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湘女蛊事 > 第十六章 女巫嫁蚕 2

第十六章 女巫嫁蚕 2

        清风徐拂,暮霭无踪。邵元节默默走在杜娟身后,看着她娇小的身段,他的表情很复杂。

        他不知该喜欢她还是该跟她继续保持警惕之心。他好想直接问她:“你认识我的爸妈吗?你的苗刀为什么会出现我爸妈的身影!”

        但这些话只能在他心里无声呐喊。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他害怕她,另外一种原因是他和她都有一种已经将对方视作异性的感觉。

        二人走了一程,天上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杜娟见前面有个孤伶伶的房屋,屋前挂着一盏已褪尽红色的旧灯笼,上书“喜神客栈”,灯笼在斜风细雨中摇摆。

        杜娟欢喜道:“看来我们运气还不错,今晚上不会露宿荒野了!”

        邵元节心知这又是一个死尸客店,低声解释道:“这是喜神客店,——所谓喜神就是指僵尸啊,所以这店才会开在荒山野外,这种店是不住我们这种行人的。”

        杜娟不惧反喜道:“有你在此,我怕什么呢,我正想看看稀奇呢。”

        邵元节不由苦笑,说:“我赶尸没有多久,还是个半吊子的赶尸匠呢。”

        杜娟不以为意,径自跑上前去叩响门环。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叟打开门,看见二人,用嘶哑的声音慢吞吞说道:“这是喜神客栈。两位客人还是另找住宿之所吧。”

        杜娟道:“没关系,我们不怕的,再说这野店山村、又是刮风下雨的,你教我们到何处投宿去?”

        老叟固执道:“这种店是不能为二位破了规矩的,只住喜神和行脚师傅。”

        杜娟道:“不瞒老人家,我这位兄弟就是赶尸匠,所以我才说不怕的。”

        老叟狐疑地打量邵元节。邵元节只得说道:“老人家,你听说过辰州的徐老师傅么?”

        老叟道:“你说徐矮子么,我当然认识他啦。徐矮子有好几年没出来走动了。”

        邵元节道:“徐老师是我师公。”

        老叟道:“既然你师公是徐矮子,你就不该住这种店啊!”

        杜娟循循善诱道:“老人家,住生意要灵活一些才行,今天你反正没生意,就行个方便嘛。谁住不是住呢,你又没吃亏。”

        邵元节也忙帮着劝说:“老人家,遇下雨天赶尸匠都是不赶夜路的,所以从今晚到明天早晨这段时间里,也不会有赶尸匠来投宿。而且我们明天清早就离开了,完全不会影响你做这门生意的。”

        老叟想了一下,说道:“既然客人不避讳,那就暂时先住下来吧。”

        于是二人要了两间房住下。杜娟瞥了他一眼,此时也不好请他进屋说话。便道声“早点歇息吧。”各自进了房屋。

        邵元节躺在床上,听着黄豆般大的雨点敲打在屋瓦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心头思潮起伏。

        到了后半夜,估计杜娟应当睡熟了,便蹑手蹑脚下了床头,准备盗刀后一走了之。

        他心神不安地站在门外,正欲用法子拔开木门闩,斗听门后有个声音在说话,不禁大吃一惊!

        ——杜娟是在和谁说话呢?不会是同那老头在说话吧?

        他惊奇地把耳朵贴近房门偷听。说话的人果然是杜娟,只听她正在娓娓述说什么——

        “。。。。。。当初你来我家时,我好生喜欢你啊。你跟了我算来已经有四年了,我对你好不好,你知道啊。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吧,是不是?”

        这深更半夜的,杜娟在同谁说知心话呢?她的声音好温柔,好动情。邵元节听得如坠五里雾中。

        又听杜娟说道:“你喜欢吃猪油炒鸡蛋、还有鼎罐米饭之类,我总是尽量满足你啊。我这些年是怎么照顾你的,你都一清二楚的,是不是?”

        杜娟幽幽叹息一声,续道:“是,你替我也做了不少事情,我是应该对你这样好才对的。你做的事情我都一一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呢。家中来了客人,门槛上带些泥土,你看见了马上就将泥土收拾了,地上总是干干净净的。家中每一间房屋都没有一丝蛛网。你好爱清洁的,只要有你在家,家中的桌椅凳子就总是一尘不染的。”

        屋中没有点灯烛,黑暗中那人只是听着杜娟说话,却一直不吭声。

        杜娟声音渐渐变得有些伤感,说道:“你也很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真的好乖。我对你好,你也对我很好,我又怎么忍心离开你呢?我知道你也一定舍不得与我分离的,是不是?”

        他和她之间就隔着一道板门,这些话一句句清楚传入邵元节耳中,宛如她是在说给他听一样。邪异的气氛弥漫在雨夜里。

        杜娟忽嘤嘤低泣起来,泣诉道:“你也不能怪我,我想给你另外找一位主人,就象当初你到我身边一样。”

        邵元节越听越奇,心想:“她究竟是在同谁说话啊?难道她想将自已的男人另外找一位女子代为照顾么?她是想不开要自尽么?”

        这荒山野外的她的男人又是如何寻来的呢?自已一直未曾入睡,怎么就未听到半点声响呢?她对这男人如此用情,今天对我为什么又有那种表现呢。。。。。。?

        邵元节凝视着板门,漆黑的天空陡然一道明闪,瞬间照亮了事物,随即又陷入更加深浓的黑暗。

        那团朦胧的光晕又来了,然后,他和她之间隔着的那道门就凭空消失了——

        眼前陡然出现一幕阴邪的情景:黑暗的小屋,一个粉红春衫的巫女就站在门背后,神情凄迷地看着黑暗中某一处在说话。

        邵元节屏气凝神看向黑暗中那人,悚然一惊——原来杜娟不是在同人说话,而是在看着屋角的木盒子说话。

        是金蚕蛊!杜娟是在和金蚕蛊说话!

        杜娟用手绢拭了一下眼泪,哀怜地望着木盒子中的金蚕蛊又道:“你出嫁以后,也要听新的寄主的话啊。新娘子要乖乖的听话,人家才会喜欢你哟。今后你和我若是有缘再相遇的话,你可别把我这旧主人全忘记了哟。”

        邵元节心中百味莫辨,一时间听得痴了。

        杜娟絮絮叨叨说完这一席话,情绪平和了许多,最后对金蚕蛊说句:“好了,我已累了,想去休息了,你也快睡吧。”

        杜娟傻子似的一笑,转身走向床边坐下。

        邵元节怔怔“看着”杜娟脱了鞋,上床蒙被睡下了。他眼中的幻像才徐徐消失。

        他在黑暗中悄立良久。此时雨势转大,雨点从瓦片缝隙间叮叮咚咚落在屋中几只瓦盆中。阴风有如山鬼在咭咭偷笑。

        长夜将尽。

        邵元节知道杜娟应该没有睡熟,现在若去盗刀风险极大,一时踌躇不决。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离开过泸溪。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么,我的苗刀是爸爸的遗物。。。。。。”

        ——他回忆起杜娟昨日说过的话,心中十分矛盾:

        “我真的应当盗走她的刀吗?”

        “这口刀中埋藏着爸妈的一段记忆。我或许能从这口刀中发现一些秘密。”

        “我自幼父母双亡,自已就像一个孤儿一样寄人篱下,双亲在自已心中残留的记忆实在很少很少。。。。。。”

        “这口刀同样也会有杜娟的爸爸的记忆!”

        “我的父母应该同杜娟的爸爸有某种我不知道的关系?”

        “刀不是什么吉祥之物,为什么在这种凶器上会留下他们三人的记忆?”

        “我的爸妈真的是病逝的吗?”

        。。。。。。

        邵元节叹了一口气,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只得暂回屋中,另作打算。

        听着外面稀里哗啦的风声雨声,他此时已极为疲倦,心忖既来之,则安之,不知不觉就沉沉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了。邵元节起身出屋,见杜娟正坐在火塘边烧烤玉米棒子吃。

        她今天换了一套明黄色的春衫,脸上薄施香脂,冰肌润肤,比昨天更要抢眼好看些。

        邵元节想起夜间她对金蚕蛊说的那些莫明其妙的话,不由奇怪地看了她几眼。

        杜娟递给他一个烧烤好了的玉米棒子。邵元节吃了一口,好清香。

        杜娟道:“趁现在雨停了,我们赶紧走吧。可惜没有遇见一个赶尸匠和喜神。”邵元节微笑不语。

        二人一前一后走在红泥小径上,雨后的道路十分泞泥难行,杜娟踮起脚尖走得一颠一颠的。

        经过一段崎岖的小路,杜娟脚下一滑,从怀中掉出那个木盒子来,滚落进草丛中。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t:left;}.qrcodeul{:120px;font:14px/1.5":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49/8311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