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春梦无痕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春梦无痕

        昏暗的房间之内,少女的肩带已经被扯了下来,不断游走的双手在用一种让她应接不暇的速度解除着武装,徐君然一面不停歇的用嘴唇和手掌在她身上探索,一面想要进行接下来的步骤,他在女人的脖颈间不停的啃吻着,伴随照进屋内的月光,他可以看清那白皙中带着愤怒的皮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对于男人来说,这是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猎物,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抑制住自己内心的那种渴求。徐君然是正常男人,所以他自然也没办法同样也不会去控制自己内心的**,面对着这样诱人的美味,徐君然吐出自己的舌头,开始在那光滑的皮肤上轻吻着。只不过,徐君然忘记了,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雏儿。因为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应面前的男人,崔秀英对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好像还有些抗拒,她的手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只能在对方的胸前不断的想要维持安全的距离。“好痛……”这是萦绕在崔秀英脑海当中唯一的念头。此时此刻,她被徐君然一口结结实实的咬在了脖颈间,但是这种痛感却微妙的酝酿成了快感,她感觉到了从下腹升起来的热度,就像是被注入了叫人动情的药剂一般,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一直持续的慌张和惊愕也开始转换成为了渴望。她的皮肤开始变得似乎都要融化了一般,需要男人的爱抚。“我们……去床上好不好?”,难耐的喘息着,崔秀英想要说服对方选择正常一点的地方。徐君然没有回应她的这句话,只是默默的抱起女人并不算沉重的身体,付诸行动。“我自己走就……”崔秀英努力抗拒着男人的抚摸,想要用自己最后的理智来做出决定,却没想到男人一下子就吻了上来。嘴巴再次被徐君然堵了个严严实实。完全说不出话来,就连底线也同样被占满了。好像能一直戳到心脏那样的痛感在瞬间就侵袭过来,她只能尽力扶住徐君然的双肩保持微妙的平衡,无助的随着对方的动作juliè的前后晃动着身体。意识模糊之间,她好像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被徐君然踢到在地上的声音,但是此时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其他的东西了,因为崔秀英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不断的抽紧再抽紧,最后完全痉挛了起来……仿佛是轻咳一般的低呼声,她终于叫出了声来,像是几乎要溺毙的人刚被人从水底拉出来那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全身也像是从水中捞出来那样湿漉漉的。甚至连大腿内侧都黏答答的,湿成了一片,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我们……不应该……这样……”听着崔秀英在自己耳边的无力低语,徐君然同样在juliè的喘息着,在这一刻他感觉怀中的身体如此诱人。他将身前的女人抱起,仿佛听到了倒抽冷气的低呼声,好在夜还很漫长,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面,做什么都不会担心被打扰。…………………………………………………………………………第二天一大早。徐君然是被床头的闹钟吵醒的,看了一眼身边裸着身背对自己的女人,他立刻就关掉了闹钟,眼神一直都停留在女人的身体上。想要看看她有没有被吵醒。薄薄的床单并不能完全遮盖女人的身体,仿若雪白锦缎一般的背部肌肤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彩,想起昨晚,抚手其上便会感觉到一种非常美好的触觉。所到之处就像是抚摸着锦缎般的柔滑细嫩,一时间徐君然的心跳也仿佛开始加快起来。他立刻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也没去看那些因为自己而在女孩儿锁骨上留下的鲜红印记。翻身下床。悉悉索索的穿戴起来,看了一眼床头摆放着的相框,那上面应该是崔秀英和她的父母一家人。看着相片中那穿着鲜艳衣服的崔秀英,徐君然的嘴角泛起一个笑容来,相片里的她披肩的柔顺黑发轻轻的垂了下来,闪亮的大眼睛带着灵动笑意,嘴唇的颜色虽有些淡,但是笑起来却异常的好看,特别是弯弯翘起的嘴角,就仿佛是上玄的月牙儿一般。他愣愣的看了一会儿,一直到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才缓过神,双手在裤腿上摩挲起来,看着散落一地的女性衣物,他的眉头轻轻抽搐了一下,转而却鬼使神差的收拾起来。这一切都在无声的进行着,当那白色的窗帘再次飘动起来,崔秀英这才睁开了眼睛,她茫然的看着眼前那犹如波浪一般飘动着的窗帘,并不知道随着徐君然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衣物。身体上的感觉是腰酸背痛,而心里却是五味参杂,两人如此赤诚相待的一晚,不知道算是什么,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一夜**之后提上裤子不认人的说法,那是网络时代才会出现的东西。但是此时此刻恢复理智的崔秀英却知道,她当时停不下来,而且心中也根本不想停止。不想给自己找借口,更不要提什么是因为喝了酒,如果她不想,就绝对不会将对方带回到家里来。发生这一切是在她的默认下进行,就像在自家卧室的床上,她完成了女孩的成人礼一样。既然是愿意的,那心里为什么会这样难受?难道是因为对方没有第二天早上的爱抚,而是收拾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了么?崔秀英比徐君然起来的要早,每天早上她都会坚持不懈的去跑步,生物钟早已经调整的无比精确,就算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她也依旧不能继续的睡下去。窗帘的飘动渐渐停止,崔秀英的思绪慢慢的有些烦躁起来,这个时候她总算明白了如今的事实,才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以后两人再见到应该会尴尬,也必须要不自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行的办法仿佛就只有尽量的疏远对方,就算是偶然遇到,也就像是不认识一样。翻转身体,白色的床单就那样随意的缠在身上,脖颈上到处都是吻痕,这些由徐君然那个家伙塑造的印记一直延续到了锁骨上,甚至还有一个浅显的牙印呈现其上。这让原本对于高高在上的县长大人心里面还有最后一丝敬畏的崔秀英再也没有了对那个家伙的畏惧,只是一个普通男人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心里面虽然这样想着,可是崔秀英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就如同向日葵总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抬头一样,她也习惯性的想要像往常一样想一想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这是崔秀英从书里面学来的,孔夫子叫做三省吾身,崔秀英觉得自己未必有圣人那么厉害,但是起码能做到每天都把自己要做的事情想一遍。不过很可惜,今天似乎她没了那种心情,思绪的混乱就如同那窗帘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总也不会停止。让她没有空闲去想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甚至于,满脑子都是昨夜那充满激情的一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冲动,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崔秀英忽然觉得,自己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能够确定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现在这一切不是梦,而是确确实实自己经历了的事情。下一步,该怎么办?慢慢的坐了起来,崔秀英的动作很快,就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本想接受那一地狼藉的现状,却是发现除了床上的陈设因为昨天的jīliè而显得狼狈之外,地面上什么都没有。最关键的问题是,崔秀英赫然发现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自己的衣服!这是我的房间!怎么可能没有我的衣服?崔秀英顾不得滑落下来的床单展露出更多的身体,甚至在胸口上还有被印有一块儿浅红色的印记,有点脱力,身体也很难受,但是她真的想要确认徐君然有没有离开,或者说这到底是不是一场让人心惊动魄的春梦了无痕。就在崔秀英马上下床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人推开,出现在门口的赫然是徐君然那个家伙,而很明显看到从女孩儿转变为女人的崔秀英不着一缕之后,他居然还笑了笑,露出一个促狭的表情来。就好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崔秀英用自己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马上把整个人缩回到床单里面,动作飞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同时用极低的声音小声说道:“那个,我爸妈八点钟就要下班了……”现在是早上六点,也就是说,他和她独处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两个小时。徐君然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来,他一方面走进房门,同时也关上房门,手里的早餐也放在桌子上,一直到现在徐君然才明白昨天晚上自己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坐在床边,看着好似鸵鸟一般缩进去的女人,徐君然淡淡的开口说道:“对不起,我不是个好人。不过,我希望能给你一辈子的幸福。”那一瞬间,崔秀英觉得自己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仿佛决堤一般的流了出来。(未完待续……)PS:求订阅支持!RT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