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反常的王科长(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反常的王科长(求月票!)

        “王科长,这就是小徐〖书〗记,我妻子的表弟。”

        白沙客气的向站起来迎接自己等人的王伟达介绍道。

        徐君然向前两步,伸出手去热情的说道:“王科长,您好,您好。”

        王伟达倒是一愣,有些诧异的握住徐君然的手,客气的道:“徐〖书〗记客气了,客气了,既然是白处的亲戚,咱们就不是外人,请坐,请坐吧。”说着,他对郑宇成道:“大哥,您也坐,嘿嘿。”

        郑宇成摆摆手:“行了,你也甭跟我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咱们坐下聊。”

        几个人分宾主落座之后,徐君然率先开了。:“王科长,这次要麻烦您了。”

        王伟达此时还没有变成后世的大贪官,虽然有些痞气,可却还算仗义,微微一笑道:“徐〖书〗记你客气了,既然都是朋友,能帮上忙的地方,我老王一定尽力,绝没有二话。”

        毕竟白沙也算他的上级部门领导,虽说现在国企的领导底气足,可白沙大小也是省机械工业厅的处长,更何况还有郑宇成的面子在。对这个救过自己的老大哥,王伟达还是很尊重的。

        郑宇成此时也开口笑道:“都不是外人,小徐你是白沙的小舅子,我跟老白是发小,伟达虽说跟我不是一奶同胞,可如今一个头磕在地上,我们跟亲兄弟没区别,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那肯定是要伸一把手的。”

        徐君然也是久经场面的了,上辈子这种场合他不知道应付了多少次,丝毫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笑了笑对郑宇成和王伟达道:“既然如此,那小弟我就先谢谢两位大哥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有用得着我徐某人的地方,尽管说话。”

        王伟达也不客气,端起面前的酒杯:“行,我认下你这个弟弟了。”

        说着,他端着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看向徐君然。

        徐君然清楚,自己要是喝下这杯酒,就等于算进入他王伟达的圈子了,虽然上辈子在徐君然的记忆里面王伟达的结局很悲惨,但是如今,徐君然也知道,王伟达这个人不算坏,只是后来没有管住自己的欲望,这才做了错事。如果可能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改变他的命运。

        想到这里,徐君然也把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打了一个酒嗝道:“呃,王哥……”

        “哈哈哈……”

        王伟达跟郑宇成对视了一眼,连白沙都笑了起来,想不到徐君然还有这么一面。

        徐君然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自己前世的酒量不错,却忘记了,现在的这个身体,未必有前世那种酒量,即便是心里面明白着,可这身体反应却没办法控制。

        王伟达笑过了之后,拿起桌子上的白酒看了一眼,冲郑宇成一摇头:“大哥,就喝这个?”

        郑宇成闻言一愣,白沙把话头接过来道:“王科,这酒是我选的,怎么,不合你心意?”

        、

        王伟达哈哈大笑起来:“白处,既然不是外人,那我也叫你声老哥,咱们兄弟聚会,哪能喝这个呢?你等着。”

        说着,他站起来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王伟达出去,徐君然楞了楞神,看向郑宇成。

        郑宇成笑了笑:“没关系,他肯定又去拿自己的好酒了。”

        说着,解释道:“这家伙爱喝酒,又是做销售的,走南闯北四处去,收集回来的好酒,就存在我这儿,除非来了重要客人,否则他可是舍不得拿出来的。就连上次我请市委组织部冷处长,这家伙都不肯借我一瓶茅台用用。”

        冷处长?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低声问道:“是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二处的冷雄飞冷处长么?”

        郑宇成一怔,随即点点头:“就是他,马上要提正处了,我托他帮忙办点事儿。”

        顿了顿,郑宇成对徐君然道:“你认识?”

        徐君然连忙摇头:“不认识,只是听人说起过。”

        郑宇成点点头,也没有多问,毕竟他跟徐君然不算熟悉,有些话还是不能多说的。

        他没问,可徐君然却记住了这个冷雄飞的名字,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冷雄飞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八五年的时候,冷雄飞就会被省委组织部任命为江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一路平步青云到了江州市委副〖书〗记,后来去了辽东省,做到省委组织部部长。之所以对这位冷部长徐君然会如此熟悉,是因为黄子轩任辽东省长的时候,冷雄飞跟黄子轩斗的很厉害,两个人在辽东政坛斗的是风生水起,后来干脆都已经快要撕破脸了。最终的结果,黄子轩调离辽东省,去了〖中〗央部委,而冷雄飞则是回到了江南省,任省委副〖书〗记,两个人可以说是平分秋色。

        二十年的时间,从普通的副处级做到省部级领导,冷雄飞这个没门路的寒门之人,倒是让徐君然曾经佩服不已。

        如今,冷雄飞应该是还没有发迹,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结识他一下。

        片刻之后,王伟达一个人抱着六瓶酒走了进来,逐个摆在了桌子上,呵呵一笑道:“今儿咱们不醉不归!”

        徐君然顿时就傻眼了,看了白沙一眼,又看看郑宇成,涩声道:“王哥,咱们还是谈谈那个机器的事儿吧。”

        王伟达大手一挥:“谈什么谈?我做主了,机器给你准备个新的,你呢,价钱按照最低的价格,就四万五千块。”

        徐君然苦笑了起来:“王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白沙也说道:“是啊,昨天我就跟你说了,小徐手里的钱不多,咱们能不能暂时弄个旧机器用着……”

        王伟达坐了下来,闻言嘿嘿一笑道:“瞧你们这话说的,自家兄弟的事情,我还能给弄个旧机器过去么?我说君然,你们公社算不算**老区?”

        徐君然闻言一呆,点点头:“确实是**老区。”

        王伟达一拍大腿:“那就更简单了,这机器你拉回去,先用着,钱的事儿不着急,我回头跟厂里面说一声,就当做帮助老区群众致富了。不过哥哥丑话说在前面,两年,两年之内你必须要把这机器的钱给我,否则的话,我就只能把机器拉回来了。”

        说着,他还冲徐君然眨了眨眼睛。

        徐君然愕然无语,半晌才反应过来,敢情占国家便宜就是这么占的啊。

        不过他也知道,王伟达这是一番好意,毕竟自己手里面就三万块钱,说实话,哪怕买一个旧机器回去,都未必够用。要知道一个工厂的话,除了厂房和机器设备,还要有熟练的技术工人,还得有其他的东西,别说三万块,五万块都未必能够用。

        王伟达笑着看向徐君然,继续说道:“另外,我从厂子里给你派两个技术员,负责教你们的工人师傅学会怎么摆弄这个机器。”

        徐君然尴尬的看了一眼王伟达,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哥,我还没找工人师傅呢。”

        这真是徐君然的失误,他光想着生产出来的铅笔文具能销售出去了,却忘记要找熟练的技术工人了。

        这个年代,有几个人愿意放弃城里的生活去基层农村工作,这可是一个未知数。

        郑宇成想了想,对徐君然道:“这事儿你不用担心,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找几个退休的工人过去,不就是师傅教徒弟么,大不了工钱咱们给高一点嘛。”

        王伟达点点头,接着说道:“而且要我说,你干脆别弄什么文具厂了,那样太麻烦,我给你弄个机器,专门做石墨矿分割,你先交两万块的订金,把机器拉回去,让郑大哥给你找几个工人过去开工,把石墨筛选出来之后,干脆卖给省城的加工厂怎么样?”

        徐君然眼前一亮,自己确实考虑的不够周全,以前做工作他大多数都是负责行政方面的,经济方面的东西也只是懂一个大概而已,还真就没有想到还可以这么搞。

        看向郑宇成,徐君然诚恳的说道:“郑哥,这事儿,麻烦您了。”

        郑宇成哈哈一笑:“放心吧,这个事情交给我,三天,三天只内我就给你找来人帮忙。”

        这事儿还真就难不倒他,郑宇成在江州市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这民族饭店被他经营的有声有色,黑白两道都有关系,找几个退休的老工人还是可以的,就像他说的一样,现在工人们也需要生活,需要钱,那些退休的工人,五十多岁闲在家里,要是教徒弟一个月能赚跟上班时候差不多的工资,肯定有人愿意去干。

        正好郑宇成还有心要结交徐君然,帮了徐君然这个大忙,就等于让徐君然欠下自己一个天大人情了。只不过让郑宇成和白沙都有些意外的是,王伟达对徐君然竟然表现的这么亲热,可以不夸张的说,简直丝毫不像第一次见面一般,着实让他们很是意外。

        “王哥,先付款两万的话,你们销售那边,是不是没办法跟厂里面交待啊?”

        就在这个时候,徐君然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王伟达大包大揽的摆摆手:“放心吧,这个事情包在我的身上,两年之内你把剩下的钱给打到我们厂账上就行。”

        郑宇成眯起了眼睛,心里面隐约的觉得,这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0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