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县长卖瓜(求订阅)

第六百四十四章 县长卖瓜(求订阅)

        菜市场的事情,让徐君然逐渐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如今的这个情况之下,随着经济的发展,政府部门,特别是某些职能部门干部的思想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这些人随着手中权力的增长,已经开始谋求自己的利益了。

        确切的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事情,之所以会屡见不鲜,说到底,还是因为权力的监督机制不够完善。

        王海会怎么处理那几个工商局的人,徐君然其实一点都不担心,只要王海不是傻子、傻蛋,就应该知道,自己关注的事情,他王海应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和策略来应对。

        徐君然所考虑的,是在如今的这个情况之下,如何加强对于整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监管监察力度。

        毕竟上面制定的政策,大部分的出发点都是好的,可以不夸张的说,制定出来的政策无一不是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希望能够给老百姓带来诸多好处的想法。可偏偏就是这些想法,一旦到了下面就彻底被执行的走了样。

        就好像徐君然之前提出建设卫生城市,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改善一下仁川县的投资环境,改善一下县里面卫生条件脏乱差的局面,这其实是一个好事,毕竟让自己家变的干干净净一点,没有人会不愿意。可偏偏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再加上类似工商局某些干部这种蝇营狗苟的行为促进下,就变成县长大人为了求政绩,逼着农民们在县城无处可去。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这个道理徐君然实在是太清楚了,所谓谎话如果说了一千遍,到最后就很容易变成了真理。

        如果他不能够尽快的拿出解决的办法,自己好不容易在仁川县建立起来的名声,可就留下一个无法抹去的瑕疵了。

        最近这几天,徐君然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六七月份的北方,正是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大大的太阳挂在蓝色的天空上面,就好像一盏明灯,只不过这灯似乎有些太耀眼了,烤的人头晕目眩,汗流浃背,甚至有那么一点想要昏倒或者干脆住在水里面的感觉。

        吃过了晚饭,徐君然干脆自己一个人下了楼,转悠到了街道上面。

        夏天的天比较长,哪怕是已经是六点多了,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人的样子,跟冬天五点钟已经黑漆漆的不同,夏天的时节,虽说现在已经七点多了,可徐君然还是在街面上看到了好多的人在来来回回的。

        “真是闷热死了。”

        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徐君然嘴里面喃喃自语了一句话。心里面却在为今年的抗旱保收工作担心了起来。毕竟他这个县长虽说主抓着全县的经济发展工作,可现在的仁川县,还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地区。就算近两年工业方面的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从总体上来说,农业发展还是仁川县的经济增长大头,天气热到了这样的地步,徐君然不得不担心这么炎热的天气会不会影响到今年全县农业的秋收情况。

        走在马路上,徐君然发现这街道上卖东西的人不多,随即想起来这事县里面的规定,不允许闹市区有摆摊占道的行为。这事儿是白林提出来的,说是为了全县的形象。当时徐君然正在提出搞卫生建设的事情,也就没有反对这个事儿。

        县里的文件一下,这县城的主干道上,还真就没有人再继续乱摆乱卖了,平日里高声叫卖的牛车马车,自然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四下转了转,徐君然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这里已经是距离县城中心有段距离的地方了,人家不多,全都是平房。

        这里的发展水平并不高,群众的收入也不算多,所以老百姓们大多数都还住在普通的平方里。

        “卖瓜喽!地产瓜,皮薄肉厚的香瓜!”

        一阵叫卖声随风入耳,徐君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装满香瓜的农用马车,地上铺了张旧凉席,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脏兮兮的坐在上边,正啃着一块发硬的馒头。车旁站着一个衣着普通的妇女,脸上热汗涔涔,眼睛不住盯着过往的行人。她旁边是位穿灰色上衣的男子,后背湿了大半截儿,肩膀上有几道地图形状的汗渍。

        眉毛挑了一下,徐君然迈步走到了马车的旁边,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开口说话。

        卖瓜的人看徐君然过来,脸上露出客气的笑容,热情的说道:“大兄弟,过来尝尝香瓜,地产的,鲜甜解渴。”

        说着话,男子从车上抓个瓜敲开,果然是黄瓤瓜,看着很有味道。”

        徐君然看了一眼那男人,估计也就是三十来岁吧,打扮的很朴实,看着就是那种很憨厚的乡下农民,笑了笑说道:“大哥,你这瓜这么好,生意不错吧。”

        男人憨厚的一笑,摇了摇头:“没那么好。”

        说着,他拿起那个自己打开的香瓜对徐君然道:“大兄弟,吃一个吧。”

        徐君然一愣神,他本来是没打算买瓜的,不过人家这么热情,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伸手接过瓜吃了一口,却是很不错,徐君然笑了笑说道:“老哥,你这瓜味道很不错啊,咋还卖的不好呢。”

        男人没说话,他媳妇却是开了口说道:“别提了,这边人流量不大,一车瓜能卖四五天,还好俺家就在县城不远的地方,不然来回的路都走不起。”

        徐君然眉头一皱:“既然这里卖不动,咋还不去别的地方呢?我看城中心不少地方都不错啊,县委大院后面那条街上,人流量不少,你这一车瓜过去,怕是一天不到就能卖完吧。”

        他说的这是真心话,香瓜这种东西物美价廉,普通老百姓也吃的起,现在天气又热的要命,随随便便买几个香瓜吃着,又解渴又爽口,真的是很不错的东西。而且这玩意看着挺大,实际上吃几口就没有了。

        没想到那个男人苦笑了起来,脑袋一阵摇晃着说道:“哪能呢,大兄弟你不知道吧,俺们瓜农的车,是不让进到县城的。”

        徐君然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女的看他脸色不太好,以为他不打算卖瓜了,连忙说道:“那个,大兄弟,你家住哪里?要是多的话,我让俺家男人给你送上楼去。几楼都行,他腿脚快着呢。”

        身边的孩子,也扬起小脸,可怜巴巴的对徐君然道:“叔叔,叔叔,您买几个瓜吧,买几个瓜吧。”

        那个孩子才只有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也不好看,一看就是那种捡旁人剩下的衣服,此时一脸可怜的看着徐君然,让徐君然这心里面忽然很不好受起来。世事维艰,他自然明白,一家人如果不是生活窘迫到了一定的地步,谁都不愿意这么哀求别人。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徐君然伸出手,从兜里面掏出二十块钱来,递给那个男人,说道:“这钱,买一两块钱的瓜就行,剩下的你领着孩子去吃口饭。嗯,先领着他去洗个澡吧,缺什么买就是了。”自从上次和妞妞在市场买东西没带钱弄了一个大红脸之后,徐君然干脆总是在身上揣着一点零钱。

        八十年代中期,物价并不高,二十块钱是一般工人半个月的工资,徐君然拿出这么多钱来,可把卖瓜的两口子给吓了一跳,一下子居然都不知所措起来。

        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徐君然笑了笑,伸出手在孩子的脑袋上揉弄了一下:“小家伙,让爸爸带着你去吃好吃的。”

        顿了顿,他对那男人道:“呵呵,要是大哥信得过我,我替你在这看着摊子,卖瓜好不好?”

        那两口子不约而同的笑了,那男人满脸无奈:“大兄弟,你这不是说笑话么?你穿的这么体面,一看就是个有身份的人,哪能干卖瓜这活儿呢,太掉价了。”

        徐君然呵呵一笑,忽然用江南口音道:“我小时候家里也是穷惯了的,有什么不能做的?”

        他都这么说了,又拿出来二十块钱,卖瓜的两口子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虽说不知道这人是干啥的,可人家出手这么大方,又这么好心好意的帮忙,要是自己还不上路,万一他反悔了,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于是那男人点点头对徐君然道:“那好,大兄弟,那就辛苦你了。”

        接着他让媳妇领着孩子去洗澡吃饭,自己和徐君然坐在马车旁边开始卖瓜,他怕徐君然不习惯,特意把唯一的一张椅子给了徐君然坐。

        徐君然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看着那男人在吆喝着,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过了没有一会儿,从马路边上走过来两个男人,一个高高大大的,另外一个则是有些偏瘦,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不知道在聊什么。

        原本他们经过瓜摊的时候并没有停留,那高个子男人正在笑着,可忽然眼神无意当中扫过瓜摊子上的某个身影,一下子却好像吃了某种毒药一般的,顿时就僵在了原地,脚底下就好像生了根一般,再也挪不动脚步了。

        “马局长,怎么了?”身边的瘦子正说着一个笑话,见旁边的马万里停住脚步,笑着对他问道。

        马万里压根没理会自己身边这个人,盯着瓜摊子上的徐君然看了好半天,才快步走到摊子面前,试探着问道:“徐,徐县长,是您么?”

        徐君然刚才一直没抬头,此时抬起头看竟然是广电局局长副局长马万里,笑了笑说道:“老马啊,这是我亲戚,我闲着没什么事情,过来帮他卖瓜。”

        马万里嘿嘿干笑着,上次广电局的调整,虽说他没能够成为局长,却捞到一个常务副局长的职务,而且还享受着正科级的待遇。谁都知道,局长是省委宣传部下来锻炼挂职的干部,这广电局局长的职务他马万里已然是囊中之物了,所以他对于徐君然可是满心感激的,毕竟人家不仅不收自己的钱,还帮自己办成了这个事情,这样的县长到什么地方去找啊。

        而从那之后,马万里也以徐君然的人自居起来,毕竟这位徐县长提拔了自己,自己也算是他圈子里的人了,所以平日里马万里有事没事总去找徐君然汇报汇报工作。

        今天看到徐君然坐在这里,可真是把马万里给吓了一大跳。听徐君然的话说完,马万里张了张嘴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可是研究过这位徐县长的简历,知道这位县长大人是江南省人,在北方根本没什么亲戚,更不要说穷成这个样子的亲戚了。可县长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默默的站在那里。

        刚刚跟马万里一起过来的那个瘦子,此时也说不出话来了,毕竟这可是县长大人,距离他这样的小人物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就那么站在那个,嗫嚅着不敢开口说话,也不敢走开,毕竟眼看着领导在这里,他们径直走开的话实在不合规矩,传出去还以为他们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呢。做官的,不把上级放在眼里面,那可真就是自寻死路了。

        那卖瓜的男人早就已经晕头转向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身边的这个年轻男人,竟然还是什么县长?

        他的耳朵很灵敏,理智也很清醒,清清楚楚的听到,刚刚那个走路很有气势,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城里面当官的干部的胖子男人,竟然称呼自己身边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叫县长,姓徐的县长?

        徐君然却仿佛没有看见这个状况一般,摆摆手,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马万里二人道:“你们该干嘛干嘛,我又不是来开会的,也不是去你们广电局视察工作,不用管我。”

        那两个人如逢大赦一般,连忙点头说道:“那好,那好,那好,县长您先忙,我们一会儿再过来打扰。”

        说完,他们客客气气的消失在了徐君然的视线当中。

        “大,大兄弟,你,你真是县长?”

        徐君然正看着马万里和另外那个人的背影,耳边却响起了那卖瓜男人的声音,声音有些颤抖,很明显刚刚听到的那个事实,对于他来说实在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县长啊!那可是全县最大的官了!

        对于他这样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县长无疑是天大的领导了。

        “呵呵,大哥,你甭管我是什么人,我现在是你的客人,也是帮你卖瓜的人,不是么?”

        徐君然轻轻的笑着,他根本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就是卖个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男人满脸的冷汗,他是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可是县长啊,就这么坐在自己的摊子后面。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到刚刚走掉的马万里和瘦子快步跑了回来,跑到摊子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家里面来客人了,赶紧给我称点香瓜。”

        “这个……”卖瓜的男人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徐君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徐君然笑了笑,点点头:“那就称吧。”

        男人点点头,称了二十几个香瓜给马万里和那人,两个人给了钱,欢天喜地的拿着瓜走了。

        不到十分钟之后,接二连三的来了好几拨人,都是穿着体面的男人,见到徐君然先是恭恭敬敬的打一声招呼,然后就买瓜。第一波是财政局的人,以刘畅这个局长为首,笑着说自己最近正琢磨买点香瓜吃,不知道哪里的瓜甜,这次遇到好吃的香瓜,一定多买点。第二波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刘华强,笑着说县政府办公室这几天正要给同志们发福利、降温。第三波是县民政局的,说是要给下面的贫困户送温暖。

        熙熙融融的好一大群人,徐君然和那男人都忙不过来了,这些人干脆直接自己动手,拿着袋子就往里面装香瓜,不一会儿,一马车几百斤香瓜就给瓜分一空。起初那个卖瓜男子还担心有人不给钱或少给钱,岂料情况大相径庭,本来一编织袋只值几毛元,他们硬是给五元大票。如果是几块钱的瓜,买瓜的人也扔给他10块钱,找钱都不要。

        到了最后,瓜摊子都被围的满满的,先来的人买了瓜,欢天喜地的高兴起来,不时跟徐君然说着话,后面的人来的晚,买不到香瓜,有人干脆抱怨起来说:“你这个人,怎么就拉了这么一点瓜来啊。”

        男人满了的无奈,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跺跺脚县城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怎么忽然就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这里呢?难道说,身边的这个什么县长,很有权力?

        听到这句话,徐君然笑了笑,对那些没有买到香瓜的干部说道:“谢谢大家了!今年来城区卖瓜的,都是我的乡亲和亲戚,如果大家需要,请帮忙到其他瓜摊购买吧。”

        说完,徐君然站起身,冲着那些干部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那天晚上,仁川县城所有的香瓜,全部都被抢购一空!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