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发配地球 > 第三十章 再次入梦

第三十章 再次入梦

        今天重新做了系统,word换成2007的了,之前用的一直是2003,我是一个喜新不厌旧的人嘛,咳咳。

        我闲坐在沙发上,听雷明给潘阳讲着他所谓的恋爱圣经,时不时在这贫嘴猴子的脑袋上打一手刀,丫总用我表妹举例子!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在这声音响起来的瞬间,我就想通了为什么今天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乐趣,缺了朱莉的调戏……“哟,咱们的老大一言不发地坐在这是在思考人生啊,还是在琢磨着怎么扩大后宫啊?”

        我没有扭头去看那小妖精,要是我俩正四目相对时被语嫣看见了估计一时半会肯定说不清。我在脑海中懒洋洋地回复朱莉的调侃:“开后宫?我哪有这种宏图大志啊,一个会追魂夺命掐的就够我受的了,要是再来一个会断子绝孙脚的,那我还活不活啊?”

        朱莉通过精神连接发来一个充满挑逗意味的微笑,“原来我们老大是怕这个啊,你放心好啦,我和龙舞妹妹都不是没有那么暴力~”

        “咳咳,你就别费尽心思调戏我了,小心我哪天荷尔蒙分泌过多真把你给办了。”我试着通过精神连接传递出一种恶狠狠的感觉。

        结果这妖精根本不怕这个啊!“好啊好啊~人家可是一直盼着呢,而且,就算你把人家吃了,人家也不会要求你负责任的~”

        碰上这种抛弃了全部节*和矜持来和你斗法的妖精,我是没辙了……“好啦,不扯这些没用的了,你这一边吃饭一边和我精神聊天,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精神连接里传来了笑声,“老大,这次你可猜错了,不是我有事要和你说,而是你有话要和我说。”

        我有话要找这个一颦一笑都能升高周围男性荷尔蒙水平的小妖精说?没有啊。我什么时候有这种在正房眼皮子底下出轨的勇气了?

        朱莉:“老大,你对我的评价让人意外的很有趣呢~下次再想事情时记得断开精神连接啊。”

        呃,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雷明扭头看过来:“庞哥,你咋出汗了,感冒了?”

        “我没事,你继续开导潘阳去。”……

        我琢磨了一会儿,没想明白怎么回事,还是接回精神连接里问了朱莉:“朱莉,我还是没想明白你说的时怎么个意思。”

        “有什么可想不通的呢,你说你要找我,所以我就在这喽。““我要找你……难道说,不会吧……你是王婶的外孙女?““除了人家还能是谁~“……,张老头你丫不是说王婶外孙女被严密保护起来了吗?朱莉这样整天穿着节约布料的衣服上街提升抚城空气中的雄性激素水平就是你所说的“严密保护“!?整天通过精神连接引诱新世纪三好男青年咳咳犯罪就是你所说的”严密保护“!?整天……等等!“朱莉,你不是精神系的异能者吗?”

        “对呀,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的大了!你既是精神系又是预言系啊!?”

        精神连接对面的声音变得无奈了,“老大,预言能力属于精神系好伐,我姥姥也会精神连接什么的只是和她的预言能力一样比较弱罢了。”

        “额,是这么分类的啊……那其他拥有精神系能力的人也有预言的能力吗?”

        “那预言能力岂不是成了白菜价,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这种能力,而且预言能力稍微强大点的人一般都不会去使用这种能力的。”

        “为什么?怕因为看到未来引发蝴蝶效应?”

        “嗯,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由此说来,尽量不使用这种能力的确是正确的决定,不过,那是在和平年代而已……朱莉,我要求你开始重新去熟悉预言能力,战争开始之后我需要你来作为联军的首席先知。”

        “老大,你的yy网文真的看多了……”

        连朱莉都忍不住吐槽我了吗……

        晚饭结束后,张老头向我汇报了他制作出的源城建设计划,按照这份计划,半年之内我们就能造出一个能容纳五千人左右的小型聚居点,两年之内可以达到和抚城同等的规模,但是短时间来看我们还不需要那么大的城市规模,因为我没打算等这么久,一年之内,我必发兵。

        源城的建造地点选在了离抚城五公里远的一处迷你平原,地面上部分的具体设计方案交给了抚城那批正愁没事干的建筑工程师,我给他们的要求就一个——结实耐用,至于建造成什么样子无所谓啦,形状再怪异还能怪异到哪儿去。

        源城的地下部分由隋倩、龙舞和雷明负责设计,因为我打算在源城的地下建造一个直通抚城的军事基地,隋倩和龙舞负责解决技术上的难题,而雷明主要负责结构设计。别看猴子整天没个正形,可他大学时也是建筑工程学院的高材生啊。其实不光是他,我以前学习成绩也不错,咳咳。

        晚上睡觉时,我应语嫣的强烈要求,把家里祖宗留下的徽章戴在了胸前。

        经历了一会儿的辗转反侧之后,我终于进入了梦乡。

        当我逐渐凝聚起自身意识时,我发现自己再一次身处一片奇异的世界,依旧是漫天的铅云仿佛伸手可触,怒号的风夹杂着不知来自何处的砂石,但和昨晚不同的是,这已经不再是那个金属世界,而是一片原始的世界。

        我环视四周,坍塌的半地穴式简陋建筑,地上随处可见残破的陶片,毫无疑问这是新石器时代。

        不仅世界背景不同,我还发现了一处更大的不同,这个原始世界的地上有血迹。

        暗红的血迹大片大片的覆盖在地面上,显然是战士在激烈战斗中泼洒出来的热血。

        战事似乎不是从这里开始的,我沿着血色战场延伸的方向走去,战场的面积很大,地面上还残留着大范围激烈战斗的痕迹,与上一次的梦境不同,没有了那么多碍事的高大建筑和载具,没有了枪械等热兵器对我判断的干扰,战斗的原始痕迹看起来更加的清晰。

        大片地面被轰击得下陷开裂,有些区域还留下了曾被高温灼烧过的印记,这显然不应该说新石器时代应有的战斗痕迹。

        传说中的神明之间发生了战斗吗?那又为何会迁怒于弱小的人类部落?还是说,这本就是部族之间的战争……在连铁器都没有的时代,除了异能,我实在想不出另一个合理的解释。

        看来科学家们分析的没有错,掌握异能的关键的确在于能否觉醒。

        可是,在没有核能辐射的原始时代,他们是怎么做到觉醒的呢?也是吃了胶囊?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那种胶囊是科研人员在末世之战时期才合成出的东西,那里边所含的物质在地球上原本是不存在的。

        而我最想不通的是,若是新石器时代的地球人中已经产生了大量掌握异能的个体(从战斗痕迹可以看出那是绝对不止上百异能者参与的战斗,仅仅部落间的战斗就已经有如此多的异能者参与,可见那一时期异能者绝对不占少数),那为何没有给后世留下丝毫的痕迹。

        难道说,是因为历史中存在了较大的断层?

        我果然不适合思考这些问题,想了一会儿就觉得头疼了。也奇怪,我明明是在梦中,可身体上的感觉却这么真实。

        继续在战场上漫步,闻着风中夹杂着的浓厚的血腥味道,我竟然没有恶心的感觉,反而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一般,觉得体内的能量忍不住要释放出来。

        可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梦中,现实中的我身边就是语嫣,如果我在梦的世界中宣泄着浑身过剩的能量,谁知道现实中会不会发生意外呢。

        这种明知自己在梦中的感觉真的是很……很折磨人。

        大约几个小时过去了,也许是几天过去了,在梦里我的时间概念好像变得很差了,但是凭借直觉,我认为比上一次在金属世界中度过的时间要长。

        逐渐的,我对这个原始的世界失去了兴趣,这个世界中没有什么再值得我去看的东西了。我想醒过来,可是却发现我做不到。我开始感到急躁了,明知自己在梦中,可是却无法醒过来,因为这个梦境世界实在是太真实了,而我的精神也是无比清醒的,从清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我怎么也想不到该怎么做。

        好像又过去了几个小时,可能也仅仅过去几分钟而已,急躁中的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时间的认真。

        我的精神开始崩溃了,脑袋里传来的胀痛感觉似乎在告诉我这个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我开始在荒野上奔跑,急切的寻找着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清醒过来。可这时,原本可以见到边际的血色战场竟然变得无边无垠,远处的丘陵和部落废墟也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随着精神的逐渐崩溃,体内的异能似乎已经无法再被抑制了,好像马上就要从身体的每个毛孔中喷涌出来。

        我放弃了徒劳的努力,不再尝试从这梦中清醒过来,仅仅拼尽全力地去压制体内要暴走的异能,努力地不去沟通虚空中的能量,以免伤害到现实世界中躺在我身旁的语嫣,尽管我并不确定现实世界中已经过去了多久、她是否还在我身边……

        语嫣!她在睡前让我戴上了徽章!该死,我怎么忘了这件事!?

        我急忙将手摸向胸口,徽章还在!徽章一直在这里,而我却忘记了它,甚至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

        我将徽章从胸前扯下,紧紧地握在手中,却没有感到平时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难道在梦中出现的徽章仅仅是个无用投影而已吗?就在我困惑的时候,我感到体内的能量已经压制不住了……

        报了驾校之后,时间明显开始不够用了,更新受了影响,大家见谅。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158/8277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