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魔 > 第三十九章 疯狂逃窜

第三十九章 疯狂逃窜

        因为凌一凡的关系,天阴宗两名元婴期修士接连重伤,虽然在不久之后凌一凡因此而声名鹊起,但也为自己惹来了一个劲敌。

        就在凌一凡准备对阴老四再补一剑的时候,水月柔突然一声大喝,“凌一凡,快走!”

        说着,水月柔便身体一闪来到凌一凡身边,抓起凌一凡迅速的遁走。刚才在战斗中水月柔一直神识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就在刚才,她的神识范围内感觉到了两股元婴的气息一前一后的向她这里赶来。

        看着带起自己仓皇遁走的水月柔,凌一凡开口道:“是不是有追兵赶到了?”

        水月柔点点头,“是两个元婴期的修士,在我们身后两千里之外,刚才将那个阴老四打成重伤已经拼尽全力,如果再来两个你可有把握将他们也打成阴老四这样?”

        凌一凡收了兵器,低叹一声,刚才他偷袭那阴老四已是用了全部家当,刚才虽然是精心算计,但也有运气的成分。

        他的法宝其实并不是很多,连那唯一的攻击宝贝雷珠也用掉了。现在他能用的只有那追魂针,但对付元婴高阶的修士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如果他手上再有几颗雷珠就好了。

        水月柔带着凌一凡飞速逃遁,一边传音道:“身后那两个元婴修士的速度并没有阴老四快,如果不发生意外在他们追上我们之前,我们应该已经离开了天阴宗的范围,到时我们算逃出生天了。”

        就在水月柔带着凌一凡刚刚遁走之后,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惊呼声,“原来他叫凌一凡,他不过是了凡期的样子,一个了凡期修士竟然也可以击杀元婴修士?”

        “是呀,刚才就是他偷袭暗算的那个元婴修士,而且是元婴高阶,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天哪,他最后竟然击杀了那个元婴修士,他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人群中一阵议论纷纷,刚才的情景颠覆了他们的思想,一直以来低阶修士无法战胜高阶修士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凡与元婴相差的是整整一个境界,而不是几阶这么简单。

        就在刚才,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被一个叫凌一凡的了凡期修士打破了,凌一凡刚才的行为反而成了他们炫耀的资本。因为他们都是了凡期修士,而同是了凡期的凌一凡竟然在他们面前将一个元婴期修士打的重伤生死不知,这是何等的荣耀和骄傲,他们在为凌一凡而骄傲,也在为了凡期修士可以击败元婴修士而骄傲。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犹如星星之火迅速的在这些了凡期修士之间传播蔓延,而经历这场战斗的数百人一生也无法忘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就在水月柔带着凌一凡离开的片刻功夫,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来到刚才战斗的地方。这两人都是天阴宗的长老,一名元婴六阶的阴老八,另一个是接到消息便急忙赶来的阴老六,修为元婴七阶。

        二人通过传音玉简早已感应到了阴老四的方位,就在阴老四缠着水月柔的时候,二人急速向这里赶来。刚才他们神识发现了三人,但另二人大吃一惊的是阴老四好像身受重伤,而水月柔和那个了凡期的凌一凡却是安然无恙。阴老四可是元婴八阶,比他们两个修为都高,是谁竟然将阴老四伤成这样。难道是那水月柔隐藏了实力?刚才的战斗二人并没有看到,所以满心疑惑。

        二人赶到现场,入目的却是阴老四的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二人心中大骇。急忙救起阴老四,此时的阴老四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已是气若游丝生死边缘之中。

        其实这阴老四虽然连番受到攻击,但也不至于如此。但是凌一凡那追魂针却是极其难缠,阴老四重伤无法运用元力抵抗那股肆虐的力量。所以在那股力量的肆虐下阴老四的生机渐渐的消失,若不是二人及时感到这阴老四是必死无疑了。若这阴老四若真的就此陨落,恐怕是自古以来死的最憋屈的一个元婴修士了。

        二人之中的阴老六开口对阴老八道:“你先赶紧带老四回去医治,我继续追踪水月柔,刚才在来时的路上我已经用宗门的特殊秘法,传音通知在前面暗中埋伏的老三了,老三是九阶的修为,有他在应该没有意外。”

        阴老八听完点了点头,他不敢迟疑,阴老四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而且体内还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破坏着阴老四的身体,他现在只能将阴老四的伤势稳定下来。阴老八急忙向阴老六道了别,便带着阴老四急忙回宗门找宗主救治去了。

        原来早在刚开始通缉抓捕水月柔的时候,天阴宗宗主怕水月柔逃脱,便暗中派阴老三在天阴宗势力范围的边缘地带埋伏,也是水月柔回水月宗的必经之路。

        阴老八离开之后,这阴老六便准备赶紧跟上那水月柔,这阴老六起身正要向前遁去,突然一转身看到四周有数百人远远的向这里望来。众人看到这阴老六向他们望来,不禁各自都向后退去了一些,生怕这新到的元婴修士找他们的晦气。

        这阴老六心道,刚才的事情这些人一定看的明白,先找个人问个清楚。免得回到宗门后一无所知,连阴老四是怎么伤的都不知道,被宗主责罚。想到这里,阴老六不敢耽搁太多时间,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众人身前,众人正欲做鸟兽散。阴老六一声低喝,“谁敢动我让他当场毙命。”

        众人身形一顿皆不敢动弹,站在原地等待阴老六的训示,这阴老六看看众人,你们出来一人把刚才的战斗经过给我说一遍。

        原来这阴老六是要调查刚才的战斗经过,众人心中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来找他们晦气的就行了。

        这时人群中一个了凡修士紧张的站了出来,将刚才的战斗经过细细说了一遍。这阴老六听的先是不以为然,接着大惊失色一脸的不可思议,最后是一阵心惊胆颤,背后直冒凉风。没想到阴老四受的如此重伤竟然是因为一个了凡期的修士,但紧接着就是一阵恼怒和羞耻。堂堂一个元婴八阶竟然被一个了凡期的小修士暗算成这个样子,真是颜面尽失。

        这阴老六冷哼一声,向着水月柔遁逃的方向急急追去,阴老六刚走,周围的人群也赶忙离开了此地。刚才阴老六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生怕这元婴修士一个不高兴将他们都送往阎王那投胎转世去了。

        水月柔带着凌一凡飞速的逃窜着,此时的水月柔也顾不得元力的消耗,拼命赶路,只希望能逃出生天。凌一凡感受着耳边的呼呼风声,水月柔一息百余里,“这就是元婴修士的速度,自己一息不足十里的速度在水月柔面前就好像是婴儿走路一般。”凌一凡心中暗叹。

        水月柔刚开始感觉到那两名元婴修士突然停在了他们刚才战斗的地方,这样一来彼此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顿时心中松了口气。

        但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又紧跟着追了上来,虽然水月柔心中略微紧了一下。但毕竟又少了一个人,所以还是有希望逃掉的,她一边遁逃一边还要带着凌一凡,所以使她的负荷略大了一些,速度也慢了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她也不可能抛下凌一凡,先不说他手中的残图,就是这几日两人的生死相处也使水月柔对凌一凡有了一丝莫名的情感。这种情感是那种患难与共,共同经历生死的一种感动。因为开始时,凌一凡本可以自己一个人逃掉。但最后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回来救她,所以无论如何水月柔也要带着凌一凡一起离开这里。

        身后的阴老六缓缓的拉近与水月柔之间的距离。而水月柔和凌一凡都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体力已是透支了不少,好在此时距离离开天阴宗的范围已经不足数万里了。

        算算距离,水月柔在逃离天阴宗的范围之前那身后的元婴修士是追不上来的。水月柔不禁暗松了口气,不顾透支的元力,速度又加快了几分,身后的阴老六身形也同样加快,同时鼻子传出一声冷哼,“看你跑的了多远?”

        此时水月柔尚不知不但后有追兵,更是前有拦路虎,虽然即将逃离龙潭但接下又要落入另一个虎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009/8452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