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131章 虎啸深山

第131章 虎啸深山

        陨将的剑以一种无法测度的速度向着笑天而来,漆黑的剑使得整个世界都漆黑了下来!

        漆黑死亡的颜色!

        死亡瞬息间暴发,好可怕的剑速,可恐怖的剑光。面对着那一点夺命的剑芒,另人升起无可避免的感觉!

        快极了,这一剑竟然又狠又毒,陨将无疑将一切着算计在内,他这一剑竟将笑天所有可能应对的法子都封死了,此时,陨将笑得好冷,他的笑容中充满讥讽之意,道:“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这一切发生极快,陨将的话未落,他的剑便已刺来。

        好恐怖的一剑,这漆黑的剑光竟将一切都封锁,面对这一剑,无论谁都难免面临死亡。

        然而,笑天却是背对着这一点漆黑的剑芒,他突然感觉到全身冰冷,漆黑的剑芒就如一条毒蛇般临近,这一刻,无论他的身法有多快,他的智慧有多高,也无法自这一剑之中逃得生机?

        这无疑已是必死一剑。

        死亡的气息使得笑天的身影看来更漆黑,更冰冷。

        笑天的眼睛之中开始乱转,他的手中竟已已多了一把刀,是那把血红的刀,那把死亡的刀!

        笑天的眼睛开始血红,他的口中竟疯狂喘气,他的身上升起浓浓的气息。是恨天,是怨地,是仇世,是情殇的气息。

        立刻之间,笑天的头顶竟出现一个好大的恨字,他的刀中也闪现一个恨字,他的眼睛凝视着他的刀,他的人竟似已不动了。

        然而,漆黑的剑已笼罩笑天全身,死亡已到达他的身体之处,刺骨的寒光暴闪而起,看来就像是一把魔剑自地狱刺来!

        是死亡!

        然而,此时,笑天本身岂非本就是死亡?

        只见他的眼睛毫无半点感情,一头毛发飞飘,他的身体之中的仇恨度竟开始恐怖飞升。

        笑天的腰子微弯,他的口中剧烈喘着粗气,一双血红的眼睛闪着疯狂之光,眉心人头骨印记魔气森森。

        呼呼呼.

        这时,笑天一声疯吼,吼吼吼.

        他的刀已出,是死亡的刀。

        是死神的召唤,是魔鬼的纠缠!

        刹那间,笑天全身一百零八个穴道闪闪发光,一丝丝可怕的力量集于一点,苍白的手中握得紧紧,力量在他那苍白的手中集中,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刀在颤抖,他血红的眼睛凝视着他的刀,他猛的抬头,一声疯笑,一声大吼!吼吼吼.

        “虎啸深山,毒蜂一击。”

        这是什么?

        这岂非是那一本册子之上的绝技?

        这一刻,在这死亡的一刻,他居然悟了,他竟然又悟出了一招可怕的杀技!

        神术,虎啸深山,毒蜂一击!

        神术也有高有低,这一招神术竟恐怖如嘶!

        吼吼吼.

        笑天的喉咙狂涨,一阵阵虎吟震动整个****。

        那是承载了猛虎的意志!

        一瞬间,笑天竟仿佛变成一头可怕的猛虎。一阵大吼,天地皆鸣,风云色变,声波所过之处居然使得空间都在颤动!

        虎啸深山,万兽臣伏!

        这一刻,天地间居然升起一股可怕的王者之气,这一股气息另人自心底臣伏!

        陨将的手在颤抖,他的剑也在颤抖,他的眼中终于一变,他感到一股心颤,他的意志被一股可怕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的灵魂深处升起由衷的恐惧!

        对强者的恐惧!

        这一刻,他甚至感觉自身升不起半点反抗,他手中一颤,前进的剑当然也一颤,瞬息间,他的身子一滞!

        死亡在瞬息间!

        死亡?

        是谁的死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而,就在此时,笑天的身子凌空一翻,他的身子翻在空中,他的身子居然在空中极速旋转,翁翁作响.

        那是承载了毒蜂的意志!

        毒蜂一出,不伤敌,决不回头!

        笑天的身子在旋转,他手中的刀也在旋转,刹那间,笑天的身姿仿佛一只恐怖的毒蜂!

        毒蜂最可怕的不是它的毒!

        为什么叫毒蜂?

        只因为,毒蜂一旦认定了目标,就决不放弃,除非死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一样的意志甚至超越了它自身的毒!

        此时,笑天就承载了那毒蜂的意志,化身成为一个不死不休的战魔!

        呼呼呼.

        刀光暴闪,刮起强烈的狂风,笑天的仇恨度竟也更恐怖,刀光如旋钻的龙卷风,看来竟似狂风暴雨中的血红闪电。

        陨将的眼睛无限收缩,他的脸好苍白,他的眼睛看来竟似一个受惊的兔子,面对这狂风暴雨般的刀光,陨将的人竟似已呆了,他喃喃的道:“竟.竟.是神术,这到底是什么神术.”

        刹那间,笑天的身子向着陨将旋钻而去,他手中的刀也在旋钻。

        轰轰轰.

        空间之中能量四散,气流暴响。

        刀与剑相遇了!

        漆黑的剑。

        血红的刀。

        阴险狡诈的剑!

        不死不休的刀!

        是狡诈的剑可怕,还是不休的刀更强?

        是漆黑掩盖了血红,还是血红刺暴漆黑?

        然而,这时,整个空间之中暴闪起剧烈的红芒,这一刻,笑天的刀旋钻而过,红芒居然自漆黑之中暴亮而起!

        这是死亡的光!

        这是不休的光!

        只有死亡才能另这一道血红熄灭,一刀飞去,不死不休。

        轰!

        一声暴响,陨将的剑居然一点一点短去,黑,是漆黑,漆黑的粉沫在空气之中飞飘。紧接,陨将手中的剑已化为漆黑的粉沫,散在空中。

        陨将的眼中收缩。

        这一刻,他恐惧了,从没有过像这一刻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没有把握的事,他从不做!

        他并不喜欢赌!

        因为,他害怕,他害怕失去,他害怕输,这一次,他觉得已有十成的把握,所以,他终于真正的出手了!

        他一向看得很准,他每一次都看得非常准,每一次的时机他抓得很牢,很紧!所以,他相信,他相信他的眼光,他相信他的感觉!

        他从没有失败过,他相信这一次也绝不失败!

        但,这一次,他遇到的却不是一般的人。

        他遇到的是一个不算是人的人!

        于是,他输了,他输了全部,他输了生命!

        死亡带走了他的一切,死亡带走了他的全部!

        红芒暴闪,这是不死不休的色彩!

        不是你死,即为我亡!

        这时,笑天的刀终于已穿过了陨将的身子!

        轰轰轰.

        雨肉四射,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可怕,刀光旋钻而过,血光一闪,陨将的身子上多了一个大洞!

        此时,笑天已立在他的身后,单漆跪地。

        然而,他手中的刀再出。

        笑天反手握刀,闪电般自背后再一次划出!

        那是恶梦!

        那是死亡!

        那是血红的光,一闪,陨将的上半身子飞上长空。

        好绚烂的光,好完美的一刀,一刀两断,陨将死!

        笑天的身子缓缓的站立而起,他的眼睛血红,他的眼神底下闪过一丝深深的悲伤,对这个世间的悲伤。

        人为什么总喜欢骗人?

        笑天手中的刀已不见,他的眼睛凝视着他这只苍白的手!

        他的刀本就是一把杀人的刀,人既已杀,那么,刀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此时,笑天的眼睛慢慢的看向了聋子,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聋子!

        聋子呢?

        聋子的眼睛也一动不动的看着笑天,聋子看着笑天的那一只手,那一只苍白的手。

        聋子渴望,他渴望这一只苍白而可怕的手!

        死亡的手!

        这时,聋子道:“你是一个可怕的人,我一定要成为像你一样可怕的人,我一定要拥有一把像你那把可怕的刀!”

        笑天的头又慢慢的低下去,凝视着自己的手,他的眼睛仿佛已融入了漆黑,然后才慢慢的道:“你错了,我的刀并不可怕,这个世界上比我的刀可怕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人!人性是最可怕的东西!”

        聋子听不见!

        然而,他借着****里的烛光看到了笑天的表情,所以,他看到他的话。

        聋子深深的点了点头!

        人心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武器?

        聋子不语!笑天也不语,他慢慢的抬头,看着楼上,楼上的灯光依然!楼上的人呢?

        经过一场死亡,楼上依然。

        嘻笑声,诱人的呻吟声,欢乐打趣声.

        难道欢乐能另人忘记死亡?

        这岂非本就是一种不合常理的事情之一?

        这时,笑天的眼中眯起,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楼上!

        紧闭的房门,房屋间被施展了禁制,肉眼穿不透房内,连修者的眼睛都看不透!

        来的时候这里本就是个快乐的地方,如今,那里竟没有一丝变化!

        难道快乐的地方永远都是快乐?又或者,人们一旦快乐就会忘记一切?连死亡也可以忽略?

        不,这决不可能!

        人类对于快乐与开心虽然特别向往,但,人类对于死亡却是恐惧的!

        恐惧的胜过快乐与开心!

        但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人不是一般的人,又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死亡的人。

        带来死亡的人!

        没有多想,笑天一瘸一瘸的往楼上而去,他的前腿跨前一步,后腿才慢慢的拖了上去,突然,他闻到一丝不平常的味道!

        那是一种让他心颤的味道!是恐惧?

        的确,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妙,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惧!

        像他这样的人难道还有什么东西能另他恐惧?

        没有人知道!

        但,笑天的心确实在颤抖。

        聋子当然也跟了上去,聋子的眼睛之中突然升起一股血红,他的心也在恐惧,对,这竟是一股莫铭的恐惧!

        难道这是一个沉伦的地方?

        的确,这是一个沉伦的地方,这是一个让人深深沉迷的地方,但,这并不是可怕的源头!

        笑天的眼睛一点一点的收缩,这时,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一股让他的心隐隐作痛的气息!

        他的心突然抽搐,他的眼睛底下升起一股痛苦,他的心在颤抖,他的手竟也在发抖,他那苍白脸看来已无一丝血色!

        终于,笑天再也忍不住了,他再也忍不住这一样的感觉,他的人像箭一样射出。

        一闪,笑天的人已站在楼上。

        灯火依旧,房楼依然,笑声依旧,但,笑天的眼睛却是变了。

        他的眼睛瞬间血红。

        血红的眼睛看向了那一个房间,他的人仿佛已到了那一个房间之内。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8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