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发配地球 > 第三十一章 徽章的变化

第三十一章 徽章的变化

        我能感到,我体内的异能已经开始失控了。

        体内的异能即将喷涌出来,难以计量的虚空能量将才从宇宙深处的某个位置被“沟通”到我的身旁,而我却仍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现实的世界。

        我必须找出一个安全的发泄点,将可能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

        我看向了手中这枚徽章……

        已经来不及考虑这枚徽章到底是不是祖先留下的那枚了,我在全身的异能爆发之前,将这庞大的能量全部集中向手中,尝试注入徽章之中。

        我的双手旁边开始出现些许的空间碎片,这时逸散掉的些许异能造成的。几股银白色的光芒从顺着双手紧握间的缝隙迸射出来。也就这眨眼间的时间,我身上的无法抑制的异能几乎全部被输送到了这小小的金属质徽章之中。

        说实话,这已经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因为我原本的打算是以这枚徽章为核,将异能尽可能的压缩。结果没想到竟然完全被它吸收掉了。

        吸收掉我大部分异能的徽章并没有如我所想的沟通虚空能量,反而是发出刺目的银白色金属光芒。刚开始的时候我无法睁开眼睛,过了一阵,我适应了一些,睁眼向手中的徽章看去,却发现它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原本双龙环绕着一个“庞”字的菱形徽章,不知是在何时变成了正五边形,上面刻画的也不再是龙的图案和“庞”字,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符号,可是不知为何,我知道那符号是一个字,是一个“六”字。

        “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类似的徽章还至少有五个?或许祖先也是偶然得到这枚徽章,并将它重新锻造改变了形状吧。”我拿着徽章呆呆的自言自语。

        危机暂时解除了,可是我该如何回到现实中呢?

        我想过自杀,可这片无边无际的血色战争根本找不到可以用来自杀的工具,而且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就连疼痛都是真实存在的概念,我,到底是不是在梦境中!?该不会这才是原本真实的世界,而我一直认为的真实世界仅仅是在这个世界中孤独的我所幻想出来的美好世界?亦或是我的精神处于他人的*控之下,所有的世界都仅仅是为我而虚构的……我怎么会开始考虑这些东西?也许我的世界观开始崩溃了……

        我无法再等待现实世界中的人发现我的异样来唤醒我,因为再这样下去我很快会彻底疯掉,我必须抓住每一根可能救命的稻草!我将希望再一次寄托在了手中的徽章上,可是我该怎么做?上一次它使我的精神清醒,从梦境中挣脱出来,可这一次的“梦境”本身就是真实的,而我也足够清醒了!

        它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理应有一些新的用途吧。我把徽章贴在额头、贴在胸口、紧握在手心里,可是却丝毫感受不到和徽章之间的联系。我再次将一些异能注入到徽章之中,却如同泥牛入海。

        突然,我有了一个想法,一个听起来很中二的想法:将精神力注入到徽章之中。我承认这是我小说看多了的结果,但是此时已经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我立即开始尝试,可是问题来了……我根本不知道精神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注入到徽章之中。无奈之下,我只得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徽章之上,并不断将异能输送进去,凭借着对自身异能的感知来对徽章进行探测。

        对徽章的探测逐渐吸引了我的全部精神注意力,慢慢地,我对无法逃出这个世界所感到的恐慌开始消退,时间的概念更加的模糊。

        过了也许几天时间吧,也许要更久,我终于有了突破,不过我不认为是所谓的精神力起了作用,我感觉是我输送的异能达到了足够的量,使得徽章如同充够了电的电器终于开始工作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这徽章直接在我的脑海中烙印下了一些古怪的东西,那是鬼画符一般的符号,显然和徽章上的“六”字是同一种文字,因为这种文字虽看似怪异,可每个字或词都蕴含一丝情绪,让人可以直观的读懂它。但是这次的内容实在是丰富,足足有千余字,我无法像认出“六”字一样轻松的认出这么多的文字。但是我还是认出了一些凌乱的词汇——“放逐”、“绝望”、“原住民”、“神”……

        “这的确称得上是一个巨大的发现,如果告诉了隋倩和龙舞,她俩也许会激动得抱着我狂吻吧。但是,这对我逃离这个世界似乎一点用都没有啊……”我无奈地自言自语着,“秦广王、孟婆,你们不是总想着拿本大爷刷业绩吗?这时候你们死到哪里去了?”

        “小子,我们可算找到你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在这个孤独的世界响起,我赶忙扭过头去,只见到秦广王带着俩人站在我身后,双手扶膝气喘吁吁。这是两个男人,一个身着素白色长袍,白发白眉白须随风飘动,脑后自带照明系统似的发出耀眼的圣洁光芒;另一个人是个身穿睡衣的小胖子,身边似乎有亮闪闪的粉末在漂浮着。

        秦广王调整了一下呼吸,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袍人,“耶和华,你先把圣光给关了呗,你不觉得晃眼睛啊?”白袍人,呃,耶和华大哥无奈地摊了摊手,“没有圣光不符合我的气质,再说了,你觉得晃眼睛那是因为你住在阴暗的地府住习惯了,我说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按时交电费啊?”

        我:“……,那个,几位是来救我的吗?”

        耶和华“啊哈”了一声,在自己脑门拍了一巴掌,“哎呦我这脑子啊,你要是不说我都忘了,那个啥,是这么回事,昨天吧我正在和释迦摩尼探讨圣光和佛光哪个更节能,秦广王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就我这脾气当然是直接给挂断了,然后他……啊”秦广王直接在上帝大哥的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你丫给我说重点!”耶和华猛地抬起头,梗着脖子:“你丫再打我一下试试!”

        然后两人开始愉快的掐架……

        旁边的第三人冲我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俩二货平时就这样。十殿阎罗里就秦广王这样,其他九人都挺正常的,天堂里也是,就耶和华自己没事发疯,耶稣那沉稳的性格可能是随他老妈了。咳咳,我是沙人,是负责造梦的,你可能不认识我,欧美那边对我比较熟。”

        我挠挠头,“我听说过你,但是我听说你不会说话啊。”

        沙人露出了一个很腼腆的微笑:“其实那是错觉啦,我会说话的,只不过因为造梦时需要用很多沙子,我一般都憋着气,要不然弄个尘肺什么的很遭罪的。那个,咱们说正事吧,昨天秦广王手下的判官突然向他汇报,说你的名字在生死簿上消失了,然后他就急了,立马就去天堂找碴了,结果发现不是那帮长翅膀的干的。之后大家就开始到处找你,还发动我这种江湖散人来帮忙。唉,你是不知道啊,自从人类迁徙之后,秦广王他们的业绩越来越差,为了一个灵魂甚至能打起来,更别提你这种莫名其妙消失的了,而且我看他们几方对你还格外关心,你得注意点别轻易死喽。”

        我汗,本大爷都死了两次了,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格外关心吗……话说他们能为了争一个灵魂打起来,那孟婆和冥后私下交易的事要是被知道了那还得了……

        沙人看我似乎不想接话,就自顾自的说下去:“一开始他们在地球上的各个秘境寻找,因为生死簿这东西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就是人类灵魂信号的接收探测器,他们怀疑你的灵魂信号可能是被某种特殊立场屏蔽了,但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再结合你的名字在生死簿上消失的时间,猜测你的灵魂可能是被困入某个梦境之中了。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入梦,仅仅是他的一小部分精神进入梦的位面,但极个别时会发生全部灵魂被吸收进梦位面的情况。所以他们就开始发动全地球范围内能进入梦境世界的神来帮忙,开始一个一个的搜寻你。”

        我打断了沙人的话,“你先等一下,你说一个一个的去找?全地球这么多人,你们一个个地去找那得多长时间啊?”

        沙人一摆手,“你听我说啊,其实梦境和你们想象的是不同的。所有的梦境世界都处于同一个物质位面,而且是按照一定规律排布的,也就是说梦境其实不是你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而是原本就有的,你们仅仅是被我这样所谓的‘造梦者’引入到已经存在的世界中而已,当然了,也有像你这样自己不听指挥自己往梦位面里边闯的。刚才我们正在原始战争系列的梦世界中寻找你,然后秦广王突然说感受到了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我们就进来了,就找到你了。”

        我:“……”

        这时秦广王和上帝也打完了,两人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嘴上还不闲着,秦广王指着上帝就放狠话:“你等我把我那九个兄弟都叫上的,我看你还能这么拽不!?”

        “停!”我喊住了即将再次呛起来的两人,伸手指向我自己,“能不能先把我送回去?本大爷在这被困了不知道几年了你俩还不赶紧把我弄出去!”

        两人挑着高低眉看向我,那眼神就好像在看异类……其实我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异类……秦广王开口说:“几年?庞然你脑子出问题了吧?现在抚城那边才凌晨三点。”

        (这些天一直在学车,工作都积压到晚上了,更新只能尽力而为了,对不住各位了!等9号考完科目二就会好多了。还有啊,我发现我的收藏数达到二十了,我真的是好激动!大家如果觉得本书还可以凑活看看权当解闷的话,就随手赏个收藏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158/82772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