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绿帽子(2/92)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绿帽子(2/92)

        “都给我住手!”

        杨维天赶到县政府的第一句话,就是对还在地上扭打着的秦国同和沈勇敢大声喝道。

        没想到沈勇敢跟秦国同此时已经打出真火来,两个人浑然不觉杨维天的到来,又或者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听进耳朵里面,依旧你一拳我一脚的互相纠缠着,嘴里面自然也都是不干不净的。

        杨维天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一脚把两个不顾体面的混蛋给踢开,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小身板根本做不到这一点,转身对身后的一群人大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分开!非得等到打死一个吗?”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众人这才缓过神来,慌慌张张的冲上去了六七个人,这才把秦国同和沈勇敢给分开。

        即便如此,两个人还不住的挣扎,很明显还没打够。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身后的县委县政府干部们,不少人干脆都面色扭曲的转过头去,甚至有人不得不狠狠掐了自己一下,这才没有笑出声来。

        为什么?

        实在是因为这两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县委领导,如今的样子真的是一点体面都没有了。

        秦国同的鼻子被沈勇敢当面一拳给打出了血,平整的衣服此时领口都被拉开,嘴角也挂着血丝,浑然没有平日县长的威严。沈勇敢更加凄惨一点,眼眶发青,跟一个大熊猫一般,同样鼻子和嘴角都是鲜血,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用仿佛能够杀人的眼神盯着秦国同,很明显如果不是身边有人拉住他,他还要冲上去跟秦国同厮打一番。

        “老沈,老秦,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把这里当什么地方?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杨维天珠连炮似的的提问,让秦国同和沈勇敢都低下了头,他自己心里面却是诧异之余带着一抹惊喜,着实没有想到,平日里跟自己对抗最为激烈的两个人,竟然会在办公室里面打起来,而且看样子还似乎出了很大的事情,杨维天这心里面要说没有那么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就虚伪了。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情景,再加上自己的身份,不允许他做出仰天大笑的举动。

        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的一番喝问之下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杨维天这才点点头,挥挥手对那些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说道:“都出去吧,老吴你安排一下,这个事情,不允许随便议论,发现的话,直接开除!”

        跟随杨维天过来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吴梁新点点头,转身出去安排这个事情,毕竟县长和县委宣传部长打架,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传出去的话,武德县委的脸面都要丢的一干二净。

        “老秦,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到沙发前坐下,杨维天看了看坐在自己左右两边的秦国同和沈勇敢,沉声问道。

        惊讶过后,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如果不是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沈勇敢和秦国同这两个一向同气连枝的儿女亲家,怎么可能忽然拳脚相向,甚至于根本就是翻脸的态度呢?

        秦国同满脸愤恨:“书记,我也是莫名其妙啊,早上正跟财政局的同志谈话,结果沈部长忽然冲了进来,上来就跟我动起手来,书记您说说,他这不是发疯是什么?”

        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正跟胡刚说话的时候沈勇敢冲进来,不由分说就好像疯了一般的攻击自己,简直就好像一条疯狗一样,原本开始的时候秦国同还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情谊在劝阻躲闪着,可沈勇敢不依不饶的揍自己,终于把秦国同给惹火了,两个人这才扭打在一起。

        杨维天之前在胡刚的嘴里面已经听说了一些情况,扭头看向沈勇敢:“老沈,你这是怎么回事?”

        沈勇敢此时凄然一笑:“杨书记,家门不幸,我老沈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就算告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让秦寿生这个流氓得到报应!”

        所有人都愣住了,秦国同有些惊讶,而杨维天却是一脸不解。

        “老沈,你这是……”

        杨维天有些诧异,隐约当中却觉得不对劲,要知道沈勇敢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干部,能让一个县委常委不顾身份跟县长像街头地痞一般的打架,如果不是出了大事,这怎么可能呢?

        正在这个时候,县委办公室主任吴梁新敲敲门走了进来,快步来到杨维天的身边,看了一眼秦国同和沈勇敢,摇摇头,低声趴在杨维天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看到杨维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等到吴梁新说完,杨维天忍不住一阵冷笑,看向秦国同沉声道:“秦县长,好大的威风啊!”

        秦国同一愣,不知道刚刚还态度公允的杨维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听了吴梁新的几句话,竟然冲自己发起火来了呢。

        “杨书记,您这是?”秦国同微微有些不解。

        杨维天冷笑起来:“秦国同,你教的好儿子!”

        说完,他看向沈勇敢,沉痛的说道:“老沈,你先回家吧,唉,节哀顺变吧……”

        这下子,沈勇敢也愣住了,不知道杨维天这是什么意思。

        杨维天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吴梁新问道:“县局怎么说?”

        吴梁新苦笑了起来:“刘局长刚刚派人过来汇报说,他接到消息之后,就派人开始寻找那些犯罪分子,现在已经抓到了几个罪犯,不过……”说着,他看了一眼秦国同,有些犹豫起来。

        杨维天眼睛一瞪:“不过什么!”

        吴梁新咬咬牙,沉声道:“不过,首犯秦寿生躲进了县委家属大院,秦县长的爱人堵在门口,公安局的同志不敢进去抓人。”

        什么!

        这下子,秦国同跟沈勇敢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杨维天冷笑了起来,看着秦国同:“秦县长,好大的威风啊!儿子睡了人家老婆,还把人家老公打进医院!最后躲到县委家属大院!我倒是要看看,这武德县,是谁家的天下!”

        说完,他冷冷的对吴梁新道:“告诉刘柳,给我包围县委家属大院,我亲自过去抓人!”

        秦国同愣在了原地,而听说儿子被打进医院的沈勇敢则是一脸怨毒的看向秦国同:“姓秦的,你有种!秦寿生敢把我们家志强打进医院,我沈勇敢要是不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我就是你养的!”说完,他快步离开了秦国同的办公室,儿子进了医院,身为父亲的他再怎么焦急也得要去看看,暂时顾不上跟秦国同玩命了。

        此时此刻,秦国同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就真的是傻子了,呆呆的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最后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孽子!”

        等秦国同收拾了心思,回到县委家属大院的时候,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县局的警察,为首的赫然是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刘柳,此时的他一脸严肃,目光坚毅的跟在县委书记杨维天的身后。

        看到秦国同过来,杨维天冷哼了一声没搭理他,刘柳却是不敢怠慢,连忙来到秦国同面前。

        “县长,不好意思,这个事情……”

        刘柳有些为难的抱歉道。

        秦国同苦笑了起来:“刘局,不用道歉。我知道这个事情不怪你。”

        他之前已经听心腹汇报过了事情的始末。昨天晚上县局抓捕一名逃犯,结果逃犯进了县财政局的家属大院,原本这也没什么,武德县城就这么大的地方,公安局追捕犯人也是正常的。可好死不死,正在县局的人手没发现逃犯准备撤走的时候,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从窗户当中翻了出来,当时就被堵在大院后面的民警和民兵给抓了个正着。

        原本人们以为这是逃犯,结果一看,马上就有人认出来,这是秦县长家的老三秦寿生。

        而他翻窗户跑出来的那个窗户,赫然是县委宣传部长家老2沈志强家。

        但问题是,沈志强今天没在家,只有一个媳妇马丽娜在家。

        夜半三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秦寿生被抓到的时候,明显连衣服都没有穿好,这不得不让人想到某些带着桃色二字的事情。

        虽说刘柳看到秦寿生之后马上下令放人,可因为是半夜公安局抓人,县财政局的好多人都亲眼看到了秦寿生从沈志强家光着身子翻窗而出的一幕,其中甚至有财政局保卫科的人。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第二天早上,就有人把事情捅到了沈勇敢的家里面,这才有了沈勇敢大闹秦国同办公室跟秦国同死磕的一幕。

        儿子被戴了绿帽子,还是被自己最为亲近的政治盟友的儿子,这让沈勇敢对于秦国同的怨恨可以说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一下子充斥着整个胸口,恨不得一下子跟秦国同把性命平拼掉。

        而从市里回来的沈志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怒不可遏,拿着一把刀去找秦寿生拼命,却被秦寿生一伙人给打进了医院,则让这个事情,一下子上升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此时此刻,秦国同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泥沼之中的困兽,寸步难行!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0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