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湘女蛊事 > 第三十九章 萍水相逢 2

第三十九章 萍水相逢 2

        杜娟看了一眼押尸人,原来是一个中年大叔,也不在意。

        那中年大叔回头朝黄衣法师说道:“少爷,这人身上的尸毒恐怕会扩散,还是须用法逼出尸毒才行!”

        那黄衣法师嗯了一声,说道:“我过来看看吧。”便走了过来。那具僵尸兀自一动不动杵在那儿,宛如一个木偶。

        杜娟见这黄衣法师驱尸法术甚是高明,也不由暗暗佩服。

        黄衣法师提着一个白灯笼走到近前,杜娟抬眸一看,不由一怔:没想到这个法师是一个好俊秀的少年男子!看上去同邵元节一般大,二十岁不到的样子。

        黄衣少年法师见杜娟在看自已,也瞥了她一眼,见是一个俏生生的小媳妇。为她容貌所摄,黄衣法师不由微微害羞,忙避开了她的眼睛。杜娟见这小法师居然会害羞,心中暗暗好笑。

        少年法师盘坐在邵元节身后,对那押尸的中年大叔说道:“你给我拿着灯笼照着伤口,我来吸取尸毒!”

        那中年大叔道:“是。”他对少年法师很是恭敬,接过少年法师手中的白灯笼。

        少年法师察看了邵元节的伤口,沉吟片刻,忽然轻轻按住邵元节双肩,脸挨近邵元节后背,凑嘴在他伤口上吸吮起尸毒来!

        那中年大叔吃惊道:“少爷!你这样做自已也会很危险的!千万使不得呀!”

        少年法师不理中年大叔的劝阻,自顾吸吮尸毒,一口口将带尸毒的污血吐在地上。

        杜娟见少年法师如此尽心尽力医治,不由感动得握住了嘴,眼眶中珠泪欲滴,深悔自已造次!邵元节也是感愧不已,胀红了脸一声不吭。

        少年法师吸吮干净了尸毒,从袖中取出一张白色手帕,拭净了口角血污。又取出一粒驱毒丸,用挂在腰际的葫芦中的泉水和着吞服了。

        杜娟将邵元节衣服帮他穿上,含羞带愧地问道:“敢问法师高姓大名,来自何地?此恩此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少年法师面色苍白,羞涩一笑,说道:“这算不得什么,姐姐你不须介意的。。。。。。”

        顿了一顿,才道:“我名叫张湛咏,偶然路过贵地,替人赶了一回尸。”

        杜娟听他口音似乎不是湘西人,因道:“你是外地人么?”

        少年法师张湛咏道:“我是江西人,有事路过贵地,偶遇了一位家父的故人,这位故人在客店中不幸染病去世,他身前托咐我将他遗体送回老家,所以我才临时赶一回尸的。”

        杜娟心中大奇,问他:“哦?——原来你不是赶尸匠,那你怎么会赶尸的?”

        张湛咏淡然一笑,说道:“我虽然不是赶尸匠,但我父亲这位故人从前是一位赶尸匠,所以听他讲过赶尸的事情。他知道我自小学习法术,所以临终前才肯托我的,我也只好临时抱佛脚一回,所幸这一趟路只有七十余里,应该没有事的。”

        杜娟越听越稀奇,啧啧称赞道:“你真了不起啊!居然无师自通就能赶尸了!而且还是送一位赶尸匠魂归故里,说来也真是新奇啊!”

        张湛咏微笑道:“法术一道,触类旁通,无外乎都是念咒划符的。所以我勉强还应付得来。”

        他话虽然说得甚是谦虚,但话中隐隐然又透出自傲之意。

        杜娟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心忖:“看来是个有来头的人物啊!”但大家萍水相逢,也不便深问对方情况。

        邵元节道:“原来那个。。。。。。那个喜神生前也是一位赶尸匠啊?”

        张湛咏道:“是,因为他出门赶尸时不幸生了病,所以同伴先走了。只留下他在客店中养病,不想却撒手人寰,实在可怜可叹!”

        邵元节羡慕道:“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吧,那位喜神客中遇上了你!——你年纪这么小,却法术这样高强!不知你在何处宝观修炼呢?”

        张湛咏道:“这。。。。。。”似乎有什么隐衷不便讲出来。

        中年大叔忙解围道:“我家少爷还要赶尸,不便久留,这就同二位贤伉俪告辞了。”

        邵元节、杜娟见这中年大叔称呼张湛咏为“少爷”,虽然他头上戴着道士的瓦棱帽,但心中已然揣度他不是什么出家的道士法师了。多半是一位在家修行的居士。但法术之高,实不亚于一个出家清修的法师了!

        张湛咏站起身来,说道:“还没请教二位姓名,不知二位为何深夜在此?刚才多有惊扰,还请原谅。”他说话时总是看着邵元节,似乎不敢与杜娟眼睛相对而视。看来他是一个腼腆的少年人。

        邵元节道:“我名叫邵元节,是辰州人。这位。。。。。。她是我的媳妇,因为贪赶路,错过了投宿之所,所以才会深夜在此出现,刚才实是我们惊扰了你们赶尸,还请你原谅我们才是。”

        张湛咏看了杜娟一眼,友善地笑笑,道:“今夜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刚才嫂夫人的身手也是很俊的,小弟我自愧弗如。”

        杜娟脸上一红,笑道:“别取笑我,我有自知之明的。”

        张湛咏一脸真诚道:“小弟绝非虚言,嫂子的法术真的是比我高明许多!”

        杜娟见他如此实诚,恬然一笑,没再说什么。

        那位中年大叔催促道:“少爷,我们应该启程了。”

        张湛咏向邵、杜二人报以一笑,打个稽首道:“邵大哥,嫂夫人,高山流水,咱们后会有期。”

        邵元节忙抱拳还礼,说:“后悔有期,你们一路走好。”杜娟也含笑弯腰福了一福。

        目送张湛咏一行走远后,邵元节道:“我们也回去吧。“

        杜娟抬眼望着天上的明月,说道:“我想再坐一会回去。”她在草甸中先坐下来,邵元节于是也坐了下来,杜娟瞄了他一眼,移动了一下,坐在邵元节身边,依偎在他怀中。晚风习习,花香醉人,杜娟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二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杜娟才道:“今天我们说不定遇见的是一位大人物!”

        邵元节愕然道:“大人物?”

        杜娟道:“是啊,从他的言行判断,很可能是江西龙虎山张天师的后人!说不定就是张天师的公子呢!”

        邵元节道:“为什么这么讲?”

        杜娟解释道:“他姓张,又来自江西,法术又这么高强,那位僵尸生前又是他爸爸的故人,而且那位僵尸又这么信任他这位从未赶尸的人替自已赶尸!他作为法师却又是一位少爷,而且不肯说出自已的家世,从这些情况就可以判断他一定是张天师的后人,或者就是张天师的儿子!”

        邵元节讶然道:“张天师是道士,怎么会有儿子呢?”

        杜娟笑道:“他们天师道是可以在家修行的,当然可以娶妻生子啊。”

        邵元节道:“是这样啊!我以为道士同和尚一样,都是一定要出家修行的呢!”

        杜娟目光闪动道:“要是你早知这样,就会去拜那位女道姑为师吧?”

        邵元节脸上一红,忙道:“你想到哪儿去了。。。。。。”

        杜娟瞄了他一眼,轻轻笑道:“要不然你怎么会拜我这个女道姑的手下败将为师呢?你不是替道姑喝彩么!还不是在替那位小道姑担心才会这样!”

        邵元节讪笑道:“我可没有想过要拜道姑,我也没有想过。。。。。。”

        杜娟娇嗔道:“不许你想那位道姑!”

        邵元节面上一热,忙岔开话题道:“张天师怎么会与一个赶尸匠有关系呢?”

        杜娟道:“张天师又怎么啦,——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

        邵元节道:“我真是头一回听说这些道士还可以不出家的。。。。。。”

        杜娟道:“别提这些事了。”侧脸倒在他怀里,闭目不再说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t:left;}.qrcodeul{:120px;font:14px/1.5":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49/8311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