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50章 我只吓一种小孩

第50章 我只吓一种小孩

        夜,月光如水,村,叶家村!

        然而,叶家村此时已耸立起几十坐坟墓,坟,是新坟,新建的坟墓,静,死一般的寂静,夜已深,夜风森森,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时间,这里没有一个人影,有的也是死人,埋在地下的人!

        但就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时间,却静立着这样的一个人!

        怎样的一个人?

        他毛发飘飘,他衣袂飘飘,他眼光如地狱里的魔鬼,他的身上寒气森森!

        这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为何他会在这里?如果是鬼,为何他却有着影子?

        鬼是没影子的!

        的确,他是人,而且是活生生的人,此时,他的身子把他的影子踏在脚下,他的身影孤独而伤感,这时,他凭空拿出一个酒壶,仰头狂灌,他的眼睛迷离了,月光洒落在他那一丝丝黑中带白的头发上,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他醉了,他的眼光仿佛深入了地下,又好似看向了远方,几十具尸体就埋在这地下,他好似看到那日出而耕,月上而栖的那种无忧无的生活,一阵风吹来,散了,那一道道影子被吹散,一道道笑脸仿佛永久的被那沙尘埋在了地下。

        他的眼光收回,深深叹息一声。

        忽然,一个凄凉哭声从风中传来,忽隐忽现,忽远忽近。

        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哪里传的哭泣声呢?

        他慢慢地抬起头,一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眼光在这黑暗之中搜索,搜索那声音的源头。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哭声不停,渐来渐近,渐来渐清,轻轻的哭泣声在这静静的夜里变得如此的清晰!

        然而,这时,他已看到一个身影在月光下朦胧接近,这身影一身白衣,一头秀发,那身影是如此的柔软脆弱,仿佛是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仿佛是微风吹动的柳枝,仿佛一股画意散发人间!

        她的身上有一种怡静,一种酸楚,只看一眼便让人升起怜惜之心!

        她好像飘渺而来,她仿佛一阵清风!

        目光如电!

        眼光如水。

        两双眼光相对凝视,月光洒下。

        一个冷漠铁脸的表情。

        一个楚楚动人的表情。

        冷漠铁脸的人像是不倒的魔神,不倒的魔神是谁?

        是笑天!

        楚楚动人的是画中人,画中人是谁?

        是画绝!

        微风它轻轻地吹,草儿它轻轻地摇,月光轻轻洒下,他看着她,一言不发,他好像永远不会率先发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她轻轻的哭泣,神情凄美。

        她在哭,他盯着她看,画面仿佛永远定格,但画面不可能定格!

        这时,她轻轻的擦拭泪眼,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笑天,抽泣着道: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在这儿。”

        笑天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他这才用一种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语道:

        “你为什么在这儿?”

        画绝闻言,又放声大哭起来!

        笑天静静地站立,仿佛在等着她的回答!

        这个人居然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面对如此美人的哭泣,这个人的心居然仍能保持铁石一般硬。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是眼泪流干了几遍,画绝才又楚楚可怜的看着笑天,眼睛之中充满抱怨,她道:

        “我父亲哥哥他们都被莫家抓了,现在生死未卜,求你了,救救他们,求求你了!”

        画绝一脸无助的盯着笑天,眼中闪过一丝希冀!

        笑天眼底一丝血红闪过,一丝狂乱在眼底闪过!

        莫家,莫家这两个字仿佛是他的禁忌!

        他就这么站着,一股杀气却是狂猛溢出,草儿弯下了腰,月光也好似避开。

        过了许久,他调整了一下心态才冷冷的,道:

        “莫家,莫家将灭!”

        淡淡的一句,但那其中的杀机却是无限度的言表而出!

        画绝那汪汪双眼中一时之间射出无限希望的光彩,道:

        “你真的能把我父亲他们救出来吗?”

        笑天的眼睛一道寒芒闪过,他道:

        “你父亲他们怎么会让莫家的人抓走的?”

        画绝一双美丽的眼睛之中顿时充满悲伤之意,她道:

        “只因为,那十里亭之战,那一战所有见过你而不死的人都难逃莫家的魔抓。”

        笑天不动,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画绝,过了许久许久才转过头来。

        笑天不语,他的脚步已抬起,一瘸一瘸的往前走,他带着伤感一步步的走了!

        画绝也跟着他走。

        他们慢慢的消失夜中。

        一个闹市中,笑天一瘸瘸的往前走,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绝,画绝紧跟着他的身边。

        他一言不发,她一脸好奇,时不时的看向他那苍白的脸!

        前面是一个卖冰糠葫芦的小摊,一个老公公买了几串,他的身边有两个可爱的小孩儿,他一脸慈祥的分给了两个小孩,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小男孩分得少,小女孩分得多,男孩不服气了,便追着小女孩吵着要抢!

        小女孩当然就跑,一个追一个跑,小女孩就跪到了画绝的身后,揪着画绝的衣裳,甜美可人的道:

        “姐姐,姐姐,你好漂亮喔,有个坏人要追我呢,还要抢我的糖糖!”

        小男孩追了过来了,闻言,看了看笑天,用一种男子汉的气概,道:

        “哥哥,哥哥,我们都是男人,男人怎么能吃女人的亏,哥哥帮我抢她的糖糖好不好?”

        小孩子总是天真无邪的,只要是人都会忍不住生出怜爱之心,但笑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光仿佛空洞。

        可有人却早已露出怜爱之色,只见画绝这一路没有笑容的脸上已挂着一丝美美的笑容,她甜美的笑道:

        “你们都别抢啦!姐姐给你们买更多的糖好不好!”

        两个小孩闻言眼中放光,口中当然连叫好。

        这时,画绝又买了好几串冰糠葫芦分给了这一对小孩,两个小孩再也不闹了,甜甜的吃着糠,缠着要姐姐抱哥哥抱的。

        画绝的眼中咪成了一道月亮,伸手就要去抱那小女孩。

        那老公公一脸慈祥呵呵直笑!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红光闪过!

        红是血色的红,光是刀光的光。

        刀是笑天的刀,那把绝世无双的刀,刀既出,是不是代表着又有人要死?

        一道红光闪过,一道红光消失,刀出刀收,看不见的刀,可怕的刀!

        没有血流,这一次刀出竟没有血流。

        小女孩摔倒在地,叫疼不已,突然的变化让两个小孩受惊不已,哇哇大哭!

        那老公公更是急忙跑了过来,眼神之中闪过紧张。

        这时,画绝一脸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她看着笑天,用一种怒音,道“一刀两断头点地,传言刀出人亡,想不到你的刀有时也不只是用来杀人的!”

        笑天的眼睛冰冷,他淡淡的道:

        “那我的刀还能做什么?”

        画绝道“你的刀原来也能用来吓小孩!”

        笑天的眼睛寒光一闪,冷冰冰的道:

        “我只吓一种小孩。”

        画绝瞪大可爱的双眼,道:

        “什么小孩?”

        笑天口中更冷,他一字一字的道:

        “杀人的小孩。”

        画绝不解,小孩子怎么会杀人?

        这时,画绝才又回过头来看了看那两个小孩,这一看,画绝呆了。

        她从未想到过两个小孩子居然有这样的眼神!

        只见两个小孩用两双极度怨恨的眼光看着笑天,口中咬牙切齿。

        然而,这时,那一直笑的老公公脸上一变,眼中咪起,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谁知笑天却用一种奇绝的话语回答了他。

        笑天看了看那两个小孩,又看了看他,道:

        “两个小孩子身上竟没有乾坤袋!”

        老头更加迷惑不解,道:

        “两个凡人小孩,没有乾坤袋不合理?”

        笑天道:

        “只因他们太平凡才显得不平凡!凡人小孩的呼吸竟那般悠长?跑了那么久竟没有一点气喘脸红的反应?”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