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笨蛋医生 > 87章:酸楚

87章:酸楚

        到了丰县的时候已经是12点多了,风晴曦坚持请王若愚去酒店吃饭,而王若愚不要喜欢大酒店,来的时候他就查了一下丰县的一些特色小吃,带着风晴曦去找特色小吃去了。女孩子总是对这些特色小吃十分的感兴趣,风晴曦一路上就好像一个开心的小女孩一样,引得很多人注目。

        吃的饱饱的,风晴曦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真好吃,我好久都没有吃过这样的小吃了!”

        “其实我们县城里的小吃还要好一点,比如卤鹅,很有名气的,还有凉面凉粉,都非常的有名,有机会我请你去吃!”王若愚说道。

        “那好啊,我们说定了啊!”风晴曦高兴的说道。

        要找的人离丰县还有20来公里,吃饱了两人又驱车出发,出了县城,基本上都是一些高山,山势比较陡峭,路上的房屋也不是很多,只有在公路边的房子还修的不错,远远的看去,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比较老旧的房子。

        高山村是他们的目的地,这个村子的人不是很多,由于地处高山,只有这样一个相对平一点的地方,所以这一带的居民都在这里聚居,不过绝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已经外出,村子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

        “我们要找的是叫朱富贵的一家,他3年前在天云市打工,后来被卷入了一宗抢劫杀人案,后来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但今年抓住了一个嫌疑犯,供出了3年前的那桩抢劫杀人案,所以,法院决定重新审理这个案子,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他的家人,顺便把他的家人也接到天云,案子会在后天开审,他应该是被冤枉的!”风晴曦现在才告诉王若愚这次来的目的。

        王若愚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村里来了这样一辆车还是很引人注目的,车不能直接开到村子里,在离村子几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刚一下车,就看到一个7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吃力的背着一大背篼的草艰难的走着。那张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瘦弱不堪的脸因为重压变的通红,脸上的汗水正在不停的往下掉,她每走一步都显得十分的艰难,背上的东西太重了。

        看到小女孩的样子,风晴曦的眼眶一红,眼泪就要流下来。这样的场景要不是亲眼看到,你永远不会相信他有多么的震撼。急忙快走两步,追上了小女孩,风晴曦扶住了那个巨大的背篼,小女孩因为身上的重量骤然减轻,站住了,回头看。不过她只能看到一双铮亮的女式皮鞋和高档丝袜的,小女孩有点惊讶,急忙吃力的蹲了下来,放下了背篼,站直了的身子只比背篼高那么一点点,看到背篼后面衣着华丽的风晴曦,小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说话。

        风晴曦尽量忍住自己有点难过的心情。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温柔一点“小妹妹,你怎么没去读书呢?”

        小姑娘慌乱的看了风晴曦一眼,没有说话,风晴曦又急忙从包里拿出了巧克力,递了过去“尝尝吧,巧克力,很好吃的!”小姑娘看了看风晴曦那充满笑容的脸。不过还是没有接。

        风晴曦有点着急了“小妹妹你别怕,姐姐不是坏人,姐姐只是想找你打听一个人!”小女孩还是没有说话,转过身去。默默的背起大背篼,吃力的想要站起来,风晴曦急忙扶了一下,小女孩终于站了起来,但她没有转身道谢,因为压在她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大大的背篼又开始缓慢的移动,每一步都洒满了汗水。

        风晴曦无奈的看了王若愚一眼,美眸红红的,说道:“她是不是一个哑巴啊,怎么都不说话?”

        “她应该不是哑巴,只是她害怕,山村里的孩子早当家,对外面来的人有着本能的排斥,她不理你很正常!”

        “可。。。。可她太可怜了,我一直都以为我们国家里的人都应该过的很不错了,可没想到。。!”

        “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会有穷人,这里这么偏僻,穷一点是很正常的,走吧我们跟过去看看!”

        两人正准备往前走,村里走出来一个50多岁的妇女,看到小女孩就说道:“小梅,你怎么自己背回来了,我说过我帮你的嘛!”

        小女孩小梅吃力的站住了,在妇女的帮助下把背篼放了下来“黄奶奶,我知道你们家也很忙,有很多的事情,所以我想自己来,我已经长大了!”

        “你这孩子,一直都这么要强,哎!造孽啊!”黄奶奶这才看到站着的王若愚和风晴曦“你们是?”

        “大娘,我们是来找人的?”风晴曦说道。

        “找人?你们找谁?”看到风晴曦华丽的衣着,黄奶奶有点惊讶,在她的印象中,村里应该没有人有这么体面的亲戚。

        “我们是来找朱富贵的,您知道他的家在哪里吗?”

        “你别提那个混蛋,要不是那个混蛋在外面乱来,怎么可能让家里的人这么受苦,你看看,小梅才多大,就要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家里还有两个几乎瘫痪的病人!”黄奶奶有点气愤的说道。

        风晴曦和王若愚震惊的看着小女孩,原来她就是朱富贵的女儿,看到两人的眼神,朱小梅说道:“我爸不是坏人!”小姑娘因为有点激动的说道,小脸通红。

        “我没说你爸是坏人,你爸是好人,他是被冤枉的,我就是想帮他的!”风晴曦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柔。

        “你们想帮他,为什么?”黄奶奶疑惑的问道“我听说他犯的可是杀人的罪!”

        “是这样的,我是朱富贵的律师,他的案子已经要决定重审,就在后天就会开庭,所以我今天是来看看他的家人,顺便带他的家人去旁听!”风晴曦说道。

        黄奶奶一听是律师,顿时脸上有了笑意,山村里的人虽然不是很理解律师是怎么回事,但山里人对知识分子都普通的尊敬,再加上风晴曦长的十分的漂亮,黄奶奶对她的印象不知不觉中好了很多“你们跟我走吧。他的家就在村子的另外一头,哎,真心希望朱富贵能回来,他的家已经不像个家了。”

        黄奶奶背起了背篼,王若愚走过去想要帮忙,黄奶奶说道“你们城里人没干过这种体力活,还是我来吧。别把你们的衣服弄脏了!”这样的一大背篼的草对黄奶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她走的速度也不快,王若愚和风晴曦跟在了后面。

        村子里的人不多,看到王若愚两人都有点好奇,朱富贵的家就在村子最里面,是一间破烂的茅草屋。只有一块木板当门,主要的作用是挡风,一踏进屋子,里面传来一种奇怪的味道,风晴曦强忍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感觉,踏进了屋子,屋子里没有一样现代化的电器。唯一能看到的是电灯,不过王若愚发现上面没有灯泡,屋子的光线很不好,借着微弱的光线,王若愚看到了一张不"jiao chuang"的床上躺着两个人,脸色苍白无比,骨瘦如柴,看到屋子里一下子进来了这么多人。都有一点惊慌。

        黄奶奶放下了背篼,叹口气也走了,朱小梅开始忙碌起来,生火做饭,身体虽然瘦弱,但她所做的一切却十分的娴熟,锅里煮着几根红薯。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午饭了。

        床上躺着年轻一点的女人吃力的说道:“客人来了请坐吧,小梅她小,不懂事!”

        唯一的一张凳子倒还比较干净,不过风晴曦也没看凳子干不干净。直接坐了上去“你们有什么事吗?”

        风晴曦强忍住心中的酸楚,努力的让自己的平静一点“是这样的,我是朱富贵的律师,他的案子要重新审理,警方找到新的线索,基本可以证明他是被冤枉的,案子在后天会开庭审理,你们有人能跟我一起去旁听吗?”

        躺着的妇女一听,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哭了起来“我就知道富贵是不会干这样的事情的,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谢谢您,谢谢您啊!”躺着的另外一个老人也泪满盈眶。

        “朱富贵是冤枉的,我会递交申请,申请国家赔偿,你们放心,他不会白白的被关了几年!”

        “赔偿什么的我们倒不在乎,只要他没事就好,只是这几年,苦了孩子了!”

        朱小梅这时端着几根煮好的红薯,小心的走到了风晴曦的身边,说道:“你们吃一根吧!”看着碗里的三根不大的红薯,风晴曦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捂着嘴走出了门外。王若愚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们才刚刚吃完饭,不饿,你们吃吧!”

        朱小梅并没有多说,拿起一根就喂给自己的奶奶,然后就是母亲,喂完以后又端水准备给两人擦拭身子,王若愚也走了出去,门边的风晴曦的眼睛依旧红红的,看了王若愚一眼,发现王若愚的眼角也有泪水的痕迹,风晴曦有点吃惊的说道:“没想到你也会流泪!上午挡车的时候你那么的坚强,我以为这些事情根本不会打动你!”

        “我也是一个普通人,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相信只要看到的人都会伤心,很多时候我们抱怨上天对我们不公,可看看朱小梅,她才那么大一点点,她没有抱怨,只有抗争,她在默默的承受着,虽然她不知道是否会有光明的出现!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孩子!”

        “是啊,城里的孩子吃腻了山珍海味,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还有人中午的午饭仅仅是一根不大的红薯,或许,他们连红薯都没有多的!”风晴曦又滴落了一滴泪珠“我们进去看看吧!”听到了朱小梅倒水的声音,风晴曦说道。

        走了进去,朱小梅已经忙着去喂唯一的一头猪了,朱小梅的母亲张玉凤吃力的挪动着身子,王若愚走了过去,说道:“我以前曾经学过医,我帮你看看吧!”张玉凤并没有说什么,王若愚抓起那骨瘦如柴的手给她把脉,过了几分钟,风晴曦问道:“怎么样?”她对王若愚会医术还是很怀疑的。

        “她的病应该可以治,不算很严重,只是拖的太久了,恢复的慢一点!”又抓起了朱小梅奶奶的手给他把脉,良久,王若愚才叹口气“怎么样?”风晴曦急忙问道。

        “油尽灯枯,我也没办法了,生机已绝!”听到王若愚这么说,张玉凤泪流不止,老人吃力的张张嘴,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妈,你想说什么?”朱玉凤吃力的转过一点,问道。老人的嘴依然张着,说不出话来,王若愚说道,声音比较大“老人家,你放心,富贵没事,他很快就会回来看你了!”老人听到王若愚这句话,嘴连续张了几下,不再动弹,老人也算安详的走完了她的最后一程,虽然她的这一身充满坎坷,但最终还是了解了心中最大的遗憾和愿望。

        屋子里的人都默默的流泪,朱小梅回来看到这一幕,嚎啕大哭起来,风晴曦终于忍不住,扑到王若愚的肩上痛哭起来,人来人去,本是自然现象,但在这个过程中,承载了我们太多的情感,就算是和我们素不相识的人也是一样。

        “小梅,你去叫你黄爷爷他们来帮忙,就说奶奶去世了!”张玉凤强忍住泪水,朝着王若愚两人说道:“不好意思,家里遇到这样的事情”

        王若愚从身上拿出了2000块的现金,递了过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先把老人家的后事办好!”风晴曦也拿出了身上所有的现金,不过张玉凤说什么都不肯要,很快,帮忙的人来了,王若愚把钱递给了一个老人,让老人帮忙张罗一下,村里的人很是热情,很快就买回来了棺木,把老人家抬到山上埋了,张玉凤和朱小梅又哭了个昏天暗地,一切安顿好都到了下午,这里也没办法住,于是王若愚建议把张玉凤母女接到县城里面,自己也顺便可以帮张玉凤治病。

        朱小梅找来了最好的衣服给张玉凤换上,最好的衣服上也打满了歪斜的补丁,风晴曦不忍再看,走了出去,听说风晴曦是律师,朱富贵也很快就会被放回来,乡亲们也帮忙把张玉凤抬到了车上。

        在县城里找了一个宾馆,王若愚开始给张玉凤治疗,张玉凤身上的病其实就是久拖造成的,王若愚先用天医九针打通她淤积的经脉,然后再开药给张玉凤服下,她竟然可以坐起来了,母女两当然感激涕零。

        风晴曦依旧闷闷不乐的,今天的事情对她的的影响很大,专门和王若愚出门去走走“其实朱小梅的奶奶这样是最好的归宿,她早已经油尽灯枯了,等朱富贵放出来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这样穷的人!”风晴曦喃喃的说道。

        “其实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他们一家人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没有怨天怨地,自己坚强,朱小梅那么小的人就可以支撑起这个家,所有的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好!”风晴曦点点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386/8057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