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四十七章 故意伤人?

第四十七章 故意伤人?

        “我代表瑶康的忠实粉丝,希望瑶康的董事长能在媒体面前亮一次相。”那名妇女真挚的表情看着镜头。

        “我听说你们建立了一个瑶康后援会。”主持人脸上始终挂着大方得体的微笑。

        “是的,后援会里面的人都是瑶康的忠实者,同时也都吃过瑶康的药品,我记得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以前经常头痛,手脚无力,吃了一个月瑶康的药品后,头也不痛了,手脚也有力了,皮肤也越来越红光满面,她知道瑶康有后援会后,要她儿子也帮她申请了一个会员,她告诉我们,她们一家都是瑶康的忠实者,儿媳妇用了瑶康的护肤品,皮肤也是越来越光彩动人。”

        “咦,瑶康还有护肤品吗?”主持人惊讶问道。

        “是的,以前有,不过,现在改成天天美了。”

        “看样子,你对瑶康非常了解。”主持人再次问道。

        “那当然。”妇女昂起高傲的头,理所当然道。

        “好,谢谢你的采访。”主持人一脸笑意道。

        “不用谢,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接着镜头又对着一位六十岁的老爷爷。

        “老爷爷,你也在用瑶康的药品吗?”主持人把话筒放在老爷爷面前问道。

        “用,用,必须用。”老爷爷一脸笑意看着镜头,大声说道。

        “你以前是哪里不舒服呢?”

        “胸闷,气短,有糖尿病。”

        “现在呢?好点了吗?”主持人脸上露出一丝关心。

        “好了,全好了,各个指标都正常,当初看到结果时,还以为是机器出了问题呢?”老爷爷一张老脸笑得像朵老菊花。

        “真的吗?太不可思议了,糖尿病也能治好。”主持人问道。

        “是啊!所以当初才以为机器出了问题,后来又检查了一次,结果一模一样,才知道真的好了。”

        “哇塞,也不知道瑶康的董事长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样的配方?”主持人一只手捂住嘴,圆圆的眼睛瞪的很大,惊讶问道。

        “后援会的人更想睹一睹瑶康董事长的庐山真面目,大家都想当面谢谢他?”老爷爷期待的眼神看着镜头。

        “是啊!现在不关是你们想见,大家都想见?”

        “老爷爷,瑶康药品的价格这么贵,你能接受吗?”主持人再次问道。

        “瑶康药品的价格真不是一般的贵,刚开始买的时候,考虑了再三,才决定。”老爷爷想了一下说道。

        “那怎么突然又决定买了呢?”

        “当然是想做最后一次垂死挣扎。”老爷爷坦然说道。

        “老爷爷的决定果然没错,谢谢采访。”主持人一脸笑意看着老爷爷说道。

        接着主持人又连续采访了好几个。

        “啪。”陈瑶拿出遥控器把电视关掉,她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明亮的双眼不停地转悠着。

        后援会,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没一会,传来敲门声。

        陈瑶缓缓起身打开门,一脸笑意看着龙奶奶,说道:“奶奶,吃饭了吗?”

        “饿了吧?”龙奶奶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陈瑶问道。

        “还好,瑶康公司上电视了。”陈瑶挽着龙奶奶的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一脸笑意说道。

        “你打广告了。”龙奶奶想到这种可能。

        “没有,是媒体采访瑶康的顾客。”陈瑶摇头说道。

        “哇,那不是免费宣传吗?”龙奶奶惊讶问道。

        “可以那么说?”她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家瑶瑶出名了。”龙奶奶一脸笑意拍了拍陈瑶的手背,温柔说道。

        陈瑶光滑的额头,划过几横黑线,她可不想出名。

        陈瑶到一进大厅的时候,大婶已把菜全都端到餐桌上,蒜香鸡翅尖、酱爆鸡丁、辣炒米饭、酸菜鱼……每一样都色香味浓、秀色可餐,让人垂涎欲滴。

        “美人妈咪。”龙老爷怀里的欢欢伸出胖嘟嘟的小手,粉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嗯,下午去哪里了?”陈瑶伸手抱过欢欢问道。

        “后花园。”龙爷爷说道。

        而在海萍怀里的乐乐,眼睛眯着,小嘴不停的鼓动。

        “这丫头,怕是饿了?”海萍双眼含笑看着怀里的乐乐,说道。

        “饿。”乐乐张了张小嘴,小声说道。

        “开吃,开吃,不等她们了?”龙老爷手一挥,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餐厅中盘旋着。

        陈瑶和海萍相视而笑,两人优雅的拿起碗,准备开吃。

        一小时后,陈瑶舒服的摸了摸微凸起的肚子,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冷清的面容挂着浅浅的笑意,缓缓说道:“吃得有点多了?”

        “去外面走走吗?”海萍坐在陈瑶身边,一脸笑意问道。

        “一下就好了,妈,瑶康上电视了,市面上反应瑶康的产品有点贵。”陈瑶缓缓正起身说道。

        “药品好才贵,只要有用,再贵大家也会抢着买。”海萍说道。

        “这话一点也没说错,不过……”陈瑶摩挲着下巴,沉思着。

        “不过什么?”海萍连忙追问道。

        “那些穷人家却没能力买瑶康的药品。”陈瑶抬头说道。

        她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当然知道没钱的痛苦,特别是有病在身的时候,那种无能

        在身的时候,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更让人生不如死。

        “是啊?看来,还是你想得周到,你有什么办法吗?”海萍问道。

        “叫林麒出马。”陈瑶皱眉说道。

        “慢慢想,不着急。”海萍拍了拍陈瑶的肩膀,说道。

        陈瑶眉目紧缩,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右手的手指不断有节奏的敲打着旁边的茶几,只听咚咚的声音,海萍知道陈瑶在沉思,她抱着乐乐轻手轻脚的走开了,生怕打扰到她。

        许久过后,陈瑶才缓缓睁开双眼,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淡淡的笑容,就这么办?

        陈瑶快速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给林麒拨了个电话。

        没一会,那边传来林麒高兴的声音:“瑶瑶,几天不见,是不是想我了?”

        “瑶康上电视了,你知道吗?”陈瑶清澈动听的声音缓缓传出。

        “看了一点,我早就猜到瑶康会上电视,不过,比我预想的要快。”性感的声音带有一丝轻松。

        “你代表董事会接受一次采访吧?”陈瑶说出打电话的目的。

        “可以不要吗?”那边传来林麒的声音。

        “不可以。”

        “瑶瑶,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那边传来林麒一声哀叫。

        陈瑶听到林麒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她怎么觉得要他上电视,好像要他的命一样?

        “就这么说好,明天来总裁办。”陈瑶说完也不等林麒有反应,快速把电话挂掉。

        那边的林麒看着已通话结束的手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许久后,“哎,我这么就这么命苦?”一张口和外表完全不合。

        林麒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现在完全是卖身给陈瑶了。

        不过,谁叫他稀罕她呢?

        其实,这样也好,用这种方式留在她身边,是最好的选择。

        陈瑶把手机放进裤袋,缓缓起身,往二进大厅走去。

        她打开门,悠闲的靠在沙发上。

        好一会后,她才缓缓起身,往卧室走去。

        时间如流水,转眼到了晚上九点,陈瑶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才躺在床上。

        没一会,传来她细微的呼吸声。

        清晨,天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未混进动物的气息,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水墨画里,弥漫着好闻的青草的香。

        陈瑶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了看旁边的空位置,芊芊玉手摸了摸龙琰的位置,咦,是凉的,昨晚没回家?

        陈瑶迅速爬起床,拿出手机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条未读信息。

        【老婆,我还有很多文件没处理好,今晚可能不能回家陪你了,明天下午一定早回来,给你做晚餐。】

        她快速拨了一个电话。

        “你一晚没睡?”开门见山。

        “睡了一个小时。”电话那边传来龙琰疲惫的声音。

        “我马上去部队。”陈瑶说完后,果断的挂了电话。

        她快速从衣柜中拿出一件连衣裙换上,接着又去了洗漱间。

        陈瑶把一切整理好了后,快步来到一进大厅。

        她拿出两个盒子,把大婶做好的早餐放进盒子里。

        “少奶奶,这些会不会太少了?”大婶问道。

        “不少。”陈瑶淡淡的说了一句,提起盒子就往停车场走去。

        陈瑶到部队的时候,已是早上七点。

        军区大门口,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警惕地站立桌,来回的车队鱼贯而入,进出人员一律持证进出。

        陈瑶冷清的面容看着面前的一切,她悠闲的来到大门口。

        “哪个单位的?请出示证件!” 哨兵伸手拦住她。

        “找人。”陈瑶脸上没露出一丝表情,声音还是冷冷的。

        “找人也要提早通知。”哨兵站在陈瑶身边,没一丝松动的迹象。

        陈瑶转身懒得理他,她快速拿出手机给龙琰打了个电话。

        “我现在在大门口,他们不让进。”悦耳的声音带有一丝委屈。

        “我马上到。”电话中传来龙琰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

        没一会,穿着夏季军服的龙琰快跑来到大门口。

        “龙上校。”

        两名哨兵直身立正,快速行了个军礼。

        龙琰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大步来到陈瑶身边,问道:“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有,车停在那?”陈瑶反身指着远处的白色小车说道。

        “没事。”龙琰牵着陈瑶的手,来到两位哨兵面前大声说道:“看清楚,这是上校夫人?”

        “是。”两位哨兵被龙琰皱眉一吼,条件反射退了一步。

        龙琰犀利的眼神在两人身上停留了几秒,牵起陈瑶往办公室走去。

        这时的部队,军号嘹亮,操场上全是口令声和脚步声。

        “要去那边转转吗?”龙琰询问的语气看着陈瑶问道。

        “我带了早餐?”陈瑶提起盒子在龙琰面前晃了一下说道。

        龙琰接过陈瑶手上的盒子,一脸笑意道:“你来部队,就是为了给我送早餐?”

        “不可以吗?”陈瑶挑剔的瞥了一眼龙琰。

        “当然可以,欢迎

        可以,欢迎夫人,天天送早餐。”龙琰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停住脚步在陈瑶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在军区门口的两位哨兵看着龙琰两人远处的背影,其中一名哨兵惊讶问道:“那是上校夫人?”

        “龙上校亲口承认的能错吗?”另一位哨兵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伴说道。

        “少校夫人长得好漂亮?”哨兵感慨道。

        “不漂亮,龙上校能看上眼吗?”

        “刚刚我的语气,不凶吧?”哨兵后知后觉的问道。

        “还行,继续保持现有状态。”另一位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说道。

        而这边,龙琰打开陈瑶带来的早餐,问道:“你也没吃?”

        “和你一下吃,更香。”陈瑶瞥了一眼龙琰说道。

        两人吃用早餐后,已是七点半。

        陈瑶从空间倒出两杯灵泉水递给龙琰说道:“全喝了吧?”

        “两杯?”龙琰惊讶问道。

        “你精神不好。”陈瑶点头。

        龙琰听话的拿起灵泉水一饮而尽。

        “我去西郊区了?”陈瑶把盒子收拾好,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这么快。”有点舍不得。

        “嗯,有点事。”陈瑶笑道。

        “我送你到大门口。”龙琰牵起陈瑶的手,缓缓往军区大门走去。

        开完会正准备回办公室的王朵,和龙琰两人碰了个正着。

        “龙上校。”王朵走到龙琰面前,直接忽略他旁边的陈瑶,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龙琰连个眼神也没施舍给她,牵起陈瑶继续往前走。

        “龙上校,故意伤人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吧?”龙琰背后传来王朵阴阳怪气的声音。

        龙琰好看的眉毛皱了皱,低头问道:“她昨天又找茬了?”

        “小事。”陈瑶耸了一下肩,风轻云淡道。

        “你没告诉我?”龙琰埋怨地瞥了一眼陈瑶说道。

        “你昨晚回来了吗?”陈瑶白了龙琰一眼,说道。

        “你死了还是残了?”不愧是夫妻,连问话都是一模一样。

        “我手受伤,这是事实。”王朵伸出她受伤的手说道。

        “没打死已经算不错了?”龙琰眼里闪过一丝杀气,冷冷说道。

        “你…”王朵狠狠地瞪了一眼陈瑶,肯定是她指示龙上校这么做的。

        “从今天开始,你已经不是少尉了。”龙琰身上传来冰冷的气息,如鹰的眼神看着王朵,一道冰冷刺骨,比催命阎王的声音更要冷上几分,更加恐怖上百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一字一字,如冰锤刺骨,一声一息如利剑穿心。

        王朵感觉到龙琰的恐怖气息,不自觉地打了个颤抖,听到龙琰话中的意思,她脸色一慌,大声说道:“你没有那样的权利?”

        “试试不就知道了?”龙琰如冰的眼神没一丝温度,冷冷说道。

        “不能,你不能那么做?”王朵听到龙琰的话,瘫软在地上,这下她早已忘记什么故意伤人,什么保持形象?

        她只知道,她不能没有少尉头衔,那是她唯一比得过陈瑶的地方。

        要是她知道,她如此看中的少尉头衔在陈瑶眼里什么也不是?不知会怎么想?

        “有什么事我不能做的?”狂妄的语气在空中响起。

        龙琰不屑的眼神瞥了一眼王朵,牵起陈瑶缓缓往军区大门走去。

        给了她一次机会,竟然不知道好好珍惜?

        这就是大家说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龙琰把陈瑶送到军区门口后,又大步流星往办公室走来。

        而王朵一次像丢了魂似得瘫软在地上大哭着。

        她看到龙琰的身影,跌跌撞撞来到他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喊着:“龙上校,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去招惹上校夫人了?”

        “迟了。”龙琰冷眼看着王朵,不屑说道。

        一句话,如利剑般,刺入王朵的心脏,血液不停地留着。

        龙琰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王朵,优雅的往办公室走去。

        “啊…啊…”王朵昂头大喊着。

        远处的士兵听到惨叫声,大步往这边走来。

        只见王朵军帽掉在地上,一袭长发随意飘着,双眼发红,脸上全是泪水,全身瘫软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喊着:“魔鬼,魔鬼。”

        “对,可以去找爷爷。”王朵像疯子一样脚步轻浮,跌跌撞撞,往王家走去。

        混乱的她,忘记从部队到王家,最少要两个小时。

        王家大院,王老爷此时正在看电视。

        “爷爷,爷爷……”外面传来王朵急切的声音。

        “发生世界大战了,还是什么?你怎么会搞成这样?”王老爷快步来到门卫,看着王朵问道。

        此时的王朵,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好看的面容满是汗水,头发散披着,身上的衣服全是灰尘。

        “爷爷,快救我。”王朵看到王老爷,像找到主心骨一样,委屈的哭泣着。

        “发生了什么事?”王老爷老脸一沉,大声说道。

        “龙琰要把我少尉头衔罢掉。”王朵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说道。

        “你又去惹他了?”王老爷犀利的眼神瞪着王朵。

        “我没有。”她不知道到底错在哪?

        “他又不是疯子,你没惹他,他怎么会那么做?”王老爷不

        ”王老爷不放过王朵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王朵迷茫的看着王老爷,想着昨天她和陈瑶发生的事,到现在还不明白,陈瑶为什么给她一个过肩摔,又把她的手弄伤?她好像什么也没做?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只是和龙琰的老婆打了个招呼而已?”王朵说道。

        “真的?”王老爷不相信地问道。

        “是真的,马玉玲也在那,她可以作证。”王朵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肯定地点了点头。

        “她怎么会在那?”王老爷眉头皱了皱问道。

        “她们两在一起,好像早已认识。”

        “你把事情的经过和我说说。”王老爷沉思说道。

        王朵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王老爷。

        “走,我去给你讨回公道,真是欺人太甚了?”王老爷从大厅拿出一根拐杖,愤怒说道。

        “爷爷,叫司机送送吧?”王朵建议道。

        “你的车呢?”

        “我忘记开车回来了。”

        “你跑回来的?”王老爷瞪大双眼问道。

        王朵点了点头,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看着王老爷。

        “你怎么就那么傻?龙家小子要是喜欢你,早就喜欢了,何必等到这时候?”王老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朵,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疼惜。

        王朵站在一旁,不敢出声,她知道自己太执着,太傻?

        龙琰两个字,也该在她心中消失了。

        王朵两人到军区的时候,已是十点。

        十点半的时候,上级给龙琰打了个电话,要他赶去首长办公室。

        此时的首长办公室,几个老首长脸色沉重的互望着。

        没一会,龙琰大步来到首长办公室,双眸轻轻扫了一眼大家,最后在目光停在王朵身上。

        “报告首长,有什么事吗?”龙琰冷冷问道。

        “听说,你老婆伤了她?”马首长指了指一身狼狈的王朵问道。

        “不是,肯定是她先招惹瑶瑶。”龙琰冷冽的眼神,扫了一眼王朵,说道。

        “王朵说是你老婆的错,而你说是她的错,这下我也不知道相信谁,要不,把你老婆对质一下?”马首长商量的语气说道。

        “我老婆没这么闲?”龙琰冷冷拒绝。

        几位老首长听到龙琰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他的意思说他们都很闲?

        “琰小子,你越来越猖狂了?不管闲不闲,不是应该先把问题处理好吗?”王老爷语气有点冲。

        “我有猖狂的资本,你有吗?”龙琰如利剑般的眼神看着王老爷,地狱般寒冷的气息缓缓散出。

        王老爷被龙琰呛了一下,老脸一红说道:“年轻人,还是悠着点好?”

        “我要是悠着点,华夏早已成为敌国的了。”不可一世的语气,听得几位老首长哑言。

        王老爷轻呼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不能气,不能气。

        “哎,我们老了,华夏就靠年轻人守护了。”马首长倒是会说话。

        “琰小子,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另一位首长问道。

        “把她的稍微头衔摘掉?”龙琰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的要求有多过分。

        “琰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我家朵朵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她?”王老爷凶神恶煞看着龙琰,大声喝道。

        “她不该去招惹我老婆。”龙琰冷哼一声,冷冷地看着王老爷说道。

        “她上前打招呼也有错吗?”王老爷瞪大双眼看着龙琰问道。

        “有错。”龙琰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怀好意的打招呼,不要也罢?

        几位老首长无语的看着龙琰,他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

        “你……”王老爷被龙琰气得只差没吐血。

        “没事的话,我走了。”龙琰冷冷地瞥了几位老爷子说道。

        “哎,琰小子,你先别走啊!事情还没解决呢?”马首长马上喊道。

        “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要么把她的头衔摘掉,要么五十分?”龙琰给大家出了一个选择题。

        “凭什么?我又没做错?”王朵大声说道。

        “你没做错,我老婆会弄伤你的手?”龙琰不屑的看了一眼王朵,冷冷说道。

        瑶瑶的宗旨就是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势必诛之。

        不用想也知道是王朵惹的祸!

        “琰小子,把你老婆叫来,不就知道了,而且我们也想看看到底怎样的女人把给你征服了?”另一位首长炯炯有神的眼睛快速闪过一丝精光。

        “她很忙?”不管他们怎么说,龙琰就是不松口。

        几位老首长看到油盐不进的龙琰,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要是其他人在他们面前放肆,早就拖出去毙了,哪里会说这么多?

        “王朵被打,是你老婆造成的,难道她没有责任吗?”王老爷拿起拐杖在地上敲了敲说道。

        “是她犯贱!”龙琰指着王朵说道。

        “你…”谁听到孙女被骂,王老爷手颤抖的指着龙琰,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马首长看到王老爷呼吸不顺,站起身,走到王老爷身后,用手抚了抚他的后背,对龙琰使了使眼色,意思要他少说两句。

        而龙琰故意会错意,他帅气的脸上露出一点点笑意,微微点头,双手抱胸,抬脚往外走去。

        “琰小子,你要去哪?”另一位

        ?”另一位首长马上站起身问道。

        “刚刚马首长不是要我回办公室吗?”龙琰转身说道。

        “我什么时候要你回办公室了?”马首长莫名其妙问道。

        “你刚刚使眼色了。”龙琰理所当然道。

        “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先把问题解决好后再走吧?”一位单瘦首长淡淡说道。

        “就按我的办?”龙琰依然一意孤行。

        “琰小子,摘掉军衔不是件容易的事?”马首长好心说道。

        “把她的军籍全都销毁就可以了。”那语气,好像在说,你吃饭了没有?

        “如果她想退伍,那好办?问题是,她不想退伍啊?”单瘦首长瞥了一眼王朵说道。

        “一个少尉军衔而已,能做什么?”龙琰不屑的语气让王朵吐血。

        王朵脸色发红,呼吸有些不稳,她有气无力的靠在墙边,一只手捂住胸口,痛,撕心裂肺的痛,她接了多少任务才从一个普通士兵升到少尉,没想到在他眼里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真的不能让步吗?”马首长商量的语气看着龙琰问道。

        做首长做成他们这样,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如果是她的错,是不是应该把她的军籍全都销毁?”龙琰冷眼看了一眼王朵,说道。

        马首长这下为难了,这个他可不能乱作证,一不小心,王朵以后就不能在部队发展了。

        王老爷和王朵相视一望,轻轻点了一下头。

        “好,我答应。”王朵咬牙说道。

        龙琰冷酷的面容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掏出手机快速给陈瑶打了个电话。

        “老婆,你现在忙吗?”温柔的声音带有一丝甜蜜。

        几位老首长夸张的揉了揉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此刻的龙琰。

        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俊容露出甜蜜而又温柔的笑容;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他们是看着龙琰长大的,不要说他们,就是面对龙老头时,龙琰也不会给他一个笑容。

        而刚刚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个笑得灿烂的人,真的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龙琰吗?

        不会是掉包了吧?

        而在总裁办的陈瑶,此时正在和林麒探讨细节。

        陈瑶瞥了一眼手机,快速划开触摸屏,说道:“有什么事吗?”

        “有人告状了?”那边传来龙琰温柔的声音。

        “哦,等等吧?我先把这边的事处理完就过去?”陈瑶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好的,不急,你慢慢处理。”

        陈瑶挂掉电话后,冷清的眼神看着林麒问道:“懂了吗?”

        “你的意思是,每个月送出十瓶药,但必须是家里条件差的?”林麒认真问道。

        “是的。”陈瑶点头。

        “你怎么知道他们家条件是好,还是不好?”林麒再次问道。

        “必须要调查。”

        “好吧?”林麒点头说道。

        “没什么事的话,你去忙吧?”事情谈好后,陈瑶准备赶人。

        “知道你这是什么吗?”林麒古怪的看了一眼陈瑶问道。

        “什么?”陈瑶挑眉问道。

        “过桥拆河。”林麒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学问了,竟然形容的如此贴切。

        “还不快走。”陈瑶瞥了一眼林麒,冷冷说道。

        竟然他那么说,她当然要坐实,不然多亏啊!

        “我走了,不要太想我!”林麒缓缓起身,嬉皮笑脸道。

        陈瑶看着林麒远处的背影,缓缓起身,往停车场走去。

        ……

        首长办公室,几位老首长听到龙琰的谈话内容,唇角止不住抽了抽。

        他们聚在这里,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而他倒好,竟然要他老婆,慢慢来,不要急。

        他不急,他们急啊?

        陈瑶到军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陈瑶给龙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在上校办公室。

        龙琰挂掉电话后,对几位老首长说了声:“我去接她。”然后匆匆走了。

        “还没吃中饭吧?”龙琰大步来到身边问道。

        “你吃了吗?”陈瑶反问道。

        “还没,填饱肚子再说。”龙琰拉起陈瑶往食堂走去。

        这时,食堂里面的人摩肩如云,黑压压的一片,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围得水泄不通。

        不知谁喊了一句:“龙上校来了。”

        大家迅速让出一条小道,黝黑的脸满是笑容,双眼崇拜的看着龙琰。

        陈瑶看到像定了型的大家,唇角微微抽了抽,难怪这个男人整天一副臭美的样子,有这么多的追捧者,他能不臭美吗?

        龙琰犀利的眼神扫了大家一眼,牵起陈瑶,缓缓往前走去。

        两人把饭打好后,优雅的往办公室走去。

        而那些士兵像傻眼了一样,伫立在那。

        刚刚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强悍上校吗?

        怎么看,都不像?

        “刚刚那个是上校夫人吗?”

        “你觉得呢?”语气有点冲。

        点冲。

        “肯定是。”

        “上校夫人长的好漂亮,和龙上校好配。”

        “……”

        这边龙琰把打好的饭,递给陈瑶说道:“下午我做你爱吃的菜?”

        “嗯。”陈瑶微点了一下头。

        陈瑶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慢慢放进嘴中,眉毛皱了皱,对龙琰说道:“食堂是别人承包的吗?”

        “嗯,怎么了?”龙琰问道。

        “他们可以去西郊区订菜。”陈瑶说道。

        长期吃绿康的菜,不但可以增强抵抗力,还可以治一些小病。

        “这任务交给你老公。”龙琰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嗯。”陈瑶点了点头。

        两人在这边一点也不着急,而在首长办公室的几位老首长,则急得团团转。

        “琰这小子,到底去哪里了,这么久还没来?”马首长一脸着急说道。

        他都饿得前胸贴着后背。

        “不会是溜了吧?”王老爷皱眉问道。

        “你觉得可能吗?”几位老首长异口同声问道。

        这王老头说话越来越口无遮拦了?

        王老爷讪讪的摸了摸鼻尖,低头不说话。

        “刚刚我好像听谁在说,我们溜了?”人没到,冷冷的声音已传入办公室。

        这下,王老爷更不好意思了,他也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冲动,竟然说出那么幼稚的话?

        “你听错了,肯定听错了?”单瘦首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原来我有耳背!”龙琰冷冷的眼神瞥了一眼王老爷,一字一字说道。

        单瘦首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低头不说话了。

        几位老首长,看着和龙琰一起来的陈瑶。

        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

        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绘成一幅清美的画卷。

        一身紫色连衣裙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来,从容淡定的气质像有形而又无形的精灵,紧紧攫住他们的感官,悄悄潜入他们的心灵,从而使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阅人无数的他们,只需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平凡人。

        他们现在有点明白,龙琰为什么心动?为什么会结婚?

        龙老头现在肯定高兴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哎呦,他们是不是该去龙家串串门子了。

        就在这时,崔老爷走进办公室,看到大家都在,惊讶问道:“有什么大任务吗?”

        他把目光转到陈瑶身上,大声喊道:“瑶瑶,你也来了?”

        陈瑶礼貌的点了点头。

        “以后有时间多往军区跑跑,来,我带你到处看看。”崔老爷一脸笑意看着陈瑶,乐呵呵道。

        “以后再看。”陈瑶平静的说道。

        几位老首长看到崔老爷和陈瑶的互动,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崔老头和龙琰的媳妇怎么这么熟,难道他们错过了什么?

        “好,下次来军区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崔老爷一脸笑意说道。

        “嗯。”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小姑娘,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首长问道。

        龙琰凑到陈瑶耳边,告诉她,刚刚说话的是谁?

        ------题外话------

        亲爱哒,记得投月票和评价票哦,么么,爱你们,今天没检查错别字了,对不起,娜娜马上要去打点滴,不然会很晚回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583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