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要调走了?

第三百七十一章 要调走了?

        “徐书记,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村里的大夫说你是怒气攻心……”

        崔秀英柔柔的声音打断了徐君然的思绪,抬起头看着她的脸,徐君然知道她是真的在关心自己。

        昨天的那种情况下,徐君然在杨莲花的哭闹声中,成为了千夫所指的罪魁祸首,当时崔秀英就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明明就是陈爱国自己做错了事情,为什么要把责任赖在徐书记的身上呢?难道人情比法律还大么?贪污就是贪污了,犯罪就是犯罪,因为他为国家做了几十年的贡献,难不成还要放他一马不成?

        崔秀英读了很多书,这一点跟其他人不一样,她觉得徐君然没有错,毕竟不管怎么说,如果发现问题不去调查的话,岂不是放任陈爱国等人的错误继续下去?

        当她把自己的疑惑对徐君然说出来的时候,徐君然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他没办法告诉崔秀英,这就是华夏特色。

        人情有时候大于法律!

        徐君然依稀记得,上辈子自己的记忆当中曾经处理过一个案子,那是城管局跟一个卖水果的妇女起了争执,那女人带着自己的女儿在街边的机动车道摆摊,城管局的人员劝了她好多次,她非但不理睬,还不断的拳打脚踢城管干警,甚至拿水果刀威胁执法人员,面对这样的人,城管只能够采取暴力措施把她控制起来。可事后事件被人曝光到网络上,一时间对城管的攻击不绝于耳,人们完全无视摆摊者之前的错误,揪住城管暴力执法这一点不放,无奈之下,徐君然只能下令放人,然后处理了几个城管。

        对于这件事,徐君然一直都耿耿于怀,华夏就是这样的特色,人们的眼睛里面有时候看不见真相,却都喜欢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面,而从不去考虑,如果自己面临那个局面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当中,徐君然忽然觉得自己今时今日的处境跟当初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难道就这么放弃?

        他很清楚,这个事情随着陈爱国的死,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解的结,哪怕县委再如何关注此事,恐怕都查不下去了,就算自己不说什么,估计朱泽成也会想办法把自己调回县城去的,免得留在长青乡被人指摘。

        可徐君然却不甘心!

        原本被下放到这里就让徐君然憋了一股气,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段时间来,徐君然心里面所郁结的闷气,随着他急怒攻心昏过去之后,一下子散发了不少,此时他却涌起一股豪情壮志来,就如同当年被黄子轩逼回江南一般,徐君然此时已经豁出去了,既然自己没有了退路,那就勇敢的从前面打出一条路来。

        黄子轩在自己这次下放离京之前,已经去西北某省做县长了,自己可不能被这家伙落下的太远。

        嘴里面露出一丝冷笑来,徐君然扶着床头站起身,对崔秀英道:“走,你陪我去看看杨姐。”

        崔秀英一怔,作为“害死”陈爱国的头号“凶手”,徐君然竟然还想着去看杨莲花?难道他不知道杨莲花对于他这个害死丈夫的罪魁祸首有多么的怨恨么?昨天徐君然明明都已经昏过去了,杨莲花愣是还在徐君然的身上踹了两脚呢。

        “徐书记,我看算了吧?今天可是老陈出殡的日子。”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荐,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崔秀英定睛一看,发现是工作组的副组长于青海,她连忙说道:“老于叔,你快劝劝徐书记吧。”

        于青海的表情也不太好看,闻言对崔秀英点点头:“秀英,你先到外面等一下,我跟徐书记有几句话要说。”

        崔秀英犹豫了一下,徐君然却是笑了笑:“去吧,我跟于老乡长聊几句。”

        无奈之下,崔秀英只好朝着外面走去,随手把门关上。

        等到她出去之后,徐君然把身子靠在床头,对于青海说:“看来,我们都错了。”

        于青海的脸上也露出一个苦笑来:“是啊,想不到老陈竟然这么狠,对自己狠,对我们也狠啊。”

        徐君然半天没说话,他知道于青海说的一点错都没有,陈爱国这么一死,一下子把什么事情都给了结了,所谓人死不能复生,总不能抓着一个死人去问案子吧,就算提留款的事情查出来,大家都可以把责任推给陈爱国,反正他又不可能从棺材里面蹦出来替自己辩解,不得不说,这下子,让徐君然原本的想法全都化为泡影。

        “马力没事吧?”徐君然想到于青海的来意,应该跟他女婿有关系。

        于青海苦笑了一下:“倒是没什么事情,老陈把一切都扛下来了,现在大家都以为他才是罪魁祸首。”

        徐君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更让他觉得奇怪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随着陈爱国的死烟消云散了。

        事出反常必为妖,徐君然不相信陈爱国真的那么脆弱,要知道在自己跟他谈话的过程当中,虽说他有些挣扎,可是徐君然却没有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他萌生死志,毕竟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徐君然有自信能够看得出,一个人是不是心存死志。

        只不过这种怀疑他现在没必要跟任何人说,毕竟大家都认为陈爱国是因为自己跟他的谈话过程当中逼得太紧,这才让陈爱国想到了自杀谢罪,说句不好听的,徐君然现在就是众矢之的。

        “对了,我听乡长和书记在跟县委领导讨论,准备把你调走。”于青海叹了一口气,总算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来意。

        徐君然一愣,想不到这么快他们就已经做出决定了,无奈的摇摇头:“于乡长,我想去跟老陈告个别。”

        于青海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我和秀英陪你过去。”

        陈爱国下葬的地方就在联合村不远,这个时候还没有所谓的火葬,大部分都是土葬,找个地方埋了了事。徐君然跟于青海到达陈爱国坟前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走了,留下的只有工作组和乡里以及县里面的一些干部。

        几个人走到人群旁边,徐君然迈步来到陈爱国的坟前,看着坟包,忽然很是伤感。

        这时候,原本跪在坟前的杨莲花忽然转过身,看到徐君然之后眼睛顿时就红了:“你来做什么?”

        徐君然开始还以为她又会冲上来跟自己拼命,对于这个没了丈夫的俏寡妇,徐君然的心里面是满怀着愧疚的,毕竟说起来,陈爱国的死跟自己确实有关系。

        组织了一下语言,徐君然满脸抱歉的说道:“杨姐,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杨莲花已经站起身,自顾自的说道:“我不想听你说话!”

        说完,径直离开了这里。

        不少人看着徐君然和杨莲花之间的对话,都无奈的摇摇头,跟那些无知的群众相比,他们更清楚这个事情的内幕。徐君然调查问题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他照章办事的同时,逼死了陈爱国,这才让他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有时候就算做的是好事,可是如果方法方式不对,却依旧要承担责任。

        马聚宝跟王祥林离开的时候,看徐君然的眼神都不善,尤其是马聚宝,更是冷哼了一声,瞪了徐君然一眼才离开。

        很快坟前只剩下徐君然跟于青海等人,再就是县里来的几个干部。

        “徐书记,朱书记让我转告你,不要灰心,县里面的工作也很需要你。”纪委的杨科长上来跟徐君然打了一声招呼,转达了朱泽成的话。

        徐君然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朱泽成这是不方便跟自己见面,所以才让人转达啊。

        他也理解朱泽成的难处,毕竟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朱泽成的身份特殊,如果跟自己这个众矢之的走的太近,很容易被人误会和诟病,纵然朱泽成心里面再怎么偏向自己,此时此刻在表面上也必须要疏远自己。

        想到这里,徐君然对于崔秀英的感激又增加了一分,人家一个女孩子能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照顾自己,最起码对于处于困境当中的徐君然来说,这是十分难得的一件事情。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板荡识诚臣。对于徐君然来说,现在的崔秀英,就是他的朋友。

        “谢谢杨科长了。”徐君然苦笑着对杨科长道了一声谢。

        杨科长表情也很不太好,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我们顾书记说了,这姓陈的死的太是时候了,他这一上吊,咱们这趟算是白来了。”

        他是做纪检干部的,倒不是说出政绩靠这个,主要是做纪检工作的,看问题跟一般人角度不一样,他们看到的东西,相对于普通干部,更为深刻一些。就好像徐君然之前想的那样,陈爱国一死,最大的受益人,恰恰就是安维明那群蛀虫!

        起点出了个新的活动,大家可以看一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无弹窗小说网www.RT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0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