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首尔的日子 > 006 浮世茫然如梦(六)

006 浮世茫然如梦(六)

        陈俊还是去帮了sunny一把。

        而当烧酒上桌以后,她也没有搬开椅子,两个人就那样并排坐着,享用起午餐来。

        sunny的心情很快平复了下来,她很快就确定了自己对于面前的男人毫无防卫心理,反而有一种亲近感,能够让她彻底放下心防,轻松自在的做回自己。

        只是有一点,曾经一看到黄茂就会涌出的快乐,愉悦、爱慕的情绪并没有出现,她也没有那种一看到他就迫不及待想要上去亲近的感觉出现。

        对此,她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颇为高兴地与看上去对她的亲近并没有什么抗拒的‘黄茂’一起,吃着鸡肉,喝着烧酒,有说有笑。

        这顿午饭吃的很愉快……大约吧。

        怎么说呢?

        sunny好歹也是在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的角色,自有其过人之处,至少在言谈上更够让陈俊如沐春风……反正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吧,让一向在不熟的人面前寡言少语的陈俊也很有谈性。

        只是这也掩盖不了两个人时不时就无话可说的情况。

        永远不要指望一个死宅有多么能说会道(韩胖子例外),而且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两个人日常生活的差距都十分巨大,能说到一8∫,起去的话题真的不多。至于传说中的主角待遇附赠的小默契,更是想也不用想。

        就连吃这个方面,都会陷入找不到共同语言的局面。

        sunny平时要保持身材,吃的东西有很多限制;两国人口味也不一样;常用的食材还有不小差距……

        说出来的东西往往有一个人没吃过,甚至都没听说过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提一提韩式中餐,同一个名字的食物从口味到做法都能有很大不一样。结果就出现了两个人说着说着发现说的东西其实不一样的尴尬状态……

        这种时候陈俊只好默默地把鸡肉从骨头上剔下去,拣给sunny。另外一边则是想法子换个话题或者干脆就说那种车轱辘话。

        连吃带喝聊了不短的时间以后,除了再说说游戏,就变成了科普模式。也就是一方说一说自己知道,同时另一方感兴趣却又了解的不多的东西。

        比如说中餐,比如说少女时代。

        中间除了sunny陪他下楼买了一次酒以外,还有一个小插曲。sunny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叠门票还有相关证件递给了陈俊。

        压根就不知道黄茂和sunny之间发生过什么的陈俊只能默默地接了过来。

        “呐,你上次说……因为签证问题,没法……去看我们的演唱会,我……不是说要帮忙吗?”sunny说着说着停下来,打了个酒嗝,凑过来拍了拍陈俊手里的票,“我还拿了……你的证件的复印件……签证已经搞定了……顺便送你一整套日本三巡演唱会的门票,还有……往返的机票我都帮你……订好了,拿你的证件去取票就可以了……”

        陈俊晃了晃脑袋,已经喝得头晕眼花,思维迟钝的大脑也久违的高速运转起来。

        这个人情,也太大了吧?

        情况不妙啊!机票、门票还有签证,尤其是最后一个,麻烦程度可不是光出钱就能搞定的。加上这一顿饭的表现,这么看黄茂跟她之间最次也得是‘友达以上’。搞不好那货还真是人品爆发,刺激激素分泌成功?

        陈俊的脑子里疯狂转过各种念头。等他扭过头去,想要旁敲侧击一番,看看sunny时不时真的由于激素的原因爱上了他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sunny已经不胜酒力,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同时手还死死的拽着他的胳膊。

        陈俊费力的掏出手机来一看,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桌子上面除了米饭,还剩了点边边角角跟鸡油,以及最后的四瓶烧酒。

        ……总觉得不需要再去问什么了。

        “啧啧啧,”陈俊摇了摇头,“就这么醉倒在别的男人家里,还是靠着睡得,我是该说你对我没戒心呢,还是系统之前的威力太大?”

        说完,他就推了推sunny。可惜非但没有推醒,她反而抓的更近了,还嘟囔了两句,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陈俊露出一丝苦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除了浓烈的酒精味道以外,他还闻到了sunny身上的香水。由于两个人都是一身汗,加上他本人也有些醉意,陈俊只感觉这香味格外浓烈。

        低头瞅了瞅,某人的领子已经开到了胸口,露出了一点肉色的半球。

        “传说中的34e啊,我这都要变成你的球迷了,李顺圭。”挑了挑眉毛,陈俊有些心猿意马,心里怪痒痒的。

        他克制住自己的某些冲动,再去确认了一遍。

        “喂,醒醒!”

        这次陈俊连sunny的脑袋都晃了晃,还是没能让她醒过来。

        “弄一盆凉水泼上去?总觉得不太礼貌……那还是给我一盆降降温吧!”感受到手臂上的隔着衣服贴着的34e和在他胸口蹭了蹭的脑袋,陈俊有些纠结。

        “这时候是禽兽一把呢还是禽兽不如?按照网上的正确答案应该是日后再说吧,要不然就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

        陈俊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顿了顿,他侧过身,让sunny躺倒在他的怀里。

        “注定孤独一生又怎么样?”陈俊低下头看了看sunny熟睡中的脸颊,“反正咱俩是不可能的,没有了系统的我,就是个普通人,毫无吸引力。你永远也找不到之前心动的感觉了。激素什么的效果也应该很快就会消退……”

        说着,他揽住sunny的后背,另一只手穿到她腿弯处,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

        然后跑到里屋,翻出一套洗过以后还没用过毛巾被和床单,换下了床上的单子和被子,再把李顺圭抱了进去。

        小太阳并不沉,陈俊很顺利的就把她挪到了目标地点。

        帘子一拉,屋内就暗了下来。

        “貌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陈俊坐在卧室内的椅子上,看着玉体横陈的女idol,咽了咽吐沫,自我审视起来。

        “还是算了。”摇了摇头,陈俊转身走出了屋子。

        不多时,他就端回来一盆温水,胳膊上还搭着两条毛巾。

        然后陈俊坐到床边,开始脱起sunny的衣服来。

        ——————此处省略若干字——————

        折腾出来一身汗的陈俊从床上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随后,他把费了半天劲,才从睡得特别不老实的某人身上脱下来的外衣搭在椅背上。

        “都脱掉外衣了还不上,这绝对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陈俊一边自嘲,一边蹲下去把毛巾用温水打湿再拧干,开始给床上的sunny擦身上的汗。

        李顺圭身上穿了一套看上去很高级的黑色内衣,上身是露半球的大胸之罩,下身则是t-back。这个时候看过去,并在一起的满月型臀丘,加上饱满结实的大腿,配上性感的线条,倒是丝毫不显得腿短。

        “md,少时这些年在舞台上、mv里露沟、露腰、露肚脐、露大腿的次数也不少了,后面也还有一大波泳装什么的……”陈俊揉了揉脸,“两辈子加起来看了不少,但果然都不如凑近了看有——”

        眼前忽然闪过一串绿色的数据流,让他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唉,来得可真是时候,不过倒是能和上辈子不愿意相信的信息对的上。”

        依旧面无表情的叹息了一句,陈俊又忙碌起来。

        用两条新毛巾,把她从脸到脚连腋下什么的都擦了一遍,把汗都擦干净以后,陈俊又给她盖上毛巾被,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这两辈子加起来,除了那整天喝的醉醺醺的老爹,能让我这么伺候的还就是你一个。”扭头看了房门一眼,陈俊又坐回了桌子旁。那里还有四瓶烧酒,考虑到自己平时并不喝酒,干脆就趁着今天喝完,省的浪费比较好。

        尽管这酒实在是难喝。

        “喝起来跟我上辈子在实验室里喝的那无水乙醇兑水也差不多嘛!”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露烧酒,一口喝干了以后,他终于忍不住吐槽了。

        “两辈子加起来,这是第四次喝酒,结果有一半的时候简直都在喝纯粹的掺水乙醇,这tmd叫什么事?”

        索性这具身体被系统改造出了强酒精适应性,倒也不至于出什么问题。

        微醺的陈俊看向这间公寓唯一一间卧室的房门,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他上辈子的父亲是个酒鬼,每天必喝,甚至能一天喝三顿酒。喝完了还时不时的撒个酒疯。尽管自己也觉得不好,但他就是改不了这毛病,所以他一直禁止陈俊喝酒。

        一直到陈俊十八岁的那一年,他父亲才在带他出去吃饭庆祝的时候,让他喝了一次酒。

        后面那两次喝酒,一次是在实验室里的时候,突然在高中同学的群里,收到了他一直暗恋的那个女生结婚的消息;另一次则是三十多岁,成功找了个人凑合这过日子结婚的那一天。

        前一次他兑着水,光是自己提纯出来的高纯度无水乙醇就喝掉了200ml;后面那一次也是在婚礼上喝得烂醉。

        而现在这第四次,看起来也要有喝醉的趋势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017/84575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