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首尔的日子 > 3 窘迫的局面

3 窘迫的局面

        陈俊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轻轻的把门反锁了。

        他没有任何行李,车祸之前穿的衣服不是扔掉了就是继续穿在身上,除此以外还有请那位护士长买回来的。警方和医院方面整理出来的个人物品都好好地装在口袋里——好吧,他们如果真拿了点什么陈俊也不知道。

        反锁了大门之后,陈俊才扫视了一下屋子,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顾不上仔细观察这栋别墅,他就闭上双眼,尽量集中精神,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麻烦。

        ?……

        “啊啊啊!!”仅仅过了数分钟,陈俊就抽搐起来,甚至抱着脑袋在沙发上打起滚来。好在这沙发还是比较宽大的,而且陈俊抱着头的时候还是以疯狂的惨叫为主,没怎么翻滚,所以避免了身体和并不柔软的地板亲密接触的行为。

        惨叫了五分钟之后,大脑撕裂的剧痛终于略为消退,让他勉强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然而超出预料中的疼痛仍在持续中,他不得不随手找了个什么软一点的东西咬在嘴里,以防万一。这种疼痛会有数个波次,一波比一波强烈。

        他不能伤到自己,也绝对不接受疼昏过去的结果。因为那意味着他的记忆接受的效果大减。人的大脑虽然潜力无穷,却依然有着生物的特点和本能。即使是把他本人的记忆分波次载入其中,由于时间短工作量大,对于大脑造成的损伤也是永久性的——好在这是别人家的大脑。

        如果不能硬挺过去而陷入了昏迷,大部分记忆就会像正常情况那样被大脑储存在潜意识区域内——为了保护自身。而再考虑到这次记忆载入对大脑造成的伤害,生物的本能又会再一次回避调用这个区域的记忆——或者说因为强烈的刺激而导致这部分内容被封闭——那还不如不进行记忆载入,任由散乱的思维无法连接庞大的记忆,只能被动的接受某些‘灵光一闪’的记忆碎片。

        而这不过是在重新载入他的灵魂所携带的大量记忆而已。正主,也就是赵九尧先生的记忆,还尚未接手呢。

        最终,筋疲力竭的陈俊在沙发上躺了近半个小时。这位赵九尧先生的身体素质实在算不得好。而当他找回了原本属于自己的记忆以后,陈俊才发现自己以为的‘稍稍强化了身体’恐怕已经令自己的肉身达到了碳基生命的顶峰。

        尽管这一次没有任何纳米机械辅助,他依然觉得自己的掌控能力远超正常人类。而在她的感知中,这具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仿佛因为缺乏锻炼而严重发育不良一般。这具孱弱的身体在记忆加载后遗症的折磨下几乎崩溃,每一个器官都发出类似濒死的悲鸣。

        依靠着他那点可怜的经验,陈俊慢慢活动酸软的肌肉,挣扎着爬了起来。现在还不是安然入睡的时候。就这么昏睡过去只怕会在睡眠中脑溢血而死亡。

        记忆的冲击和加上一直以来以脆弱的肉身负担强大灵魂的后遗症,让陈俊感到一片混乱。无数想法在脑海中盘旋,但他知道现在必须保护受伤的大脑,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只能努力回想在那边搜集到的一些简单得安神方法,尽量放空一切杂念,再做一些活血的运动之后再进入睡眠。

        ……

        “讨人嫌的东西……”

        持之以恒的手机铃声令陈俊重新睁开双眼。他看了看表,发现自己已经趴在沙发上睡了四个小时,好在睡着前下意识调整过姿势,没有因为睡姿不对让身体抽筋。

        最初的挣扎耗费了大量体力,没有得到补充能量的身体比睡眠之前更加虚弱。他艰难地扶着沙发扶手坐起身来。感觉脑袋仍是昏昏沉沉的。

        “艹,大脑还是受伤了。”陈俊轻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思维滞涩得像生锈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繁杂记忆反而成为了负担,除了睡眠就尽量保持着浑浑噩噩不动脑的状态才是最好的。比如一天至少睡二十个小时,剩下四个小时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向着邪神进化的深潜者灵魂对于这么一个普通人来说实在难以承受。偏偏他自己也是个野路子,胡搞一气的结果,就是在乱用脑的话。搞不好一星期不到他就会脑溢血而死。

        他本来想要拒接这突如其来的电话的,然而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标着‘三儿’两个汉字。陈俊第一时间就把这一位和赵九尧的离异联系起来。难道这是身体前主人找的小三并引发离婚的导火索?还是接了吧。

        “喂?”按下了通话键的陈俊显得相当不耐烦。虽然打算探索一些消息,但如果电话那头的家伙不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他一定会生撕了那人。毕竟现在对他来说,这种扰人清梦的行径与谋杀无异,哪怕这是别人家的身体也不行。在达成目标以前就死了的话。不就意味着陈俊一直以来的工作都白做了。正面临着迫在眉睫的危机的陈俊不能接受这样的后果——他没多少机会可以浪费了。

        出乎他预料的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温润的男声,令他在第一时间想起了曾经在厦门遇到的某个鸭王。而且这家伙说得还是中文。

        “九哥?”

        “……”陈俊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现在十分怀疑自己投胎到了一个基佬身上。

        “九哥?九哥?喂?喂?能听见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放大。

        “能听见,你哪位?”陈俊决定快刀斩乱麻。

        “我三儿啊!”

        “三儿是谁?”

        “我没打错啊。我艹,九哥别闹了,我有正事!”电话那边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不以为意的开口说了所谓的正事,“九哥,明天下午仁川机场接机你真不去了?这两天也没看到你在FC里发言……”

        陈俊皱起了眉头。情况好像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花了三秒钟,在虚与委蛇搜集信息和坦白自己失忆光明正大的从赵九尧之前的社会关系那里搜集信息两个选择间,选择了后者。因此,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疑似鸭王男人的喋喋不休。“前几天出了个车祸,现在我还处于失忆状态。”

        ……

        陈俊没有拒绝那个男人见面的请求。而且那个名为三儿的家伙也考虑到了他失忆的情况。选择的是来他家里见面。陈俊自无不可。

        趁着这段实在是没办法睡觉的时间,陈俊稍稍观察了一下别墅。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别墅应该已经没有人常住了。

        异常干净的装修,没有任何装饰——也有可能有,但是被带走了。四处都很整齐,但是不整洁——因为有落灰,但是除此以外。倒是挺干净的,垃圾桶里也没有任何垃圾。

        嗯。总而言之,这间屋子里到处充满了一种冷清的氛围。从这上面也可以判断,要么屋主是某种超自然的存在,没有实体,要么就是这屋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

        第一种大约可以排除。这个世界大约有些超自然的存在,但绝对不会是陈俊附体的这个家伙。那么也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再考虑到资料上说的,赵九尧在首尔不止一处房产,这栋别墅的现状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除了落灰等等以外,别墅里也确实是异常干净的。比如每个抽屉里都是什么都没有。简直就像新房一样。他唯一的收货,就是在二楼的书房发现了一个放在角落的行李箱。

        行李箱上了锁,而陈俊没有钥匙。不过这难不倒人,他伸出一根手指,抵住锁孔,开启了液态变化,就变成了钥匙。咔哒一下。锁就被打开了。

        ——这能力撬锁倒是挺方便。

        打开行李箱之后,陈俊从里面翻出来了一叠衣服,一部还没开封的手机,一些钱和信用卡,一个笔记本,几本书还有半张明显是结婚照的东西。

        总的来说算是收获颇丰。嗯,相对陈俊之前拿到的东西而言。不管怎么说,这些东西大概对于他现在两眼一抹黑的境界有所帮助。甚至于,如果那个笔记本里是日记的话,甚至能把陈俊本次的穿越旅途缩短一大部分。

        穿越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绣花绘画。陈俊的穿越是有目的性的。

        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在另一个世界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从他见到‘他’的身影之后。就知道终焉之日即将到来。在再一次见识到‘他’的真面目,也就是能够自己透过投影见识到那位外神真正的面目的时候,就意味着最终的结局。

        但这是陈俊所不能接受的。对任何正常的灵魂而言。每接近‘他’一步,理智与意志都将失去一部分,逐渐变得失去自我,变得疯狂而混乱。没有生物可以逃脱这种宿命,到时候,他的下场无非那么几种:一,在见识到宇宙的真实或者邪神真容的时候,彻底疯掉。二,灵魂被同化,失去自我,成为‘他’的养分。三,灵魂为他所奴役,成为深潜者或者其它什么奴仆。

        然而,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下场了。

        毕竟无论是外神,或者是旧日支配者这样的“神灵”们,都是超越人类理解以外的存在。光是目睹到他们,就会因为无法承受住那种疯狂,而理智丧失,甚至当场毙命,或者是双目烧坏成为盲人,或者是大脑当场被爆掉……

        甚至不仅仅是看到,哪怕是不小心接触到它们的塑像、读完某个戏剧的剧本、亦或是看完某本魔导书,亦或是因为做梦之类的情况,都能与它们产生连接。因为不小心接触到这些超自然的现象,乃至不自量力的想要探究其中的奥秘的家伙,最终的下场无非就是诡异失踪、死亡、或者是被分尸肢解、亦或被某些邪恶眷属当成点心……

        相比之下,拥有鹏洛克资质的陈俊得到的待遇已经相当不错——这差不多算是犹格索托斯的星之眷属了。

        陈俊无法阻止这个过程,只能选择尽量拖延。但是,想要做到这一步也并不容易,而且只能依靠他自己。他身边的人,除了懵懂无知的凡人以外,就是接触到了旧日支配者并坚定的信仰之的信徒。跟一群视为邪神们献身为荣耀的疯子是没办法在这方面交流的,偏偏这些邪教徒才是陈俊的依仗,也是唯一在唯物主义世界里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一群人。

        好在那位全知全视的存在,并没有注视着他,这种情况只是属于某种自然现象。门钥匙吸引能够穿梭时空的人,不是很正常吗?而且,在这些人变成牺牲品之前,他们往往拿着和外神关系匪浅的金手指痛快的过了一生。

        ——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仔细推敲,目的完全不和人类的逻辑的系统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系统的种种行为,也很好的体现了该神系混乱与疯狂的风格。莫名其妙的寄宿,完全不讲逻辑的抽奖或者任务以及奖励等等。而那些收到了旧日支配者世界观影响的宿主,也毫无保留的信任之并把它当做希望与依靠……

        任何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凭着系统一句‘系统是来帮助宿主达成XXX’之类的话,就相信这么脑子不知道长在哪里,还可以自己思考有自己意志的东西吧?而且这东西往往还看起来无所不能,任务和抽奖还能换取到的‘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的各种东西——这件事本身都不合逻辑。

        其实不单单系统,任何沾染了邪神气息的金手指都在此列。而且这类东西判断起来十分方便,尽管当事人往往不自知。可只要看看那些以使用者为中心,全部散发着目盲痴愚,疯狂混乱气息的人——也就是智商下线了——就能清楚的辨认出来。

        不管怎么说,总之,只要那位殿下不主动注视这里,陈俊就有一点点上下其手的,延缓终焉之日到来的机会。(未完待续。)

        PS:  感谢五更琉璃樣的打赏

        p

        </br>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017/12222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