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洛 > 第七章 不同的道路

第七章 不同的道路

        如果向任意一个人提问,哪里是帝国最荣耀的地方,那么得到的答案一定是风羽阁。而如果问,那里是帝国最令人畏惧的地方,那么答案一定不是帝国的监狱,而是祭祀殿。

        纵观整个帝国历史,最神秘的机构大概就是祭祀殿了。

        而事实上,祭祀殿在建立之初只是一座纯粹的宗教场所,后来随着政治格局的变化,祭祀殿才慢慢发展为特务机关。

        与同样位于帝都中心的风羽阁相比,祭祀殿则显得更加的严肃,但二者本就有着不可不可分割的关系。

        金纹队隶属祭祀殿,是帝国最隐秘的机动部队,但与祭祀殿悠久的历史相比,金纹队不过创建十年,十年前那晚之后,洛都方面专门为了剿灭神玉军残党而创立,每队五至二十人不等,队员全部出身风羽阁,更准确地说是出身凤羽内阁。

        青石长廊,明显的光明时代风格,类似的建筑布满整个祭祀殿。对于内阁学院而言,大部分人毕业后都会进入祭祀殿,只有少数一部分会选择行走帝国。

        出阁又有女子嫁人之意,就像邵子川和叶心弦开的玩笑一样,风羽阁的学员毕业后大多会嫁给祭祀殿。

        六月的天就是这样,虽然一天才开始,但一轮骄阳就已经开始炙烤大地,陈铭走在青石长廊上,阵阵凉风吹来,外面的炎热,被完全隔绝在了这些一百年前的建筑之外。

        这让陈铭感觉十分惬意,并对百年前的匠人感到敬佩,要知道,他在城西买的一套房子在这种天气下简直热得要命。

        光明年代光明的不只是政治,还有艺术与文化,至少在这个一百年里,人们是无法超越那个年代了。

        蓦地,陈铭停住了脚步,看着立在长廊尽头的少女,少女一身白色的祭祀袍上绣着一支金色鸢尾花,右手提着一把剑。

        陈铭挑了挑眉,打招呼道:“微生,早啊。”

        微生醉清丽的眸瞧着他,没有说话。

        陈铭走了过去,笑着问:“怎么了,微生,任务执行完了?”

        “陈铭,你跟我来一下。”微生醉说道,然后没等陈铭回答,就转头向前走去。

        陈铭看着微生寒的背影,抬步跟了上去,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青石长廊。一出长廊,空气的温度骤然上升了几分,好像季节忽然变换了一般。

        微生醉最后在一处石坪停了下来,陈明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笑着问:“微生,到底有什么事?”

        “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微生醉转过身,冷冷地瞧着他,问道。

        “你说谁啊?”陈明退后了一步,问道。

        “自然是我那位好姐姐。”微生醉冷笑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姐姐。”陈铭退后两步,笑了笑,转生欲走。

        微生醉拔剑,喝道:“站住。”

        陈铭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微生醉,叹了口气,道:“被发现了啊......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的联系应该很隐秘。”

        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解答了陈铭的疑惑。

        “是我告诉他们的。”

        陈铭看着缓缓走到微生醉身边的那抹绿影,眼睛眯了起来:“我还以为我们为你是同路人的。”

        江小妍听着陈铭这句话,身子一颤,她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一路人?和你们这些杂碎?”

        “杂碎?”陈铭听着这句话,忽然笑了起来,一开始还是轻笑,后来越笑越大声,最后几乎是在捂着肚子狂笑了。

        石坪上回荡着癫狂的笑声,那笑声传进微生醉、江小妍、以及在场的所有人的耳朵里,无比地刺耳。

        笑罢,陈铭的目光慢慢扫过微生醉和江小妍,轻轻地道:“你们懂什么。”

        “混蛋!”江小妍纤指紧握的发白,眼中满满的愤怒,她大声道:“我来告诉你我懂什么?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哥哥都死在那群杂碎手里!不过一个晚上,我就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成为了一个孤儿!!那种绝望,你难道不知道吗??在整个洛都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是那些杂碎将孤独、悲伤还有仇恨交到了我们手里,我们当初加入祭祀殿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将那些杂碎斩尽杀绝吗?难道不是为了防止十年前的悲剧再次发生吗?而你居然会去投靠那些杂碎!!!!你难道忘记了,你的父母也是死在他们手里的吗??你的良心在哪里去??你还是人吗??”

        “我的父母啊。”陈铭居然笑了笑:“或许他们是爱我的,但他们走的实在太早了,我现在甚至记不清他们长什么样子了。”

        “但那又如何???”

        陈铭眼中出现了一抹狂热,近似疯狂,就仿佛疯子对世界的宣言:“我所追求的并非仇恨!!仇恨只会使人堕落!!!包括十年前在内,我们所信仰的绝不是所谓的一个人的野心!!我们从头到尾都是为了这个帝国!!!这个帝国的荣光!!”

        “你们还记的光明年代吗??在那个伟大的年代,帝国是何等的强大??在那个年代帝国南灭军阀、北平蛮族、西安世家、东定妖精!!!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洛琉璃大人又何止是人类第一强者??而现在呢?”

        陈铭看着微生寒和江小妍,语气里充满了恨意:“现在

        的帝国懦弱!腐朽!早就忘记了往日的荣光!!”

        “你们还记得十年前那晚,可你们知道那场政变的起因吗??帝国居然将北方三城割让给了那些蛮子!!!这是何等的耻辱??洛都的那些贵族们惧战、畏战,可还记得祖辈们留给我们的荣耀??那些满脑子只有奢华与浪费的贵族为了保住自己的富贵什么都肯做!!”

        “可知这帝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流淌着先辈们的热血?可知帝国城市的每一块砖瓦都凝结着先辈们的智慧?”

        “唯有神玉才能拯救帝国!!我们要的是——”陈铭深吸了口气,就像一个虔诚地殉道者:“重现整个光明年代!!!”

        陈铭指着江小妍,嘲笑道:“你怀抱着那些仇恨,只是维护那些腐朽贵族的帮凶罢了!!与复兴光明相比,是何等的渺小??又算得了什么”

        陈铭的话音落下,石坪上的气氛变得难言地怪异,既好像燃烧着的炙心的狂热,又掺杂着一丝冷意。

        “小妍。”陈铭上前一步,看着江小妍,伸出了手,说道:“我的爱人那,你难道不能理解我吗?我就是在为了这个帝国!为了洛都的家家户户可以永远的安宁!来,加入我,我相信你。”

        江小妍怔怔地地望着陈铭伸出的手,咬着红唇,眼里蓄满了泪水。

        微生寒看了看江小妍,握紧了手中的剑,说道:“小妍,别信他的鬼话。”

        她剑指着陈铭,冷笑道:“复兴光明年代,这种事有我们凤羽文内双阁就够了,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杂碎?”

        “微生。”江小妍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最后望了陈铭一眼,轻轻道:“杀了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18453/83113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