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徐书记要动刀子了!

第四百七十六章 徐书记要动刀子了!

        “下一步,乡里面工作的重点,是要做好春耕工作和农贸市场的建设。”

        徐君然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起来,毕竟对于基层农村工作来说,这些才是比较现实的。

        目光看向葛大壮,徐君然平静的说道:“乡长,下一步我要到各个村屯检查春耕的准备工作,农贸市场的建设,你要多用心了。”

        葛大壮神色不变,点点头:“书记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他们这么说着,黄海的表情变了变,张嘴想要说话,却看了一眼徐君然的脸色,最后没有开口。

        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徐君然仿佛无意当中说起一般,对葛大壮问道:“对了,老葛,我听说咱们乡的萤石矿现在都已经被承包出去了?”

        葛大壮一怔,点点头道:“是的,书记,这个事儿是县里面打过招呼的,已经承包出去三年了。”

        他心情不错,徐君然既然把农贸市场的事情交给自己,那就意味着自己答应雷暴的事情能够完成了,到时候雷公子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说不定还能捞到不少好处呢。所以徐君然问起萤石矿承包的事情,他倒是没怎么在意,很是配合。

        这个时候,承包责任制才刚刚开始没几年,有本事承包到矿产的人,要么是有背景的,要么就是有胆子的,哪一类都不是好应付的,不管徐君然打什么主意,葛大壮都不看好他对萤石矿的那些想法,所以徐君然问什么,葛大壮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徐君然点点头说:“我是这样考虑的,咱们是不是能从几个萤石矿口多拿一些承包费呢?而且我还考虑,是不是把乡里面的几个滑石粉加工厂,整合一下,这么零散的小加工作坊可不行,要形成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才对。”

        会议室里面的干部被徐君然的几句话给弄的有些发晕,不管是提高萤石矿口承包费,还是整合滑石粉厂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整天跟农民打交道的干部来说,都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先进了,在他们看来,徐君然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跟痴人说梦差不多,且不说那个提高萤石矿承包费用的事情,单单是整合滑石粉厂的想法,大家就觉得这位年轻的书记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滑石粉厂究竟涉及到多少人的利益吗?他这么做,难道就不怕捅了马蜂窝?

        这边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徐君然就继续说道:“另外,乡里面的那个纺织厂,我看也要整改一番,都已经发不出工资来了,还硬拖着干什么?工人们难道要靠政府的救济养家么?老葛,你叫人查一下纺织厂的账目,我看田胡那家伙挺机灵的,让他把欠着纺织厂帐的企业名单列出来,我想想办法把钱要回来,咱们的纺织厂有人有设备的,难道非等着坐吃山空不成?”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徐书记心里面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的这个会议,最重要的部分原来就是这个结尾。之前所说的一切,不过是铺垫罢了。

        此时此刻,谁都没办法再说什么了,刚刚开口提出种烟意见的那些人已经被证明了是没有想法的,至于最大的反对者葛大壮却是不好说什么,毕竟徐君然刚才已经给了他一个甜枣吃,让他负责农贸市场的建设,这么大的事情都交给他了,如果这个时候葛大壮再跳出来反对徐君然的意见,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要知道官场上面大家都是要遵守一些规则的,正所谓潜规则办事,明规则整人,官场上许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讲,许多事情只能讲不能做,不了解其中的变数,都是要栽跟头的。

        更何况官场上做官有个准则: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贪求完满,你必须要给别人留下余地,你必须让别人也要得到一点什么,你必须也要同时满足别人做官的自尊心和利益需求;你让别的官员一无所有,你把同僚们逼急了,只给人家留下跟你拼命的一条路,你自己最后也就一无所有了。

        所以,大家彼此之间都是要遵守一些不言自明的规则的,就好像今天徐君然在会议开始的时候给了葛大壮面子,安排他分管很有油水的工作,实际上就是抛出了一个善意的信号和诱饵,假如之后葛大壮不听话,那就是葛大壮不遵守规矩了,到时候徐君然采取什么措施的话,传到外面去也不怕别人有所不满和非议。

        “徐书记,就按照您说的办吧。”都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不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葛大壮第一个举手同意。反正现在也是无力回天的局面,倒不如痛快一点,还显得自己知进退。

        其他人也都纷纷表示同意,这就是在基层工作的好处,一般情况下,只要一把手的意见不太离谱,很少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的。

        徐君然点点头:“萤石矿的事情,等这几天我看完乡里面的春耕工作之后,葛乡长和范老书记陪我走一趟。”

        葛大壮和范树林都点头答应着,对他们来说,这是好事情,自然不会有反对意见的。

        散会之后,徐君然对黄海说道:“老黄,找一下萤石矿如今承包企业的资料,我看一看。”既然准备提高萤石矿的承包费用,徐君然自然要了解一下,究竟是哪一路神仙占着这块风水宝地,省的到时候抓瞎得罪人。

        黄海自然是明白徐君然的想法的,点头道:“书记放心,我马上就叫人准备。”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书记,您上次说让我查一下咱们乡里面捡到金子的人都是在什么地方捡到的,还要查下去么?”

        这是徐君然私底下交给他的工作,虽说觉得有些离谱,可黄海还是照着徐君然的话去做了,今天在会议上面听到徐君然对于乡里面未来的发展有那么多规划,他实在不明白,这徐书记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难不成这位年轻的书记觉着这长青乡还有金矿不成?

        徐君然笑着点头:“当然,这个事情你要尽快办好。”

        既然自己打算把金矿发包,徐君然就必须要先弄清楚金矿的资料,这样对发包才有利。

        黄海虽然不知道徐君然是什么意思,但毕竟是领导交代的,也只好点头答应。

        下午的时候,黄海就亲自把资料送了过来,徐君然看了看,现在在长青乡承包萤石矿的的企业有两家,为主的一个双齐市前两年成了经济开发总公司,本地一个叫孙茂荣的人是他们的职工,派驻在老家这边当了矿长。另一个是滨州市矿业公司,是松合省省城滨州一个个体私营老板开的。乡里派到两个大矿上的书记叫陈大栓,是新建村的老支部书记,专门去协调两个矿的关系。有孙茂荣跟陈大栓这两个本地人在里面,倒是没有人敢上矿找事儿,矿上的生产也一直很稳定,可就是一说交承包费,就得缠嘴磨牙,一把手不去办不成事。

        徐君然冷笑着点点头:“你收拾一下,叫上葛乡长和老范书记,咱们去矿上看看,会会这些老板!”他心里面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这两个公司后面有什么后台,自己都非要从老虎嘴里面拔出牙来不可。

        第二天一大早,黄海就把人都叫齐了,除了葛大壮跟范树林之外,黄海还把乡企业办公室主任丁子达和财政所所长老李给叫上了,毕竟他们两个跟这次去的事情都有一点关系,也算是相关部门的领导。徐君然没有意见,长青乡的矿山和企业大多数都集中在乡里的中北部地区,这是因为当初马聚宝的关系,自己正好顺道看看乡里面的一些企业。

        “老黄,咱们先去纺织厂看看吧。”徐君然坐在吉普车里面,对黄海吩咐道。

        黄海点点头:“好的,书记。”

        一行人来到了纺织厂,田胡早就带着人等在这里了,纺织厂每年的产值只有十多万,根本不算是什么大型厂子,而且每年的产量也远远达不到行业最低标准,要不是山高皇帝远,恐怕早就被关停了。好在现在老百姓毕竟看价格低、路途近,所以能与外边进来的产品抗衡,在本乡本土还有相当份额的市场,能维持着生产。田胡这个人徐君然侧面了解了一下,虽说有些混帐,但却并不是那种贪污的人,平时爱好杯中之物,但是涉及到厂子的问题,却不含糊,要不是他拼着命的利用自己的关系不断给厂子从银行里面贷款,纺织厂早就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田老虎,你说说,这厂子还有必要干下去么?”站在厂房门口,徐君然指着长满了青草的厂房对身边的田胡问道。

        田胡一愣,苦笑着说:“书记,不瞒您说,现在我们他**的天天就是给银行干活呢。”

        徐君然笑了笑:“是啊,纺织厂这几年整体不配套,生产规模一点也没有扩大,欠银行的债务倒增大了,你这个厂长,是有责任的!”

        一句话,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0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