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5章 寒夜天崖边

第5章 寒夜天崖边

        夜,月光洒落大地,凄凉而伤感!一辆马车静立林间,车内坐着一少年与一中年,少年手扣酒壶,时不时痛饮一口,既而轻咳几声。

        笑天静静的看着父亲,看着那苍老的脸容!

        离开三阳派已有一天,夜幕降临,他们便在这林间停车作息。

        笑天仰头又喝了口酒!咳.咳.咳.天父无奈的道“娃吖,别喝了,你年纪还那么小。”

        其实,天父不止一次的对他说这样的话,可天父心里清楚,这孩子喝的哪是酒?分明喝的是伤,喝的是痛!所以也没过份的指责他。

        “没事,父亲,我这是渴渴而已。”笑天咧咧嘴角道。

        “你这孩子!”天父叹了口气。

        这时,笑天的眼中看向远方,他的人仿佛也已到了远方。

        “父亲,我出去走走,有点小急。”

        “好,快去快回,小心点,山林野岭的。”

        “嗯,知道了。”笑天应了一声便一瘸一瘸走出马车。

        走出马车,笑天看了看周围,四面都是树林,前面不远却是一处山崖,寻了一处地方,笑天正准备小解,突然,一声咝咝的声响传来,笑天定了定神,酒精一下清醒不少,一下警觉起来。

        轻轻过转身,瞬间,吓了一大跳,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竟然有一条闪着银光的大蛇,大蛇长达三四米,大有牛勃,双眼闪着寒光,一条信子咝咝作响,笑天冷汗直流!拨腿转身就跑,可是他那一瘸一瘸的,跑的实在不算快。

        大蛇看到眼前的人类要跑,当然也紧追不舍。

        前面有猎物,肚里没东西,它当然兴奋了。

        兴奋的大蛇当然是最可怕的蛇!

        笑天心里苦笑,因为山崖就在他面前,前面已无路。

        后是追兵,前是绝路,人生最为绝望是时刻岂非如此?天是黑色的,月是黄色的,天崖呢?天崖是什么样的颜色?

        是黑,漆黑!

        漆黑岂非也是一种死亡的颜色?

        天崖又在哪里?

        天崖就在天边,天边便是天崖,天崖近在眼前!人到天崖断魂处,天崖之人已绝望!难道今天要死在这里?想到父亲那苍白的毛发,想到母亲那慈祥的面孔。

        “天儿,这发型叫相思,娘不在你身边时,你不要想娘,娘把娘的身影修进你的发里了。”

        想到临走时母亲对他说的话,仿佛就在昨天,就这么历历在目,不禁双眼湿润,真的要葬身于此么?不,就算死,也不能死在你这畜生口中。

        笑天看着悬崖,天崖断魂处,是漆黑,是死亡,死亡的黑,死亡的气息,眉心一坚,身体一纵,猛的跳了下去。

        在这一刹那,他想到很多!

        “终于解脱了么?不用再看世人冷眼了么,再也没有烦恼了么?再也没有痛苦了么?”

        只是为什么突然间多了许多思想?

        观人海,观人生,观人海中观人生,人海茫茫!人生迢迢!忆故事,忆故人,忆故事里忆故人,故事漫漫!故人千千!道人情,道人心,道人情中道人心,人情张张薄!人心两面刀!谈风云,谈风雨,谈风云里谈风雨,曾经风云!历尽风雨!笑红尘,笑红颜,笑红尘里笑红颜,红尘滚滚!红颜薄命!看万秋,看万棋,看万秋里看万棋,过眼万秋!世事如棋!听雨声,听曲声,听雨声里听曲声,过眼云烟!一曲尽苍宇”这一刻他像是看透了世俗的尘埃黑!漆黑已过,迎来的是新的开始,初日的光芒照耀万物,这是一个山谷,花花草草,红红绿绿,这里还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浓浓的白雾自谷间长升起!使得这里仿佛人间圣地,好一个世外桃源。

        这里是一堆杂草,厚厚的杂草上睡着一个少年,少年已经在这里睡了好久好久。

        一阵清风吹来,少年睫毛动了一动。

        这少年便是笑天,笑天只感觉睡了一觉,做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慢慢的他睁开双眼,感觉全身酸痛。

        “这是在那里?是地狱?还是天堂?是死亡还是新生?是绝望还是希望?”

        他迷茫了,本该死亡的人却还有自主意识,这难道不该迷茫么?笑天心里一禀,激动的想着“不对,我没死?死了还能感觉痛吗?”

        终于,笑天确定自己没有死!这一刻,他的心中说不出的怪异。

        自死亡之中活过来的人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死过一次的人是不是更加珍惜生命?

        感受着压在身下的杂草,心中微微苦笑,要不是这杂草他早就死去了吧!虽然不幸中的万幸,可是现在他连动一下都困难,只觉全身椎心的痛!笑天苦笑,刚醒来便觉得肚子在打鼓,笑天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一时间竟呆了,这儿是仙境吗?实在太美了,百花争艳,迷雾丝丝,绿水常流,还有那一棵棵小树,小树上挂满果实,只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吞口水。

        还有许多熟透的果实落在地上,笑天脸色微喜,看来,运气不是太糟。笑天艰难的移动着身子,终于嘴里叼到一颗果子,既而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果子下腹,笑天只感神清气爽,就连身体也好似好了不少。

        月上日落,夜,丝丝的冷气袭来,笑天只感身体有点冰冷,就在这时,眉心的火印酢热起来,笑天只觉像是一把火在燃烧他的灵魂,一滴滴汗水从头上流下,笑天咬紧牙关,尽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这怪病折磨了他十多年,十多年他都一次次的与之对抗。然而,这时,周边的寒气好似感受到热量,纷纷向着他眉心汇聚,笑天只感觉一会冷若寒冰,一会热似熔炉,不断的交替,所幸,这种感觉很快退去。笑天感受了一下身体,只感觉自从得了这怪病,第一次觉得这么开心,那从悬崖掉下的伤竟好了不少,再也不那般疼痛,看样子只要不了多久就能行动了吧!笑天心里想着。

        很快,一夜过去,清晨到来,笑天悠悠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吃了点果子,又静静的想起来“唉!父亲母亲一定很担心吧!”

        笑天就这样胡思乱想。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