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22章 谁的刀更快?(4)

第22章 谁的刀更快?(4)

        青年闻言笑了笑道“也对,朋友不是用来说的。”

        他顿了顿既而又道“我叫叶千秋”

        少年闻言神情第二次变了变,道“原来,你也是出了名的人!”

        青年闻言抱起一坛洒猛喝口中哈哈大笑“出名,出名!”

        客栈里面听闻叶千秋三字的早已神色大变,个个都议论纷纷起来。

        此时,青年一手抱酒,一路高喝也不理会少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客栈。

        他的身影孤独而寂寞,他的身影在黑夜消失不见。

        第廿六章华山之巅

        少年目送着青年离去,也不作声,甚至,连他那张脸上也不起丝毫表情,他的人就这么静静的而坐,然而,他的眼睛却早已看向漆黑,他的人仿佛也随着漆黑而变成了漆黑,另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这里的一切已经再也提不起他的兴趣,他就这么喝着酒上,大口大口的喝,然而,他的人早已化为漆黑飞向远方。

        远方是什么?

        是家!

        他的思绪早已随着夜色回到了家。

        一个人在外漂泊的时日多了都难免会想家的,他也不例外。

        因为他也是人!

        都说客栈是个无事不透风的地方,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的事情发生,仿佛在客栈中都能第一时间收到。

        少年静静而坐,手里拿着一坛酒时不时的喝了一口,眼神之中没有一点波澜,然而,自青年走后客栈里面修者们七口八舌的早已开始吵翻了天。

        只见一张八角桌子中,坐着七人。

        而此时,一个红衣老者看了看众人,一张老脸因激动而通红,只见他用一种颤抖着的声音激动的道:

        “老天,此人竟是浪子叶千秋,传闻此人在望月城无人不晓,无人不知,据说他一手冰魄神针出神入化,已然达到例不虚发的地步,出道至今奋斗三百余战未尝一败,素有一针断魂之称。”

        老者说完,便呆呆的看着青年离去的方向,眼神之中无限的敬畏。

        众人闻言,也都个个露出敬畏之色。

        对强者的敬畏。

        在这个人食人的世界里,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你是强者,那么,你便得到人们的敬畏。

        而这时,一个穿着道衣的道人站了起来,只见他一双小眼睛小心的往四周扫了扫,然后用一种低微之极的声音开口道来“听说,浪子叶千秋和莫家莫长空今晚将决战华于山之巅,一山不能容二虎,两大天才人物的对决,大家说说最终会是谁胜出呢?”

        那道人此话一出,顿时,人人的眼光者射向他,个个都露出无限期待之色。

        然而,只有一个人是例外的!

        是那一个少年。

        那少年听到此话,非但没有半分期待之间,而且他的眉头居然紧邹,眼中闪烁不定,不知道眼中之意何解。

        而这时,少年仰头大喝了一口,又继续沉思了起来。

        而此时,那道人仿佛越说越兴奋,他本是一个胆小怕麻烦的人,但,此时,他越说声音也越大起来,只见他道“外面如今已经开起赌局来,你说,我们该买谁胜出呢?”

        此话一出,众人眼中发光。

        然而,那道人的声音刚落,一个赤露上身的大汉将手中的酒壶重重的咂在地上,一只若大手掌拍在自已的胸口上,大声说道“既然大家对这一战如此兴趣,那就让老牛我来开一场赌,我敢赌那莫长空胜,只要有人押那叶千秋的,老牛我以一赔十,而且大小通吃!在场的朋友觉得如何?”

        此人的话刚落,人人的眼睛闪烁不定!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长须老者站了起来,此人一双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用一种沙哑的声音道:

        “以老朽看来,此战必然是那莫家天才大胜无疑,大家都知道莫家这些年在望月城之中究竟代表着的是怎么样的一股力量,莫家天才无疑也是修者中百年难得一见的鬼才,而再加上莫家那可怕的资源培养,修为早已可怕之极,所以,这一战莫长空必胜!”

        老者的话无不道理!

        然而,这时,那先前的红衣老者却是开口了,他道“老夫相信一定是叶公子胜,叶公子的修为早已通天,你们想想,叶公子有没有败过?”

        红衣老者也是言之有理!

        此时,众人也点了点会。

        一时之间,众人喧哗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客栈门前来了一群人,这一群有七八人之多,可最引人注目的是为首一个青年,青年英俊不凡,脸上挂着丝丝高傲的冷笑,他目不斜视的走进客栈。

        走进客栈,青年眼睛扫了一扫四周,眼见客栈中此时已然满坐,不由眉头微邹!

        而此刻,跟随他而来的其中两个大汉已然走到一张桌子前,只见他们脸上恶气冲天,仿佛随时都有食人的行动!

        只见这张桌子上坐着的是三个年纪不一的修者,他们看着两人的到来,仿佛已感觉到来人的不凡,眼睛之中都充满担忧。

        只有弱者才会怕事!

        无疑,他们都是艰苦修行的小修者。

        而这时,那英俊青年向那两名大汉打了个眼色,好像是要他们不要生事。

        两个大汉仿佛已会意,只见他们自乾坤袋中取出约有一百的下品灵石,随随便便的丢在桌子中,高声说道:

        “我们少爷要喝酒,你们离去!”

        而那三个修者闻言当然也不敢多说,脸上冷汗连连,拿起灵石,匆匆离去。

        那两名大汉眼看那三个修者识相离去,嘴中冷哼一声,然后又高声喊道“小二的,把这打扫干净,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菜,酒中有半点掺假便拆了楼,菜中咸一丝,就斩尔双手。”

        狂妄!

        这大汉的声音狂妄之极。

        一时间,客栈又寂静无声,所有眼光者射向大汉,但却没有一个敢开口。

        而这时,一个小二连滚带爬的赶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就把桌子打扫干净,而后过了片刻才端上酒菜。

        这时,那青年才坐了下来,而跟随他而来的都一一站在他的背后,气派十足。  青年的身子坐下来,手中也不动筷,也不喝酒,只见他眉头又是一邹,自言自语的道“我感觉到他的气息了,想不到他来得比我还快,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青年的嘴角冷笑,眼睛在四周扫了一圈。

        被其眼光扫过的修者无不觉得低人一等的低下头来。

        那青年眼光经过一个角落的桌子上眯了眯,只见他目光所停留之处正是那独自一人喝酒的少年。

        少年好像没有感觉到青年的眼光,自顾自的大口大口的仰头猛喝。

        那青年盯着少年看了片刻才开口道来“这位朋友,可是见到一个先前在这张桌子喝酒的青年?”

        少年好像没有听闻青年说话,一言不发旁若无人喝着酒,没有一丝理会的意思。

        青年见状,眼睛里闪过一丝阴毒,再次开口说道“这位朋友,可见过先前在这张桌子喝酒的青年?”

        青年声音过了片刻,还是没有回音,眼睛之中不由更加寒冷,不过很快被他隐藏起来。

        而这时,先前的那两个大汉目光狠狠的望着少年高声说道“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我们少爷问你话呢!”

        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神情不变。

        那其中一个大汉见状,脸上气得通红“小子,得罪我莫家少爷,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说着便就要出手杀人,就在这时,那青年伸手摆了摆,好像示意他现在不要生事似的,可是眼底下杀机无穷。

        那少年听闻大汉的话,第一次有所表情,只见他的眼是冷的,他的脸是冷的,他的一切仿佛都是冷的。

        那大汉见青年如此,不甘的退了回来,眼神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少年见那大汉退去,眼神之中的寒光敛去,一如既往的又喝起酒来。

        客栈里面,听到大汉所说“莫家少爷”的,都脸色刷白,看向少年的目光都露出怪异的神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这时,青年缓缓站立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少年,脚下一动便失去了踪迹,显然是施展了某种绝世身法离去,而那跟随他的人眼光狠狠视了少年一眼,也一一身子一闪,跟随而去。

        那少年仍旧全然不在意,一口口的喝着酒,眼神之中闪烁不定,好像在决定一件重要事情似的。

        过了片刻,这少年才站起身来,猛的一口长喝,一口气饮尽了整整一大坛的烈酒,这才不急不忙的一瘸瘸往外走去。

        一步踏出,少年的身上升起可怕的气息,他的脸是苍白的,他的手也是苍白的,他的眼睛却是冷的,就连他的心也是冷的,他的身影充满死亡的气息!

        他这是走向亡吗?

        如果不是,为何他的身子如此的孤独?

        如果不是,为何他的眼睛也是死亡的?

        他一瘸一瘸的融入夜里,夜色一点一点的将他笼罩,他的身影消失在这黑暗中!

        这是一座高山,高山无限的高,直插云端,上面生长着葱葱绿绿的植物,如果有人站在这高山的顶端,往上向下望下就会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如今却有一个孤独的人影在这高山顶端静静而立,这个身影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死人,死人岂非本就不能动?这一个身影让人只看一眼这便会使人不自觉的想到将有大事发生似的。

        因为,他的身上满是死亡的气息!

        死亡将要来到人间么?

        没有人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个身影充满了不甘,无奈!

        是不甘死亡?

        还是对死亡的无奈?

        没有人知道。

        第廿七章莫长空VS叶千秋

        风!无情的风!

        云,迷一样的云。

        日,初日本绚丽。

        无情的风带来迷一样的云,遮住了初升之日,使人不觉进入迷茫之态。

        这是一个青年,青年长发乱飞,一张冷俊的脸庞迎着无情的风,一双漆黑的眼睛之中映着迷一样的云,被庶的初日之芒已照不到他心里的悲,只见他苍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的手里此时已抓着一只酒壶。

        一个人!

        一壶酒!

        一双伤感的眼睛。

        他就这么迎风而立,动也不动的站在这么高的山巅。

        一个人站在高处岂非也是孤独的?

        此时,他就像他脚下的这一座孤立的高峰一样孤独。

        然而,此山名为,华山!

        华山是望月城之中最高的山,曾经有无数高手决战之华山之巅,有的人在这里成名,有的人永远把名字留在了这里。

        之所以这里给修者们的感觉如此熟悉,是因为这里铸就了许多成功者,也埋骨了许多失败者。

        失败者的名字人们已渐渐淡忘了,成功者的名却永远也挥之不去。

        在这里,自古与来,败就是死!

        失败者与成功者无疑都经过了血汗的洗礼!

        没有汗,哪有成?

        没有血,哪来败?

        然而,人们永远忽略了败者!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今天,就是年轻一辈两位天才约战华山的日子!

        而这青年当然就是叶千秋,他早早就来到了这里,此时,他手上一翻,几根透着森森寒气的小针神奇的出现在他的手中,他轻轻的抚摸着小针好像是在抚摸着痴迷的恋人,眼睛露出迷离!

        仰头喝了一口酒,轻轻的用衣角擦了擦嘴角,他居然喃喃自语起来。

        “可惜不能光明正大的一战,倒是委屈了你了。”

        叶千秋痴迷的看着手中的小针,轻轻的抚摸着它,凝视着它,想着它,苦笑地自语“不知远方是不是有去彩!”

        远方?

        云彩?

        是谁在远方?

        是谁的云彩?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孤独与无奈。

        此时,他一动不动!

        他的手没有动,他的脸也没有动,他的眼神更加没有动。

        他仿佛一个木雕泥塑,就这么站着怔怔发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是永恒?

        还是刹那?

        突然,一阵风吹来,那风仿佛带来无尽的愁丝,刮起叶千秋的衣袂!

        风,是冷风!

        无情的风。

        然而,一道身影自风而来,以狂风之势,拨开云层,身披初日之芒,化身为天之骄子而来。

        一个青年不知何时已站立华山之巅。

        他的人未到时,杀气已将至!

        他一脸苍白,苍白得阴气森森,双眼之中杀气无限,神态间却高高在上。

        这青年竟是从客栈出来的那高傲青年。

        无疑,他就是年轻一辈的天才,莫家莫长空!

        只见他眼神之中充满了居高凌下的味道,他以一双伏视众生之眼,迎向叶千秋。

        莫长空轻蔑的目光不屑的看着叶千秋,仿佛一只大象看着一只娄蚁!

        然而,叶千秋的眼睛没有一丝色彩,他的声音之中更没有一丝感情,只是静静的道:

        “你来了?”

        声音之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仿佛一个看透世俗将近幕年的老人,另人只听他的声音便会使人觉得这是一个看透生与死的人!

        那莫长空闻言,轻笑,轻蔑一笑。

        “不错,我来了。”

        叶千秋也笑了。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凄笑,笑得那么苦涩,那么悲伤。

        叶千秋笑完,双眼突然一冷,冷冷的道:

        “如果不是你们莫家如此的卑鄙,如果不是你们拿我的家人要挟,你会死得很惨!”

        那莫长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煞气,他的脸上扭曲,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叶千秋。

        “叶千秋,这是你自找的,你拿什么与我斗?你以为你比我强?我以为那次我真的败了给你?”

        他的话语使他的脸上终于又升起一股高傲之色。

        比这高山更高,比这高山更傲。

        莫长空又笑道:

        “你错了,叶千秋,你错了,即使你比我强,你能强得过我莫家?”

        叶千秋的脸上闪过黯然之色,过了片刻才又用一种讥讽的眼睛看着莫长突,笑道“的确,我没有你莫家这样的背景。”

        莫长空闻言一脸的高傲,嘴角升起一道不屑。

        “有些人天生就高贵,有些人天生就是卑微。”

        叶千秋仰头又喝了口酒,他的眼睛看向远方。

        “我没有靠什么,我独自一个人修练至今,难道这也有错吗?你们莫家为何非如此苦苦相?”

        他好像自言自语。

        语音之中充满了无奈,充满了无力。

        是对命运的无奈?

        还是对世情的无力?

        没有人知道!

        莫长空闻言嘴角翘起,他的眼睛神彩炯炯,声音充满高高在上的力量,道“有些人天生就是一些人的踏脚石,而你注定就是我的踏脚石,明白吗?”

        叶千秋眼神空洞,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那是不是对命运的不解?

        叶千秋眼神哀伤,仿佛黄昏里的落叶。

        “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吗?”

        “怪只怪你太耀眼了,耀眼到只能当我的踏脚石,因为,我天生高贵,明白不?下辈子学聪明点,做人要低调!”

        那莫长空哈哈大笑道。

        他的笑声狂妄之极。

        这种笑声听在人的耳里是如此的另人讨厌。

        笑声传来,叶千秋终于回过神来,只见此时的他冷静无比,眼神之中也再没有半点感情。

        “你们说过,只要我输,你们就不会动我的家人是不是?”

        “不错,你注定是我莫长空的踏脚石,只要你好好配合,把戏演真,我会守信的,现在,人可以放心地去死吧!”

        只听死字一出,莫长空长发在空中飘荡,一双眼睛锐利无比,只见他双手合十,口中念诀。

        “金乌变,太初之芒,大日横空!”

        只见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隐隐间从他头顶出现一个太阳,细细一看竟是一只三足金乌在其中偏偏起舞。

        刹时间,周围温度开始急剧上升,一丝丝太阳金炎在空气中祢漫。

        那是太初之光,太阳金炎,只见莫长空伸手一指而出,他头顶的三足金乌展翅疾射而去。

        叶千秋见状,二话不说,一拂衣袖,口中念道“冰魄神针,一眼万年!”

        只见随着他声音一道细线射出,真的好似一眼万年似的,快,无限的快,时间好像停止,好似过去很久,好似一眨眼。

        这一刻,仿佛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一道细线带着一股凌厉的穿透力向那金乌疾驰而去。

        一声声轰轰炸响,只见两股力量对持空中,引得一阵阵狂风乱刮。

        那两股力量是冰与火,一种极热一种极寒两种力量相对产生出了强烈的风力,只见四面的石头被狂风刮起,莫长空与叶千秋两人相既一退再退。

        狂风静,沙尘散,两人不约而同的刹住身子,双眼交碰,在空中擦出火花。

        过了片刻,那莫长空眼中闪过寒芒,一手点眉心,口中念念有词“金乌变,万法皆静,十日横空!”

        只见十个太阳在他头上升起,周围的温度比刚才高了无数倍,一股恐怖的热量仿佛要煮天梵地溢出,一切都变得静止了,除了热量仿佛这世间只剩下毁灭!莫长空双眼阴寒,一手指向叶千秋,只见那恐怖的十日疾射向叶千秋。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