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洛 > 序章

序章

        在洛水的南面,有一座名为平安的小镇,小镇或许不算繁华,但一直安宁祥和。

        一天,小镇里来了一位金裙黑发的女孩,她似乎走了很远的路,但她的身上却不沾一丝灰尘。

        女孩来到了小镇里最红火的一家铁匠铺,请打铁的匠人为她打一支簪子,然后这样她问打铁的匠人,见没见过她说的那样的一个人。

        铁匠摇了摇头,说:“像你说的那样的人,实在太多了。”

        女孩也摇头,说:“那人是很特别的,任谁见过了,也忘不了他。”

        女孩于是离开了铁匠铺,在镇上逛了逛,然后走近一家早餐铺,喝了一碗小米粥。

        铺子的门口有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女孩将崭新的簪子送给了小姑娘,小姑娘回赠了女孩一枝开放的风信子,女孩将花朵戴在头上,对小姑娘笑着道别,离开了小镇。

        在千山的南面,有一片古老而又神奇的的森林,那里面有水向高处流的逆泉,有一种生出七色皮毛的牧鹿,还有一种会跳舞的美丽的鸟。

        这种鸟有一种奇异的特性,那就是它们只吃一种稀有的植物的种子。在这种鸟栖息地的一旁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花农,他专门种了一片花田,来供养这种美丽的鸟类生存,但这种花极难成活,花农想了很多办法,始终是没有效果。

        女孩来到了森林,找到了花农,送给了花农一瓶甘露,让花农用其来浇灌花朵。花农照做后,那种极难开放的花居然竞相开放。花农对女孩很是感激,连连称谢,女孩便问花农,见没见过她说的那样一个人。

        花农摇了摇头,说:“像你描述这样的人,太多了。”

        女孩也摇头,说:“那人是很特别的,任谁见过了,也忘不了他。”

        女孩于是离开了那片花田,在森林里走了走,她身上似乎有种特别的亲近自然的气质,这使她特别受到这片森林的生灵亲近。女孩在见到了十七种动物和三十六种植物后,离开了森林。

        在大陆的南面,有一片广阔无垠的大海。千百年来,海水始终是那么的透明,就像是明亮的玻璃;也始终是那么湛蓝,就像是矢车菊的花瓣。

        在大海旁,有一位卖鱼汤的老婆婆,生活在这四周的人都说,婆婆买的是全世界最好喝的鱼汤。

        女孩来到了大海边,但没有和婆婆要鱼汤喝,而是买了一条斑纹很漂亮石斑鱼,然后她问婆婆,见没见过她说的那样一个人。

        婆婆摇了摇头说:“像你说的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

        女孩也摇头,说:“那人是很特别的,任谁见了,也是忘不了的。”

        女孩来到海水旁,将那条石斑鱼放回海水之之中,石斑鱼在海水中转了转圈,然后向海水深处游去,很快就不见了。

        大海是那么的瑰丽与湛蓝,传说,在那里面有一种人鱼,她们会为爱情舍婉转的嗓音,美丽的鱼鳞,最后,在痛苦之中化为泡沫,升上天空。

        女孩将手伸进了海水中,感受着那份寒意。

        她的裙是金色的,就像是盛开在人间六月的阳光。

        她的发是黑色的,就像是采集自夜幕之上的丝绸。

        她站起了身,然后转身,接着向远方走去。

        在找到他之前,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能拯救他了。

        纵然,他早已舍弃了他们之间的承诺。

        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无论如何也剪不断的东西,那一定是她与他是之间的羁绊。

        所以,无论如何,她是一定不会放弃。

        让时间的齿轮往前推那么一点点,依旧是在那个名为平安的小镇。

        在女孩离开了小镇之后,一个人从铁匠铺里间走了出来。

        这人一身白衣,黑发扎起,他衣着打扮极其普通,像一位将军,也像一位书生。

        铁匠用铁钳把一块烤得发红的铁锭放在砧子上,看了他一眼,道:“我已经三十四年六个月零八天没有说过谎了。”

        那人感到惭愧,拱手作揖,道:“多谢。”

        铁匠拿起一把铁锤,一下子锤在铁锭,说:“你真的要那么做?”

        “......是的。”

        铁块相击的声音响起,极富韵律,就像一把小提琴滑出的乐章,铁匠又问:“你知道你将要放弃的是什么吗?”

        那人自嘲一笑,道:“是情同手足的好友以及一网情深的青梅竹马。”

        “就算你能舍弃这些。”铁匠放下铁锤,说:“可你要知道,你要做的事,根本就是不对的。”

        “我是......知道的。”

        铁匠放弃了继续劝说,安下心来打铁。

        那人拱了拱手,离开了铁匠铺,他去镇上的一家成衣店买了一件黑衣,一顶斗笠,换好之后,他已经与普通的旅人无异了。

        铁匠铺里打铁的声音,就像是伴随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吆喝的打更声,一下、两下、三下.......

        他离开了小镇,向北走去,恰恰是女孩来时的方向,恰恰是女孩前往的反方向。

        他放弃了一切,选择了与他的亲友们为敌,走上了一条没有尽头的不归之路。

        终究还是与她渐行渐远。

        无论来了什么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平安镇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在与铁匠铺相隔两条街的一个院子里,有一群玩耍的孩子。

        其中一个小女孩得到了一位来自远方的大姐姐的礼物,显得格外的开心,她坐在秋千上,秋千轻轻地晃悠,她轻轻地哼着一首传唱很广的歌谣。

        那首歌谣是这样的: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下武唯洛,应候顺德。三后在天,王配于京。”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福,介尔缉熙。”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文帝嘉止,显显令德。”

        “神洛煌煌,维天之命。君子万岁,介尔昭明。”

        “倬彼云汉,昭回于天。天赐明珠,女字琉璃。”

        如果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样一句话,似乎就没什么过错了。

        宿命的齿轮开始转动,一切的因果就此起始。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53/8311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