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湘女蛊事 > 第十七章 女巫嫁蚕 3

第十七章 女巫嫁蚕 3

        邵元节见杜娟要一屁股滑坐到地上去,赶忙上前把她拦腰抱住了。

        杜娟站定了脚跟,见邵元节双手放在自已肚皮上,羞得脸上绯红,却不推开他的拥抱。

        邵元节放开了她,嗫嚅道:“你的东西掉了……”

        杜娟有些意乱情迷,顺口道:“什么东西掉了?”

        邵元节不答。杜娟一看草丛中的木盒子,心中一动。

        她站在当地举目四顾,却不去拾木盒子。

        邵元节情知那木盒子中有金蚕蛊,心中有些恐惧,也不敢帮她去拾。

        杜娟见这是一条三叉小路,道旁涧水潺湲,远处紫陌堆烟,前后有几户人家。轻咬嘴唇略一思忖,便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银镯子来。

        邵元节见杜娟举止奇特,讶然不解地看着她。

        杜娟弯下腰身,将银手镯子轻轻放在木盒子旁边。见邵元节惊讶地欲开口说话,忙摇手示意他噤声。

        杜娟神情凄婉地看了一眼木盒子,泪水忽然间交流下来,她用手捂着嘴唇转身决绝而去。

        邵元节联想起夜里杜娟说过的“嫁金蚕”的怪话来,若有所悟,于是也快步离去。

        邵元节跟在杜娟身后,心中犹豫不决是不是要继续跟下去,他已经莫名其妙“失踪”了一个晚上,不知徐小七他们是否在寻觅自已?

        但此时若要回去,又恐杜娟起疑而引发不测之祸。

        走了十余里路,邵元节见眼前是一片森林,莽莽苍苍,阒寂无声。便问:“我们还要走多久?”

        杜娟道:“等我在这森林中寻找到一种新的蛊物后,再回去不迟。”

        邵元节一脸茫然,道:“寻找新的蛊物?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放了自已的蛊物?”

        杜娟黯然道:“因为我的金蚕蛊受了伤,所以我才忍痛割爱。”

        邵元节不解地望着她。杜娟又道:“你不知道在我们巫蛊门中,大家比拼的不过是谁的蛊物更加厉害。我的金蚕蛊本是极为难得的神蛊。我又修炼多年,但现在金蚕蛊被高人所破了,以后再也不能复原了,所以我必须修炼新的神蛊才能在巫蛊门中自保。”

        邵元节道:“但那金蚕蛊你养了多年,就算要养新的蛊物,难道就不能将它一同保留下来么?”

        杜娟轻轻叹息,道:“一林不容二虎,一海不纳二龙,我若是将原来的蛊留下,那么就会与新的蛊相冲相克,它们就会互相妒忌,其中一种蛊就会被另一种蛊吃掉。”

        邵元节讶然道:“是这样啊!但我们乡下人家常养有几头凶狠的狗,也未见它们自相残杀啊?”

        杜娟苦笑道:“蛊是神圣之物!岂能与恶犬相比?你不知道蛊是有情之物,它见到寄主另有新欢,大怒之下,也会吃了寄主的!所以蛊主人绝不可生贪婪之心。这就和人一样……”

        她以往常与丈夫说些风牛调细的话,自然而然爱将蛊物间的争宠与恋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作类比,此时在邵元节面前坦然说来并不觉得不妥。

        邵元节道:“所以你要给金蚕蛊另外找一个主人?”

        杜娟点点头,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我不得不将心爱的金蚕蛊嫁出去。”

        邵元节愕然道:“将金蚕蛊嫁出去?”

        杜娟解释道:“是啊。你先前不是见到我将自已心爱的银手镯子都作为陪嫁物了么。”

        她看了一眼自已的左手腕,目中透出惋惜之意,续道:“养蛊的主人如果不愿意继续把金蚕养下去,可以把它放走,这叫做“嫁金蚕”,嫁的时候把一包金银作为陪嫁物,随金蚕放在一块扔在路旁,要养蛊的人就可拿去。”

        邵元节道:“要是被路人只取走了金银饰物怎么办呢?”

        杜娟道:“如果有人误取了金银,金蚕也会跟着去。”

        邵元节纳闷道:“这人如不想养金蚕怎么办?”

        杜娟道:“我们这一带的人都知道嫁金蚕的规矩,所以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假设真有人只图金银之物,误招来了金蚕,就必须赶紧将金蚕再次出嫁掉,否则就会被金蚕吃掉的!”

        邵元节纳闷道:“我看你的小盒子很小的,怎么能装下金蚕呢?”

        杜娟脸上带点沾沾自喜的道:“你有所不知,我的金蚕是无形金蚕,平时看上去只是一把香灰,所以能装在小木盒子中。只有我念咒语时才会凝聚成有形之物,你不是在小潭中都看见了么。”

        邵元节想了一下,道:“金蚕每天就睡在这里面不闷么?”

        杜娟道:“金蚕喜欢睡在我们平日烧饭用的鼎罐中。”

        邵元节惊奇地睁大眼睛,实难置信。

        杜娟嘻嘻一笑,道:“你问了我这么多本门的不传之秘,咱们是什么关系呢?”

        邵元节讪讪的道:“我……你不是暂时不想收我为弟子么。”

        杜娟狡黠地看着他,似笑非笑道:“让我好好想一天,你只有今天一天的机会,如果我不高兴收你,你就得离开……”

        邵元节道:“哦。”

        杜娟道:“我们现在就进入林中,待会要是你先发现了什么毒物,切记不可莽撞,否则会有性命之忧的,让我来收拾它就行了。”

        二人进入森林中,寻找了好半天,只发现一些体型较小的毒物,杜娟叹息道:“唉,这些小毒物都不够草鬼婆的一只血麻雀吃的!”

        邵元节想起血麻雀,心有余悸道:“不知草鬼婆的血麻雀如何得来的,好生恐怖!”

        杜娟道:“要想得到血麻雀这种奇蛊,须有缘份才行。”

        邵元节道:“我们也上树去找几只麻雀来好不好?”

        杜娟道:“你不知道,如何养蛊在巫蛊门中彼此之间也是不传之秘,谁也不明白别人的奇特的蛊物是如何养成的,所以谁都不敢冒然向对方发难,因为一旦被蛊所伤,就是九死一生,因为谁也不知蛊主人平日给这蛊喂养了什么毒药材,所以解药也只有蛊的主人才知道。”

        二人在森林中寻寻觅觅,累了就在林中干草丛中躺下休息一会,饿了就吃一些杜娟身上带的干粮。

        杜娟的干粮所带实在不多,但她并不吝啬,总是分给邵元节多一点的食物。

        邵元节暗暗感激。大家相处了一天一夜,早已没有了拘束感,邵元节不由对她滋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

        下午时分,二人经过一条小溪涧,杜娟停步回首看着他道:“你渴不渴?我想喝口水。”

        邵元节心神不定站住,口中说道:“不渴。”

        杜娟挽起双袖走到河边,用手心捧了清凉的涧水洗脸,见涧边水有些沙泥,便卷起裤管,光着脚丫向涧中心淌去。

        邵元节见她露出一段白生生的小腿肚在水中,萍然心动。回想起刚才拦腰抱住她小腹的情景,不禁偷生了情欲。

        他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对女性的身体不乏奇妙的幻想。

        杜娟用手心捧了溪水喝了几口。转首见邵元节目光发愣地瞅着自已,唇边绽开一个微笑,说:“这水很清甜呢,你也来喝些吧。”

        邵元节道:“我真的不渴。”

        杜娟见涧边一株小树上生着大片绿色的树叶,便走过去摘了一片阔叶,回到涧中用阔叶掬了清凉的溪水,小心翼翼走到邵元节身边,带着一种娇憨的神气说道:“我偏要你喝!”

        邵元节心中既有些感动,又有些说不清的情愫,便伸出双手去接,杜娟说:“小心水倾出来了!”

        邵元节小心翼翼从她手中接过阔叶,他的双手碰上她的双手,杜娟宛如不觉,并不回避,见他低首饮了,戏笑道:“你喝了我的洗脚水了!”

        邵元节听了这句挑逗的浪语,脸上羞红,想说句玩笑话,却见她左手臂挡在嘴前,弯下腰吃吃的笑,宛如花枝乱颤。

        邵元节再也把持不住,一把将她腰肢抱住。

        杜娟一怔,却不推开他。邵元节在她脸颊上亲了几下,便用嘴去亲她的嘴。

        二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亲吻了许久……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t:left;}.qrcodeul{:120px;font:14px/1.5":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49/8311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