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洛 > 第一章 偶遇

第一章 偶遇

        今年六月的洛都城罕见地没有下雪。

        太阳渐渐地从西方升起,金色的阳光铺散在大地上,悄悄地唤醒人间。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整座城市就开始喧哗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就和埋葬在时间长河里的无数日子一样。

        城门处已有了进出的行人,护城河的水波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

        洛心雅一身红裙,站在城门外的河水旁,静静地看着身前的流水。

        她俏丽的脸蛋瓷器般的精致;乌黑的长发仿佛摘自夜空的绸缎,轻轻地散在肩上;一双淡紫色的眸子,冰雪似的晶莹剔透。

        对于洛心雅这样漂亮的女孩,过往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可她又太过美丽,自然的生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使生人止步。

        其实,如果有识得她,就会知道这种气质不仅源于她的美丽,更源于她高贵的身份。

        洛心雅,洛家的洛,洛都的洛,洛琉璃的洛。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生下来命就比别人好,洛心雅无疑就是其中之一,就仿佛三天女神将特别的眷顾给了她,赠与了她额外的美丽与祝福。

        其实,洛心雅现在是在等人的,因为是久别重逢,所以她特意打扮了一番,可过多的美丽格外引人注目,旁人惊讶和羡慕的目光让很少出门的她有些不自在。

        她低头瞧着脚尖,心里着实将某人埋怨了一番。

        “我也是来的太早了些,早就该想到这点的。”洛心雅有些无聊地想到,对于她这个大小姐来说,等人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倒也不觉得厌烦。只是三年不见,面对很快就要到来的重逢,洛心雅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忽地,有人拍了她一下,她抬头,恰好对上了一双清丽的眸子。

        那女孩一件雪白色的宫装,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用一根紫绳扎在一起,显得格外飒爽。秋水般恬淡的眼瞳静谧无比,一如往年六月下在洛都的霜雪蕴含着的神秘色彩,又如来自遥远异域商人带来的宝石中最瑰丽的一双,美的动人心魄。

        那女孩见到洛心雅眼中掩饰不住的欣喜,小脸在阳光下愈发俏丽,她轻轻道:“小雅,我回来了。”

        洛心雅闻言,低头“恩”了一声,有些不敢看女孩的眼睛,三年不见,说不感到陌生那是不可能的,原来想好的要说的话,此刻居然全然说不出口,洛心雅感觉自己差劲透了,她实在是不想给好友冷漠的感觉,只好咬了咬唇,又道:“这些年......还好吗?”

        “自然好的。”女孩握住洛心雅的手,笑着道。

        洛心雅感受着女孩手心传来的温度,心里一颤,抬头看着女孩,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么惊讶做什么,我变化那么大吗?”女孩忽地伸手,掐了掐洛心雅的脸蛋吗,一边掐一边问:“疼不疼,疼不疼?”

        “喂,我已经长大了,别掐我。”洛心雅皱了皱琼鼻,显得有些可爱,女孩称是,笑着放开她。

        洛心雅看着女孩,慢慢伸出手在她脸上轻轻掐了下,笑了笑,然后道:“欢迎回来,袖华。”

        对于洛都这座城市来说总是不乏奇迹的,而在近二十年,石袖华就是最大的奇迹。

        她初次显露她的天赋是在五岁,那是她初次神启,神启的光芒映照了整片天空,几欲同日月争辉。

        之后的十年间,从星轨到融元,再到融灵,石袖华创下了太多奇迹,让人震惊到麻木。

        修炼上的绝世天才,除了这句话,人族七千年文明创造的语言中,没有其它词汇可以形容这个女孩。

        三年前,也就是石袖华十五岁的时候,她被永骊山灵女收为弟子,离都修行。销声匿迹了三年之后,待她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时,已是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灵动境修行者了。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来往的行人也多了起来,两个女孩自然是格外引人注目。

        洛心雅和石袖华都出生在大家族,但石袖华自幼一心钻研修行,反而在交际方面有些生疏。相反的,洛心雅没有石袖华在修道上的天赋,却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更难得是没有小家子气,做事大方洒脱,二人性格互补,家世又相近,很自然地便成为好友。

        “走吧,他们还在等。”无论如何,三年以来,二人虽都变化重要的是,莫名多了些许的生疏感,但更反正以后时间还很多,洛心雅是这样想的,总有一天,会再和以前一样好的。

        “嗯。”石袖华点点头,回眸间却蓦然撇到一道身影,似是相识。

        “欸......”

        “怎么了?”洛心雅顺着石袖华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颀长,面容清秀的青年正在走进城门。

        “你认识他?”洛心雅有些惊讶地问。

        “只是觉得眼熟而已。”石袖华摇了摇头。

        洛心雅看了那人一眼,道;“他叫叶心弦,也在阁子里,不过是在文阁,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石袖华偏头看着洛心雅,三千青丝一如水泻。

        洛心雅瞪了她一眼,道:“你想多了,我知道他,只是因为我们名字差不多而已。”

        “我没多想啊。”石袖华调皮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

        “死妮子。”

        洛心雅作势欲掐,石袖华笑着跑开,笑闹中,二人之间最后一丝隔阂也消失了。

        城门处,那位名为叶心弦的青年转了转身,恰望见了二位女孩。

        “是她......”

        两人之前的确有过交集,不过实在是太久远了,叶心弦也并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打算,心里合计着这位洛都奇迹早就把他忘在脑后了。

        叶心弦想了想,就收回了自己的思绪,继续向前走去。

        他沿着洛水大道走到了一个岔路,然后左拐,穿过了两个公园,三条街道,最后停在了位于第二天街道的一家珠宝店前。

        店门前有一个正坐在板凳上抽烟斗的中年大叔,大叔见到叶心弦,便站了起来,磕了磕烟斗,道:“来的有点晚。”

        叶心弦心里蓦然自责地一颤,问:“她还好吗?”

        “自己去看看吧。”中年大叔把长烟斗别再腰间,道:“等你好久了,快进去吧。”

        叶心弦握了握拳,点点头,走进了珠宝店,每走一步,内心就愈发地沉重。

        他本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每到这个时候,心还是要裂开一样的痛苦。

        中年大叔把他带到了珠宝店的一个隔间内,用烟斗在墙上敲了敲,某处的机关被触发,显现出了一个密室的入口。

        叶心弦看着那个入口,深吸了口气,然后走了下去。

        密道里很黑,身后的入口一点点关闭,黑暗吞没了最后一丝光线,但没持续多久,便有另一片光芒出现在叶心弦面前。

        那是一片花的海洋,姹紫嫣红的目眩神夺,五彩缤纷的不可方物。

        在花海中央,有一张床,床上铺着雪白的被褥,南辰儿就躺在那上面。

        她靠着枕头,一头银发如白雪,脸色却似乎比发还要白皙,病态的毫无一丝血色。可当她看见叶心弦的时候,眼中却是生出了异彩。

        那是纯粹的喜悦、高兴、与开心。

        “你来了,我等你好久。”她的声音里满是喜悦,却也是掩饰不住的沙哑。

        叶心弦走进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如刀割,他轻轻替她理了理鬓角的发,轻轻道:“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能再见到你就不晚。”她温柔地笑道,美的超凡脱俗,动人心魄。

        叶心弦的心愈发地痛了起来。

        “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想,如果三天女神真的赐予我幸福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

        “小时候,我的故乡也有这样一个开满花的山坡,里面什么花都有,父亲告诉我,那里面藏着精灵找到的话,会被赐予幸福。”

        “那时我小啊,信父亲的,就整天在花里寻.”南辰儿笑了起来:“当然什么也没找到,你别笑话我啊。”

        “原来你小时候这么傻,怪不得以前问你的时候,你总不说。”叶心弦笑笑。

        南辰儿轻打了叶心弦一下,佯怒道:“都说了不许笑我。”

        叶心弦称是,她继续道:“那时心弦你要在的话该多好,你来当了不起的哥哥,我来当乖巧的妹妹,咱俩一起在花海里找怎么也找不到的精灵,多好。”

        “也许那就是幸福吧。”

        她轻轻拥住叶心弦,道:“可是,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啊。”

        “但心弦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也不伤心。”

        南辰儿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可每个字都打在叶心弦的心里:“那些想出来的事,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是......”

        “但是,至少此刻,能死在你怀里,我很幸福。”

        “心弦,一直以来都谢谢你。”

        “我们都相信你。”

        叶心弦拥着女孩,感受到她渐渐没了声息。

        “小辰......”

        他知道女孩为了等他,吃了续命的药,平添了几天性命,却也多了许多痛苦,而这所有的痛只是为了在死前见他一面。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啊。”

        叶心弦喃喃自语,泪水盈满了眼眶,清秀的面庞写满了痛苦。

        “如果没有你们,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当叶心弦出来的时候,中年大叔还在珠宝店门口抽着烟,但很明显是在等他。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们做的究竟是对是错,我们能成功吗?”中年大叔吐了口烟雾,对叶心弦道。

        “都到现在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叶心弦轻轻地道。

        “也是。”中年大叔笑着摇了摇头,拿出了一块紫色的水晶挂坠,交给叶心弦:“人老了,就爱瞎想。”

        叶心弦接过挂坠,看了一会,对中年大叔拱手作揖:“前辈,告辞了。”

        中年大叔看着叶心弦向外走的背影,依旧默默抽着烟斗,烟雾不断地聚集缠绕,而后又散开,大叔忽然道:“小子,都到现在了,千万坚持住!”

        叶心弦闻言转身,清秀的面庞写满了坚毅与决心,他看着大叔,咧嘴一笑:“放心,我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

        叶心弦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慢慢地将所有悲伤与痛苦压入心底,褪去软弱,每走一步,就越坚强一份。

        “这么多的努力与坚持,这么多的分离与感伤,都只是为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杀了你。”

        叶心弦看着天空,仿佛瞧见了那个人黑袍上刺着的血色鸢尾花。

        “我一定会杀了你,哪怕耗费再多的时间;我一定会杀了你,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一定会杀了你,无论你是多么的强大!”

        叶心弦握紧手中的挂坠,慢慢地将其放在自己的心口。

        “这是我活下去的全部信念。”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53/83113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