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69章 伤心欲绝

第69章 伤心欲绝

        笑天一手执刀,他的人已以闪电之速向莫忌而去,只一闪,他巨大的身子便已跨近莫忌面前,笑天的眼睛闪过残酷之色,口中猛的呼出一口气,然后,他的中的刀已然挥出。

        是红!

        血红,红如死亡!

        死亡?

        是谁的死亡?

        莫忌此时正双手掩眼,痛苦尖嚎,此时,他已然看不清一切事物,他当然也看不见那一道死亡的光!

        笑天手中的刀以六十五匹马力的力量瞬间自漆黑之中划过。

        啊啊啊莫忌的脸上已扭曲,他的脸色惨白如死灰,然而,刀已进入他的腰间,他只感身体传来一股冰凉之意,然后,一股痛苦就升起,紧接,他的肝与肠子被切断,血喷射而出,他的生命力也瞬间逝去1500点,此时,他离死已不远。

        莫忌的脸上已露出惊恐,这时,他已忘了痛,他已渐渐后悔,后悔不该与一个不是人的人为敌。

        “朋友,手下留情!”

        莫忌的话中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的,然而,笑天手中的刀深入莫忌腰间一半时就收回,然后,他巨大的身子不减,去势之猛另人胆寒,只见他一声疯狂大吼,四米高的身子已瞬间撞在莫忌的身上,然后莫忌就听到笑天的回答了。

        “对不起,你是姓莫的!”

        笑天的话语之中冰冷而坚定,他的话就好像是诸魔的审判。

        轰轰轰此时,笑天的身子就好似是世间最恐怖的武器,巨大而充满坚韧的身体瞬间撞在莫忌的身上,这一撞击之力几乎达到六十多匹马力有余。

        炸响声暴起,莫忌的人就四分五裂,只见他的生命力瞬间负一,他的脸上仍扭曲不信,但他的人却已死。

        死人不管信不信已经变得不重要,人死万事空!

        他死得是那么直接,莫忌死得就像是烟花绽放是那样灿烂,他的身体之上五脏四散,血喷八方!

        这就此时,笑天的人已倒下去,他的人倒下去之时,他的身子已化小,他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此时,他的身体已然没有一分力气!

        她还在他的背上,画绝一双眼睛露出惊吓之色,她实在被吓坏了,莫忌的死状实在太恐怖了。

        莫忌死得恐怖,但,空之境五层强者的精气无疑也是恐怖的,此时,笑天已闭上眼睛,生之芒之术自他的身上施展而出,莫忌的残肢之中开始升起红雾,一丝丝充满生机脖脖的精气化为光线般钻进笑天的身子,他的生命力以恐怖的速度回复之中。

        生之芒无愧变态之极,若是没有这生之芒之术,笑天如今只怕不知死了多少次,然而,只过了片刻,笑天的眼睛闪闪精光,他长身而起,看着一脸惊讶的小画,然后才抬起脚步向前走去。

        “走,此地不可久留!”

        小画紧紧的跟着笑天,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笑天。

        笑天一直走,他的脚步没有一丝停留,然而,这黑暗仿佛没有尽头,只是,他的脚步却好似永远也不会停下,他一瘸一瘸的走,走向死亡,走向漆黑,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

        但,他永远不会倒下!

        黑,依然黑,他的身影黑,他的手却是苍白,苍白的手,血红的刀!

        他的身子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去,他的腰子永远那么笔直,他的神情永远那么冰冷,仿佛严寒里的冰与雪!

        黑,这世界任何东西永远都是有限的,所以,这里的黑只不过长了一些,他的脚步已踏出大殿之外。

        黑还是黑,但这黑已经不再是那黑!他的眼睛已恢复了视线,他的眼光如电,他的毛发飘起,他的手中青筋暴起,他的刀瞬间挥出,刀出刀再出,红,又是红,满天的红!

        一声可怕的炸响声响起,沙尘起,轰轰轰,他的身后的大殿不再,一座若大的大殿居然倒塌。

        他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她的眼睛,他的手握着她的手,一丝丝能量从他的手中传入了她的手,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小画本来就已受伤,但,此时,她却能感动一阵生机涌向她的身体,这一股生机温暖如春。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一双美丽的眼睛已闭上,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一阵凉风吹来,她的脸色更加红了,仿佛是春天的红苹果,可爱之极。

        他注视着她,他的眼神一时走神。

        她的睫轻轻的动了动,她的眉间邹了邹,她轻轻的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睛水汪汪,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他好像感觉到她的眼光投来,他瞬间回过神来,他那苍白的脸一时红了,一丝潮红在他的脸上升起。

        但她没有看到,他的脸已别向了别处,他轻轻的咳了一声,脸上变得又僵又硬,眼睛冰冷,他的声音更冰冷,道:

        “醒了?”

        她仿佛已经习惯他的这种表情,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调皮,吐了吐舌头道:

        “你不是看见我醒了吗?干吗一直盯着我看,在想什么呢?”

        他的脸更红了,但他的话语却是更冷了,冷冷道:

        “我在看你是不是装睡!”

        她感觉到他那冷冰冰的话语,居然也没有生气,伸了伸舌头,哦了一声,不再话语。

        他没有等她再说话,他的声音又响起:

        “没事了,走!”

        他的脚步已抬起,他一边走,一边从乾坤袋之中拿出一粒粒的灵丹,他吃了一粒又一粒,他那苍白的脸好像好了许多,身体之上的伤痕也在修复之中。

        她已经走到他的身旁,她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好看。

        他仿佛感觉到了,他的声音又响起:

        “怎么了?”他的声音依然冰冷。

        她闻言眉头邹起,口中有些伤悲的道:

        “不知道,突然觉得很难过,一种撕心的痛!好想哭!”

        她的眼泪已流出,她的眼泪好冷好冷!

        他的眼中充满不解,他好像并没有伤害她,也没有得罪她,她怎么就落泪了呢?

        他只觉得他太不了解女人了!

        的确,他不了解女人!

        他只感觉女人实在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动物!

        他沉默了!他只好沉默。

        她的泪水越来越大了,仿佛是决堤的洪水!

        走着走着,他的脚步终于忍不住已站定,他一动不动,然后他的眼睛之中居然露出担忧之色的看着她。

        她也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睛在漆黑之中闪动着滚滚泪珠,笑天突然发现漆黑非但不能藏住她的眼泪,更不能埋藏她那颗柔软的心。

        她知道他看着她,她突然开口了“我没事的,走吧!”

        他看着她,过了许久才道:“真的?”

        “嗯”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也点了点头,他的脚步又响起,他已不再去想她为什么落泪,对再想不通的事他从来不去想。

        她的脚步也响起,她的泪水还在流,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也不知道她的眼泪为何就忍不住往下流。

        她为什么莫铭其妙的落泪?

        他不知道,此时,他一瘸一瘸的往前走。

        夜已深,已很深,他的脚步更深,那一声一声的的脚步声是如此的沉稳有力,一阵凉风吹来,他那黑中带着丝丝银白的毛发飘起,他的眼光望向前方,那苍白的手握紧,握紧那把血红的刀!

        此时,他的脚步已停下,他为何会停下?

        因为,他的眼前又是一座大殿,又是一座庞然大物,一丝丝仿佛葬场的气息扩散,死气,尸气,杀气,仿佛无所不在。

        他的眼睛眯起,大殿的门依然是开着,一丝丝白烟自那大殿内飘出,给人的感觉却是充满神秘,可怕,危险!

        然而,来到这里时,她的眼泪流得更急,暴雨般的流下。

        他看了看她,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奇怪之色,过了许久,他的眼神又看向了那大殿,那眼神冰冷,血红,那好似是来自地狱魔鬼般的眼神,坚定而可怕。

        他没有再停留,他的脚步一点点的踏进了那神秘的大殿,她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一丝丝白烟扑脸,那一丝丝带着死亡气息的白烟冰冷得另人忍不住打冷颤,笑天的眼皮跳了跳,神情开始凝重,这是什么样的地方?

        白烟无处不在,无所不在的坟墓!一根根白骨,一具具死尸被钉在十字木板上,死状可怕之极,一枝枝白色的花朵盛开遍地,给人一种仿佛置身远古死亡战场之中。

        这到底是葬场还是大殿,没有人能说得清!

        但却有一个名字把它表达葬花殿!

        笑天的脸又冰冷了,紧接,他依然一瘸一瘸的往前走。

        就在这时,他那仿佛永远也没有变化的脸色却是变了,他的眼睛露出惊恐之色,双瞳无限收缩。

        看到前面的东西只一瞬间,他的脚步就已停下。

        笑天一停下来,她的身子撞在他的身子之上,然而,她却急急的想伸出头来,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要她一定要看向前方,前方仿佛对她非常的重要,她的头伸出了,但,他那高大的身影却是又挡住了她,她的手用力去推他的身,然而,他的身子却仍一动不动,他道:

        “不要看。”

        小画“为什么?”

        笑天“没有为什么!”

        小画“但我非常想看。”

        笑天沉默,过了许久他才道“你确定?”

        小画“嗯。”

        笑天静静的看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他的身子轻轻的挪开。

        她的眼光刚看向前方之时,一瞬间,她的神情也如笑天刚看到的东西一样惊恐怖,但,这惊恐之中却多了一份悲痛。

        她的神情定格了,她一瞬间不能动弹了!

        前面究竟是什么?是什么另他们如此惊恐?

        她的身子仿佛一下没有了灵魂,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三具尸体,三具被钉在十字木板之上的尸体,死状凄惨之极!然而,看到这三具尸体的时候,她的心空了,碎了,累了,痛了,伤了她的泪水不断流下,她一言不发,失去灵魂的空壳一步一步的走近那三具尸体,她那弱不禁风的身子猛的跪下,她的口中痛哭,不断的哭“父亲!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老天为何要夺走他的父亲?

        她的泪水好冷好冷,她的哭声好凉好凉!

        “哥哥,哥哥!怎么会,怎么会?”

        她的脸色好白好白,她的身子好软好软!

        “大伯,大伯!”

        三具尸体眼睛瞪得大大,尸身之上仍有血,血已流干,泪却没干!

        她已六神无主,她能怎么办?怎么办?只有流泪,流出来的泪竟是止不住的,唯有等它流干。

        那是她的父亲,那是她的哥哥,那是她的大伯,死了,全死了,她怎么能不伤心欲绝,她怎么能不哭!

        泪水未干时,她的声先哭哑了,泪水未干时,她的人就先干了,她还有什么?她的亲人全都离开了她,她还剩下什么?笑天看着这一个纤弱的女孩,他的眼睛之中不禁已闪着泪珠。

        泪未流干时,她的身子就已倒下去了,泪未流干时,她的人就晕了。

        她的人晕迷之时,她的泪水仍在流,她的人醒了泪水还流,晕了又醒,醒了又晕,她的泪水流也流不干!

        笑天一直看着她,他不能为她做什么!

        能做什么?

        笑天的眼睛里只有血红,他的手死命的握紧!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