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125章 紫色死亡曲

第125章 紫色死亡曲

        笑天的脸上露出挣扎,他的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座不大的****,然而,他的头慢慢的垂了下来,凝视着他自己的手,竟一动也不动!

        笑天不动,聋子当然也不动!

        他们不动,老婆婆却是动了。

        老婆婆满面生意人的笑容,她突然伸出一只枯手,手已向笑天的手拉去,老人的脸虽不好看,但她的脸上却满是客气的笑容,看来一副经典的拉皮条架势!

        但,老婆婆不知道她拉的是他那苍白的手,是那只握刀的手!没有人能够动他这一只手!

        笑天的眼睛凝视着他自己的手,老婆婆伸手来他那只手的时候,笑天的眼睛竟闪过一道寒芒,的手中下意识的魔气一发!

        嗖嗖嗖,冰寒的杀气自笑天的手中发出。

        老婆婆跌倒在地,叫痛不已!眼中埋怨之极的看着眼前的人!

        然而,笑天脸上没有表情,竟连看也没有看老婆婆一眼,他的脸上竟也已没有了挣扎,他已决定进入这一个充满污气的地方!

        既然免不了要进去,那么,何必自找烦恼?

        他一旦决定了一件事,那么,他一定会做那件事!

        所以,他的脚步已经走进了这一个红粉之地!他一抬步,聋子当然也抬步!

        这是一个另许多人向往的地方,这是一个快乐的地方!但,这绝非是他的向往,也绝非是他的快乐!

        笑天的眼中在这个地方扫视,眼神之中露出深深的讨厌恶之意!

        楼上楼下只两层,楼下摆着几张木桌,有酒,有人!

        酒是美酒,人是美人!

        欢乐的地方当然有****的人!

        一个个穿着溥溥轻罗溥衫脸上涂满了俗粉的女人,她们的脸上浓妆,浓浓的粉妆将她们她真正的脸面掩藏!

        这岂非也是她们的面具?

        女人们欢笑,笑声很甜!

        当然,她们本就是卖笑的,所以她们的笑也必须很甜!

        这里并不大,只摆六七张桌子,六七张桌子之中已坐着不少****的人!

        美女相陪,美酒当前,这莫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期愁来明日忧!

        到来这里的人早已忘记了平日里的忧愁!

        但,这里却有着一个奇怪的人,那是一个少年,少年白衣,脸庞冷俊。

        少年的身旁有一个美人!美人带笑相陪!

        美人斟酒,少年喝酒!

        少年的脸仿佛永远没有一丝变化!他的眼睛更连看都不看那美人一眼,仿佛在他的眼中只有酒,只有他的酒!

        笑天当然注意到了这少年,少年却是仿佛没有注意到他,少年依旧一杯一杯的喝着他的酒!

        但,笑天的眼睛早已眯起,因为他已能感觉得出,杀气就是自这少年的身上散发而出!

        只有杀人无数的人才能散发出这样浓,这样重的杀气!他立刻可以肯定这决不是一个简单的少年!

        这必然是一个可怕的少年!

        楼下是喝酒的地方,楼上呢?

        楼上一间间紧闭着的房门里飘着另人**的七彩溥布,看来就像是到处挂满了彩虹,一阵阵清香自那一间间房门之中散发而出,一声声动人心魄的****之声回荡!

        显然,那是一个人间极乐之地!

        但,却绝非是他的快乐,笑天的眼睛底下闪过一丝血红!

        客人站着,会做生意的老板当然在这一刻及时上来招待!

        老婆婆不知何时已从地上爬起,已站在笑天的面前,她眼中怨毒的埋怨早已消失不见,脸上却早又堆起笑容,她笑着道:“两位公子是喝酒?还是叫姑娘?我们这里的酒是好酒,姑娘也是好姑娘。我们这里的价格却是也好说!”

        笑天的眼睛眯起,他在笑,虽然他的笑根本不算作是笑,但,他的确是在笑!

        然而,这又是怎样的笑?

        难道又是死亡的笑?

        笑天低下头,凝视着他自己的手,然后才冷笑道:“酒我爱喝,女人我也喜欢,但,我更喜欢一件事!”

        老婆婆闻言笑得更甚,道:“公子说笑了,我们这里除了酒和人之外,确实已没什么了。不知公子说的可是什么事?还有什么事比那两样事更加开心?”

        这时,笑天的头才又慢慢的抬了起来,用一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盯着老婆婆,眼中一下冰冷了下来,他的手也冷,他的话语更冷,笑天冷冷的道:“杀人!我喜欢喝着酒杀人,更喜欢喝着酒杀漂亮的女人!”

        老婆婆闻言,眼中却露出一丝迷茫,脸色却是一白,仿佛受惊不轻的样子,老婆婆脸上露出惨白之色,立刻惊呼道:“这位公子莫不是说笑了,我们这里只做酒与肉的生意,却是从没有做杀人的勾当!”

        笑天不语,他的手中一挥,一股吸力竟自他的手中发出,只见光芒一闪,一个美人手中的酒壶竟已到了他的手中。

        那个美人的脸色瞬间发白,呆呆的看着自己突然消失了酒壶的手。

        好手段,好深厚的极力。

        许多人都已变了颜色,老婆婆的脸色变得更难看,岁月刻在她脸上的痕迹竟显得更加深沉,她的心头仿佛更沉重。

        仰头,大喝,笑天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才又慢慢的,一字一字的道:“这里的酒不错,相信喝这里的酒杀这里的人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老婆婆一双老眼眨也不眨的看着酒水顺着笑天的咽喉滑了下去,她的脸色却是变了。

        这一刻,老婆婆竟仿佛是脱下了脸上的一具面具,她冷笑,她的身上竟也升起与刚才不相符的气息,这一股气息无论谁也不可否认的恐怖!

        是死亡,是怨毒!

        老婆婆冷笑,笑声之中沙哑,竟也一字一字的道:“只怕公子喝不了这里的酒不说,更被这里的酒给呛着,杀不了这里的人不说,却要自杀了!”

        笑天闻言,脸上居然没有露出一丝意外与紧张,又喝了一口酒,才慢慢的,冷冷的道:“我喝酒从不呛酒,我杀人通常也杀得很有分寸,从不失误!你等可放心?”

        闻言,老婆婆大笑,她的笑得阴阳怪气,沙哑的笑声让人升起一股心颤之感!

        老婆婆大笑,用一双老眼盯着笑天手中的酒,才一字一字的又道:“公子可知道刚才喝的什么酒?”

        笑天的眼睛之中没有一丝变化,他只凝视着他自己的手,苍白的手,他沉默。笑天不语,显然是等待她说下去!

        笑天不语,老婆婆果然又说话了,她道:“公子可听说过毒婆婆?如果听过的话,那么毒婆婆的酒怎样?”

        老婆婆笑着话语,她的话语刚落,她的手在脸上一遮,一挥,光芒闪过,然而,她的脸居然在一瞬间变化了,变成另一张脸!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那岂非就是那拍卖场中的那一个老婆婆?

        笑天闻言脸色居然依然不变,就连老婆婆变成另一张脸也不能另他的脸上起一丝波澜。

        笑天的眼睛竟又凝视着他自己的手,才慢慢的道:“毒婆婆是什么人与在下实在没一丝关系!但,毒婆婆的酒莫非也是毒酒?”

        这时,毒婆婆不语,她只冷笑!

        然而,那一直喝着酒的少的年却是开口了,少年看着他自己手中的酒杯,静静的道:“毒婆婆,金字排名榜第七的毒婆婆,幻手一毒‘花一现’你说毒不毒?你说她的酒毒不毒?”

        老婆婆居然是名人榜上排名第七的人!

        老婆婆花一现笑了,她得意的笑了,她显然是为她的名号而笑的,不管谁能名列金字名人榜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况且,她现在的身份随时都会发生变化!

        因为她知道,她的毒竟又毒死一个极有名人,她一向对她自己的毒都无比的自信。

        这时,笑天的眼神终于变了,他的脸竟也变了,变成了紫色,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痛苦得几乎扭曲,他突然感到胃部在翻滚,然后他满口都是苦水,艰难的,一字一字的道:“这.是什么毒?”

        花一现大笑,她笑起来好冷好冷,看来竟像是地狱之中的老鬼阴笑,她的老眼眯起,她的毒果然没有另她失望,眼前这一个传言之中可怕无比的人却还是逃不了她的毒手,她大笑,道:“此毒名为‘紫色死亡曲’施毒时无色无味,中毒时无症无状,发毒时全身发紫,耳响悲伤之曲,曲过人亡!”

        果然,笑天的全身上下发紫,眼睛竟显悲伤之意的样子!

        花一现冷笑,她在等,等着他倒下的那一刻,甚至她仿佛已看到她的名号一夜间响起,名压群雄,排名金字第一!

        老婆婆的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她的心中迫不及待的计算着时间,计算着笑天死亡的时间!

        她深深的知道‘紫色死亡曲’在发毒到死亡间只有那么一刻钟。一刻钟过后,不管这个人多么的可怕都必然会倒下去的。她有自信,眼前这个人也必然会倒下去的!

        因为,她的毒还没有过例外!

        有的也只是死亡而已!

        死亡?

        花一现的眼睛之中全是死亡的色彩,她的眼睛之中跳动着兴奋的火炎。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8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