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送水工 > 第一百二十章 书写习惯

第一百二十章 书写习惯

        “巴颂师傅……巴颂师傅……”沈冰站在沙发前焦急的叫道。

        刘阳仔细的观察了一阵沙发上的巴颂之后,开口道:

        “不用叫了,已经迟了。他中了盅毒怕是醒不过来了。”

        “盅毒?!”沈冰和刘枫同时惊叫起来:

        “我们防范的这么严密,他是怎么中毒的呢?”

        刘阳摇摇头,然后走出了房间。他去找值守的保镖来一问究竟,刘枫他们也跟了出去。

        只听刘阳对保镖道:“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有陌生人来找过巴颂?”

        “没有人上来过,我们防范的很严,即使有陌生人上来,在没有得到你的同意之前,绝不会让他接近巴颂师傅的。”

        刘阳又思索了一下:“这次送饭时,期间可有什么异常?路上有没有陌生人搭讪?”

        “没有,”保镖很肯定的道:“我们严格按照您的吩咐,每天变换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餐厅,一路上都很顺利,一点没有异常状况。”

        刘阳点点头,又接着道:

        “巴颂休息期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动静?有没有进他房间查看过?”

        保镖回答:“没有什么动静,一个多小时之前他还好好的呢,他还在房间里给那个老民工写毛笔字呢!”

        “毛笔字?……你说那个老民工进去求他的字?”

        “对!”

        “那个民工呢?现在在哪儿?”

        “他拿着字出去了,这会儿应该……喏,那不是他回来了吗!”黑衣保镖指着刚刚从楼梯上来的老民工道。

        这老民工的手上正拿着什么东西,而且脸上像捡到宝贝一样的兴奋。当他突然查觉前面有几个人在盯着自己看,于是立马收了笑容,慌忙的把手里的东西揣进了兜里去了。

        虽然他的动作很快,但还是被刘枫看在了眼里,他刚刚揣进去的是红色的钞票,刘阳和沈冰也看到了。

        刘阳向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保镖马上走到这个老民工跟前:

        “老师傅,我们总经理有话要和你谈谈。”

        老民工被“请”了过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他更不明白,堂堂开远的总经理会有什么话要和自己一个老民工谈。

        “听说你刚才向巴颂师傅求了一张字?”刘阳指指房间,开门见山的道。

        “是……是啊……”

        “那字现在还在你身上吗?”

        “在……不在……我收起来了……”老民工结结巴巴的道。

        看老民工的神情和言语,刘阳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

        “哦,老师傅,我只想告诉你,巴颂师傅中毒了,现在快死了!”

        老民工睁大了眼睛,一脸不相信的道:“我刚刚进去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会?”

        “对,他刚才是好好的,但自从你让他写过字后他就中毒了,而且这期间只有你一个人进过他的房间。”

        “我……我没害巴师傅……我只是求他写了一幅字。”

        刘枫在一旁也听出个七八分,他明白巴颂会中毒很可能与写字有关,于是他便开口对老民工道:

        “我们都知道你是无辜的,但这个时间段里只有你一个人接触过巴颂,所以警察查下来的话第一个会找你,你被列为嫌疑人的可能最大。”

        吓唬人对刘枫来讲只是小菜一碟。

        老民工哆哆嗦嗦的道:“我真的不知道巴颂师傅是怎么被害的,我走的时候他确实好好的,我该怎么办啊?”

        刘阳见时机差不多了,便道:

        “兴许我们可以帮到你,但你要如实把你见巴颂师傅时的细节讲出来,求巴颂师傅写字真的是你本人的意思吗?”

        听刘阳这么一问,老民工脸色一沉,脸部的肌肉都有些抽动了:

        “不……不是,不是我的本意,是一个女人让我……”

        “一个女人?”

        “嗯,今天早上我来上班时,快到公司时遇到一个女人,她给我一套笔墨用具,让我帮她请巴颂师傅写一幅字,并要求我不能透露是帮她求的字。她说如果事成,就给我重金以示酬谢……你看,这钱还在这里呢。”说着,老民工颤抖着双手从兜里取出一叠百元大钞。

        刘枫突然插嘴问道:“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

        “是一个少数民族打扮的女人,三四十岁。”

        “嗯,那写字时的详情你再讲讲,”刘阳示意他继续。

        老民工于是把怎么拜见巴颂,又如何求字的细节详细的讲了一遍。并一再强调自己是无辜的。

        刘阳听完之后,向老民工摆摆手道:

        “好了,你去忙吧,和你的伙计把这里收拾一下。”

        “总经理……那我……”老头看着刘阳,神情可怜。

        “噢,你放心,警察那边我会出面帮你解释清楚的,保证你不会有事。”

        “太好了……那这钱……”

        “嗯,你拿着吧,别人给的干嘛不要,不要白不要。”

        “谢谢,谢谢……”老头千回百恩万谢的去忙了。

        “日防夜防,没想到还是被她得逞了。”刘枫恨的牙齿更加痒痒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巴颂不就是写个字吗?只是用手写写字,又不可能把那瓶墨汁给喝下去!怎么可能就中盅毒了呢?难道那女人用的是符降或是飞降?又或者是灵降?都不可能啊,这方面巴颂早就有所防备了。”

        “嗯,不要瞎猜了,刚才你猜了一遍,但就是没有提到盅降,也就是虫降。”刘阳道。

        “我知道,可巴颂不是说虫降得吃到肚子里去才有效吗?他又没把墨汁给喝下去。”

        “嗯,不错,巴颂是没有去喝墨汁,即使他喝了墨汁也不会有事,因为盅毒根本就不在墨汁里。”刘阳道。

        刘枫不明白,沈冰和小秘书也睁大了好奇的眼睛。

        “不在墨汁里?哪她下在了什么地方?”

        “笔尖,盅毒被那个女人下在了毛笔笔尖上。”

        “笔尖?我不明白,就算笔尖上有盅毒,巴颂难道道会去吃……噢,我知道了……”刘枫说到一半,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嗯,我想你已经猜到了。真正喜欢毛笔书法的人,尤其是老人,十个里面就有九个有舔笔尖的习惯。刚才那个老民工的讲述也可以印证这一猜测。唉,就如你说的,真是防不胜防!”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519/8132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