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笨蛋医生 > 409章:真正的痛苦

409章:真正的痛苦

        没有再理会王若愚,王若愚再次有机会住到了他的五星级豪华囚房之中,只是这次没有美食,也没有美女,准确的来还是有一个美女,只是这个美女再也不能欢笑,再也不能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了,她的身体已经变的冰冷,只是这一切,王若愚看不到,能活下来,就是很了不起了。&&&  {}.{}{}.{}

        钢板穿和前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钢板穿道“不得不,这个王若愚很了不起,他的意志力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一个,我相信他的话,我们的刑罚对他真的没有多大的用处,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身体上的痛苦已经不能让他屈服了,或许我们只有想别的办法了!”前田头,道“钢板君,你对王若愚的话怎么看,有几分可信度?”

        钢板穿叹了一口气,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相信他的是真的,这是一个心智极为缜密的人,或许从他一落入我们的手里开始,他就在思考怎么应对我们,事实也证明他做的很成功,我们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也就是从刚才开始,我才真正的认识清楚了这个人,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屈服或者是让他妥协的话,也只有感情,他爱的人还有他在乎的人,比如他的几个女人还有他的朋友和家人!”

        “钢板君的意思是。。。?”前田的话并没有问完,钢板穿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是的,我相信他会为了千代子而告诉我们心法的缺陷究竟在哪里,对于这件事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唯一让我奇怪的是,千代子害的他落入了我们的手中。还死了他身边的两个女人,他竟然愿意为了这个女人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钢板穿道,后面的话也没有完,不过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要是王若愚要用这个来威胁他们放了王若愚,也是有那个可能的。听到钢板穿这样。前田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和自己一样,钢板穿也不想死,有了这样的身份地位,谁还会想死呢。

        当钢板穿给王若愚解开神鬼手的禁制的时候,王若愚体内正处于一种极为关键的时刻,并不澎湃的真气已经没有了出路,王若愚已经差要经脉爆裂而亡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神鬼手的禁制解开了,真气得以顺利通过,竟然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所以钢板穿看到王若愚的身体动了一下,其实是真气融会贯通时震动所造成的,钢板穿当然不会去注意这么细致的东西,只觉得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过王若愚的真气并没有真正的恢复,只恢复了一。虽然经脉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但是严重的外伤和过多的失血让他根本不可能再次凝聚真气。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王若愚慢慢的醒了,他想用力的睁开眼睛,但是办不到,因为血已经让他的眼皮沾在了一起,他想用手,但是动一下。就感到了专心的疼,虽然全身都疼,但是王若愚的心里却笑了,知道疼,那就意味着自己还活着。意味着自己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不知道疼,看样子钢板穿只是给自己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皮外伤,还不敢对自己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自己赌对了,钢板穿和前田都怕死,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都怕死,王若愚也感觉到,自己那个让钢板穿和前田都羡慕的王若愚也在。虽然眼睛不能睁开,但是王若愚却能感受到京欣悦还在原来的位置,他想过去,想陪着京欣悦最后一时间,但是只要一动,全身就钻心的疼,他终于知道在第一狱中看到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不过王若愚还是坚持着,慢慢的爬动身体,这个时候,爬对他来都是一种很奢侈的事情,看样子,钢板穿是让自己把地狱里的刑罚都尝试了一遍,或许没有情狱吧,自己这个样子还能有**吗?王若愚痛苦的苦笑了一下,慢慢的挪动着,虽然只是十来米的距离,但是仿佛是一条无比漫长的长路,爬动的过程中,王若愚的身体皮肤一次次的裂开,地上,留下了一片长长的血迹,爬过了1米,身体后面的血迹已经开始慢慢的变暗,变黑。每爬动一,王若愚就要忍受那钻心刺骨的疼,无比的吃力,无比的漫长。

        王若愚创造了很多第一,第一的特工,第一的囚犯,尤其是第一囚犯,让人羡慕嫉妒恨,不过享受的太多,终究会还的,王若愚现在就算是真正的还了,当了几天的高级囚徒,现在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囚徒,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和王若愚交换呢。

        钢板穿和前田两人今晚并没有去找女人,两个人在一起,尝试着运用心法,看能不能找到王若愚所的话的破绽,而且,两个人还把心法让皇宫里的侍卫统领大千叶来研究,大千叶被称为日本的第一高手,已经年过70,但看上去和40来岁的中年人差不多,不过大千叶也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甚至他还专门给钢板穿和前田检查过,都没有检查出来,只是确定一,在两个人身上这两处穴道,是真的有问题,所以钢板穿和前田也相信了王若愚的话,用一具尸体换自己两个人的命,太划得来了。所以就算把王若愚打的遍体鳞伤,但并没有真正卸掉王若愚身体上的零件,虽然破了一,但是还能用,只不过用之前还是需要好好的修理修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王若愚终于握住了那冰冷的手,甚至那只手已经不再细腻柔滑,甚至握到那只手给王若愚带来的是钻心刺骨的疼痛,但是王若愚还是没有放开,只是当他刚刚握着那只手的时候,门打开了,钢板穿和前田两个人走了进来,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两个女人,还有两个男人,看到了地上的血迹,钢板穿笑了,道“想不到你竟然还是一个痴情的人,皮外伤伤的这么重,你竟然还能爬这么远,从这一上来我很佩服你!”看到王若愚连头都没有抬一下,钢板穿有生气,不过看到王若愚的样子,他更多的是快感“不过我最大的兴趣和爱好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看到你这么快乐,我就很高兴,高兴到了极!”钢板穿哈哈大笑起来,前田也跟着大笑了起来,两个人笑的极为开心,就好像两个得到了很好吃的糖的孩一般。

        一个男的走到了王若愚的身边,一下子撕开了王若愚眼睛上面的已经干枯了的血形成的遮住眼睛的障碍,虽然很疼,但是这种疼对于王若愚身体上的疼来,还是有微不足道的,不过王若愚已经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了,虽然很刺目,但是眼睛已经慢慢的能看清楚了,首先看到的是京欣悦那已经完全没有血色苍白的吓人的脸,就连腻滑的皮肤也已经没有了弹性,艰难的伸出了手,想要去抚摸那苍白的脸,不过当他的手刚刚抬起的时候,京欣悦就被两个女人拖了过去,王若愚根本没有力气去追,现在的他就算是移动都很难很难,甚至话都很费劲。

        “钢板穿,你最好不要激起我和你同归于尽的决心,我的这个要求已经是最低最低了!”王若愚的有艰难,话的时候牵动伤口,疼的他几乎晕厥过去,但的还算是清楚。“你不是要亲自把千代子的骨灰洒向大海吗?我们正是准备满足你的愿望,难道你准备这样抱着洒吗?你没有那个能力吧!”钢板穿丝毫不放过讽刺和挖苦王若愚的机会“你放心,我会让你们在一起的!”钢板穿的这句话一语双关,意思是你很快就会走上和京欣悦相同的路了。完,钢板穿手一挥,两个男人也抬起了王若愚,当然不会在乎王若愚身上的伤口,然后到了一层,一个大大的停车场里,一辆厢式货车停在那里,他们确实把这样的厢式货车运用到了极致。

        王若愚被扔上了车厢里,车厢里漆黑一片,,被扔到了车上,压到了京欣悦的尸体上面,那冰冷的感觉就好像王若愚此时的心情,如寒冰一般。王若愚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到车在移动,不过很快,车厢里就亮起了灯,进来一男一女,拿着衣服,女的很熟练的给京欣悦穿上来,似乎已经僵硬的京欣悦没有影响到她,看样子是一个老手,而给王若愚穿衣服的男人却没有那么熟练,再加上王若愚伤痕累累,确实不太好操作,最后还是那个女人出手,给王若愚穿上了衣服,暂时掩住了那满身的伤痕,不过身体上还时不时的渗出血水,很快衣服就变得血迹斑斑。(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386/8058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