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117章 雪夜杀气

第117章 雪夜杀气

        无数眼光在那三号包厢上扫视,突然,那一个包厢的灯火一暗,所有人的眉头一邹,无数颗心一下提了起来。

        但,不过多久,只那么十几息的时间,那一个包厢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全身包裹在黑暗里的人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提着一个乾坤袋,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拍卖台上。

        冷语知道,这个拍卖场有一个规矩一手交钱,一手拿货!

        冷语的身子静静立在那拍卖台上,手中的乾坤袋一阵光芒升起。

        呼呼呼.一道刺眼光芒升起,无数灵石哗哗而出,整整堆成了一坐小山。

        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灵石?

        那整整十万颗灵石!

        那当然是笑天的灵石,笑天自身乾坤袋内的灵石!冷语怎么可能取得到笑天的灵石呢?是那一刻,笑天拿出那五百颗灵石的一刻,那时,他用尽全身的空之法力才解开了乾坤袋的禁制,是以,那乾坤袋上一直没有禁制,所以,小灵取的可说是一点也不难!

        一件本就很简单的事,只不过被说起来便复杂了!冷语的声音冷冷响起:“我可以带走属于我的东西了吗?”

        这声音一出,所有人的心中呼了一口气,因为,他们都认得这声音,这莫不是竞价时的那一道声音?

        然而,所有人的心中冷笑,杀机在瞬息间暴起,一双双刺眼的眼光死死的的盯着冷语。

        这时,胖子用一双发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一座堆成小山的灵石,他的眼光居然比灵石发出来的光更加亮,他的表情仿佛在那一刹那竟呆了,过了许久许久他的微笑才又在脸上堆起,他满意的点了点,大笑着,笑声之中仍充满和蔼,道:“可以!”

        冷语小心的收起那一个闪闪发光灵气十足的果子,他的动作非常小心,然而,他居然没有认真查看,更没有迟疑,居然连一丝表情表情也没有,只一瘸一瘸的走向前方,一步一步的住包厢返回。

        他走的不快,也不慢,就这么不慢不快的走着,前腿先跨一步,后腿才一点一点的拖上去,看起来果然是个瘸子。

        所有包厢内的眼光死死盯着那一身黑袍的人走进了包厢内,所有人都冷笑,听过笑天之名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瘸子,所以,所有人都认为那一瘸瘸的冷语是他无疑了。

        黑,漆黑,仿佛死亡的气息将要在这一个夜里散发!冷语轻轻的将那一品香放在聋子的身上,深深的将聋子拥在怀里了许久,眼中又在那一个角落之中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往那楼下走去!

        夜,死一般的寂静。

        聋子静静而立,一动不能动。

        然而,他的心却是焦急得要命,他的心一片无力,他开始恨自己,恨自己为何这般脆弱,恨自己为何这般无用!

        那一刻,他眼睁睁的看着哥哥的身影决然的在那黑暗中消失!

        那一刻,他恨,他深深的怨恨自己,他恨自己只能站在这里,站在这里默默的祈求,祈求上天!

        他是一个聋子,但,他不是一个傻子,他知道,哥哥此时必定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他的眼中泪水已流下,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的世界一片静悄悄,他的心却崩溃了。

        他的脸色苍白无比,他从来没有过这一刻般的害怕!

        他害怕!

        害怕这世界的黑暗,害怕这世界的寂静!

        然而,这时,笑天口中狂吼,眼睛血红,眉间的火炎印记一闪一闪,可怕的痛楚在折磨着他,他的身子倦缩在那黑暗之处,他的口中狂喘,呼呼呼.他那苍白的脸上更加苍白了,吼吼吼.他制不住的一声。

        痛苦进行时!

        两个人同时在一个黑暗的房间内承受着世人为所不知的痛!

        而两个人都是残疾的人,一个瘸子,一个聋子,瘸子的痛,痛在灵魂,聋子的痛,痛在心灵。

        时间过得很慢!

        只有忍受痛楚的人才理解时间过得究竟有多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痛苦的人却仿佛度过了无数个春秋。

        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笑天的眼睛一下精亮,眉间的火炎印记消失了,人头骨印记出现了!

        他的眼睛之中暴闪出可怕的光芒!

        苍白的脸,苍白的手!

        这时,笑天终于慢慢的站了起来!眉间透着疲倦之色,一双眼睛慢慢的移向了一动不动的聋子!

        黑夜中,笑天那苍白的手抬起,一挥,一道光芒闪过,聋子的身子一下恢复。

        然而,聋子疯狂了,他的眼中流泪,他的口中:“啊啊啊!”

        聋子仿佛失去了意识,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他的哥哥,只见他眼睛血红,就要冲向楼下而去!突然,笑天的身子一闪,一只手已然搭在他的肩上,笑天的眼中血红的看着他,喝道:“冷静点!”

        聋子狠狠的盯着他,狂喝道:“放开我,放开我!”

        笑天的眼睛刺破了漆黑,冷冷道:“如果他有事,必将有一场腥风血雨,相信我!”

        他虽然在痛苦之中度过,但,一切事情逃不过他的眼睛!

        冷语所做的一争当然也逃不过他的双眼!

        聋子听不见,当然,黑暗中,他更看不见!

        他看不见笑天说的话,他的口中只是狂喝:“放开我,放开我!”

        笑天的口中更加冰冷了,道:“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冷静点!你就这么冲下去有用吗?”

        他听不见,他看不见,他只有疯,像一只疯狂的野狼!

        怒火可以将一切理智梵摧!

        冲动也是一种鬼魔鬼!

        笑天的眼中一眯,忍不住道:“难道….”

        他终于确定,他是一个聋子!

        对一个聋子说再多的话也是白话,所以,笑天不再费话。

        他带着他,身子一闪,消失在这黑夜之中!

        走出了奇珍殿,笑天的身子穿过黑暗,走在一条夜街中。

        然而,聋子,此时终于静了下来,但,他从没有这一刻的那么渴望力量,他知道,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救哥哥,所以,他必须静下来!

        但,他的心却是狂乱如麻,他急切,他急切的见到哥哥,哥哥的笑脸,哥哥的温和,哥哥的一切一切在脑中闪过!

        笑天的身子突然停下,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他的身子弯下,手中抓起一把白雪,深深的闻了一下,眼中露出寒芒,眼中冰冷,比这冰冷的雪还冷!

        静,寂静!死亡的气息在漫延。

        然而,这时,聋子终于忍不住了,急切的道“怎么了?”

        笑天的身子站得笔直,静静的看着聋子,一双眼睛寒芒闪闪,一字一字的道:“有血迹。”

        聋子听不见,但,这一次,他看见了,他看得清笑天口中说什么,聋子的脸上更加苍白了,连喘息也已失常,一双眼睛更红了,声音沙哑的,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一定不是的,这一定不是哥哥的!”

        笑天脸上露出冷酷的笑!

        的确,他又笑了。

        这又是怎样的笑?

        是死亡的笑?

        笑天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沉声一喝:“走!”

        语落,笑天的身子仿佛夜中的精灵,穿越了夜空。

        踏雪无痕,一道身影带着一道身影在雪夜之中飞驰,仿佛一只幽灵行走在人世间!

        突然,笑天的眉头一邹,一下急刹住身子,一动不动!

        一阵寒风将他那一丝丝苍白的毛发吹起!

        聋子:“怎么了?”

        笑天口中一冷,眼睛一寒:“有杀气!”

        聋子听不见,这一次他看不见!他看不见笑天的口形,但,他看见了一道光。

        就在此时,一道寒光闪过,一个黑色的身影自雪地之中飞起,紧接着,一把剑以万钧之势刺来。

        一瞬间,光芒大放,照亮整个黑夜!

        这时,笑天的眼睛却是被刺眼的光刺得睁不开眼睛,他的双眼紧闭!

        剑光一闪,寒芒已达!

        这时死亡一剑!

        死亡在瞬息间临近。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红光闪过!

        那是什么?

        那是一道什么样的光?是魔鬼般的光,是死亡的光。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道血红之光究竟有多么可怕!

        是刀光!

        就在生死一刻间,笑天的刀已出,刹那间,剑光消失,绚烂的剑光归于暗淡,没有惨叫,刀光过处,人的惨叫竟来不及发出,一道黑影居然自聋子睁大的眼睛之中断成两截。

        夜,冰冷的夜,流出来的血居然也是冷的,雪花自地上飞飘而起,然而,人已死,血花染红了雪花!

        聋子只觉一切好似梦幻,生命就仿佛流水,只在那么一瞬间,死亡也往往都在一瞬间!聋子深深的感到自身的渺小,内心深处却是深深的不甘,一直平凡的人总是渴望能超凡,只因为这个世界唯有用凡才能有力的说话的。

        若他能有那种神乎其神的本事,还有谁能欺负他?然而,他不但聋,而且竟天生不能修练,上天仿佛注定了他这一生的平凡,注定要让他受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8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