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惹是生非(五千字求订阅)

第六百一十三章 惹是生非(五千字求订阅)

        林文不仅是表个态而已,他也在行动上对徐君然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提前跟县委这边打好招呼,该请示该汇报的程序一样不落,徐君然对此是十分满意的,一个懂进退的县长,对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来说,是个好事情。

        四月份的时候,徐君然专门把方应物的父亲请到了富乐县,两个人进行了会晤,徐君然的想法,是希望正达集团早一点把麦饭石基地的事情定下来,毕竟眼看着春暖花开的季节到了,这个事情早一点确定下来,就可以开始做征地的工作了,否则一旦春天开始,农民们的土地都耕种了,到时候的赔偿款可是一大笔费用呢。

        方应物的父亲当即表态:“既然徐书记这么说,那就按照徐书记的意思来。我们集团的工作小组马上就进驻富乐县,具体的情况,由应物来负责,到时候还要请徐书记多多关照啊。”

        徐君然呵呵笑了起来:“方叔叔请放心,我一定会的。现在市委已经把这事绑在我身上了,我不想管都不行。再说了,就凭您这句话,我也不能不管啊。”

        方杰在一旁窃笑了起来道:“呵呵,叔叔的面子可真大啊。”

        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家都很清楚,今天在座的都算是自己人,关系自然也是很深的。

        虽然已经做了县委书记,可徐君然并没有搬进县委常委们住的小区,反倒是继续住在了自己跟谢美娟当初住的那个地方,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在这里住习惯了,不大喜欢换地方。

        在家里面看了一会儿文件,徐君然下楼,准备去楼下的小吃部吃饭,这是一个以前机械厂的工人阿姨开的,阿姨已经四十多岁了,徐君然都叫他张阿姨,听说是因为发现前夫乱搞男女关系,张阿姨才跟前夫离婚的,自己带着一个儿子生活。她做的豆腐脑很好吃,徐君然经常在这里吃早饭,张阿姨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知道这个年轻人好像是在县委工作。

        “小徐来了啊。”张阿姨笑着跟徐君然打了一声招呼。

        徐君然点点头:“张姨,给我来碗豆腐脑,要两个素馅包子。”

        不一会儿包子和豆腐脑就都端上来了,徐君然道了一声谢,正准备吃东西,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

        眉头皱了皱,徐君然就看到三个走路有些踉踉跄跄的男人走进了小饭店,为首的那人四十多岁的样子,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那种省油的灯。不仅如此,徐君然还发现,在那个男人进来的一瞬间,张阿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张姨,你没事吧?”徐君然抬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人,对张阿姨问道。

        张阿姨愣了愣,摇摇头挤出一个笑容道:“没关系,你吃你的,小徐。”

        说完,她朝着那几个人迎了上去。

        徐君然见状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插手就不太好了。

        张阿姨跟那个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几个人转身出去了,在外面说起话来。

        徐君然吃过饭之后,掏出五毛钱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张阿姨跟那个男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看到徐君然往这边看,那男人愣了愣,随即恶狠狠的瞪了徐君然一眼。

        徐君然一阵莫名其妙,开口问道:“张阿姨,收钱了。”

        那男人看了一眼徐君然,上下打量了一番,却没有说话。

        张阿姨转过身,眼角有些红肿,轻声道:“小徐你把钱放那就行,我一会儿收拾。”

        徐君然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姨,你们这是?”

        那男人醉醺醺的张嘴就喝道:“小毛孩子,滚一边去,我们家的事情关你屁事!”

        徐君然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那人:“你再说一遍?”

        那男人看到徐君然脸色有些不爽,再加上这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真要是冲突起来,自己未必是对手,心里面有些畏惧,咬咬牙看了一眼张阿姨,哼了一声道:“我还会再找你的。”说完这句话,转身招呼着自己那两个酒友转身就走。

        “别做梦了,我没有钱拿给你。”张阿姨一脸苍白,却犹自强硬的说道。

        徐君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张阿姨那个在外面鬼混的前夫。

        “阿姨,您没事吧?”徐君然关心的问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钱的问题倒不大,便说道:“张阿姨,如果您需要的话,我这倒有些钱,平时也用不上,您看……”

        “小徐,我没事,那杀千刀的王八蛋贪心不足,我是不会给他钱的。”张阿姨定下神来说道。

        徐君然点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这种事情自己毕竟是个外人,不好多说。张阿姨家就住在自己楼下,虽说这远亲不如近邻,可徐君然也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插手太多,反倒是让人脸上觉得不好看。

        原本他以为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刚吃完早饭出了小饭店,在门口等着县委小车班的司机来接自己的时候,又遇上了昨天那几个醉汉。

        “就是这小子。”前面传来一声大喊,徐君然原本正在琢磨今天常委会的事情,抬起头一看,就见昨天那个男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只不过这次他带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个光头徐君然看着有些眼熟,却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对方了。

        他看着那个光头眼熟,殊不知那个光头看着他也眼熟,只是隐约的觉得,自己应该认识这个年轻人。

        不知不觉当中,光头并没有像平时打架那样冲在最前面,而是冲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摆摆手,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那个昨天的醉汉却没管那么多,昨天自己这边人少,今天自己带了好几个人来,就是要教训教训这个敢出头的小王八蛋,他迈步上前,挥拳砸向徐君然的脑袋,嘴里面骂道:“小犊子!敢惹老子我,今天我非得……”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徐君然伸出手就抓住他的手腕,上身不同,抬脚踹在他的肚子上,牟足了劲一点力气都没留。

        “嗷!”

        这男人都已经四十多岁了,抗击打的能力自然比不上小年轻,发出一声凄惨之极的叫声之后,噗通一声倒在了徐君然的面前,再也爬不起来,哼哼唧唧的像是快要断气了一般。

        张阿姨听见外面的吵闹声,出来一看,顿时吓的脸色苍白,快步来到徐君然面前,焦急的说道:“小徐,你,你快走,我拦住他们。”

        这年轻人对自己不错,平日里经常来店里吃饭,偶尔还带几个朋友来,一看就是那种官场上的人,但是再怎么说,他也只是县委里面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自己前夫是个什么人,张凤丽太清楚了,胡风是个有名的酒鬼,经常跟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自己就是因为这个才跟他离婚的,小徐这孩子心善,可别被胡风给赖上才好。

        “臭娘们!你敢找人打我!”

        胡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徐君然冷哼一声,一脚踩在他的身上,沉声道:“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胡风挣扎着,嘴里面却还不服气的喝道:“小混蛋,你有种弄死我,不然老子……”

        他却没想到,这句话顿时就犯了徐君然的忌讳,父母双亡的徐君然最恨别人侮辱自己的长辈,脚下一用力,徐君然猛然跺了跺脚,让胡风发出一阵惨叫,徐君然这才冷着脸沉声道:“你再多一句废话,我就让你住一辈子医院!”

        胡风被徐君然给收拾的痛叫了起来,扭头看向光头,大喊道:“小光,你们……”

        这帮人是他最近认识的,在富乐县里面也算是玩的比较不错的一群人,平日里在街面上也算得上说话比较管用的,原本打算仗着这群人今天从前妻这边弄点钱花,却没想到那光头却是脸色一变,狠狠的一跺脚,看着徐君然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我们见过面吗?”

        没想到徐君然冷冷的看了光头一眼:“怎么着,县看守所的牢饭就那么好吃,你还想进去再吃几个月?”

        一句话,让光头脸色大变,指着徐君然:“你…你…你是……你是……”

        徐君然不耐烦的摆摆手:“知道我是谁还敢指着我,你胆子不小啊?”

        这个光头当初曾经跟在雷暴的后面,徐君然见过两次,后来雷暴被抓,这家伙给抓到看守所关了几个月,查清楚他不过就是一些打架斗殴的小事情,也就没有深究,按照公安局叶有道那边的说法,这样的小混混在富乐县太多了,抓是抓不过来的,大多数的办法都是叫训一顿然后放掉,看来光头也是这样的。

        光头马上就安静了,他可是想起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了,县长,不对,是县委书记啊!

        “徐……徐……我……”光头牙齿都在打颤,再也说不出话来,他是真害怕啊!

        不管多牛的混混,哪怕混到横行一方的混混,说到底也还是混混。跟那些掌权者相比,光头很清楚,自己连渣都不是,人家只要一句话就能要了自己的命,甚至连一句话都不需要,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点不满意的地方,恐怕下面就有无数人帮着收拾自己,毕竟收拾一个小混混对于领导们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情。

        徐君然冷冷的扫了光头一眼:“这里是饭店,你来做什么?”

        光头缩了缩脖子,半天没敢吭声,看了看徐君然的脸色,试探着说道:“那个,我们,我们来吃饭。”

        徐君然哼了一声:“吃饭就吃饭,吃完赶紧滚蛋!”

        听到他这句话,光头如逢大赦,连忙对张阿姨说道:“老板娘,麻烦你帮我们上点菜,呃,就要几个炒菜就行。”

        看到这一幕,张阿姨有些疑惑不解,却又有些迟疑,毕竟这些人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又是跟胡风一起来的,所以她担心他们吃了饭不给钱。现在这个年代,东北这边的小混混们都是没人敢惹的。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说道:“张阿姨,你去忙吧,没事的。他们不敢不给钱!”

        “好……”张阿姨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就问了光头他们吃什么菜,随后就进屋去了,嘴上没说,她却从后门偷偷的去了派出所。

        光头现在心里面也很郁闷,本来徐君然这个县委书记能打他是知道的,不过这也就算了,惹不起我躲的起吧。而且这段时间,派出所的警察没事就悠着他,让他很郁闷,因此比起以前来要低调了许多。今天他之所以过来,是因为碰到刚认识的老混子胡风,说是跟前妻要钱被人欺负了,这样他就来看看,谁知道又碰到了徐君然,让他心头直呼倒霉。

        “大光……”胡风在徐君然的脚下躺了半天了,哭喊着求光头救命。可这个时候光头满心都是对徐君然的畏惧,他恨不得现在把胡风的嘴给封上,打死他都不敢承认自己认识这混蛋啊,招惹县委书记,他胡风不要命可光头还想多活几年啊。

        徐君然低头看了胡风一眼,慢慢的收了腿,也不着急,随手从饭店门口抓过一只椅子,就那么坐在了门口。

        胡风爬起来,看到自己引来的援兵帮不上忙,心里一急,猛的冲上前几步,看样子似乎要跟徐君然拼命一样。

        徐君然冷哼了一声,作势欲动,登时把胡风给吓了一跳,站住了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想干什么?”

        徐君然反问道:“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

        胡风被吓的不轻,后退了一步,跟徐君然拉开距离,似乎觉得自己安全了,这才说道:“她…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我凭什么不能来要钱啊?再说了,这又不犯法!”

        徐君然眉头一皱,他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内情。就在这个时候,张阿姨从饭店里面冲了出来,手里面拎着自己剁肉的斧子,大声骂道:“胡风,你要脸吗?这店是你的,可离婚的时候你为了不养儿子,亲口答应把房子给我的。在法院里面你还同意呢,出门就忘了,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今天老娘就跟你把这条贱命兑了算了!”

        看到她挥舞着菜刀,有些激动的样子,胡风紧张的朝后面退着,嘴里面不停嚷道:“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啊……杀人了……泼妇杀人了!”

        徐君然看着这出闹剧,无奈的苦笑了起来,这个胡风可真是奇葩到了一定的地步,自己还真就没有见过比这家伙更无耻的人了,男人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真就是极品了。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摩托声,在众人的目光当中,一辆挎斗摩托在饭店门口停了下来,从摩托车上面下来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满脸的严肃,下车之后就大声问道:“刚才谁报的警?”

        徐君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张阿姨已经说道:“是我报的警。”

        刚刚她看到徐君然跟几个地痞在僵持,顿时就有些担心,毕竟徐君然是一个人,俗话说好虎难抵群狼,万一这帮地痞耍起狠来,张阿姨怕徐君然吃亏,所以偷偷的报了警。

        她是一番好意,毕竟徐君然一个人在这里,也没表现的太过于强势,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张阿姨觉得自己不能害了这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人家可是为自己出头的。

        一看到警察,胡风连忙跑过去,哭爹喊娘的喊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们可要帮我主持公道啊,这个家伙,他打人,他快要打死我了啊!”这是他的一贯招数,俗话说的话好,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胡风的想法里面,自己先说被打了,起码这个青年得被抓起来审问一阵,趁着那个功夫,自己再收拾那个混蛋娘们。

        可出人意料的是,那两个公安一看见徐君然的脸,顿时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快步跑到徐君然的面前,啪的一下敬了个礼,然后恭恭敬敬的问道:“徐书记,您也在这儿啊。”

        徐君然平淡的点点头,指了指胡风说道:“这人来这家饭店捣乱好几次了,虽说是前夫和前妻,可既然法院已经判了离婚,我觉得他这么做不太合适。你们公安机关工作也要灵活一点,老百姓的生活,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像这样的地痞流氓,整日里无所事事就知道寻衅滋事,我看应该跟叶有道同志好好谈谈了。”

        他这话说的不轻不重,却让那两个警察不约而同的冒了冷汗。他们虽说不是县里面消息灵通的那一批人,可却也知道,这位徐书记也许在别的地方影响力未必有那么大,但是在县公安局的影响力,那绝对是县里面最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如今的县公安局局长叶有道,跟徐君然那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叶局长曾经在县局放过话,谁不给徐书记面子,就是不给他叶局长的面子。

        在富乐县政法战线上,不给叶局长的面子,就是不想干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