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湘女蛊事 > 第三十章 深山恶灵 1

第三十章 深山恶灵 1

        午后。

        徐小六吃过午饭,因记挂自家那头病了两天不曾吃稻谷草的老黄牛,舀了半盆玉米稀饭,就去了牛棚。

        见到那头老黄牛瘦骨伶仃站在那儿,大睁着两颗圆圆的微微发红的眼睛瞅着她,通人性似的。

        徐小六感念它一生辛劳,累坏了身子骨,近日犁地已越来越难胜重荷,爸妈商量要将它贱卖了另买一头牛替换它。

        徐小六此时不由得满心酸悲,两行清泪交流下来。因怕人看见笑话,忙举袖拭了泪痕。

        徐小六满目爱怜地看着它低头舔食玉米稀饭,心下稍慰。

        她看了一会,又到厨房中悄悄盛了一海碗苞谷酒,巴巴拿来喂它。

        那牛兴许上辈子是个酒鬼,一嗅到酒香,立时伸呑头舔了个涓滴不剩!徐小六极感喜乐。

        徐小六见老牛酒足饭饱了,不由高兴地哼起山歌来:

        稀篮背篼眼眼多,

        背起背篼找情哥,

        一早找到天黑尽,

        不知情哥在哪坡。

        俄听一个声音笑道:“哟,头一回听到小六唱歌,还真好听哩。”徐小六见是邻居晏大妈,抿唇一笑,神情有些不自然。

        晏大妈瞧见她给牛喂食玉米稀饭和白酒,啧啧叹息说:“今天又不是牛王节了,发的是哪门子善心呢?你这姑娘还真是舍得糟蹋粮食哟!”

        徐小六不无尴尬,辩解道:“因为我家老黄牛生病了,两天不曾吃稻谷草了,都瘦成皮包骨了,所以。。。。。。”

        晏大妈吃吃发笑。徐小六低眸不语,心说:“差你管!说话皮里阳秋的,真讨厌!”

        原来晏、徐两家是坎上坎下几十年的老邻居,因晏家在三年前新修房屋时占了徐家一小块空地,两家为此生了不谐,这些年为一些鸡毛小事彼此看不顺眼。

        这种家庭间的隐隐敌视自然影响了双方的儿女,眼瞅着晏家日子是越过越富裕了,而徐家这些年却是越发贫穷下去了,徐小六与晏家闺女晏容本是儿时的玩伴,但这几年也无形中彼此疏远了。。。。。。

        晏大妈忽道:“你爸妈在家吗?我同他们摆龙阵去。”

        徐、晏两家这些年来一直面和心不和,很少串门。徐小六心里暗暗奇怪,含笑道:“我爸爸在山上劳动,妈妈在屋后喂猪去了。大妈你有事先在屋中坐一会吧,妈妈马上就回来了。”

        晏大妈笑着答应,同徐小六进入堂屋坐下。

        徐小六给她端了一碗开水。含笑问她:“大妈过来摆龙门阵,怎么就不带着晏平儿过来同我玩呢?”

        晏大妈笑而不答这话。徐小六陪她说了几句话,心中暗暗盼望妈妈快点回来。

        晏大妈笑咪咪看着徐小六的面孔,端详了一会,徐小六有些不自在地低下眼眸。她老觉得晏大妈在暗中拿她与自家女儿晏容作比较!

        这是因为私塾老师程老师有一回醉酒后说了一句玩笑话——他说桃花寨的碧桃树有白花和红花,桃花寨的美女也有“大乔”和“小乔”,大乔是晏容,是红花;小乔是徐小六,是白花。。。。。。也许是自听说这句玩笑话开始吧,徐小六与晏容都有意无意较上劲了!

        晏大妈坐着一边喝水,一边扫视徐家破旧的房屋,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徐小六冷眼打量着晏大妈,只见她戴副刷把头银耳环,左手手腕上套一只银镯子,右手无名指上戴“单股子”银戒指。

        徐小六想到妈妈从未有过首饰穿戴,许多年也未添件新衣服穿,暗中替妈妈难过,也替自已难过。。。。。。

        徐小六妈妈喂完猪后走进屋来,见到晏大妈,暗自纳罕,大家表面寒暄一番后,徐小六知晏大妈有事情同妈妈讲,便进自已屋中去了。

        过了好一会,徐小六才听见晏大妈告辞而去,便从屋里走了出来。她见妈妈怏怏不快的样子,因问:“妈,有什么事情么?”

        徐母道:“也没什么,刚才晏大妈来对我说,过几天便是田家打发闺女的日子,田家要办流水宴席,所以晏大妈特地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帮忙办几天宴席。”

        徐小六道:“是这样啊。干什么神神秘秘的样子?连晏平儿也不带过来同我玩。”

        徐母自顾低首纳针线活,半晌不吭声。徐小六又道:“妈,你好像有心事?”

        徐母道:“有什么心事啊,你自已去玩吧。”

        徐小六察言观色,说道:“妈,晏大妈同你一道去帮忙吗?”

        徐母道:“你不知道,晏家同田家现在做了亲家了,所以她不便去帮忙。。。。。。”

        徐小六心中一震,她稳了稳神,才诧异地问:“妈,你在说什么——晏家同田家怎么就做了亲家了?”

        徐母眼也不抬做针线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傻闺女,就是说晏容同田家二少爷订了亲了。晏大妈说这事是昨晚上才订下的。昨晚胡媒婆上门对晏家提了亲,晏家就答应了。”

        徐小六不由得中心酸悲,低眸道:“哦。”

        徐小六假意到外面玩了一小会,看见妈妈上山去劳动了,她才回到自已屋中。

        徐小六愀然不乐枯坐在床边,她有很重的心事,却不能向谁诉说。

        田家是方圆三十里最富有的半耕半读人家。田氏现有两房,田家这回打发出阁的是长房的闺女田含笑;

        田家次房比长房更发达些,家中广有良田,还在辰州大街上开着两间铺子。家里雇有长工和女佣。田家二老爷娶有一妻一妾,模样都好周整。

        田家次房的二少爷田雨润,是这一带适龄女孩子们心中共同爱慕的偶像。这在女孩子中间早已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田雨润人长得英俊,而且知书识礼,他十五岁就考中了秀才。大家都说田雨润考中举人只是早晚间的事情。

        女孩子们平日聚在一起,话题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到田家,提到田家的二少爷田雨润。

        私下里有几个不怕羞的女孩子曾经说道:“希望肥水不落外人田,田雨润最好别要同他堂姐一样,也在辰州城里找门当户对的人家结亲。。。。。。”

        徐小六同女伴们一样,对田雨润早已心生爱慕。好几次田雨润和她邂逅相遇,徐小六虽然不敢正视他,但她眼睛余光却看见田雨润在注视自已!

        徐小六有一种被看上了的感觉!田雨润同她说话时也是笑吟吟的,好有礼貌的人啊。。。。。。

        每次邂逅回家,她都要在黑暗中摸着自已的脸颊,痴心妄想田雨润能勇敢地向自已表白爱慕之情!

        这也是她同晏容不和的原因之一,因为有好几次她同晏容及别的女伴们在一块嬉耍时,田雨润等几位男青年会过来说些有趣的玩笑话。他们甚至会调(戏)她们,夸她们是花容月貌,说梦中在想她们中的某个女孩子。。。。。。女孩子们假嗔佯怒,心里其实很喜欢。

        有时,心怀妒忌的女孩子也会故意挑拨离间徐小六和晏容,她们会问那些脸皮厚的男青年,究竟是徐小六更美还是晏容更美?

        男青年们说两人美得各不相同,实难作出比较。

        徐小六同晏容因此各有心病。彼此都提防着对方。不愿同时在男孩子面前出现。。。。。。

        徐小六今日陡闻晏容与心上人的婚讯,怎不教她心痛神痴、柔肠百转!原来这些年来自已都是在单相思!

        这一刻,巨大的柔楚攫住了她,泪花无声滴湿了衣裳,滴湿了草席。

        田雨润。晏容。晏容。田雨润。你们是郎才女貌,这婚事是称心如意了!!

        她浅咬芳唇,心里雷鸣着听不见的声音。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t:left;}.qrcodeul{:120px;font:14px/1.5":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49/83112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