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五十七章 早死早超生!

第五十七章 早死早超生!

        龙琰犀利的眼神看着站在门口的人,他漫不经心的拉起陈瑶坐在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抚了抚陈瑶的头发,薄唇微启,缓缓问道:“什么事?”

        马首长缓缓走进来,右手握拳放在唇角旁,暧昧的眼神瞥了瞥龙琰,又看了看陈瑶,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一点也没说错?

        “听说,你家媳妇带了一大批人来军区训练?”老人声如洪钟,风趣睿智。

        “有意见?”龙琰一点也不买他的帐,语气仍然有点冷。

        “你这小子,越大越不可爱!”马首长脸上露出慈祥的笑意,温柔说道。

        “我刚好有事要找你?”龙琰在陈瑶额头上亲了一下,缓缓起身,从抽屉中拿出几份文件,递给马首长。

        马首长接过文件,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他的脸色气得成了紫黑。

        “啪…”苍老的手用力的拍在办公桌上,大发雷霆道:“这群人真是吃了豹子胆?只拿钱不做事也是算了,竟敢到处骗吃骗喝,这种人早死早超生!”

        “琰小子,以后不管做什么,只要觉得是对的,就放手去做?”马首长看着龙琰认真的说道。

        那些蛀虫也该除掉了?

        “好。”龙琰薄唇微启,掷地有声道。

        马首长和龙琰闲聊了几句,才拿起文件,往办公室走去。

        “大家蛮信任你的嘛?”陈瑶看着马首长远处的背影,手摸着精致的下巴,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的声音响起。

        “那当然!”龙琰一脸臭屁的样子看着陈瑶,骄傲的说道。

        “不去打饭吗?”陈瑶决定换个话题。

        就在这时,刘探端着两盒饭往这边走来,宏亮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上校,饭已送到?”

        “放在桌上。”龙琰瞥了一眼刘探说道。

        刘探把饭盒放在桌上,快速退出办公室,临走时,还不忘把门关上。

        两人吃完饭后,快步来到校场。

        五二三营的人全副武装地站在地线外,基地的人趴在地上一字排开,手持88狙击步枪瞄准前方,每个人的枪口最前端的上方都立着一个弹壳。

        陈瑶和龙琰站在排头观察着大家的一举一动。

        大家配合的非常好,枪法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但也能过关。

        两小时后,陈瑶拿出手机看了瞟了一眼时间,掷地有声道:“全体起立,3000米冲刺,看谁在最前面?”

        基地的人纷纷爬起来,双眸坚定的看着远处的大操场,提起狙击步枪喊着往那边冲去。

        大家没一点抱怨,有的只是满满的热情和兴奋。

        “大家……快点跟上!快!快!我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陈晨气喘喘的大喊道。

        “坚持就是胜利,不抛弃,不放弃!”张林举起右手大声喊道。

        “加油,加油,恐龙战队,永不言败!”林麟冲在前头,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恐龙战队,永不言败!”

        “恐龙战队,永不言败!”

        “恐龙战队,永不言败!”

        整齐划一的声音直冲云霄。

        大家的成绩让陈瑶非常满意。

        军人就该有这样的气势,军人就该有这样的毅力,军人就该这样团结!

        “在战斗中,全速奔跑和冲刺是常态,而跑不是战斗,射击才是战斗,这是考你们的心理素质和身体机能,是不是可以瞬间达到精力集中,首发命中目标!”陈瑶清脆的声音洋洋盈耳。

        余韵绕梁,三日不绝。

        “大家的状态都非常好!”陈瑶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犹如盛开的幽兰。

        “下面开始练习投手榴弹。”

        “投手榴弹有以下几个步骤:首先拉掉引信后,不要一下扔出去,因为手榴弹都有引信延时,很容易让敌人避开或反扔回来,所以最好能默数3秒之后再扔出去。有经验的甚至可以通过延长扔出去的时间,让手榴弹凌空爆炸。”

        “其次,扔手榴弹时一定是卧姿或跪姿,在战场上绝没有人会站着把手榴弹扔出去,更不存在助跑。就算在冲锋途中扔手榴弹,也会尽量的俯低身体。”

        “第三,扔手榴弹不是为了及远,而是为了及准。简单说就是扔的远没用,而是一定要扔到人堆里。所以不是单纯的追求力量。战场上当需要扔手榴弹的时候,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基本上都是要进行白刃战了——扔手榴弹的目的是为了炸散敌人的阵形,同时借烟雾出击。”

        “第四,在扔的时候,一般先是将持弹的手臂向侧后方伸直,然后向前挥动,当形成角度之后,前臂用力,将手榴弹投出。”

        陈瑶一鼓作气的把几个要点全说完。

        “明白吗?”陈瑶铿锵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

        “明白。”整齐划一的声音在空中久久回荡着。

        陈瑶双眸看向龙琰。

        龙琰唇角微上扬,对刘探招了招手。

        没一会,刘探和队友抬来一大箱手榴弹。

        “当听到准备手榴弹的口令时,就按照我上面说的那四步,听到”投“的中口令时,右脚后退一大步,右手将弹由体前经体侧引向后方,右臂自然伸直,弹体略比右肩低,身体左侧正对投弹方向,左小臂自然屈于腹前,左腿伸直,右腿弯曲,上体侧后仰,身体重心大部分落于右脚。完成

        大部分落于右脚。完成引弹动作后,右脚迅速向后用力蹬地,伸直右腿,同时向前送胯转体,挺胸抬头,以大臂带动小臂用力挥臂,当挥臂过肩时,左脚迅速蹬地,猛收腹,扣手腕,将弹向目标方向投出。”

        “刘璐璐,陈晨,张林,林麟出列?”

        “你们几人示范一次。”

        “是。”几人大声吼道。

        几人摆出正确的姿势,噌地拉响导火索,导火索哧哧地冒着白烟。

        “轰…”的几声巨响,震得远处的白杨树也颤抖了几下。

        陈晨和刘璐璐脸色有点苍白,虽然玩过枪,闯过原始森林,但投手榴弹可不是开玩笑,心神稍微不宁,就会给大家带来灾难。

        陈瑶来到陈晨和刘璐璐面前,拍了拍她们的肩膀,笑道:“做得很好,第一次难免会紧张,多投几次就好了?”

        陈晨和刘璐璐相视一望,坚定的眼神看着陈瑶,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个下午都在训练投手榴弹。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到了下午。

        天色很快暗下来了,残阳如血的黄昏,笼罩在大家身上,似镀了层金光。

        “全体立正。”陈瑶冷清的声音在校场响起。

        大家把手上的最后一玫手榴弹投掉,快速站好。

        “一小时后,基地见。”

        “是。”

        整齐划一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

        光阴似箭,转眼半个月已过去。

        听说瑶康医药集团的业绩已达到了董事长的目标;

        听说有位女神医有着起死回生的高超医术;

        听说瑶康医药集团和瑶花园、绿康三家有着紧密关系;

        听着天天美日化连锁店每天都是人山人海;

        听说…

        听说…

        然而我们的当事人此时靠着摇椅,双脚放在办公桌上,双手举起资料,漫不经心的看着。

        “既然业绩上来了,这个月加工资。”陈瑶放下手上的资料,双眸含笑看着苏美娇,缓缓说道。

        “每人加多少?”

        “领导加一千,普通职员加五百,告诉大家能者居之。”陈瑶浅浅一笑,嘴角微翘,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

        “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苏美娇再次问道。

        “星期五,你安排五十人去附近的孤儿院,看看需要些什么?”

        “多准备一些衣服,鞋子,和学习用品。”陈瑶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好。”苏美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瑶瑶,我也想尽自己尽一点绵薄之力帮助孤儿院的孩子。”苏美娇说道。

        她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当然知道里面的艰辛和痛苦。

        穷人家的孩子在经济、社会关系上都没有依靠,凡事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所以早早地知道了钱的来之不易、知道了只有将自己(用知识、金钱、能力)武装的强大才能不受人欺负,才能立足于社会,才可能出人头地……

        所以穷人家的孩子早早地就知道学习的重要,一分一毛的来之不易,为人处世的艰难,所以他们会抓住机会学习,珍惜每一分钱,去做别人不屑一顾的事,进而磨炼自己,提升自己。

        自然付出得多,收获得也多;行动得早,懂得也就早;融入社会早,成熟得也就早。

        比起穷人家的孩子,孤儿院的孩子更是缺乏安全感,更脆弱。

        他们都是努力的去适应这个社会。

        “你看着办。”陈瑶唇角上扬,缓缓说道。

        “我打算捐五万块。”苏美娇笑道。

        “嗯,你和那边的院长联系一下,还记得多买些玩具?”

        “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暂时就这么多?”陈瑶抬头瞥了一眼苏美娇,缓缓说道。

        “那我现在就去处理。”苏美娇说道。

        “好。”陈瑶摆了摆手,说了一个单字。

        苏美娇走了后,陈瑶来到二楼诊所,打开门,拿出一本中药书认真看着。

        一页,两页,三页……

        就在这时,金老爷惊天动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瑶瑶,我来了。”

        陈瑶听到声音,唇角止不住抽了抽,她无奈的收好书,缓缓起身,往外走去,看着远处的金老爷,声音柔和问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金老爷大步往陈瑶这边走来,笑盈盈说道。

        “对了,瑶瑶,你还记得魏晨灏吗?”金老爷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瑶问道。

        “记得,怎么了?”陈瑶挑眉问道。

        “这段时间他可努力了,吃饭拿着中医书看,上厕所也拿着那本书看,真佩服他的毅力!”金老爷抚了抚下巴少许的胡须,眯着双眼,慈祥的看着陈瑶,缓缓说道。

        “哦…”陈瑶拖着长长的音。

        “你知道他老婆说什么了吗?说他着魔了?”金老爷额头上的皱纹慢慢舒展开,大声说道。

        “他是一位好医生。”陈瑶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

        “那他有没有希望留下来,只要透露一点点就好了。”金老爷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瑶,伸出两根手指头,小心的问道。

        “看他的成绩。”陈瑶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金老爷,唇角微微上扬,缓缓说道。

        “你打算怎么考?”金老爷没听到满意的消息,再接再厉。

        “过

        “过来一点。”陈瑶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头,双眸看着金老爷,对他勾了勾,小声说道。

        金老爷看到陈瑶的动作,脸上笑得像朵老菊花,他慢慢凑近陈瑶,小声问道:“怎么考?”

        “佛曰不可说。”陈瑶轻轻说了这么几个字,她满意的看着金老爷的表情,转身往诊所走去。

        好一会,外面传来金老爷震耳欲聋的声音:“瑶瑶,你骗我?”

        金老爷大步流星来到诊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很生气的看着陈瑶,说道:“坏丫头,只知道欺负老人家!”

        “我什么时候说要告诉你了?”陈瑶好笑的看着生气的金老爷说道。

        “你刚刚不是勾手了吗?”金老爷哀怨的看着陈瑶说道。

        “勾手不一定要告诉你答案啊?”这是什么逻辑!

        “可你也不能骗我啊!”老头家准备无理取闹。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陈瑶耸肩,反问道。

        “呃…”金老爷给陈瑶怎么一问,脸色发红,讪讪的看着她。

        “好了,如果他真有天赋,我会留下来。”现在正是却人手的时候,只要是人才,她就会拉拢过来。

        “虽然不知道他的中医天赋怎样?但西医在第一医院还是有点名气!”金老爷叹了叹气,缓缓说道。

        “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在于:第一,起源不同;第二:理论基础不同;第三:检查诊断的基本方法有一定区别,中医用望、闻、问、切,西医用视、触、叩、听;第四:治疗方法不同,中医用针灸、推拿、中药,西医用化学药物和手术。中医和西医是两个不同的学科,但有着相同的研究对象和目的,在华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舞台上,其发展的最高境界必然是殊途同归。”陈瑶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慢慢解释道。

        金老爷认真的听说,他低头摸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问道:“中医和西医可以相结合吗?”

        “中医高超的医生不会和西医相结合。”

        “为什么?”金老爷好奇问道。

        “没必要,因为中医可以治根,而西药却不能。”陈瑶绝美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缓缓说道。

        “打个比方,肿瘤开刀切除后,说不定还会复发是吗?”金老爷好奇宝宝问道。

        “是的,但中医不会,只不过,治疗的时间要长一点而已,像你那种情况,如果开刀的后,一个小时就可以搞定。”陈瑶粲然一笑。

        “还真是大学问?”金老爷感慨道。

        “中医和西医都是大学问,想要学好哪一门,必须得下苦功夫!”陈瑶唇角微扬,笑道。

        “学到知识了。”金老爷慈祥的看着陈瑶,此刻他早已忘记自己无理取闹的样子。

        “只要不放弃,总会成功?”陈瑶唇角缓缓勾起,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是啊!希望魏晨灏能坚持下去!”金老爷站起身,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景色。

        “对了,你听到传闻了吗?”金老爷想到什么,猛地转身看着陈瑶问道。

        “传什么了?”陈瑶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漫不经心的问道。

        “大家最近都在传华夏出现了一位神医,同时也在传瑶康和绿康有关联?”金老爷微眯了眯双眼,调侃道。

        “早晚总会知道的?”陈瑶风轻云淡道。

        “你是想吓死大家吗?”金老爷吹胡子瞪眼看着陈瑶,没好气的语气说道。

        想当初他听到陈瑶说那都是她的产业时,只差没跳起来。

        这是人吗?

        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多产业,和她比起来,大家都觉得无地自容?

        “吓吓就正常了。”陈瑶不以为然道。

        “靠,我可以骂娘吗?”金老爷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陈瑶问道。

        他都快被陈瑶吓出心脏病了?而她倒好,竟在一旁说风凉话?

        陈瑶似笑非笑的看着金老爷,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金老爷焉了,他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叹了叹气,喃喃自语道:“难道是神仙下凡?”

        陈瑶听到金老爷喃喃自语的话,唇角微微抽动了几下,她要是神仙,就该上天了,怎么会留在凡间?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平凡的人?”陈瑶眉心微动,抿嘴一笑道。

        “你怎么会是平凡的人,平凡的人会有那么好的医术吗?平凡的人会有那么好的身手吗?平凡的人会种药田吗?”金老爷听到陈瑶说她只是个平凡的人,马上不干了,咄咄逼人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

        陈瑶看到激动的金老爷,一时讷讷,很快又嗤笑着弯下腰。

        “呵呵…”她的笑声如山涧清泉,咚咚欢畅;如雾中荷香,幽然不绝。

        “你不是平凡人?”金老爷看到陈瑶竟然还笑,生气的瞪了一眼,固执说道。

        “是,我不是平凡人,我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陈瑶忍住笑,连连点头说道。

        “不许敷衍。”老人严肃的眼神看着陈瑶,大声说道。

        “真没敷衍你。”陈瑶挽住金老爷的胳膊,认真说道。

        “这还差不多?”金老爷听到满意的答案,容光满面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意。

        “中午在这吃饭吗?”陈瑶松开金老爷的手,坐在摇椅上,轻声问道。

        “好,这里的菜好

        这里的菜好吃,而且又干净。”金老爷点头说道。

        “好,我安排一下。”陈瑶快速掏出手机给陈晨打了个电话。

        金老爷用余光瞥着陈瑶,真是越看越满意,这就是大家所说的缘分吧?

        要不是,那天去京都广场,又怎么会碰到她?

        要不是她,他哪天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要不是她,他也不会这么开朗?

        朱老头最近打电话说,他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了,脸上也开始红润起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她?

        是她,给大家带来了希望?

        也许是金老爷的视线太过火热,陈瑶往这边看来,对他微微点了点头,才把电话挂掉。

        “瑶瑶,你有男朋友吗?”金老爷突然问道。

        “怎么了?”陈瑶不明问道。

        刚刚还谈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哎,我家的瑶瑶这么优秀,也不知道,怎样的男人才配得上你?”金老爷突然有点担心陈瑶的终身大事了,他觉得那些男人都配不上陈瑶。

        “总有那么一点男人。”陈瑶模棱两可道。

        “现在的男人太庸俗,不能随便选。”金老爷皱眉说道。

        陈瑶好笑的看着金老爷,他这话要是被家里的那位听到,不知会怎么想?

        金老爷这下有些纠结了,他既希望陈瑶找一个爱她宠她的男人,陪她一起到老,又觉得那些所谓的男人配不上她?

        “金爷爷…”陈瑶正想说什么。

        就听到外面传来性感而又低沉的声音:“老婆!”

        听到声音,陈瑶光滑的额头划了几条黑线,这个时间,他怎么会来这里?

        “找谁的?”金老爷奇怪的问道。

        没一会,龙琰出现在诊所门口,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邪魅性感。

        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冰眸在看向陈瑶时,瞬间温柔似水。

        他大步来到陈瑶面前,双手环住她的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说道:“今天忙吗?”

        此刻他的眼里只有陈瑶,无关紧张的人,直接忽视不计。

        金老爷目瞪口呆的看着龙琰,这人是谁啊!他怎么能随便乱叫?

        “喂,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金老爷反应过来后,不满的看着龙琰,大声说道。

        这人看上去,人模人样的,说起话来,竟然一点也不动听?

        “他是谁?”龙琰听到金老爷的声音,俊美绝伦的脸露出一丝笑意,一只手抚了抚陈瑶的头发,温柔问道。

        “金爷爷,我已经结婚了?”陈瑶推开龙琰的手,神色从容,唇角微扬,笑道。

        “什…什么?”金老爷中气十足的声音不由地高了几分,他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陈瑶。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陈瑶嘴畔勾勒出一抹绝美的弧度,动听的声音缓缓说道。

        “瑶瑶,是不是他欺负你?”金老爷快速挡在陈瑶和龙琰之间,瞪大如牛的双眼看着龙琰。

        龙琰满脸黑线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他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他哪只眼睛看到瑶瑶受欺负了?

        要不是,瑶瑶对他使眼色,他早把这位不知从哪蹦出来的老人,扔出去了。

        “金爷爷,我不但结婚了,而且还有一对龙凤胎宝宝。”陈瑶觉得竟然说开了,那就全告诉他好了。

        “扑通——”金老爷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陈瑶快速把他扶起,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抱胸,绝美的脸上出现一丝玩味。

        龙琰来到陈瑶身边,在她性感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宠溺道:“调皮。”

        陈瑶抬头看了一眼龙琰,盈然笑意若一朵娇艳玫瑰绽放双颊,她的眼睛很亮,亮得像没有微尘的海水,亮得宁静,永远不斜视似的。

        龙琰一只手环住她的腰,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金老爷。

        许久过后,龙老爷才抬头看着陈瑶问道:“你看上去并不大?”

        “二十三四了,早已到了结婚的法定年龄。”陈瑶开玩笑道。

        “丫头片子,我被你骗惨了,我一直以为你才十八九岁?”金老爷听陈瑶这么一说,也就释然了。

        “你生了双胞胎?”金老爷再次问道。

        “嗯,快四个月了。”陈瑶想到家里的两个小宝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缓缓说道。

        “哪天带来看看?”金老爷期待的看着陈瑶,至于龙琰,他直接忽视。

        “有时间再说!”陈瑶点头说道。

        三人在诊所闲聊着。

        ……

        桃花村的刘梅燕来到后山看着满山的果实和药材,脸上满是笑意。

        “大家辛苦了,中午我家请客?”刘梅燕站在后山的中央大声喊道。

        “梅燕嫂子,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吗?”陈涛的妈妈谢思敏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开心问道。

        “可以那么说?”刘梅燕卖起关子来。

        “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听。”另一位妇女开玩笑道。

        “这个月的蜂蜜达到五千瓶,你们说要请客吗?”刘梅燕笑盈盈的看着大家说道。

        ------题外话------

        明天万更,娜娜今天卡文太厉害……。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818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