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迁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告状

第六百九十七章 告状

        “书记,您,您不是开玩笑吧?”

        白林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怎么都没想到,段世杰会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补偿来。

        对于白林来说,如果能够在自己仕途的末期登上副厅级的岗位,那就算是功成名就了,毕竟副厅级和处级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最起码两个级别的退休待遇可是天差地别呢。

        段世杰笑了笑:“这个事情原本我是打算明年告诉你的,市里面如今缺一个副市长,我准备让你顶上来。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再站好最后一班岗啊?”

        白林的情绪有些激动,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听到段世杰的话连忙说道:“书记放心,我一定完成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

        段世杰点点头,又安抚了白林几句话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柳强也在犹豫,他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给贝超群打电话,不管怎么说,王猛和自己这么多年的关系了,现在他出了事情,自己如果不闻不问的话,实在是过意不去。

        到晚上的时候,柳强终于忍耐不住,把电话打到了贝超群的家里面。

        谁都不知道,柳强才是贝超群的心腹,而王猛只不过是柳强介绍给贝超群的罢了。

        “市长,您还没休息呢。”柳强握着电话,小心翼翼的对贝超群说道。

        贝超群叹了一口气:“柳强,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打这个电话的。”

        柳强苦笑了起来,他自然明白贝超群为什么会这么说,可是他的为人让他不得不打这个电话,虽然知道可能会引起老领导的不快,但还是要问上那么一句的。

        柳强这个人其实是很有心计的,整个仁川县愣是没人知道,当年他去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曾经跟贝超群在一个宿舍住过,只不过贝超群的仕途要远远比他柳强发展的快,十几年之后,两个人已经是上下级的关系了。

        也正是有这层关系在,柳强才能够在仁川县稳坐泰山。

        “市长,您说,王猛他还有救么?”于情于理,几十年的老搭档,柳强还是要为王猛做最后的一次努力。

        贝超群听到柳强的这句话,心中忍不住骂了柳强一句幼稚。程铁那个冷面阎王都亲自出面了,那还能保得住王猛么?

        不过贝超群也知道柳强会这么问,主要也是因为心里有些慌乱了,好不容易在仁川县有了一点实力,可是这么快就损失了一位县委常委不说,甚至还要准备好失去更多东西,这肯定让柳强的心里很不舒服。

        贝超群心中也很纳闷,难道仁川县的风水和自己不合,为什么只要牵扯到了仁川县。自己就事事不顺呢。

        “我试试看吧。”贝超群缓缓的回答了柳强的话,虽然贝超群口中说试试看,可是心中却丝毫没有去试的打算,贝超群真的累了。他为柳强在市里疏通了太多关系了,仁川县如今的情况,已经不是它能够控制的了。至于柳强能否在仁川县发展起来,那就全看柳强自己的实力吧。贝超群已经不想再管了,而且即便想管,他也没实力再管了。

        而这边的柳强挂断电话后。心中还充满希望,他希望贝超群在市里还能为他再扳回一城,可惜,他不知道贝超群已然不准备再帮助自己这个老同学了。

        徐君然却不知道这些,他解决了王猛的事后,回到办公室就仔细考虑着关于自己争取投资的事,王晓柔和孙静芸已经离开仁川县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她们回京城联系的如何了。徐君然琢磨了一会,又将手头的几份文件处理了一下,看了看表,到了下班的时间,他直接就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王猛很快就交待了自己伙同他人设局假投资欺骗国家贷款的行为,市委的处理也十分迅速,双开移交司法机关,至于仁川县委县政府这边,经过调整,县委班子还是维持原来的情况,县委书记白林,县长徐君然,县纪委书记刘小光,县委组织部长孙亚洲,县政协主席劳德,县委宣传部长钱秀梅,县武装部政委胡刚,县政协主席劳德,常务副县长关波和县委办公室主任邓文兵。

        虽说只有十个人,但是徐君然却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完成了对常委会的掌控。十名县委常委里面,刘小光和孙亚洲是早就投靠徐君然的,而劳德和胡刚如今也是摆明车马的支持徐君然,至于关波就更不用说了,徐君然给予了他极大的信任,如今的县政府当中,谁都清楚,关县长和徐县长两个人那是一条心,合作的非常顺利。

        转眼间已经到了1988年年底,冬天的太阳升起的并不早,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人们走出家门上班,可天气却还是雾蒙蒙的。

        徐君然的座驾早就换成了一辆普通的伏尔加轿车,要知道在华夏,即使是公务车,也严格按等级实行配给。1984年以前,县团级干部只能乘用国产吉普车,直到最近两年,才有所松动。

        至于仁川县之前的那几台进口轿车,早就让徐君然派人给卖了出去,用他在常委会上的说法:“我们县是穷县,老百姓还过着苦日子,我们这些当官的坐着十几万的轿车,难道心里面就不愧疚么?”

        他在常委会上早就已经达到了一言九鼎的程度,白林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对于徐君然提出的意见,全部都表示赞同,让徐君然倍感意外至之余,也感觉舒服了不少。

        黑色伏尔加轿车刚刚减慢速度,准备拐进县政府大院,旁边已经蹿出一条人影,张开双臂拦在车前,司机一个急刹车,徐君然的身子向前一倾,额角撞到了前排座位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就传遍全身。

        “哎哟!”徐君然一捂额头,叫了出来。他也是人,受了伤自然也会下意识的喊疼的。

        “县长,您没事吧?”他的叫声把司机给吓了一跳,忙回头对徐君然问道。这可是县长,要是有个好歹,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徐君然咧着嘴揉着额头说道:“没事没事,以后提醒我绑安全带。”在县区车速慢,徐君然就不喜欢系安全带,跟司机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想起了江南省那个倔强的女孩儿,名叫金泰妍的女子,是不是还是一如当初的倔强呢?

        司机诚惶诚恐的脸面答应着,解开安全带下车,对着迎面拦车的人吼道:“你要死啊!怎么回事?”他是真的吓坏了,毕竟这车里面坐着的人是县长,要是出了意外,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交待。

        拦车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憔悴的老人,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眉,大概有五六十岁的样子,目光有些呆滞,一看就是在农村干了大半辈子农活的老实庄稼人。

        看到有人下车,他扑通一下跪下,大声道:“冤枉!冤枉啊!”

        县政府大院自然是有保安的,见到有人拦下徐县长的车,一群保安全都跑了出来,见老头跪下更是都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拉着老人胳膊向旁边拖,这里可是县政府大院,更不要说被他拦住的车是县长的,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保卫处的人全都得滚蛋回家。

        徐君然在车里面看着,皱了皱眉头,干脆自己推车门下车,对迎出来的刘华强说道:“老刘,我先上去了,你叫人带着老爷子去休息一下,顺便问问情况,给老人家泡杯茶,先压压惊,不许吓坏人家!”说完拎着公文包就进了大院。

        几名保卫尴尬的停了手,心说完了,又要被主任骂了,这都什么事儿啊,这疯老头从哪冒出来的?这几天早不见他来闹,偏偏今天来!

        刘华强却是呵呵一笑,摆摆手对他们几个说道:“赶快的,扶着老爷子上楼。”

        徐君然的办公桌上堆了一摞厚厚地文件,最上面一份是组织部的《关于推荐科级后备干部人选的报告》。

        徐君然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气,又放下茶杯,拿起文件翻了几眼,用钢笔在文件封面写上“同意,转亚洲同志阅”,亚洲同志就是孙亚洲孙书记。

        接着徐君然又拿起另一份文件,刚刚翻开办公桌上的就电话响了起来,是刘华强打来的。

        徐君然放下文件,拿着话筒在椅子上一靠,问道:“那老人家有什么事?是特意拦我的车吗?”

        他觉得很奇怪,毕竟自己平时天天都走这个门,怎么今天忽然之间就有人拦着车要告状呢?更何况,这能把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逼到要到县政府门口告状,恐怕也是真的遇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了。出身决定思考的方式,徐君然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明白,如果不是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农村的老百姓是不会想到用拦车告状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

        刘华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县长,这事儿说来也巧,老爷子的事情我听我爱人说过。听说是因为他孙子的事情,已经闹了一阵了,信访办和民政局那边都去闹过……”

        徐君然点点头:“你问一下吧,不要让老人太激动。”

        刘华强道:“县长放心,我已经安抚住老爷子了。”

        ps:媳妇的姥爷马上就要去世了,得赶过去,第二章放在晚上,大家见谅。

        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打赏!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85/1361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