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婚事(上)

第五百八十九章 婚事(上)

        徐君然坐在办公桌后面,认真的看着富乐县招商局的工作报告,轻轻的点着头,田胡这家伙搞经济果然是有一套的,招商局的工作搞的有声有色,谈成了不少投资。不得不说,田胡做事情很有章法,跟投资商的沟通很到位,细微之处也考虑的极为周到,例如有投资商担心子女的入学问题,他就在跟人谈判的时候表示,富乐县将会建设一所师资力量极强的中学。

        基本上现在已经有四五家的企业已经决定落户富乐县,具体地点还在确定中,但看计划的进度,一开春儿新厂房建设就可以破土动工。

        徐君然放下报告,走到窗边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半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姜书记却是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姜书记,您怎么来了?”徐君然连忙站起身让座:“您喝茶还是水?我给您倒一杯。”

        姜书记微微一笑摇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就是来坐坐。”看的出来,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虽然说上次徐君然在常委会上落了他的面子,可后来徐君然还是同意让姜书记亲自出面安抚郭全的家人,抚恤金虽说给的少了一点,但钱还是照给了的。这让姜书记觉得,这个年轻的县长还算知道进退,明白这富乐县谁才是一把手。

        一般来说,正职一般不到副职的办公室去,这也是官场一种人人明白,人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越是层次高的人物相互之间越是有戒备心理,表面上都是言不由衷而又习惯成自然的笑脸。官场的恶斗往往在背后,这就造成了自古至今一脉相承的权谋之术,正面的说法叫政治手腕、政治艺术。因此,官场上久而久之养成一个心照不宣的习惯,同一层面的官员彼此不串门。这恐怕主要还是避免拉帮结派的嫌疑。

        姜书记今天来到徐君然的办公室,本身就让徐君然非常的意外。

        “徐县长,我找你是想谈谈长青乡开发区的建设问题,虽说整体施工交给了省建筑公司,但为了促进咱富乐县的经济发展,我觉得一些小工程还是要下放给富乐县的建筑公司,不能因为人家规模小,就不信任人家嘛!”

        听到他的话,徐君然眉头皱了皱,姜书记可不是富乐县的本地人,怎么两三个月的时间里面,就有了关系户?不是被什么人的糖衣炮弹给腐蚀住了吧?

        姜书记看徐君然一直没说话,笑了笑,“如果一些小工程也不能交到富乐县本地人的手里,我怕有人会骂娘哦,楚书记已经找了我好几次了,谈到上次的长青乡开发区施工下面意见反应很大,你看……”

        徐君然一阵冷笑,心里总算回过味来,敢情这姜书记又想挑拨自己去和老楚顶牛啊,楚正天那是肯定想为侄子捞几个工程,谁不知道他侄子如今是富乐县建筑公司的经历,想来姜书记不愿意帮这个忙,又不好婉拒自己的盟友,干脆又将是非全推到了自己这个县长的头上了。

        “姜书记,这个事情我原则上同意,毕竟咱们要支持本地企业发展嘛。不过最好还是上常委会讨论一下吧。”徐君然笑呵呵点点头,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令姜书记一愣,自从徐君然当上了县长,他就一直在韬光养晦,而上一次关于郭全的事情,再加上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人选问题,徐君然的威信也无形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偏偏最近徐君然开会也表现的异常沉稳,一副大将风度,对富乐县经济发展的一些想法更是常常令常委们眼前一亮,只觉得徐县长果然见过大世面的人,很有些见地,眼见徐君然的威信越来越高,姜书记心急火燎,于是就主动来挑火,本以为徐君然会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去和楚正天理论,试图说服楚正天,估计最后两人肯定会吵起来,却不想徐君然根本不接这个茬,一个太极推手推到了常委会。

        “那好,这个事情听你的。”姜书记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起身告辞。

        徐君然把姜书记送到门外,看着老书记慢慢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来,今后想要自己给他当枪,恐怕没那么容易喽。

        电话响起,徐君然心中一热,是晓柔姐吗?王晓柔人在香江,虽说跟林雨晴在一起,可是徐君然和她两人却是每天晚上都打电话聊天,最近更发展到白天她也会来电话撒娇,不用王晓柔自己说,看她心态这么好,徐君然也明白的知道林雨晴跟她相处的不错。更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开解的她再没有刚刚离去时的悲悲戚戚。

        接通电话,不是王晓柔的娇媚莺啼,而是一个男人有些阴沉的声音:“君然,我是孙振邦。”

        徐君然笑着叫了声三舅,孙振邦笑起来:“听你这声三舅我心里才舒坦点,怎么样,没记恨我吧?”

        淡淡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徐君然平静的说:“三舅你的想法我明白,你是为了家里面,我怎么会记恨你?不过三舅,我可是有争取爱情的权利,你可不见得能管我一辈子。”

        他说这话是考虑了很久的,孙家如今式微,除了孙振邦和孙振安之外,其他的几个人在仕途上基本都没什么发展了,第三代当中唯一比较有出息的,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虽说老爷子如今还在,但是大家都清楚,一旦老人家不在的话,恐怕整个家族就会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所以徐君然这个被众多高层看重的年轻人,自然也就成了孙家未来唯一的希望。

        这种情况之下,徐君然的婚事,自然也就不能由他做主了。

        听到徐君然的话,孙振邦爽朗的笑起来,对徐君然的反应,他有些意外,又有些欣慰,本来以为按徐君然以前的性子会赌气不理自己呢,想不到才去了地方一年的光景,就成熟许多,令自己颇有刮目相看的感觉。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