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你可以用嘴!(求订阅)

第六百七十二章 你可以用嘴!(求订阅)

        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的美艳妇人,半蹲在男人的面前,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双腿交叠着,在裙子的开岔露了出来,窗外透过来夕阳照射下发出质感的光泽,性感、成熟、艳丽,充满着女人的柔媚。不得不承认,谭欣真的算是成熟女人当做比较出类拔萃的,不愧被称为市政府第一美人。此时她半蹲在地上,那肥美浑圆的臀部曲线,更加突出。顺着丰腴滚圆的美臀、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到柔软滑腻的小腿、小巧玲珑的脚踝,朱桓已经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看着谭欣的眼神越发的灼热了起来。那肉色水晶亮光丝袜,尖头绑带小高跟鞋映入眼帘,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美艳的气息,这种感觉,让朱桓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都随着女人的动作而剧烈的跳动起来。在他的视线当中,女人那娇艳的红唇,距离自己的身体只有几厘米,他甚至都能够感觉到女人呼吸的热气,看到谭欣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品尝一下那甜美的味道。被男人的家伙接二连三的撞了好几下,谭欣只觉得自己的下巴有点疼,还有男人的那一团火热,忍不住溢出的滑腻,洒在女人的红唇边,有些咸咸的,让谭欣眉头紧锁,很是恶心。明知道这次的屈辱逃不掉,谭欣也只好认命了,索性眼睛一闭,把自己的美艳红唇凑向男人的坚挺。“别忙啊,先把你衣服脱了,把你的裙子撩到腰上去。”朱桓嘿嘿一笑对谭欣说道,那对三角老眼,更是狼一般盯着女人的大腿和丰臀,期待着这女人下一步撩人的动作。老色鬼花样还真多,谭欣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脸上却还要保持着一副风骚放荡的样子。把紧身长裙撩到腰间,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上缘蕾丝花边都露了出来,那姿态更是诱人,花丛老手的朱桓,很喜欢看到女人穿着丝袜的模样,资深的花心男人都明白,女人穿起丝袜能够充分的凸显美腿曲线,成熟女人的丰韵和魅力。那亮光长袜的袜口,一直到女人的大腿根,女人撩起裙子。露出小半个丰臀,隐约显出一条红色的小带子。“把裙子再撩高一点,快!”朱桓粗重的喘息着,有时候,半裸比一丝不挂,更让人心痒。女人荡笑着,把裙子撩到小腹上,神秘地带只用一块小的不能再小的红色小布覆盖着,红色色代表浪漫的深情与放纵。让女人更有女人味、更热情,这种热情往往使男人着迷,就仿佛见了红布的西班牙公牛一般疯狂。而裸露在外的芳草是那么的乌黑、亮丽、有光泽。红色丁字内裤掩映下的芳草萋萋鹦鹉洲,肥美柔嫩凸凹有致的沟壑幽谷。隐约可见,更是性感十足,诱人犯罪。谭欣这辈子出身并不好,二十多岁的时候还只是农村生产队里面的普通女青年。后来嫁给了一个知青的丈夫,从此攀上了高枝,算得上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一下子从农村来到了城市。后来因为在省委招待所勾搭上了朱桓,从此政界平步青云,也从一个普通干部变成了如今的副厅级官员。如今的谭欣,三十多岁的年纪正处在女人的黄金年华。身材高挑,保养的如此之好,除了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她那一身冰肌玉肤、丰硕饱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丰腴滚圆的美臀,全身上下都打上了性感的记号。尤其穿上这样的红色长裙被艳妇主动撩到腰间,肉色透明水晶丝袜、银色尖头绑带高跟,任何男人也受不了那红色丁字裤遮掩着的丰隆肥白的翘臀诱惑。“宝贝,保持这个姿势,快点来帮我吹两口吧,快点儿!”朱桓再也忍耐不住,开口急促的催促道。该死的!谭欣心里面忍不住骂了一句,她真的是有别的事情,这次来省城找朱桓只不过是顺路罢了,真正要见的人,却是另外一位大佬。现在在这里耽搁这么久,说不定人家就离开了。姓朱的,这次算你运气,早晚有一天,老娘非得把这些年的损失都讨回来不可!谭欣心里面恨恨的想到,伸出手握住男人的火热,张嘴吞了进去。为了减少心中的排斥感,谭欣干脆把这东西想象成老公的宝贝。自我催眠的效果很好,艳妇美目迷离,却吮吸得更是落力,她轻吐香舌,扫荡着那东西的顶端,脑海里想象着老公被自己伺候的舒爽无比的表情,愈发觉得芳心荡漾难收,服务地愈加卖力。朱桓见这个女人给自己的服务如此周到、卖力,那种把别人的老婆政府在自己胯下、有些变态的成就感,更让他这种纵横官场几十年而不倒的成功男人陶醉、迷恋。伸出双手,朱桓终于爱抚上了艳妇丰腴圆润的玉体,粗大的十指如揉面团地扣着女人丰硕饱满的玉峰。突如其来的刺激,更勾出了处在自我吹面状态下的谭欣心中的渴求。令她轻哼声中,香舌动作的愈发勤奋,身子也愈来愈热,幽谷已泛出了春泉,长裙之中丁字内裤下股沟里酸麻瘙痒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不由自主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低声呻吟。她这边动情了,也让朱桓在视觉、听觉、和触觉上,受到了三重刺激,十指更加用力,掐的艳妇丰挺的双峰,乳肉充血通红,从指缝里凸现出来,发福的腰杆,更是像装了小马达一样,摆动不止。他这样的动作,反倒是让谭欣清醒了过来,认识到面前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个强占了自己的混蛋,这种屈辱的感觉,让她忍不住一阵想要哭泣。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为了讨好,让这个现在她只有恨没有爱的半老头子尽快发泄,想到这里谭欣更加卖力吞吐吮吸起来。半晌之后,随着朱桓一声闷哼,他终于达到了巅峰。完事之后,谭欣整了整裙子。掏出纸巾,把嘴边的污秽擦拭干净,又到了好几杯水漱口,直到嘴里没了异味,才用随身携带的小梳子梳理散乱的秀发。“林书记对于省委组织部关于丹江市委班子的调整工作很重视,这个事情必须要组织部那边出面才行,我看你可以去找组织部的人沟通沟通。”看了一眼谭欣,朱桓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他又不是傻子,对谭欣那点小心思,朱桓太清楚不过了。这女人看似热情,实则是个冷酷无情到极点的人,为了她自己的利益,什么东西都可以舍弃,今天来找自己,恐怕更多的只不过是为了打探消息罢了。只不过,送上门的美食,不吃一口着实对不起自己。谭欣听到朱桓的话,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点点头,算是明白了朱桓的意思。路已经给自己指出来了,毕竟牵扯到一个市委常委的变动。朱桓一个人的力量明显不够,如果没有省委组织部那边的支持,就算是朱桓想要帮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至于怎么跟组织部那边沟通。就要看谭欣自己了。“这老家伙,真是官场的老狐狸。”谭欣心里面暗暗的说道,她很清楚。朱桓既然这么说,那就表明他肯定不会在自己晋升市委常委的事情上面再出手了,除非自己能打通组织部那边的关系。想到这里,谭欣微微一笑道:“你放心,这事儿我自己能办成。”顿了顿,她眉头微皱道:“对了,你知道我们丹江市有个姓徐的县长么?”“姓徐的县长?”朱桓脸色变了变,嘴里面重复了一下,忽然看向谭欣郑重其事的问道:“徐君然?”谭欣一愣神,她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提了一个姓,朱桓竟然马上就能够想到是徐君然,难道说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你认识徐君然?”谭欣不解的看向朱桓,她很了解朱桓这个人,这是一个刚愎自用到了一定程度的人,平时在省里面,朱桓最出名的不是他贪花好色的习惯,而是这家伙不苟言笑,对下属非常严厉的脾气。一般的干部他是不放在眼里的,像徐君然这样的县处级干部竟然能跟被朱桓知道,而且看样子还很重视,谭欣不由得觉得徐君然更加神秘了起来。“你是不是跟他起冲突了?”朱桓压根没回答谭欣的问题,而是严肃的对谭欣问道。语气里面的严肃味道,是谭欣从来没有见过的。她第一次看到朱桓有这么认真的一面,那种感觉让谭欣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似乎第一次认识面前这个男人。犹豫了一下,谭欣还是把自己和徐君然结怨的过程对朱桓说了一遍,当然,话里话外她肯定是把自己置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不外乎是徐君然怎么狂妄成性,不尊重领导等等,说到最后,谭欣不由得对朱桓有些哀求的说道:“这家伙,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从朱桓的嘴里面打听出徐君然的背景来,如果对方足够强大,自己就要想办法弥补两个人的关系,如果没什么强大的背景或者自己不畏惧徐君然背后的势力,谭欣就要让徐君然尝尝,得罪一个女人的后果!朱桓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谭欣,淡淡的开口说:“不要打小算盘。姓徐的不是你能招惹的,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不帮你。”这女人实在是愚蠢到了极点,徐君然的身份虽说在省城高层当中不算是秘密,可在下面的基层知道的人还是不多,所以谭欣才敢跟他掰腕子,可朱桓却不是那些笨蛋其中之一,作为常委副省长,朱桓可是很清楚徐君然背后究竟有什么人。孙老和曹老这两尊大菩萨且不说,单单是方中原和陈星睿这两个人,就足以让朱桓清楚的明白,徐君然这个小小的县长,别说谭欣这个副市长了,就算市委书记,也要琢磨琢磨。谭欣一下子就愣住了,她看得出来,朱桓说的是实话,也就是说。朱桓一个堂堂的副部级干部,竟然对徐君然那个小小的县长存了一份忌惮之意。这个答案让谭欣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个二十出头,不过是个贫困县县长的年轻人,竟然让一个在官场里浮浮沉沉几十年,早已经被磨砺的八风不动的老官僚都感觉到忌惮。这姓徐的,到底是什么来路?究竟是何方神圣呢?脑海里面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谭欣看着朱桓娇声道:“你就告诉人家嘛。”朱桓苦笑了一下,摆摆手道:“有些话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不管你之前跟徐君然发生了什么龌龊,都必须要马上忘记。不要跟他起冲突,也不要想着报复他。否则出了事情有什么麻烦的话,别怪我不管你的死活。”他这么跟谭欣说话,已经是十分罕见的严厉了。在朱桓看来,徐君然也许现在没什么威慑力,真正有威慑力的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不说别的,单单是如今的省长大人方中原。已经足够自己重视的了,更不要说远在京城的那两尊大菩萨。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政治的事情上面。活的越久,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种胜利。同样的道理,对于他的对手来说。敌人活的越久,无疑是一个很不舒服的事情。这就好像你一门心思的准备做一件事情,可偏偏眼看着就要得手的时候。对方忽然告诉你,要从头再来。谭欣此时就是这种感觉,她原本还打算在朱桓这里打听一下徐君然的消息,然后好好的哄一下朱桓,让他出面帮自己对付徐君然那个家伙。毕竟一个副省长级干部出面,随随便便的打个电话,就可以解决掉这一切的问题。可谭欣万万都没想到,一听说要对付的人是徐君然,这个朱桓竟然打了退堂鼓,而且还明确的告诉自己,如果真的得罪了那个徐君然,他也是无能为力,不可能帮自己。这就让谭欣心里面泛起深深的疑惑来。不过她也在官场里面打滚多年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不在话下的,看朱桓一副不想多说的架势,谭欣就明白,朱桓肯给自己指点一条明路,已经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想要他出面跟徐君然去斗去争,估计这位副省长大人哪怕自己陪他再多次都没有办法。在朱桓的眼中,男人的面子着实不如当官的帽子重要。既然他都这么表态了,谭欣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对于她来说,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自己要怎么想办法解决掉跟徐君然的问题了,毕竟说到底,那个徐君然让自己颜面无光,谭欣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又跟朱桓闲聊了一会儿之后,谭欣这才迈步离开了房子,这里是两个人专门用来幽会的场所,听朱桓说是某个老板送他的。谭欣倒是无所谓,只是觉得,朱桓这个家伙,实在是有那么一点胆大包天了。走出小区,谭欣叹了一口气,决定自己去拜访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楚沉,她早就打听过,这次负责考察丹江市委干部的带队负责人,就是楚沉这个家伙,虽说年纪只有三十出头,可却是省委机关大院有名的青年干部,有人甚至穿上,他有可能在四十岁之前登上厅级的宝座呢。到时候那才是真正的风光无限。“楚部长,您好。”站在楚沉的家门口,谭欣一脸笑容的对楚沉活动。楚沉看到是谭欣,明显就是一怔,诧异的问道:“你是?”谭欣微微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楚部长您好,我是丹江市委委员,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谭欣。”楚沉打量了谭欣一眼,却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女人着实太漂亮了,那种欲拒还迎的姿态,比偶尔看到的那种电影里面的女人还让人心旷神怡,一想到这么漂亮的身体竟然被朱桓那个老古董享用了好几年,这楚沉的心里面是怎么想都怎么不好受。站在楚沉的面子做完了自我介绍,谭欣开始跟楚沉闲聊了起来。楚沉的眼神扫到谭欣领口处裸露的那一道深深的乳沟上,很暧昧,让她自己有些紧张,却没想到楚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敏锐起来,仿佛能够在一瞬间刺透人的心脏一般。“楚部长,您可真是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啊。”谭欣笑了笑对楚沉说道。她这话不是赞扬什么,而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意外,谁都没想到,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家里面的摆设布置,竟然显得十分落后,甚至于连那些县处级领导的办公室都比不上。要知道就连谭欣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办公条件要求好一点,可跟楚沉的办公室一比,自己的那个办公室简直就是天堂。“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吧。”谭欣呵呵的笑了起来。(未完待续。。)ps:感谢王景贤的打赏,求订阅,求推荐票,求全赞一下,求大神之光!求关注!〖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www.〗RT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