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四十一章 当然是想追你?

第四十一章 当然是想追你?

        “傻逼。”金凯文小声嘀咕道。

        好心当成驴肝肺,他没看到陈瑶身上气息越来越冷了。

        陈瑶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手轻轻一扬,“唰”的一声,一根银针扎入魏晨灏的哑穴。

        这下安静了,陈瑶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魏晨灏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张嘴正要说什么,只听见“啊啊啊……”的声音。

        这下,把他急坏了。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动作,只是不管他说什么,金凯文就是听不懂。

        魏晨灏急的团团转,他快速来到陈瑶身边,想要拉她的衣服,但又担心自己会冒犯她,最后只好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瑶。

        “安静。”冷清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魏晨灏眼疾手快捂住自己的嘴,委屈的看着陈瑶,不知道的还以为陈瑶欺负他了呢?

        十分钟后,陈瑶把所有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收了回来。

        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得魏晨灏双眼发绿光。

        当然吸取教训后的他,这次表现出的激动和兴奋,明显压制了不少。

        金老爷躺了一会后,他缓缓睁开眼,看着陈瑶惊喜若狂道:“瑶瑶,这次没上次痛?”

        “再扎两次,就会痊愈。”陈瑶漫不经心的把银针一根一根消好毒,放进布套里。

        “真的吗?”金凯文快步来到陈瑶面前,激动地问道。

        自从老爷子检查出肿瘤大了许多后,他是茶饭不思,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他原本打算把老爷子送去国外治疗。

        但老爷子像中了陈瑶的毒一样,他只信陈瑶,其它谁不信。

        他拗不过老爷子,只好由着他。

        他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第二次施针后,检查出来的结果,却让他非常惊喜和意外。

        当时他听到魏晨灏说里面的肿瘤小了好几厘米时,激动的心情是不言而喻!

        那次后,他打心底佩服陈瑶,更有种盲目的信任。

        金凯文哪里知道,陈老爷可不是盲目的相信陈瑶,他知道陈瑶有真本事!

        有谁只要把把脉,就知道你所有的病情吗?

        没有,他一大把年纪见过不少人,从没见过像陈瑶这样,只要把把脉就知道所有病情,甚至还能说出病情带来的后遗症。

        那些自以为很厉害的医生,也只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就是他为什么选择陈瑶的原因。

        陈瑶冷冷的眼神看着金凯文,好像他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我没有不相信,我是太激动了。”金凯文红着脸,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

        在陈瑶面前,他怎么觉得自己像刚出生的婴儿?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

        就在金凯文以为陈瑶不会回答他时,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传出:“我现在在干什么?”

        金凯文听到这话,傻傻的看着陈瑶,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她刚刚在扎针,消毒,收针。

        只是,这话有什么意义吗?

        金凯文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陈瑶所要表达的意思。

        金老爷看到平时很精明的儿子,此刻像傻子一样不知所措站在那里,他手重重的拍在金凯文后脑勺,恨铁不成钢说道:“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金凯文迷茫的眼神看着金老爷,到底什么意思呢?

        金老爷看到金凯文的表情,只差没喷出一口血来,这就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怎么看,都像一只刚出生的鸵鸟?

        而差点被人遗忘的魏晨灏,激动的来到金凯文和金老爷面前,指了指两人,又指了指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

        陈瑶手一抬,一根银针快速回到她手里。

        “陈瑶的意思是,既然不会好,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魏晨灏激动说道。

        “啊!我能发出声音了,我能发出声音了?”魏晨灏手舞足蹈的在诊所转来转去。

        陈瑶把目光转向金老爷,好像在问:“这就是你介绍的人?”

        冷漠的眼神含有一丝嫌弃。

        金老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魏晨灏以前没这么二啊?

        “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忙?”光明正大的赶人。

        魏晨灏听到陈瑶要他们回去,他大步来到陈瑶身边,一脸媚掐道:“瑶瑶,这里还需要人吗?”

        陈瑶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她和他很熟吗?

        “我会做很多事,比如拍片,开刀……”魏晨灏伸出手指把自己会的一一数出来,希望陈瑶能把他留下。

        陈瑶认真听着他的介绍,只是越听,眉头皱的越深。

        他说的那些都是西医。

        魏晨灏看到陈瑶的变化,马上又说道:“我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我会努力把中医学好。”

        陈瑶听到这话,脸色才缓和一些。

        “我不要工资。”魏晨灏看到陈瑶脸色缓和一些后,快速说道。

        他在西医界虽有点小名气,但中医界却只是菜鸟级别。

        所以他现在是学徒期间,当然不能要工资。

        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有这样的恒心是好,只是不知道他的天赋怎样?

        陈瑶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中医书递给魏晨灏说道:“半个月后,我会抽考,通过就留

        ,我会抽考,通过就留下。”

        魏晨灏激动的接过那本厚厚的书,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试一试。

        “瑶瑶,那我先回去了。”金老爷慈祥的目光看着陈瑶说道。

        陈瑶微点了一下头,转身忙着自己的事。

        金老爷几人往一楼走去。

        “这么厚的书,半个月能看完吗?”金老爷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魏晨灏要是能呆在瑶瑶身边,对他也有好处,以后他可以时不时往西郊区跑。

        “必须看完。”魏晨灏眼里露出一抹坚定。

        万事开头难,只要他坚持下去,还怕不成功吗?

        别人能做到,他为什么做不到?

        “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魄力?”金老爷重重的拍了拍魏晨灏的肩膀,眼里露出一抹欣赏的目光。

        “嘶,痛,老爷子,能轻点吗?”魏晨灏皱了皱眉头,忍痛说道。

        老爷子身体越来越硬朗了。

        “你这身子该好好调理了。”金老爷上下瞥了一眼魏晨灏说道。

        “呃。”这和他身体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小轿车,缓缓往停车场开来。

        龙老爷抱着乐乐率先下车,接着是龙奶奶,最后才是崔老爷。

        “瑶瑶,就在这里上班?”崔老爷抬头看着面前的建筑问道。

        “这可都是她的杰作。”龙老爷一脸骄傲的表情看着崔老爷说道。

        和他们擦身而过的金老爷,听到两人的谈话,眉头皱了皱。

        这些人也是找瑶瑶的吗?

        “妈咪。”在龙奶奶怀里的欢欢,轻声叫了起来。

        那粉嫩嫩的圆脸蛋,着实可爱。

        “欢欢也想快点见到妈咪,对吗?”龙奶奶一脸笑意问道。

        这孩子五官越来越像龙琰了。

        “欢欢想妈咪。”肥嘟嘟的小手在龙奶奶面前挥了挥。

        “马上可以见到妈咪了。”崔老爷马上凑上来说道。

        老友有福了,这两个孩子只需一眼,就知道非池中之物。

        龙老爷听到老友的话,眼皮跳了跳,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金老爷无意间瞥了一眼龙老爷怀里的乐乐,老脸露出一丝惊讶,和瑶瑶好像。

        “爸,快点。”金凯文看着金老爷像定型般伫立在那,双眼望着远处。

        “哦…”金老爷慢慢收回视线,缓缓走去。

        像,实在是太像了?

        “爸,刚刚在看什么?”金凯文打开车门,好奇问道。

        “刚刚那几个人,你认识吗?”金老爷抬头问道。

        “不认识。”金凯文摇头说道。

        那几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人物!

        “好像是瑶瑶什么人?”金老爷抬头再次看向远处越走越远的背影。

        “你怎么知道?”金凯文顺着金老爷的目光看去。

        只是,什么也没看到?

        “有个小娃娃和瑶瑶的五官一摸一样,也不知道是她什么人?”金老爷沉思道。

        他对陈瑶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养育出这么聪慧而又有灵气的女孩?

        要是他知道自己心中聪慧而又有灵气的女孩,早已是两个孩子的妈,不知会怎么想?

        “可能是亲戚吧?”只有这个可能性。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金老爷快速钻进车内。

        不管陈瑶是什么身份?都是他认识的那个陈瑶。

        ……

        陆羽带着龙老爷几人往二楼走去。

        正准备去总裁办的陈瑶,远远就听到龙老爷中气十足的声音。

        “陆羽,你打电话问问瑶瑶在哪里?”

        “老爷子,少奶奶这个时候应该在诊所。”陆羽恭敬的答道。

        “我们这是去诊所,还是去哪里?”龙老爷再次问道。

        “去诊所。”

        “快带路?不要总是叽叽哇哇。”龙老爷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威严淡淡道。

        陆羽听到这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

        他哪里叽叽哇哇了?老爷子问一句,他答一句,根本没说多余的话?

        陆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老爷子的性子越来越难以琢磨了。

        陈瑶缓缓下楼,远远看到龙老爷几人匆匆往这边赶来。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来了?”悦耳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我老友身体出了点问题,想要你帮忙检查一下?”龙老爷有力的步伐往陈瑶走去。

        陈瑶抱过乐乐,在她肥嘟嘟的脸上,亲了亲笑道:“叫妈咪。”

        “妈咪。”软绵绵的声音直达陈瑶心底。

        她一脸笑意看着怀里的乐乐,光滑细嫩的手在圆嘟嘟的脸上抚了抚。

        而崔老爷自陈瑶出现后,一直默默观察着她。

        幽雅、自信、淡然,眉间含着笑。

        宛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俨然遗落在人间的仙子,纯净的让人只敢远观,清雅的让人无法靠近。

        陈瑶双眼含笑看着怀里的乐乐,唇角上扬,美若天仙的面容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一时间,世界万物似乎都因她失去了颜色,一时间,所有世间红尘在她面前化为乌有。

        崔老爷越观察越惊讶,琰小子到底从哪找到这样的奇女子?

        陈瑶用余光瞥了一眼崔老爷,对龙老爷说道:“我们先

        :“我们先上去。”

        到诊所后,陈瑶把乐乐交给龙老爷,清澈的双眸看向崔老爷说道:“过来这边坐,把左手伸出来。”随后陈瑶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崔老爷对陈瑶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缓缓走去,他伸出左手,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我最近总有气无……”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瑶冷冷打断:“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冷清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阴森森,冷飕飕的。

        龙老爷和龙奶奶听到陈瑶冷若刺骨的声音,相视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愧是两夫妇,外冷内热。

        陈瑶芊芊玉手搭在崔老爷手上,红唇上扬,一张一合,缓缓说道:“有气无力,这样的情况已有一个多月。”

        “是。”表面平静的崔老爷,内心可没这么平静。

        “最近一个星期偶然会挑食。”

        “是。”真是神了,这也知道。

        “最近小便的颜色呈红色。”陈瑶说每一句,崔老爷越震撼。

        医术到底多高明,才能准确无误的把他身上的毛病全说出来。

        “像你这样的问题一般是不注重养生和压力造成的,严重一点来说,就是轻微的忧郁症。”

        “你一般晚上会失眠两到三个小时,这种情况已有半个月之久。”

        “崔老头,你有什么压力?”龙老爷抱起乐乐,来到崔老爷身边问道。

        不会又是为了那几个不肖子孙吧?

        哎,这人总有操不完的心!

        崔老爷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龙老爷,他能说他想曾孙想疯了吗?

        年纪大了,谁不想早点看到小曾孙出生,谁不想四代同堂?

        “你现在只是轻微忧郁症,所以可以采取下面几项:多运动、多做事、多玩乐、多发展兴趣爱好、多和人交流,至于小便呈红色,是泌尿系统受到感染,吃点药就可以了。”陈瑶一张一合,冷清的声音在空中慢慢回荡着。

        崔老爷几人,认真听着陈瑶慢慢解析。

        就连两位小盆友也没发出一点声音,一直沉浸在陈瑶悦耳动听的声音中。

        陈瑶说完后,双眸微微抬起,再次说道:“还要重复一次吗?”

        “不要,我记下了。”崔老爷苍老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中带有一丝苦涩。

        哎,也不知道的他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崔老爷表现出的苦涩和羡慕,太过明显,只需一眼,陈瑶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要按我的要求做,保你多活四十年。”陈瑶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轻飘飘的语气,说出的话却有千斤重,炸的崔老爷头昏脑涨。

        龙老爷和龙奶奶听到陈瑶的话,容光满面的脸,全是开心和激动。

        照陈瑶这么说,他们也可以活到上百年。

        到时还可以看到玄孙呢?

        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吗?

        龙老爷和龙奶奶虽然很开心、很激动,但他们并没有露出什么失态的表现,毕竟被陈瑶扔过几次炸弹,早已习惯了。

        龙老爷扯了扯崔老爷的衣服说道:“该回神了。”

        “哦…啊…刚刚太激动。”崔老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竟然在小辈面前失礼了。

        “多吃蔬菜,对身体有好处。”陈瑶清脆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崔老爷连忙问道。

        能活这么久,还怕看不到曾孙吗?

        崔老爷以前所有的担心,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他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这次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很轻松,很愉悦。

        “老人年纪大了,免疫力在逐渐下降,理应适当吃点补品。”陈瑶似水如歌的声音缓缓响起。

        “吃什么最好?”一切以陈瑶的话为中心。

        “瑶康的产品都是全天然,可以多吃,还有绿康的蔬菜和水果也可以多吃,长期吃下去,可以治百病。”她说的都是实话,那些东西都是灵泉水灌育过的,能不好吗?

        “还有呢?”崔老爷生怕漏掉什么,再次问道。

        “没了。”陈瑶摊了摊手,耸肩说道。

        这样的她有几分可爱和调皮,与平时的冷清完全相反。

        她微微转身,抬头透过窗户望向蔚蓝的天空,眼眸的笑不断的洋溢着日光,晃的让人睁不开眼。

        “妈咪。”软软的声音,拉回陈瑶望着天空的视线。

        陈瑶缓缓转身,来到龙奶奶身边,笑道:“饿了吗?”

        “抱抱…”欢欢伸出一双白胖胖的小手,幼稚的声音一字一字道。

        陈瑶抱起欢欢,在他粉嫩的圆脸上亲了亲,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传出:“想妈咪了?”

        “嗯…”欢欢可爱的圆脸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像一朵鲜艳的小花。

        “妈咪也想你们。”陈瑶如玉般的手在欢欢脸上抚了抚说道。

        “瑶瑶,我听龙老头说你种植药材,可以卖点给我吗?”崔老爷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明显的笑意,他来到陈瑶面前,问道。

        “可以,看你需要什么?”陈瑶爽快答应。

        一些药材而已,对她来说小意思?

        “人参、玄参、灵芝这些都有吗?”崔老爷问道。

        “有,需要多少。”

        崔老爷伸出五个手指头,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

        着陈瑶。

        “明天来龙家取。”一锤定音。

        “谢谢。”崔老爷感激的看了一眼陈瑶说道。

        哎,能干的女人早已被人订走了。

        龙老爷知道陈瑶很忙,他们只逗留了一会,就回龙家了。

        陈瑶缓缓起身,随手把门关上,悠闲自得往训练基地走去。

        “长跑1500米,现在计时。”刘璐璐看着自己的小队,大声说道。

        “一、二、三预备。”刘璐璐话音刚落,她负责的小队,拔腿就跑。

        “跨杠反转旋转360度下杠,100个计时,现在开始,一,二,三。”陈晨黄莺般的声音在空中缓缓盘旋着。

        “摆臂撑杠,500个计时。”张林的声音。

        “……”

        大家拼命的训练着,汗水在额头密密麻麻的渗出,不一会儿便凝聚成黄豆般大小,顺着发鬓像漂流船一般滑下脸颊,在下颌处掉落,在地上烙下一个小黑点,但很快消逝,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唯有后来如断线般连珠的后来者滴落在相同的位置,使地上的汗斑如同大师亲手雕刻上去一样,才知道其中的艰辛…

        陈瑶双手抱胸,满意的看着训练的众人,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就可以上战场了。

        她缓缓走到祥子和范风宇身边,看着两人训练的动作。

        “脚再直一点。”冷清的声音在祥子背后响起。

        祥子听到陈瑶的话,脚微微直了一点。

        “手这个位置。”陈瑶走到范风宇面前,把他的手抬在标准位置。

        范风宇当着陈瑶的面,又把所有动作连贯了一次。

        “对,就这样,继续保持下去。”陈瑶摸了摸精致的下巴,双眸看着范风宇,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在太阳的照射下更衬得她光彩靓丽,风华绝代。

        范风宇得到鼓励,身上的正能量瞬间爆发,他把所有学过的动作当着陈瑶的面做了一次。

        他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很标准。

        一系列动作下来后,已是半小时后。

        陈瑶明亮的双眸又看向祥子,意思不言而喻。

        祥子接到无声的领命,迅速把学过的动作一一展现出来。

        陈瑶看着祥子熟练的动作,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果然是两颗好苗子,好好培养,假以时日一定会有让人刮目相看。

        “很好,继续努力。”陈瑶对两人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

        炎热的夏天,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显得格外刺眼,旁边的云彩都好似被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部队的另一个校场,远远听到“哼哈”的声音,还有摔倒在地的声音。

        “王少尉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连续练了七个小时了。”一名男士兵站在王朵身边,说道。

        最近王少尉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

        她每天的睡眠只有四小时左右。

        自从龙上校接受采访后,王少尉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的手段越来越残忍,脾气越来越变化无常。

        大家只要提一句龙上校,她那双如毒蛇般的眼睛,就会直直射上你,嘴角边会噙着一抹森冷的笑容,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更让大家忐忑不安。

        记得有一次,两个女兵在洗水间互相讨论王少尉,说她追了龙上校那么多年,人家连个笑容也没施舍给她,还说她因爱生恨,想要报复龙上校和上校夫人。

        她们还说,王少尉这么拼命的训练,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讨论的太投入,根本就没发现后面有人。

        那时的王少尉一脸阴郁,双手抚在后面看着聊得尽兴的两位女兵。

        正在洗手的两位女兵,感觉有点不对劲,反身一看,瞬间吓白了脸。

        因为离得近,她们清楚的看到王少尉脸上的变化,两人迅速低下头去,周围陷入一片死寂,好像瞬间落到了冰点,王少尉的目光扫射过两人,吓得两人全身不自觉的颤抖着。

        她拖着两位士兵来到校场,以违反纪律为由,罚两人跑五千米长跑,做五百个俯卧撑,在没完成任务的情况下不准去洗手间。

        自那以后,谁还敢在后面嚼舌根。

        “你还不滚去训练。”王朵一点也不冷情。

        “现在是吃饭时间。”吃饭时间是自由的,所以他想做什么,都是他的事,当然前提是不能违反纪律。

        “不要在这丢人现眼。”王朵丢下一句话,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那名士兵同情的目光看着校场的另外两人,就因为训练的时候,开了一下小差,就被王少尉逮住。

        两人此刻正在对练。

        王朵好像不知道疲惫是何物般,她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直到大家陆续来到校场,她才停止手上的动作,大步往食堂走去。

        她看着空空如也的食堂,从自己柜中,拿出一只碗。

        “王少尉,你怎么现在才吃饭?”一名年轻男子缓缓走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双眼似笑非笑看着王朵说道。

        “让开,好狗不挡路。”王朵冷冷说道。

        她眉宇间皱了一下,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厌恶,阴魂不散的家伙。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他又没占她的道。

        王朵懒得理这个无赖,她向左移了几步,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也跟着移了几步。

        “邵永,你到底想怎样?”王朵停下脚步,双眼射下邵永,气急败坏道。

        “想怎么样?当然想追你,现在龙上校也结婚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机会?”邵永双手叉腰,两只脚抖啊抖的,他一米七三的个子,相貌一般,黝黑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结婚了,我就一定要谈男朋友吗?”王朵狠狠的瞪了邵永一眼,明知道那是一道永不磨灭的伤,偏偏还在她面前提起。

        小人,完完全全的小人。

        “不谈男朋友?”邵永始终挂起的笑脸,终于沉了下来,挑眉问道。

        “我谈不谈男朋友,关你什么事?”王朵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冷冷说道。

        “当然关我的事,你的男朋友只能是我?”邵永脸上闪过一丝阴沉,冷冷说道。

        以前没采取行动是因为他知道,龙上校根本看不上她,所以他一直保持沉默。

        现在不同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为了赌气,随便找一个。

        “切,你,我就是一直单身也不会找你。”王朵不屑的瞥了一眼邵永,缓缓说道。

        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到底长成怎样?

        “你会是我的。”邵永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王朵眉头皱了皱,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邵永缓缓往外走去,双手环胸,高深莫测的笑容马上被阴沉的表情给取代,还真以为自己是香喷喷的。

        他的热情,早几年就被她磨灭了。

        她不是很高傲吗?她不是总以为除了龙上校,谁也配不上她吗?

        他倒要看看一个人的独角戏,到底要怎样才能继续唱下去?

        龙上校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样的魄力也是他需要学习的。

        男人,只要有了能力,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刚开始追求王朵的时候,他也恨过龙上校,有时也会想,如果世上没有龙上校,王朵会不会多看他一眼。

        只是,答案是否定的?

        不管什么都没有如果?

        后来,他在这场单相思中慢慢领会了什么叫嫉妒,什么叫相思,什么叫孤独?

        同时也知道,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只有两个人相爱才会幸福。

        他利用一年的时间才把对王朵的那份爱,深深的隐埋在心底,身影慢慢从他脑海中消失,再也激不起一丝涟漪。

        不过,他现在正闲的慌,不如来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王朵看着邵永远去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嘲弄,还真以为自己是谁?

        什么只能是他的女人?呸……

        她看着碗里盛好的饭,突然有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真是倒人胃口?

        她缓缓走到垃圾箱旁,把碗里的饭倒掉。

        “咦,王朵,你怎么全倒了?”马玉玲看着王朵的举动有点好奇,连忙出声问道。

        “吃不下,当然要倒掉。”王朵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这是浪费粮食。”马玉玲似笑非笑看着王朵。

        “你今天这么闲?”王朵斜头,转移话题。

        “忙里偷闲,我最近听大家都在说你快成拼命三郎了。”马玉玲双手抱胸,红唇上扬,缓缓说道。

        王朵是明恋,而她属于暗恋。

        周边的人,谁不知道王朵在疯狂追龙琰,谁不知道她为了龙琰舍弃原本公主般的生活,投入她最不喜欢的部队生活。

        即使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王朵的一厢情愿,但大家也没敢说什么?

        毕竟龙琰当事人也没说什么?

        “既然来到部队,当然要做一名合格的军人。”王朵拿起碗,缓缓往外走去。

        “喲,真了不起!”马玉玲竖起大拇指,笑道。

        她知道王朵有点口是心非。

        但,她这次的任务,就是从王朵口中套点有用的信息,所以必须和她慢慢磨。

        “我现在只是少尉的头衔。”言下之意,马玉玲到底是夸她,还是褒她。

        ------题外话------

        亲爱哒,娜娜最近卡文,卡得很厉害…么么,(* ̄3)(e ̄*)八千字奉上,这还是娜娜十几个小时的成果…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221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