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赞助春晚?(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赞助春晚?(求订阅!)

        当官就要做到三不倒:一是“夸不倒”、二是“难不倒”、三是“吓不倒”。

        可是现在,谢庆深对于徐君然,却不得不刮目相看起来。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很厉害,很高明,也很让人不得不佩服!

        他是搞宣传出身的,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徐君然的这个做法,看似举重若轻,可实际上却给李家镇的这个酒厂套上了一个护身符。有那几位老领导坐镇,就算有人想要拿酒厂做文章,恐怕也得小心干扰**老区发展经济这顶大帽子扣下来。

        联想到之前丁建设跟自己提过一嘴的事情,谢庆深笑着对徐君然说道:“小徐〖书〗记,不知道,你们公社的这酒,价格高不高啊?”

        他这么问,自然是希望多了解一些关于酒厂的情况。

        徐君然微微一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都是聪明人,说起话来也不用拐弯抹角,徐君然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的酒,只是针对普通大众销售,您也知道,随着咱们群众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这饭桌上也不能少了酒。”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听说电视台准备搞一台春节晚会,这不是想着提供一些赞助么。”

        “赞助?”对于这个词感觉到十分新鲜的谢庆深跟杜文艳对视了一眼,却有些不太明白徐君然的意思了。原本他以为徐君然是打算把他们公社生产出来的这酒推销到〖中〗央的电视台去,却没想到,徐君然似乎不是这么打算的。

        徐君然呵呵一笑,解释了起来,所谓赞助,是社会组织以提供资金、产品、设备、设施和免费服务等形式无偿赞助社会事业或社会活动的一种公关专题活动。赞助活动是一种对社会做出贡献的行为,是一种信誉投资和感情投资,是企业改善社会环境和社会关系最有效的方式之一。任何一个社会组织的赞助都会有自己的具体目的。而徐君然的目的,说白了是为了推广李家镇公社酒厂生产的酒类产品。

        赞助这个时候,在后世很多时候都是被冠以负面的形容,可实际上,赞助是有很大好处的。

        首先,企业通过赞助活动做广告,增强广告的说服力和影响。一方面可以通过赞助活动作为广告宣传的载体,使公众获益,以赢得公众的普遍好感;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赞助所获得的“冠名权”提高广告的效果。

        而且,还能够通过这种行为树立企业关心社会公益事业的良好形象。现代企业不仅要盈利,还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与义务。赞助社会活动是企业向社会表示其承担责任与义务的方式之一。赞助活动的开展,有助于企业赢得政府与社区的支持,从而为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营造相对宽松的社会环境。

        另外一点十分重要的是,徐君然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企业与社会公众的良好感情。举办与公众密切相关的赞助活动,能够有效的培养企业同公众的情感,增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加强双方的联系,使公众在内心深处认同企业。毕竟在这个年代当中,搞企业并不能够被大多数人所接受,最起码后来发家致富的个体户,在如今大多数人的眼中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由此可见商业行为在如今的华夏,是多么的不得人心了。

        “小徐同志,我看你这个赞助,恐怕也是想要制造新闻效果,扩大你们酒厂的认知度吧?”

        等到徐君然说完之后,谢庆深意味深长的对徐君然笑了笑,缓缓开口道。

        徐君然也不否认,直接承认道:“没错,瞒不过谢台长的火眼金睛。”

        说着,他把自己在李家镇公社基层了解的一些情况说了一下,最后叹气道:“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公社的乡亲们,能吃饱饭,别饿死人就行。他们的日子,太苦了!”

        他这么坦荡荡,反倒是让谢庆深点点头笑了起来:“不容易啊,一个堂堂的大学毕业生,文化人,放下思想上的包袱,一心一意的为基层的乡亲们谋福利,我要是不帮你这个忙,倒是显得我谢某人脱离群众了。”

        看了看杜文艳和林主任,他笑着继续对徐君然道:“说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徐君然这才开口说道:“我们酒厂想要这一次春晚的独家冠名权,另外,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成为此次晚会的酒类独家赞助商。”

        谢庆深一怔,原本以为徐君然要提出其他的要求,却没想到徐君然竟然提出这么个要求来。

        看了看杜文艳,谢庆深问道:“小杜,你有什么意见?”

        毕竟这次晚会虽然名义上是他领导,可实际上的操作却是有杜文艳负责的。

        杜文艳秀眉微蹙,低头沉吟不语,虽然跟曹俊明的交情不错,对徐君然也十分的欣赏,可这次晚会至关重要,她实在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徐君然提出的这个事情,她有必要仔细的斟酌之后才会回答。

        曹俊明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喝着,倒是丁建设有些焦急,刚要张嘴开口,却看到徐君然对他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如果说原本丁建设只是觉得徐君然很有才华的话,现在看了他的表现,他对于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却再也没有了一点轻视之意,反倒是把他看做跟自己一个级别甚至更高的人来对待,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办法把自己治下酒厂生产的酒送进皇宫大内的,最重要的是,能在曹俊明和谢庆深这样的人面前不动声色稳如泰山的年轻人,遍寻京城,恐怕都未必有几个。

        这个徐君然,简直就像是一个在部委混了很多年的老油条一样。

        丁建设给徐君然下了这么一个定义之后,干脆闭上嘴跟曹俊明一样不说话。

        半晌之后,杜文艳才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徐君然,又看了看一直没吭声的曹俊明和丁建设,最后才对谢庆深点点头:“台长,我看这个事情倒是可以答应下来,毕竟五万块的赞助,对咱们台来说,也是第一次。”

        谢庆深一笑:“是啊,我倒是第一次收到这个钱噢。”

        “不过……”话锋一转,杜文艳又开口接着说道:“这个事情不是小事,毕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是不是应该台里面讨论一下?”

        她这是谨慎的做法,毕竟这个赞助的事情是徐君然提出来的,可以说是开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先例,在央视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有企业找到他们,要求以赞助的名义做广告,别说杜文艳了,就连谢庆深,估计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五万块钱的数额,说多不多,说少可也不少了,真要是别人扣个收受贿赂的帽子下来,任何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但是,杜文艳也看出来谢庆深有意帮徐君然进而结交徐君然和曹俊明的意图,官场生态环境中不愿意得罪人的盲从心理和社会公众意识中蚀财免灾的习惯性心理,此时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使得她做出了这个决定。这是因为在目前法治不健全和体制不顺的政坛上,盛行着谁的官大谁说了算。由此衍生出领导的观念可以左右一切,领导的需要即为合理的习惯。更加有意思的是,官场上虽然也有集体讨论,但并不是认真的论证,而往往是谁的权力大服从谁,讨论不过是一种形式,一个过场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杜文艳才巧妙的提出拿到台里面讨论的建议,把这个事情,放到了谢庆深的手上。

        要知道,这个晚会的事情台里面是让谢庆深负责的,哪怕拿到台里的党委会议上去讨论,那也是谢庆深去跟别人争执。成与不成,曹俊明和徐君然都要欠下谢庆深一个大大的人情,所以对于谢庆深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谢庆深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对徐君然道:“小徐〖书〗记,你有什么意见?”

        换做别人,恐怕就想不到这一点了,可徐君然前世见过了太多这样的场面,微微一笑点点头:“没关系,就听杜姐的,我等您的好消息。”

        头脑清醒、心胸豁达,这句话换一种说法就是:该敏感的时候敏感,该麻木的时候麻木。徐君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做事的时候,主张考虑问题越复杂越好,处理问题越简单越好,因为实际上把问题考虑得复杂一些就是为了问题处理起来更简单一些。

        对于杜文艳的提议,徐君然略微一思考就明白了她的用意,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聪明到了极点的女人。她的这个提议,不仅让自己不承担任何责任,甚至于连徐君然也挑不出她的毛病来,还让谢庆深这个上级满意,说八面玲珑一点都不为过。

        只不过,她并不知道,徐君然的杀手锏,不在这里,而是在另外的地方。

        徐君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官,最终总结出来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要善于利用现有一切手段,争取有地位的人和结构的支持,以便使自己从这些有权力的方面取得最大最有利的条件。(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0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