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送水工 > 第一百零四章 给民工加工资

第一百零四章 给民工加工资

        从社区出来后,玫姐问刘枫对此怎么看。

        刘枫道:“有两种可能,不过我也是猜测的。”

        “说来听听?都是哪两种可能呢?”玫姐道。

        “第一种可能就像警方所讲的,这次的事情只是普通的禽流感之类的瘟疫。这种瘟疫导致了那四个人出现一些怪异的举动。后来便死去了。而徐姨可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导致了幻想的出现。在她内心的想像中,她把眼前见到的景像进行抽象的加工润色,于是便成了她所讲述的那样了。那个女人问路和地上的图案了什么的,则完全是个巧合罢了。”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一些人在极端环境中或者面对极端事件时,脑子里往往会出现一些不切实际的想象。像徐姨这个年龄的人很容易把想像出来的事情,甚至是做梦梦到的一些事情当成真实发生的事。那么,你的别外的一种猜测呢?”

        “另外一种,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但说起来反而很简单。那就是徐姨所讲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那四个老太太的行为如此怪异,并最终惨死的呢?”

        “原因吗,就在于被忽略地方。”

        “你是说那个图案和那个神秘的女人?”

        “对,我敢确定,那个图案就是传说中古老的七芒星图案,在东西方古老的文化中都有记载。而根据徐姨对那个女人的描述,我猜想那女人很可能是来自湘西一带的苗族。你应该听说过有些深山里的苗族村落,有的苗人会一些很神秘的盅术。这几个人很可能是中了盅毒而死的。”

        “盅毒?她们是怎么中的呢?那女人又是怎么下的毒呢?她为什么要害几个无辜的老人呢?”王玫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呵呵,我的玫姐,不要一下问这么多好不好?要把我死啊?”

        王玫脸上一红:“臭小子,就会耍嘴皮子,快讲嘛?”

        “呵呵,这女人为什么要害那几个老太太我也猜不出来。不过她所用的方法就在于那些蚰蜒上。这应该是一种叫做疳盅的盅术。施盅者多以蜈蚣、蚂蚁之类的小虫子为盅体。这些虫子都供她驱使,那几个老太太应该是俯身看那个图案时中了盅毒。那个图案是个诡异的七芒星图案,它和疳盅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心然的联系。是死者的好奇心害了她们。

        她们中盅之后,脏腑被盅毒侵蚀,可能奇痒无比。所以她们才不停的抓挠自己,越痒越抓,越抓越痒,最后挠破了腹脏和血管也浑然不觉。只感到越挠越有快意,最后失血而亡。”

        “如果真的如你所分析的,那也太可怕了。”

        “反正除了医生和警察方,再没有其他人见到过她们的尸体。而警方好像在故意隐瞒着什么,可能不想造成公众的恐慌吧。所以我们也只能在这里猜测一下罢了。只有见到徐姨所说的那个女人,才有可能知道真像。还有,那个徐姨也真可怜,今后可能会被人当成是疯子了。”

        ……第二天,刘枫一早便来到公司。沈冰比他来的还要早,她正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刘枫屁颠屁颠的靠了过来。

        “忙什么呢大美女?是不是又在画你的情哥哥呢?来让我瞧一瞧。”

        沈冰回过头来白了刘枫一眼:“去你的,画什么画啊!刘阳的秘书说要我们把这个月给承建部的资金预算再提高一些。我上个月刚刚给他们增加了预算,现在又要提高,唉……我正忙着核算一下呢。”

        “哇塞,大美女今天怎么有些火气啊?反正出的是公司的钱,又不是从我们自己身上出钱,提高就提就喽,反正我们部门也没有什么损失。这也是刘阳的意思吧?”

        沈冰点点头,似乎怒气未消。刘枫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这是生的那门子的气呢?于是,刘枫便试探性的道:

        “承建部要资金无非就是加快楼盘的开发速度,或者是给民工提高待遇了什么的。我过两天要不也申请一下,提高一下我们部门的待遇。”

        “沏!我才不稀罕呢,倒是便宜了那些讨厌的民工了。活没有干多少,整天就知道要加钱,像他们这样的人,就算是给他们加再多的钱,他们也不会知足的。”

        刘枫猛然明白过来,他把前几天的那件事给忘记了。怪不得她气鼓鼓的呢,原来是在生民工的气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上次被几个民工调戏,差点被几个民工给欺负了。这次听到要给民工涨工资,所以更来气了。想到这儿,刘枫故意微笑道:

        “沈冰姐,没想到你那么讨厌民工啊?而且对民工的看法太过于偏颇了。并不是所有的民工都像你想的那样,好吃懒做、吃喝嫖赌了什么的。这样的人是极少数的。大多数的民工还是很朴实善良的。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赚个血汗钱还要受老板的气,非常的不容易的。”

        “我又不是在歧视他们,我是在就事论是。就拿这次的事来说,我听刘阳的秘书说,这次的确是下面的民工在闹腾。听说刘阳都赶过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在给承建部管理层的人开会。”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太清楚,听说是工地上有两个班的工人差点打起来了。这两帮工人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省份。他们以老乡的身份为纽带,相互之间争那些工资待遇高的工种。这些人真是令人讨厌。”

        刘枫心里暗自好笑,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沈冰是“一朝被调戏,十年恨民工”。

        “嘿嘿,沈冰姐,你先歇会儿,我来帮你核算一会。别看我没多少文化,算账数钱这些事还是办的了的。”

        “哦,好,谢谢了。”

        “别客气,”刘枫在电脑前坐下来,手上忙着敲键盘,嘴上倒是闲不住:

        “沈姐,你知道吗,我住的公寓旁边的一个小区,昨天死了四个老太太。”

        “嗯?出了什么事?怎么一下死了四个?”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和一个怪怪的女人有关吧。听我给你讲讲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519/8132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