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送水工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帮我找个小孩过来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帮我找个小孩过来

        沈冰住院了,双目失明。

        接到电话,刘阳带着几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沈冰的父母正在手术室外焦急的踱来踱去。

        “阿姨,小沈的眼睛怎么样了?”刘枫开口对沈冰的妈妈问道。

        “还不太清楚,医生正在给她手术,你是?”

        “我们都是她的同事。”

        “哦,这孩子真让人心疼,从小在我们身边长大,连她的亲生父母都没见过。这次……这次可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啊……”说着说着,沈母止不住的掉眼泪。

        “阿姨,您放心吧,小沈的眼睛一定会没事的。”小夏安慰她道。

        难道他们不是沈冰的亲生父母?刘枫疑惑的在心里想。

        病房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女儿的眼睛怎么样?她以后还能看到东西吗?”两位老人焦急的围了过去。

        医生摇摇头:“手术根本不能进行。”

        闻听此言,沈母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幸亏刘枫一把扶住了她。

        “您听我说,”医生示意她不要着急,“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您女儿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可奇怪的是她对光线没有任何反应,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很有可能是短暂性的失明,不排除有自我恢复的可能。”

        听医生这么讲,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看她了吗?”

        “可以,不过有一点你们大家都要注意,”医生叫住众人道:“突然的失明她可能一时半会不能接受,所以你不最好不要讲些敏感的话,以免刺激到她,尽量和她谈些能使她心情平稳的话,这不但能安抚她的情绪,而且对她视力的恢复也将起到很大的作用。”

        听医生交待完毕,众人小心的进入了病房,个个都小心翼翼的,以免打扰到她。

        “冰冰……”沈母叫着沈冰的乳名,只是刚一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已有些泣不成声了。

        “妈?”

        “冰冰,我和你妈来看你了,还有你的同事都在,放心吧,医生把会诊的情况都和我们讲过了,你的眼睛没有事,只是短暂性的失明,稍加休息就会好起来的。”沈父放缓语气,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关键时候他强压悲痛,男人的宽厚与慈父的本色显露无余。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没事,我现在没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我想过段时间真的会好起来的。”沈冰反而安慰起自己的父母来。

        只有自己的母亲最了解自己,沈母知道这是个性格要强的孩子,这种时候还在为家里的人着想,她不想让自己太伤心难过。

        “妈妈,放心吧,我真的没事,我想和我的同事们说几句话,你和爸爸先回去休息吧。”

        刘枫知道,沈冰要说的一定是昨晚所发生的事情。她让父母回去,是不想让他们听到以免他们伤心。

        看着沈母不放心的表情,刘枫轻轻的走过去,拉着她的手道:

        “阿姨,您就放心的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照顾她,不会有事的。”

        在众人的劝说下,沈父沈母才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病房里,沈冰问刘枫道:“小枫,我要你如实告诉我,我的眼睛还有救吗?不要讲安慰我的话,你是了解我的。”

        刘枫看了看刘阳,刘阳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任何的表态。

        “不好说,医生也说你可能只是短暂性的失明,他们没有检查出任病因,所以只能用保守疗法,能不能恢复视力只能看会不会发生奇迹了。”

        沈冰听完刘枫的话,静静的靠在病床上,没有发出一句话。

        小夏和刘枫相互对望了一眼,小夏张了张嘴,刚想说些安慰的话,沈冰这时却开口了:

        “不愧是我的好哥们,说话直来直去,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讲话。”

        一旁一直没开口的刘阳说话了:“小沈,昨天晚上你回去的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在路上晕倒?你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刘阳的话正是其他人想要问的,只是一开始怕刺激到她,所以都没有开口。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沈冰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要坚强。

        “昨天晚上我碰到那个苗女了。”

        “你见到苗女了?你的眼睛该不会是……?”

        沈冰点点头,“她和我做了个游戏,眼睛就是赌注。”

        “什么游戏?怎么会用眼睛来做赌注?输了的话不就成了瞎子了?”小夏惊奇的问道,她不是像刘枫一样的心直口快,而是她年龄太小,还有太会顾及到病人的感受。

        “呵呵……只怪我太大意了……”

        于是,沈冰把如何遇见苗女,又是怎么在祠堂里做游戏交易的事讲了一遍。最后她又补充道:“我不该答应她玩那个游戏,是我太大意了,我知道那是幻象的,可我还是不小心开了口。”

        听完她的讲述,刘枫有些惊讶。在场的刘阳和小夏不知道易林风是谁,他们也不会去关注这个名字,可在刘枫听来确实很意外——没有想到她对易容后的自己还一直念念不忘。

        众人静静的,一时之间没有人讲话。过了一小会,刘阳开口道:

        “不是你的大意,也不是该不该玩那个游戏,因为自从你进入那个祠堂起,你就掉进了对方精心布置的陷阱里了。”

        “为什么?什么陷阱?”

        “那是一种飞蛾盅,你和她玩不玩那个游戏都不重要,即使你在祠堂里不和她玩那个游戏,她一旦起动那个盅术,你都会看到很多和自己有关的幻象。看的越多,你的眼睛越承受不了,最终还是会失明的,盅术中的蛾虫,蝶舞纷飞,幻化万千,最终飞蛾扑火,趋于沉寂。”

        “我不明白,那为什么她还要和我做那个游戏,她直接用那个盅术对付我不就行了?”沈冰不解的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明白,一个人在特殊的环境下,虽然不开口说话,切断与外界的交流,在这种情况下人的身体里的精神意念反而更活跃,越是这样的情况,精神与外界的沟通也就越强烈,就像别人在骂你,你越是不说话不还嘴,心里面就越波动大,情绪也越高涨。在这种情况下,身体里的精神能量就会不知不觉的外泄,精神被慢慢消耗,你是不是到最后感到精疲力竭,头脑恍惚,就像在做梦一样?”

        沈冰点点头。

        “在这一过程中,对方正在趁机吸取你的精神能量,而且这种情况持续的越长,你被吸取的能量就越多,她让你不开口的目的就在于此,也就是说你开不开口最后都会被那种飞蛾盅弄瞎眼睛,只是过程长短罢了,越长于她越有好处。”

        “这个女人可真狠毒,我们一定要找到她。弄瞎她的双眼,看她不敢不敢这么嚣张。”刘枫忿忿的说道。

        “想找到她并不难,她应该还在那个祠堂里,这个祠堂是她第二次布的局,目的还是要向我们挑战,而且从她只是弄瞎小沈的眼睛这一情况看,她的目标还是我,她伤及无辜,目的在于逼我出来。

        不过她之所以选在那个祠堂里,可能有两上原因,一是因为那里的潮湿的环境使然,利于她发挥盅术的最大能量;还有一点是,她可能是打算开始伤及无辜了,这样她不但能逼我现身,还能源源不断的从更多受害人身上夺取精神能量。”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刘枫问。

        “我有一个办法对付她,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刘阳道:“对了,那个祠堂你还记的它的位置吗?”

        沈冰点点头:“记的。”

        “嗯,很好,”然后刘阳又转过头对刘枫道:“兄弟,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刘总?”

        “你这两天帮我找一个三岁以下的小男孩过来。”

        “小孩?”

        “嗯,最好是两岁多点三岁不到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519/8132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