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刀风云 > 第140章 影

第140章 影

        笑天雪白的眼睛看着雪白的尽头,一条长街上满是雪,这条长街真长,那一条纤弱的身影竟一点一点的在他的眼中远去,天好冷好冷。

        此时,笑天的脸上露出痛苦,雪白的眼睛里居然闪过一丝哀伤,看着小画远去的背影,他突然感觉整个世界被掏空了!

        难道,他的心也空了?他的心是被谁掏空了?

        ——他的心随着那一个身影而远去了!

        ——有一种心酸,想说,说不出口!

        ——有一别悲伤,想诉,诉不尽!

        ——有一种心痛,想喊,喊不出来!

        ——有一种苦涩,想吐,吐不完!

        他想留住她,他不知该如何挽留!他想去追她,却不知该如何面对!

        ——离别,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离别,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个身影消失!上一次离别是在什么时候?

        ——上一次离别是在痛苦的时候!

        这一次呢?这一次离别却是伤心的时候!

        ——离别,又是离别,难道,离别永远只有痛苦?永远只有悲伤?如果是痛苦与悲伤,人们为什么要离别?人生岂非本就如此无奈!

        花,有一种花又冷又悲伤,那花是如此的纯洁,没有一丝杂质,更没有一丝污点!

        ——雪花,雪花冷,冰冷!雪花白,纯白!雪花让人悲伤,另人感慨!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空飘起了雪花!天气真难测,人的心情岂非本就与天气一样?笑天的身上仍然冰冷,他的眼睛依然雪白,好白好白!

        再悲伤的心也要藏在身体深处,再痛苦的情绪也只有将它放进灵魂深处,既然是离别,始终要离别,他的眼睛已收回,他的眼睛看向那一个身影,那一个同样有着诉不完的伤的人,那一个同样有着说不出痛的人!

        ——聋子!

        聋子的身子立于风雪中,任风雪打在他的身上,他竟一动不动,他的身上看来更寂静,脸色看来更苍白,他的头上已雪白,是雪?不是雪!他的毛发已多了一丝丝的苍白!

        ——一个人是不是只有走过极度的悲伤,极度的痛苦,才会在短促的时间内白了头?

        聋子的脸上甚至已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眼睛更没有一丝色彩,他的世界已没有一点声音!

        ——他是聋子!他的身体冰冷,他的一切仿佛已冰冷,麻木,对这个世界的麻木!

        笑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用一双雪白而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睛看向聋子,声音里好沙哑:“你是不是渴望力量?“聋子没有言语,他听不到,甚至他的眼睛竟连动也一动不动,他仿佛已冰冻,雪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仿佛只将他的心冰冻!

        笑天又叹了一口气,他的脸看来更苍白,用一双白得近乎透明的眼睛凝视着聋子,才慢慢的,一字一字的道:“我知道的,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如你所愿!“他是不是能看到他的心吗?如果他看不妻他的心,那么,他为可说出这一句话?聋子并没有开口,他怎会知道他渴望力量?

        ——这个世间,只有一样的人才会彼此了解,无疑,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他们一样的孤独,一样的悲伤,一样的麻木!

        ——他同样有着这样强烈的渴望,对力量的渴望!

        所以,笑天知道,聋子一样渴望力量!

        ——一个人如果被巨力压得太久,一个人如果软弱的太久,那么,他一定会渴望力量,他一定会站起来,他一定不会再低头!

        笑天的眼睛凝视着聋子的脸,好苍白的脸,这个人也与他一样残疾,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悲伤!

        这时,笑天凝视着自已的手,一只苍白的手,苍白得近乎透明,好久好久,他慢慢的抬起手,手中一挥,一股光芒自他手中升起,好温暧的光,好强烈的光。

        此光,直达聋子的身体之上,一瞬间,聋子的身上竟也升起的光芒,那是一种温暧,像太阳的光芒一样的温暖,他的身上穴道闪闪发光,发出来的光好热,直把地上的雪也融化了!

        过了好久好久,聋子醒来的时候已感觉自的身体已有了不同,他只觉得一股温暖的力量将他从冰冷黑暗之中唤醒,他刚醒来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一道声音在空中回荡,在飘飘白雪之中回荡,听来好遥远,好温暧。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我希望你的名字叫“影”做一个像影一般的人,像影一般无所不在,像影一般永不倒下!“——影子怎么会倒下?

        聋子脸上更苍白,牙咬得好紧,用一双激动的眼光盯着手中的一本小册,感受着身体之中传来的力量他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那是修者所能拥有的力量,虽然只是那么一丝,但,他终于拥有了力量!

        这是一个玉佩,聋子的手中多了一个玉佩,这玉佩看来好精至,聋子手中白得更紧,好像欲将那玉佩融入自己的身体。

        这时,聋子的眼睛看向那长长的街道,好长好长的街道,好洁白的街道,无人,竟连一个人也没有!天已亮怎么会无人?

        杀人的街怎么会有人?聋子看着那一个血肉模糊的尸身,布公子的尸体看来更恐怖,然而,聋子的眼睛之中升起无限怨恨之色,这是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仇恨,他认得这个人,即使这个人已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当你极度怨恨一个人的时候,哪怕那个人变成碳,你也会让得他,报复他!

        此时,聋子仿佛一只疯狂的野狼,他的口中一声疯吼,他的身子居然像恶狼般扑向了布公子。

        聋子喘着气,他的手中在布公子的身上撕毁,他的手握着他的心,他的手拉着他的肠,他的手****他的眼珠……这一刻,聋子仿佛已变得不是一个人,布公子的尸身看来更恐怖,看来已不像是一个人的尸体。

        一个尸体被无情的撕碎,残甲片片,已让人辨认不出这曾经是一个人?

        聋子已经不是一个人,此时的他仿佛一只恶魔,他的手中满是鲜血,他的眼中满是仇恨,他的口中狂喘,他的口中一声低吼,看来更疯狂。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杀一个已死去的人!

        聋子看着手中的血,看着仇人的血,他的口中喃喃低语:“我是影,我便是影!我不会倒下去的,决不会!”他的眼睛坚定,他的表情已麻木!

        ——影子是没有疼痛的,影子是决不会死亡的!影子永远也不会倒下去的!

        影子的身子渐渐的离去,他走着走着时不时回过头来看一眼,一个人回头一定是在留恋着什么!

        他在留恋什么?有什么值得他留恋?是伤感?是仇恨?不,他在留恋那一样的感觉,那一股温暖的感觉,那将他自冰冷黑暗寂静之中唤醒的感觉!

        夜,夜里已经没有影,影已经融入了夜!

        夜,冰冷的夜,悲伤的夜,痛苦的夜,孤独的夜!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孤独,只有冰冷的时候才知道寂莫,只有寂静的时候你才会痛苦!只有这样的环境你才知道你有多么的孤独,多么的寂寞!只有孤独的时候,你才知道你有多悲伤,只有悲伤的时候,你才知道你有多痛苦!

        雪花飘,雪花白,雪花冷,雪花吹进他的心,悲伤已像疾病一样留在他的心,冰冷已像万年不化的冰封住了他的心,痛苦无时无刻折磨着他的心,他的心仿佛一片白纸,上面的痛苦看不到,悲伤看不到!有的只是空,心空空,失魂落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436/80909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