为微弱,看样子快要死了。

        看到这样的一个人王若愚并不害怕,要是害怕,自己这20多年就白学了,而且他也知道附近并没有人。看到这个人的体型,王若愚本能的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乞丐,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自己也说不上来,虽然去死不远,但这个人的身上还是有一种气质,只有你学过某些东西,你才能感受到的一种同类的气质。

        “反正到自己都30代人了,也不用遵守祖先的什么规矩了,还是看他有救没有,要是没救了,等会打电话报警就是!”王若愚自言自语的道。

        于是他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人身上的恶臭一样,把这个人抱起,回到了家里,然后关上门,王若愚的家有专门的客房,把这人放到床上,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

        脸上虽然很脏,但依然难掩他俊逸的面孔,紧闭的双眼眉头紧皱,呼吸若有若无,看样子快死了。王若愚的手按上了他的手,开始号脉,要是此时有人看到王若愚的样子,绝对会大吃一惊,他的举止完全就是一个中医大家,很难以想象他这样的年纪却能把难学的中医学到这样的火候,不过没有人能看到。

        过了几分钟,王若愚缓缓的放开了手“好奇怪、好复杂的病!其实也不是病,是伤,再加上毒,这个毒真有意思,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厉害的毒,我加的那些书上完全没有记载,看样子是外国的毒,应该是动物的毒,应该是蛇毒吧,要是中的蛇毒他早就应该死了,不可能支,撑到现在,从症状来看,有点像是黑曼巴蛇的毒液提取物,中了这样的毒都还没死,你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还有你的内伤后背中了一掌,力量直透內腑,伤及心脉,就连肺都受损严重,这样严重的伤势和毒,世界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救活你!老兄,你的命可真大!要不是你鬼使神差的到了我的家门口,你也就死定了,这也是缘分,看我能不能救你,相信老爸也不会怪我的!”

        王若愚回到了地下室,找出一些药材,研成粉末,再用一截乌黑的如木头一样的东西,小心翼翼的切下一点,再找出十多种药材,用锅熬制,很快熬好了,再加上粉末,药还很烫的时候给那人灌了下去,重度昏迷的他基本丧失了吞咽的能力,王若愚在他的喉部轻揉几下,再点上几指,药全部灌了下去。

        灌完了药,王若愚的额头都有点出汗,看来看似轻松的灌药也不简单“这碗药应该能镇住你的伤势,可耗费了我不少的本钱啊,麻烦的是你的毒,用什么办法呢?虽然有很多种办法可以逼出你中的毒,但你的一身修为就完蛋了,用什么办法才能保住你的修为呢?”王若愚自言自语的说。

        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时而低头沉思,快过了一小时,王若愚拍了一下脑袋,笑道:“我真笨,我怎么没有想到用火针呢!”

        《灵枢·寿夭刚柔》云:“刺布衣者,以火焠之。“《灵枢·官针》云:“焠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张仲景《伤寒论》中有“烧针令其汗”,“火逆下之,因烧针烦躁者”,“表里俱虚,阴阳气并竭,无阳则阴独,复加烧针……”等记载。直到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才正式定名为“火针”。火针经过发展,现代依然使用的很广,但王若愚用的火针则有点不一样。

        从地下室里拿出针,一个精致的针盒里装着九根针,九种不同形状的针,有着各自不同的作用,王若愚用的不是火针,而是要用长针,长针透穴,再辅以火,争取拔掉他身上的顽固的毒。他所中的毒大部分都在腹部一带,王若愚的出手如电,烧红的针飞快的刺中腹部的穴位,最后一针几乎都把针刺入一半,要是有人看到的话完全会以为王若愚是在杀人。

        下面的人本能的痛苦扭动了一下,浑身颤抖,而王若愚却看到他的腹部出现了丝丝的黑色恶臭的血,王若愚心里大喜,看来这样的方法真的有效,把针放到一边,开始给他推拿,王若愚的推拿并不是普通的推拿,而是用一种神奇的内劲帮助病人本来快要失去功能的肌肉回复活动的能力,以加速毒液的排除。这就是王若愚的老爸最高兴的一点,自己练了几十年没有成功的却被王若愚给炼成了,这样的用来治病绝对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果然,病人的腹部排除的黑色血液越来越多,慢慢的黑色血液流完了,开始流出红色的血液,王若愚脸上浮出了笑容,停止了推拿,再抓起他的手开始号脉,片刻之后,面带喜色的放下了他的手“伤势已经稳住了,毒液排的差不多了,你的命真大,捡回来一条命了!呵呵,这20多年拼命的学的东西看来还是有用的,用现代西医的一些方法根本是不可能把你治好的,不过你的身体也真够强壮的,要是换了别人,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王若愚的心情很好,虽然都快要到5点了,外面的天已经有了微亮,自己也累的满头大汗的,但他依然很高兴,自己这是第一次出手给人治伤,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效果。

        把东西收拾好了,再关好了地下室的门,跑到厕所里洗了个澡,再到厨房里熬了一些白粥,要是没有意外发生的话,到天完全亮了的时候他就应该要醒过来了。

        王若愚自己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就坐着等,眼前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看样子也就30多岁,强悍的体魄离奇的伤势再加上奇毒,真的是一个谜!很脏的脸上王若愚已经给他简单的擦拭了一下,露出了一张苍白但绝对吸引女人的帅气的脸,王若愚想到了小说中对于帅气男人的描写:貌若潘安宋玉,剑眉星目。。。。。。!没看到他之前,王若愚都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帅气的男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乞丐吗?说出来绝对没有人相信!

        床上躺着的人手轻轻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还有点不太适应灯光,眯了一下眼睛,又慢慢的睁开,先看了王若愚一眼,再慢慢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才缓缓的说道:“是你救了我!谢谢,想不到我真的找到了能救我的人了!”

        王若愚端上了还有点微热的粥,慢慢的喂给他吃,这人也不拒绝,慢慢的吃碗一小碗粥,王若愚不再喂他了,笑道:“你现在的身体只能吃这么多,到了中午你就应该可以吃更多的东西了,否则的话对你的恢复不利!”

        困难的点点头“谢谢你,我。。。。。。!”

        “你现在还很虚弱,把这药吃了,睡上一觉,等醒了有话再说吧!”王若愚又喂给了他早就准备好的一碗药,喝完以后他又沉沉的睡去。

        药里王若愚加入了一点安眠的成分,不到下午他是不会醒过来的,于是王若愚也回到自己的卧室,累了一晚上,他也准备睡上一觉。

        一觉下去,醒来的时候都快12点了,王若愚起床,出去转了一下,和乡亲们打了招呼,再随便说上几句就回到家里了,还好乡亲们都知道王若愚从小就不怎么喜欢出来玩耍,也没有想别的什么事情,回到家里,王若愚又把门给关上了。

        刚关上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何文秀,估计是看到王若愚发的几条关心的短信,回一个电话,两人没有说多少话何文秀找个借口就把电话给挂了,王若愚苦笑一下。正准备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李馨儿,这小妮子几乎每天都给自己打电话,也不知道她哪里有那么多的问题。

        “老大,你在哪里呢?”李馨儿的甜甜的悦耳极了。

        “我在老家呢?有什么事情吗?”对于李馨儿这样优秀的学生,王若愚也很是喜欢,说话也是比较轻柔的。

        “老大你忘了啊,两个月前我过生日的时候就给你说过的,两个月我就可以拿到驾照了,你怎么给忘了,我现在和莫小凡开着车,准备找你呢,知道你回了老家,我们的车都开到镇上了。”李馨儿有点气鼓鼓的。其实王若愚根本没有忘,对于这样的小女孩,他只能选择性的遗忘一些事情。

        “哦。。。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个亲戚生病了,就在我家里住着的呢,我家人都没在,所以我要照看一下他!”王若愚说道。

        “这样啊。。。。。。!”李馨儿停了一下,又说道“他都生病了你应该把他送到医院里去嘛,再说了,还有1天就要上课了,你不可能还一直在家里照顾他的嘛,还是接到县城里面去好一点!”

        王若愚有点无语,不过李馨儿也说的对,自己不可能一直在家里照顾这个陌生人的吧,只有先答应下来。李馨儿高兴的挂了电话,问清楚了王若愚家的住址,便准备开着车来接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386/80576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