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洛 > 第四章小巷桃花,千杯换否?

第四章小巷桃花,千杯换否?

        喧嚷的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转到了六月中旬,洛都人一进就开始盼望的那场雪,依旧没有来。

        有从远方特地赶到洛都欣赏这奇景的旅人,已经在洛都住了半个月,却未见半片雪花,未免有些失望。

        叶心弦坐在阁子外的一家铺子里喝粥,说来好笑,他从书楼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快一天没吃饭了,空空如也的胃发出强烈的抗议,叶心弦没办法,只好把刚从书楼借来的那本《光明大陆史》放回公寓房间,就出来找点吃的填肚子。

        “呦,你好,叶小哥,什么时候嫁人啊?”

        叶心弦正在感受着热粥喝进肚子的阵阵暖意,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无趣的话。

        叶心弦放下粥碗,擦了擦嘴角,这才看向那位不请自来坐在他对面的人。

        那人身着一件最普通不过的武士服,古铜色的皮肤,漆黑的发扎在脑后,黑眉大眼,称得上俊俏的脸上居然还有几分粗狂的意味。

        “微兄,早啊。”叶心弦显得很有礼,道:“老婆找到了吗?”

        “......”

        “怎么了?”

        “忽然想揍你。”

        “巡逻的城卫军刚过去。”

        叶心弦又朝早餐铺的老板要了两碗豆浆,一碗推给了对面那人,那人接过豆浆,道了声谢。

        “文阁的生活就这么悠闲吗?”邵子川喝了口豆浆,跟坐在对面的叶心弦说。

        “旷课好几天了。”叶心弦有些漫不经心地道:“你不是更悠闲嘛?”

        邵子川摇了摇头,对叶心弦说:“我是来道别的。”

        叶心弦抬头,问:“去汶水?”

        邵子川点了点头,不羁地笑道:“整个洛都我就看叶小哥顺眼,特地来道个别。”

        叶心弦沉默了一会,看着邵子川,问道:“那些杂碎是真的出现在了汶水城?”

        “你不知道吗?”邵子川继续喝着豆浆:“我还以为阁子的学生要比我消息灵通。汶水总长姚希文忽然从任上回到了洛都,而顶替他担任汶水总长的居然是那位洛家三子,啧啧,大家族出生的就是不一样。”

        叶心弦看着碗里的豆浆,乳白色的豆汁勉强倒映出他的面庞。

        “你找她多久了?”

        “从月照三年一直到现在。”邵子川说道:“大概十一年了吧。”

        “如果这次在汶水还找不到呢?”

        “接着找呗。”

        叶心弦抬头,认真地问:“如果找到了呢?”

        邵子川端着碗的手蓦地一颤,好在没有豆浆溢出,他叹了口气,说道:“先看看能不能说服她,要是不能......”

        “要是不能怎么样?”

        “那就把她抢回来。”邵子川猛地一拍桌子,恶狠狠地道:“我就不信,几年不见她还能反了天不成!”

        “真苦啊。”叶心弦轻声道。

        “苦什么苦,我还觉得店家糖放多了呢。”邵子川有些大大咧咧地说。

        叶心弦却是对这位行事不拘一格的朋友肃然起敬,于是端起了碗,对邵子川说:“祝你好运。”

        “承你吉言。”

        邵子川大气的和叶心弦一碰碗,二人把碗里剩余的豆浆一饮而尽,相视一笑。

        离别之际,古人以茶代酒,而今日邵子川和叶心弦以豆浆代之以豆浆代之,还喝的那么豪气,也算是了不起的豪杰了。

        小巷,旧墙,人家的桃花,邵子川走在小巷里。

        春日的泥土微软,不知是哪户人家的桃花长出了矮墙,缤纷的花瓣落在泥土上,暖暖的阳光轻刺着人的脸庞,又透过婆娑的树影,投下陆离的光斑。

        小巷异常的安静,邵子川随意地折下了一根树枝,树枝断裂那声咔吧声显得格外刺耳。

        第一剑是从女墙那面刺来的,无声无息地刺进空气,就好像划开一张白纸。

        在一刹那的时间里,跟随着这第一剑,第二柄剑从他的身后刺来,正对着他的后心。

        第三、第四、第五剑来的慢了几分,但却封死了邵子川所有的退路。

        当第五柄剑出现的时候,第一剑已经触到了邵子川的衣裳。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短短一瞬,平静的小巷便已遍布杀机!

        邵子川微微一笑,左手伸出,轻叩住了那第一剑。

        他就那么徒手扣住了锋利的剑刃,然后微曲,剑刃便以折断,就像刚刚桃树的枝桠。

        拿着第一把剑的那个人也在这个时候显出了身形,他尚未反应够来,便轰的一声撞在了矮墙上。

        邵子川指间夹着断刃,用它格开了第二柄剑,并顺势一退,恰好避开了剑势的包围。

        同样是在电光火石之间,邵子川手中的树枝极其刁钻地打掉了第三。第四、第五柄剑。

        银色的光芒一闪,他手中的断刃“唰”地向身后飞去,直直刺向拿着第二柄剑的第二个人。

        那人的剑急回,虽然挡住了断刃,可另一只树枝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恰恰抵在她的喉咙上。

        一阵风起,矮墙那面的桃花随风而坠落,落在湿润的泥土上,分外美丽。

        “兰先生看来还是老样子。”邵子川看着她,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冷汗从额头滑落,听见邵子川的问话,她下意识地回答道:“微生醉。”

        邵子川一怔,说道:“姓微生的?”

        微生醉看着邵子川,不语。

        “好姓,别辱没了它。”邵子川收回了树枝,对微生醉笑了笑:“来洛都两个月,没见着著名的六月雪,今日瞧见了一番落花雨,也算不错。”

        刚才的剑客一共五人,撞墙一人,打手腕三人,邵子川从他们身边走过,将手中的树枝随手插在了桃树上。

        微生醉捂着喉咙,看着邵子川远去的的背影,心想,内阁出来的都这么厉害吗?

        邵子川踏在微软的泥土上,刚欺负了一下后辈,感觉还不错,以前可是经常这么做来着。

        此时阳光泛金,春光更是恰如其分,正是趁着醉意启程的大好时机,可有人只肯用豆浆和他道别。

        虽然那样的感觉也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53/8311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