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魔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上善若水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上善若水

        凌一凡若有所思,自语道:“善利万物而不争,通达广济,博大包容,是为上善若水,便让它成为神通之名吧!”

        感知了一下现在的修为,元婴九阶巅峰,并没有突破入圣,但是对于凌一凡来说已经很满意了,水属性魂力也达到了魂种初期的巅峰,神识的感知范围并没有因为感悟了水之法则而有所叠加。

        此次‘幻月寒泉’修炼实力大增,千宗大比的胜率又多了几分,对于如今能达到的实力,凌一凡已是心满意足,再想提升便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了。

        凌一凡身体一动,向着寒泉上方飞去,片刻之后,凌一凡破水而出。再次虚立在寒泉上空,并不需要以火元素之力来抵御这里的寒冷。

        突然之间,凌一凡抬手向前虚空一点,口中轻声道:“上善若水!”顿时,在凌一凡身前出现了一道十余丈大小的蓝色水幕,只见其内自有空间,一座深睿浩瀚的海洋位于其中。

        这道水幕中的海洋看似平凡普通,却是蕴含着一种神奇的能力,它可以将一切攻击收入其中化为无形,这是凌一凡感悟水的博大,包容等种种特性而领悟出的特殊能力。虽然这神通才刚刚成形,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是有限,但是凌一凡相信,假以时日一定会圆满的。

        凌一凡不由的想起自己所获得的传承,如果没有当初秘境中的传承,他不会这么容易感悟水之法则,更不会因此而领悟了这玄妙的神通。想到那通宝玄尊,随着修为的增进,凌一凡愈发觉得对方的神秘和强大,心中不觉的暗暗震惊。

        此时。老妪已是站在了‘幻月寒泉’的洞府前,水月柔眉间刻着淡淡的焦急正站在老妪身旁。凌一凡进入‘幻月寒泉’的时间已经足足六个半月了,不能再拖延了,老妪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决定打开洞府唤醒凌一凡。

        看着眼前的洞府,老妪叹息一声。心中暗道:“可不是我不通情理,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就在老妪准备开启洞府之际,突然,那沉寂了半年之久的洞府入口突然光华流转。老妪神色一动,“出来了?”

        在老妪与水月柔期待的目光下,一道身影自那洞口内一步踏出,正是修炼结束的凌一凡。

        凌一凡刚一踏出洞口,便看到了老妪和水月柔等在洞府前,顿时一怔。难道她们知道自己今天出洞府?

        只见凌一凡几步踏过,来到二人近前,调侃道:“晚辈今日出关,前辈也不用亲自来迎接吧!”

        老妪苦笑一声,看着凌一凡的气势与进入之前又是有了不同,如果说进入之前还是沉稳内敛,那么现在便又多了沉静如渊,让人更加的看不透彻了。

        老妪点了点头。“看来你此次收获不小呀,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开洞请你了!”

        凌一凡随即恍然,不确定的问道:“我进入‘幻月寒泉’已有半年了?”

        老妪点了点头,“早过了半年,我们回去说话吧!”

        凌一凡心中暗惊,自己在里面感觉只过了片刻之间而已,不由的心中暗叹。“当真是修真无岁月!”随意与水月柔相视一眼,便跟着老妪向大殿行去。

        不多时,三人很快回到了大殿,凌一凡刚刚坐好,老妪便表情严肃的道:“你入‘幻月寒泉’六个半月。现在距离千宗大比还有三个月,还要解决我雪寒宫之事,对你来说时间紧迫。”

        凌一凡一听自己在里面竟然呆了半年多,顿时也感觉到了时间之紧急,不由的问道:“前辈可有什么打算?”

        老妪沉吟道:“既然你已经出来了,想必那二人一定对你十分关注,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一定以为我会派你出去求援,所以他们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雪寒宫的。”

        一旁的水月柔闻言,有些沉不住气的道:“宫主可有什么办法?”水月柔可谓是关心则乱。

        老妪看了眼水月柔,似笑非笑的道:“你急什么,不将那二人解决了就是我也不会让他走的!”

        水月柔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顿时脸上飞起一抹红晕,不再言语。

        老妪转头对凌一凡道:“我雪寒宫创派以来,这叛徒逆子也并不是只有这二人,每一代宗主自然有防备的手段。这大殿便是一座阵法,因为雪寒宫修炼的是水元素,所以这阵法乃是一个火之空间,完全可以克制被困之人,只是此阵困一人绰绰有余,若是两个人的话就难了。”

        凌一凡并没有插言,因为他知道这老妪一定还有下文,这半年里怕是早已想好了对策,眼下自己只要配合好对方的行动即可。

        事实也的确如凌一凡猜测的,接下来,只听老妪对凌一凡传音道:“明日我让其中一人送你离开,另外…”老妪说出了自己的一番计划和安排,凌一凡听的是暗暗点头。

        待得老妪说完之后,凌一凡抬头对老妪道:“前辈放心,一切听前辈安排,晚辈一定完成任务!”

        老妪满意的点了点头,郑重道:“这次一定要一举成功,否则有一个人漏网都会后患无穷,这一次之后说不定我时日无多。到时这雪寒宫的全部希望就都在你身上了,只要你能为我雪寒宫争取几十年的时间便够了!”

        一旁的水月柔闻言,不禁心中又添伤感,在经历了宗门覆灭的惨痛之后,眼下又要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命运对她来说似乎有点残忍了。

        凌一凡同样心情有些沉重,虽然和这老妪接触不多,但是对于这老妪凌一凡也是渐渐的生出不少好感。

        老妪看着二人爽朗的一笑,安慰道:“不必想的太多,人生固然一死,修为再高也不过多活几年,在大限到来之时能有这么个结局我已经很满足了,说起来还应该谢谢你!”

        凌一凡心中伤感,突然问道:“前辈,难道修士就不能与天地同寿吗?那我们又为何要修真?”

        老妪一怔,沉吟道:“传说只有帝境方可与天地同寿,但是帝境飘渺,只有拥有特殊传承的隐世古族才可能达到帝境,像我们虽然算是一流宗门。但是对于那些古族而言也只能算是散修,能达到封仙就已经十分难得了,而且传说帝境之中也是有秘密的。

        在灵云洲恐怕也只有圣宗似乎摸索到了帝境的门槛,所以千宗大比每一个参加之人都希望能够进入圣宗。因为只有进入圣宗才有最大的机会进入更高的境界,甚至达到传说中那遥不可及的帝境,世人修真,便是为了挣脱天地桎梏,但是天道飘渺,若要挣脱桎梏谈何容易?”

        凌一凡与水月柔二人闻言,皆是心头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感伤。修真的意义是什么,凌一凡内心再次有了一丝茫然,且不说挣脱桎梏,就是连亲人都无法保护,连最基本的亲情和人伦都无法享受。

        凌一凡突然觉得修真有些可笑,但踏上了这条路就还是要这么走下去,因为冥冥之中赋予自己的使命让他无法逃避,母亲的失踪,空陌尘,云梦瑶,还有宗门的仇恨,一切的种种,让凌一凡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身不由己。

        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希望与亲人,与爱人可以在一个无人的山野之间平静的安宁度日。但是,每一个人在出生的时候,上天似乎便规划好了它的命运和走向。

        而每一个不甘被摆布和束缚的生灵要做的,便是打破这种宿命的禁锢和限制,这也许就是修真的意义,凌一凡的内心突然若有所悟。

        就在凌一凡沉浸在人生的思索中时,老妪率先打破了大殿沉闷的气氛,一脸期盼并略带一丝忐忑的对凌一凡道:“看样子,你似乎感悟了水之法则!”如果凌一凡在半年的时间里真的做到了,老妪的心脏怕是又要被狠狠的震一下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009/84526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