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三百三十章 不速之客

第三百三十章 不速之客

        对于徐君然来说,能够让黄子齐手忙脚乱的事情,他是很乐意帮上一把的,尤其还是在这个关键时刻。

        离开曹俊明家的时候,林雨晴一脸不解的对徐君然问道:“秦国同的事儿,不是已经事实确凿了吗?”

        徐君然的表情平静:“你觉得,什么是事实?”

        林雨晴默然不语,她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却也明白,有时候事实,不过是某些人手里面的棋子罢了。

        可犹豫了再三,林雨晴还是开口道:“真相不是会在审判当中获胜吗?”

        徐君然脚步一滞,林雨晴的这句话让他的心里面好像被人重重的用锤子敲了一下一般,沉默了半晌,他才低声道:“雨晴姐,你这句话,弄错了顺序。”

        林雨晴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徐君然,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苦笑了一下,徐君然缓缓说道:“在审判当中,获胜的那一个才是真相。”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如此。”

        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真相从来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多数人所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相。

        老百姓告官的案件,千百中有一二得到公正处理。即使钦差比较有良心,不过设法为之调停,使两方面都不要损失太大罢了。再说,钦差一出,上下又是一番招待,老百姓又要掏钱;地方官一定要让钦差满载而归,才觉得安心,才觉得没有后患。所以,各州县的官也明白了,老百姓的那点技俩不过如此;老百姓也明白了告状必定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往往激出变乱。搜刮老百姓是各级官员的共同利益所在,这就决定了老百姓告状的成功率不过千百之一二。

        就好像秦国同的这个案子,证据不是没有,下面的基层群众在沈勇敢跟秦国同被审查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反应他的问题。

        但是,这并不能够决定什么。

        在很多事情当中,由于官员熟悉法律条文,又有权解释这些条文,再加上千丝万缕的联系,彼此同情,老百姓想打赢官司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这就是华夏很多时候的现状,谁都没有办法。

        随着时间的增长,吃的亏多了,老百姓也就明白了:一是不值得打官司,告状是亏本的买卖;二是贪官污吏准备付出更大的代价打掉出头鸟,一旦坏了规矩,他们的损失将极其巨大,因此出头鸟很可能陪上身家性命三是在付出了上述重大代价之后,告状的成功率不过千百之一二。结论:民不和官斗。出头的掾子先烂。屈死不告状。

        冤大头是贪官污吏的温床。在冤大头们低眉顺眼的培育下,贪官污吏的风险很小,麻烦很少,收益却特别高,因此想挤进来的人也特别多,他们的队伍迅速壮大,  秦国同这种人,就是如此。

        “你刚刚怎么不同意大哥的想法呢?”林雨晴忽然开口问道。

        徐君然笑了笑,摆摆手:“大哥的好意我知道,只不过,我不想麻烦他。而且这个事情我也能够解决,如果大哥出面的话,反倒是容易把事情闹大,别忘了,咱们的基础可都在武德县呢。”

        他这是实话,自己在武德县好不容易搞起来的几个企业,还有未来的规划都在那里,徐君然不希望因为某些事情,把自己的心血毁掉。

        林雨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虽然不知道徐君然到底打什么注意,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男人,徐君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虽然年轻,但是徐君然却早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

        回到招待所的时候,郑宇成带着几个酒厂的销售人员刚回来,他们这几天一直都在江南省驻京办的帮助下,拜访曾经在江南省工作战斗过的老领导,把武德县李家镇公社生产的红星白酒和健力饮料送给这些老领导,不管在不在位置上的,统统都送到,有省驻京办这个招牌帮忙,这个事情办的倒是很顺利,毕竟老领导在江南省战斗工作过,对那里都是有感情的,而且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徐君然很聪明,他用的名义很简单,**老区群众为了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办工厂搞建设,把生产出来的产品送给曾经为了**老区的解放和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老领导们,这个噱头一出来,郑宇成等人也不得不佩服徐君然的聪明才智。

        “君然,回来了。”郑宇成正跟人在房间门口说话呢,看到徐君然进来,对他打了个招呼。

        徐君然点点头,看了一眼跟郑宇成说话的人,有些眼生,不过也没有在意:“郑哥,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吧?”

        郑宇成道:“基本上都跑的差不多了。”

        看了看林雨晴,郑宇成笑道:“弟妹也来了啊。”

        林雨晴并不住在这里,她这次回来是因为公事,曹俊伟的手笔大,直接在京城饭店包了三个房间,专门用来公司的人到京城出差住。

        林雨晴笑着跟郑宇成打过招呼,回了徐君然的房间。

        “郑哥,有事儿吧?”徐君然看向郑宇成,笑着问道。

        郑宇成没回答:“咱们进屋说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房间,郑宇成点了一根烟,递给徐君然一只,抽了一口之后才开了口:“君然,我打算在京城搞一个办事处。”

        徐君然愣了愣,不解的问道:“搞办事处?”

        “是的,咱们酒厂要想发展起来,不能只把眼睛盯在江南省这个小地方,要把目光放在大局上,最起码,我觉得京城这个地方,是个值得开发的市场,如果能够拿下来的话,最起码对于酒厂的销售和发展,有很大的好处。”

        郑宇成不愧是做生意的好材料,说起来头头是道不说,最关键的是,他这些想法已经暗暗的符合了市场经济的某些特征。

        “最近这两天我们拜访了不少曾经在江南省战斗工作过,如今在京城的老领导,这些领导们有的人还在干部岗位上,有的人则是已经离休或者进入中顾委,他们听说咱们的酒厂之后,纷纷表态支持,对老区的发展十分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老领导的支持,迅速打开京城方面的市场。”

        一根烟没抽完,郑宇成已经给徐君然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发展前景了。

        徐君然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郑宇成的讲述,他虽然懂一些经济,但是涉及到经营销售方面的情况,徐君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搞好一个企业,那上辈子就不会是市委书记,而是某个企业的领导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徐君然不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对于专业性的东西,他一向都是从善如流的。

        “郑哥,我说过,酒厂的事情,你可以全权决定。”徐君然弹了弹烟灰,对郑宇成说道:“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把酒厂发展起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徐君然信任郑宇成,自然不会对于他的决定有反对的意见。

        郑宇成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听说,县里面有些变化?”

        他这也是听别人说的,何云伟的突然到来,再加上偶尔从江南那边传来的消息,让郑宇成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徐君然,免得他不清楚如今的情况,万一被别人抢了功劳,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听到郑宇成的话,徐君然夹着烟的手轻轻抖了抖,他知道,这个事情自己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了,否则很多人估计都要瞄准这个事情,时间一长,弄不好武德县那边的人心都要乱了。

        “郑哥你放心,这个事情我会解决的。”徐君然给郑宇成了一个定心丸,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尽快把事情办好。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轻轻敲响,何云伟推门走了进来:“徐主任,张书记马上到了,你是不是跟我去迎接一下?”

        徐君然的眉头皱了皱,还是点点头:“好吧,我们一起去车站。”

        今天是武德县新任县委副书记张吉祥抵达京城的日子,于情于理,徐君然和何云伟这两个下属都必须要亲自迎接他才行。

        官场上的某些事情就是如此,纵然心里面对于一个人讨厌的不得了,恨不得一下子把对方踢开,可是官场上的上下尊卑却是必须要遵守的,这是整个圈子里面的规则,古今中外政敌之间总是水火不容的,不失时机地抨击对方是一种最基本的政治交锋方式。这里面没有迁就和妥协,如果有的话,那就是软弱无能。而不管怎么斗争,以下克上的斗争方式,都是不被众人所喜欢的。

        官场做人是一种最大的修炼。就好像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经验表明,任何新领导人都希望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任何新班子都不乏先声夺人,有所作为,尽快让老百姓认可的冲动。

        当然,至于这三把火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烧,就要看新领导的意图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0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