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七十一章 震撼求婚(万更)

第七十一章 震撼求婚(万更)

        “我们的房子就像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居住的城堡宫殿,总感觉有点不真实,好像做梦一样,梦一醒就什么也没了。”陈杰说道。

        “自己掐一把就知道是做梦还是现实。”陈瑶无语道,这人幼稚的可以,东西都整理好了,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嘛去了。

        “嘶…嘶…疼,是真哒。”陈杰傻傻的笑着。

        陈瑶拉着龙琰就往凉亭走,她一点也不想理那个白痴。

        陈浩然正聊得起劲,看到陈瑶朝这边走过来,他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哈哈大笑道:“瑶瑶你真是我的福星,还有这脑袋也不知是怎么形成的,一下就一个想法?”

        “办学校的事,先不要告诉大家,还有我打算把离后山不远的那三座山也盘下来。”陈瑶冷静的说道。办学校的事一旦传出去,她家肯定会每天都有人堵着。

        到时候只怕她什么事也不要做了。

        “哦…嗯…瑶瑶怎么说就怎么做。”陈浩然麻木的点点头,瑶瑶不打算告诉大家,肯定有她的想法。

        “瑶瑶,那么多的山你忙得过来吗?不要太辛苦了。”陈爷爷皱眉担心的看着陈瑶。

        “是啊!是啊!要不我也去帮忙吧?”林老爷附和着点头。他也不想瑶瑶太累。

        “林爷爷,我明天要移植很多的花和葡萄过来,以后你的帮我打理凉亭两边和房子的花吧?”陈瑶吩咐道。

        一天时间这么长,不给他找点事做,日子也难熬。

        “好啊!好啊!”林老爷满脸笑容的答道。太好了,凉亭和房子周围都是,那不是要很多品种,他和老婆子最喜欢那些花花草草了。

        来到桃花村,他还没去过后山的“瑶花园”看过呢?几次想去,都被瑶瑶拦住,说以后有的是时间,百花盛开更好看。

        所以他一直强忍着心里的好奇,默默的做个听话的乖老头。

        “爷爷你以后就负责水库。”陈瑶低着头沉思着,是时候给爷爷和奶奶治疗了。

        陈浩然看到大家都有任务,就他没有,这下急了,他双手高高的举起大喊道:“我呢?我负责什么?”那猴急样和村长根本搭不了边。

        “你是村长,管理好桃花村就可以了。”陈瑶说道。这老头凑什么热闹啊?

        “哎呦,那村长我不当了,这样多自在啊!而且我的话都没你管用,当与不当没区别了,瑶瑶你一定要给我任务。”陈浩然屁颠屁颠的走到陈瑶身边讨好的说道。

        “那你和爷爷一起去管水库吧?给你们每人一成的利润。”陈瑶看着大家说道。一成一年下来也有不少了。

        “好、好,哎呦,我就说和你混有肉吃。”陈浩然笑呵呵的说道。一成他虽然不知道是多少,但他知道陈瑶一向出手大方,绝不会亏待他们。

        而且他也没想过要什么分成,既然瑶瑶说了,那他就勉为其难的答应。(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在接到那上百万的钱时,他激动的快给陈瑶下跪了,当然这只是后话。)

        “你们聊吧?我们还有事要忙。”陈瑶说完拉着龙琰就走。

        ……*……*……*

        陈瑶找到沈邵他们,把准备运作网店的事和他们详细的说了一下。说完后,只见大家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就连龙琰都用骄傲的目光看着她。

        看…这就是他的媳妇儿,要是让他那些兄弟看到,还不羡慕死他。

        陈瑶也不管他们的目光继续说道:“*的任务就是去印刷厂把我们瑶花园的盒子都订下来。”

        那些花在灵泉水的滋润下,哪怕就是半个月也不会凋谢。

        “好,我现在就去。”*说完就走,最近他在桃花村混的很顺畅、如鱼得水一般。

        和张妈通了几次电话,都是围绕着桃花村的变化和陈瑶的处事手段。听得张妈心痒痒的。

        又加上次陈瑶寄回去的那些菜吃得他们食髓知味、意犹未尽。

        但*就不松口要张妈过去,气得张妈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来。

        天底下有这么没良心的儿子吗?怎么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呢?难道是听不出她的暗示?

        这不,张妈眼珠子转了转,又打起去桃花村的注意,坐在沙发上严肃的看着张爸道:“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好奇,你家儿子在桃花村到底干什么吗?”

        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老公,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满足她的好奇心啊?

        “种田呗,还能干嘛?你去了,只会打扰他,所以还是乖乖的在家搓搓麻将算了。”张爸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他也很想去,但儿子没松口,他也不好意思总是问。

        而且他也听儿子说,陈瑶家在修新房子,大家都住村长家去了,他就算再想去也不可能和儿子他妈一起胡闹啊!

        就在这时,张妈的手机响了,她眼疾手快的从茶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含笑道:“儿子,最近在忙什么?你都好几天没打电话回来了。”

        *:“……”

        “什么,房子建好了,很漂亮,还给我传了照片,等下,我看看。”说完就翻出*发过来的照片,只一眼就像魔杖一样。

        她对着那边的*讨好的说道:“儿子啊!我去桃花村找你好不好,要是没床睡,我打地铺也可以。”她为了可以住进那美轮美奂的房子,都拼老命了。她容易嘛?她

        *:“……”

        “什么,你要来林市?印刷厂,好,好,你爸就在我旁边,你和他说。”张妈快速的把手机递给张爸。

        *:“……”

        “好,我朋友是开印刷厂的,到时给你介绍。”张爸温厚的声音传出。这儿子变了就不一样,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张妈在一旁小声的嘀咕着:“不要挂电话,我还没说完。”

        “……”

        “要你接电话,等一下儿子来林市,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张妈鸟都不鸟他,接着手机,继续着没问完的话题。

        “……”

        “真的吗?真的可以去吗?”高八音的声音瞬间传出,她兴奋的跳了几下。

        一直隔着耳朵旁听的张爸,被张妈那大幅度的动作吓了一跳。

        紧接着又凑过去紧张的问道:“是不是要我们去桃花村!手机给我,让也我听听。”只是*那边早已挂了电话。

        他接过手机,看着通话已结束的几个字,脸色一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是说过,我也要听吗?”

        “你不说反正要来林市,到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张妈无辜的摊了摊手,她用张爸的原话堵住他的嘴。

        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爸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硬生生的憋出一口闷气来。

        张妈看到生气的张爸,好笑的头了头,说道:“去准备几套衣服?等下和儿子一起去桃花村。你不去公司吗?”

        “都快下班了,还去公司干嘛?只离开几天,公司就混乱,那他们都可以回家吃自己了。”张爸低沉带有煞气的声音传出。

        到底是一家公司的老总,那望而生畏、威风凛凛的样子就不一样。这个时候的他和在家抢手机的样子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

        而陈瑶把工作明确分配好,陈晨和刘璐璐负责把所有花的特性弄清楚,龙琰和沈邵负责搬电脑。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黄昏,陈瑶站在阳台上。

        俯瞰着黄昏,宛如天河里坠落了一弯金色的月亮,亲吻着故乡的田园,从炊烟袅袅的村寨里,不时地传来几声狗吠鸡鸣,仿佛是一个遥远、朦胧的梦。

        瞧…天空中只见深红的晚霞已经染红了半边天空,蔚蓝的天空换了一件深红色的裙子,美丽的晚霞形状不同千姿百态,两匹马在空中赛跑跑着跑着不见了消失了踪影,是哪位魔术师把黄昏装扮得如此美丽迷人。

        这黄昏真美?怎么看也看不够!

        这个时候,大家差不多都回来了,她悠闲的往一楼走去,这个家就她一人最清闲。

        在大厅刚好碰到陈晨,她兴奋的跳到陈瑶身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道:“瑶瑶,我们都完成了,每次看到那些花,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我们什么也没做,就用你给的花种放下去,然后每天浇浇水而已,竟然开得那么旺盛。”

        陈瑶撇撇嘴知道她在疑惑什么?只是以前她已经提过一次,不想再提。

        “恩,那些花的价格都不低。”陈瑶低着头,心里盘算着要卖什么价格最合适呢?

        “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陈晨拉起她就走。

        “今天还得去村长家睡,明天才可以来这住。”陈瑶边走边说。

        农村有着这样的习俗,修好房子,要进火后才可以居住,而且进火的那天要大摆酒席,她也只能随乡入俗。

        “是啊!大家都在苦恼呢?”陈晨附和着说。她们高兴了半天,被陈老爷一盘冷水给浇灭了,说什么住新房子不请客哪像话。

        陈瑶在帐篷外,听到的就是里面其乐融融的欢笑声,她脸上划过一丝笑容,慢慢的朝里走去。

        张妈在看到陈瑶进帐篷的那一刻,惊呆了。

        标准的鹅蛋脸、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神采飞扬的笑容,顾盼生辉的风采,以及那鬓际流香的倩影,国色天香不足以概括,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

        太美了,有木有。

        她用手拍了拍张爸的肩膀,说道:“美、美、太美了。”张大的嘴巴流了一丝可疑的液体。

        陈瑶对张妈和张爸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张姨和张叔叔吧?我是陈瑶。”

        张妈掐住张爸的脖子,开心的说道:“仙女和我说话了…。”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传来张爸的咳嗽声,她才惊醒。

        她紧张的看着张爸,单手在后背给他顺了顺气,担忧的问道:“他爸,是不是感冒了啊!怎么会突然咳嗽呢?”

        张爸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家里有个这样耍宝的老婆,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再不咳嗽都要被她给活活掐死了。

        *看出了张爸的郁闷,他笑道:“妈,是你掐的,在座的各位都可以作证。”他妈是典型的外貌协会,只是,没想到,他妈竟然看瑶瑶会看傻。

        幸好龙琰不在,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那个醋坛子,太可怕了。

        “真…真的吗?”张妈低着头,满脸通红结巴道。太丢脸了有木有。

        “没事,习惯就好。”陈瑶温柔一笑。要是被张妈看到又要迷得神魂颠倒。

        “龙琰和沈邵还没过来吗?”陈瑶疑惑转向陈晨。

        “恩,还在装电脑系统,应该差不多了吧?”陈晨话音刚落。

        就见龙琰和沈邵满脸大汗的从外面赶来。

        “既然都到齐了,就开吃吧?”陈爷爷沧桑的声音传来。

        大家不厌其烦的进行着每天你争我抢的戏码,即使张爸和张妈做好了心理准备也难免被吓到。太恐怖了有木有,就像原始社会的猿猴一样。

        大家酒足饭饱后,都各自找借口离开了。

        *也带着张爸、张妈溜达去了。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帐篷一下就变得冷清无比。

        ……*……*……*

        陈瑶扫了一眼大家说道:“我要去操场,你们呢?”

        “我也去…”陈杰第一个举手。

        然后就是陈晨、刘璐璐…。

        大家慢悠悠的朝操场走去,一路有说有笑,陈杰看到宽阔的操场就如刚从笼中逃出来的小鸟一样,飞快的奔跑着。

        龙琰笑道:“还真的是无忧无虑。”这天真的性子不知道能保持几年。

        “难道你没有无忧无虑的时候吗?”陈瑶明亮的双眼满是星星。

        “你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吗?”龙琰双眼含笑的看着陈瑶不答而问。

        “真是讨厌,你爱说不说。”陈瑶嘟着嘴巴,转身就要离去。

        龙琰眼疾手快的拉着陈瑶细嫩的手说道:“好啦?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样的家庭根本就不允许自己有无忧无虑的机会,每时每刻都要紧记着自己是军人的儿子。”

        后面的话即使不说,陈瑶也都明白。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天才,只有自己不断的努力,不断的超越自己才能达到所想要的。

        也就是忍常人所不能忍,容常人所不能容,行常人所不能行,决常人所不能诀,成常人所不能成!

        其实她们是同一类人。

        “恩,至少成功了不是吗?”陈瑶反问道。

        “是……”龙琰哑然而笑,他看上的人到底不一样,连安慰人都那么特别。

        他结实的肩膀一扫,陈瑶就半扑在他怀里。

        陈晨、刘璐璐、沈邵,酸溜溜的看着他俩,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怎么一点也不顾及她们这些单身狗!

        天色越来越暗,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

        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天色暗下来了,我们走吧?”龙琰拥着陈瑶说道。

        大家回到房间迅速的洗漱完,准备早早睡,明天将会是最热闹的一天也是最忙碌的一天。

        ……*……*……*

        翌日早晨,天边总是雾茫茫的,到处笼罩着白色的烟雾,犹如蒸汽一般。

        太阳从山脊缓缓升起,把白白的雾儿,蒸散在天空中。冬天的颜色。

        光由暗淡的灰色变成了一片鱼白,一片粉红,进而一片金黄那旭日的光彩也是千变万化多彩多姿的。

        照射在雾上,出现了一层层的颜色。最接近朝阳处最亮丽的金黄,愈向西边,颜色就愈暗,最后和雾连成一片了。

        挂在老槐树上的喇叭响起来【宁夏】的歌声,不一会,村长沧桑、带有喜气的声音传遍整个桃花村:“今天是陈中华迁喜搬家的大喜日子,大家都停工一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到陈中华家吃饭。”

        “哗…”整个桃花村都沸腾了,他们也可以去看看里面是怎么摆设了。

        尤其是陈瑶大伯和二伯一家,心里特别激动。想到那是弟弟的房子,心里止不住骄傲和自豪。

        以前他们是鼠目寸光,看到孩子不想学习,还鼓励他们,不读也好,反正成绩那么烂,读再多也没用,还不如去外面打工赚钱呢?

        读书要花钱,去外面打工不但不要花钱还可以赚钱,看…一举两得,多划算啊!

        孩子嘛?他们以为可以脱离父母的约束,都开心的点头答应,早早辍学去外打工。

        只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他们一天累得要死也就两千到三千每月。

        有时在外打工的儿子也会责怪他们,说只要他们的语气强硬一点点,他们也不会辍学去外打工了。

        而他们的父母不但没有阻止他们,反而激励他们去外打工。

        现在陈云华和陈力华悔得肠子都青了。

        再辛苦也坚持几年那该多好啊!那现在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情景了呢?

        只是他们都知道这世界上没后悔药卖。

        但,

        想到弟弟陈中华一家的变化,心中也就释然了。

        这么长时间的醒悟,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要量力而行;

        即使给了他们万贯家财也不一定能守住;

        人一定不能自私自利、不能傲睨万物、不能目中无人、不能高傲自大、不能不齿于人;

        这一点,不得不承认,他们不如陈中华。

        现在陈中华家不要说是桃花村,恐怕整个镇上也只有他家最富有吧?(当然这是他们瞎猜。)

        他不但没有傲视群人,仗势欺人;而且是以礼相待、笑脸迎人。

        这就是他们和陈中华的区别。

        想到以后不能给弟弟陈中华抹黑,他们全身都是满满的斗志,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千万不能犯以前一样的错。

        他们要以陈中华一家引以为傲…

        ……*……*……*

        陈瑶被轻松优美的歌曲吵醒了,她伸了伸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睁开目眩神迷,带有一丝水雾的双眼,揉了揉凌乱的头发,迷迷糊糊的朝房门走去。

        一开门,就看到身材修长的龙琰,含笑站在门口,陈瑶瞬间清醒了,她撇嘴问道:“一大早你站在这,干嘛?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看样子要加强训练了,这样松懈下去怎么行呢?

        以前百米之内她就有强烈的感知,而现在人都到她家门口了,她竟然毫无感觉。

        难道是因为他,所以才潜意识的不想全身紧绷吗?

        陈瑶摸着下吧,斜着脑袋,她在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但,

        看到龙琰,眼里却是特别诱人,他强劲有力的双手轻轻的抱起她。

        陈瑶条件反射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酥软人心的声音传出:“快放我下来,我…”话还没说完。

        就被龙琰准确无误的含住她的双唇。

        陈瑶明亮的双眼瞪着龙琰,怎么可以这样?现在这男人是越来越无耻了,她还没刷牙呢?

        一刻钟后,龙琰沙哑性感的声音传出:“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再这样下去他不知道,会不会欲火焚身。

        陈瑶看出了龙琰的强忍,低着头不忍心道:“那个,那个,其实我不介意试婚。”

        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她还在纠结什么呢?而且刚穿越来的时候,就打算这一世一定要随心所欲。

        既然她也喜欢他,为什么不能给他呢?

        龙琰听到她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然后又说道:“还是等结婚那天吧?我能忍。”他想把最美好的留在结婚那天。

        “那我们先结婚吧?”陈瑶猛的丢下一个炸弹,然后又用芊芊玉手在龙琰坚毅,宽厚的胸膛上胡乱的画着圈圈。

        “真、真的吗?瑶瑶答应我的求婚了吗?”龙琰惊喜若狂的看着陈瑶,生怕她摇头。就连胸膛上传来酥麻的感觉都被他忽略了,他计划着,一定要给瑶瑶一个盛世婚礼。

        “你什么时候求婚了。”陈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是,我没求婚,是你向我求婚。”龙琰宠溺的看着陈瑶。把她慢慢放在地上说道:“快去洗漱吧?”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他可以借这次的机会,向瑶瑶求婚。

        不但可以娶到娇妻,还可以直接秒杀李轩和林麒他们。

        等瑶瑶贴上了他的标签,看他们还会不会总是有事没事的瞪着瑶瑶看。不得不说他很腹黑。

        没一会,陈瑶身着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脖子上的莲花印记栩栩如生,出淤泥而不染;

        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膝盖;

        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戴蝴蝶结,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

        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龙琰迷情的丹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陈瑶,他单膝下跪,白皙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拉起陈瑶的左手,轻轻一吻,微微一笑说道:“女王殿下请移步。”

        陈瑶:“……”

        她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爬到上校那个位置的。

        龙琰看到陈瑶别扭的表情,低头一笑,又大步流星的追上去。

        两人赶到的时候,大家都在不停的忙活着。

        ……*……*……*

        在大家热火朝天的忙碌下,转眼就到了中午。

        太阳如同在太空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有时,它自己似乎也感觉到炎热。

        想躲进云层里寻求阴凉,但更多的是在那豪迈地燃烧着,向大地倾泻着过量的光与热。整个大地都像快要燃烧起来,变得通亮了。

        但忙碌的众人都感觉不到太阳的火热,她们个个都神采奕奕,脸上露出开心满足的笑容。

        这时,老槐树下的喇叭又响起了村长的声音:“中午开席的时间到了,大家快去陈中华家。”

        老村长为了不漏掉人,不得不又喊一次。

        显然,

        那是多余的,早在第一次喊喇叭的时候,大家都赶过去帮忙了。

        陈中华看到那如山似海的村民,心里满满的震撼,太热情了,有木有。

        他半个主人都没事做了。

        他转头看向从外走进来的龙琰说道:“这么多的人,有那么多的位置吗?”就连李家村和苏家村都来了几个代表。

        “瑶瑶说,如果位置少了,就到帐篷那边摆几桌。”龙琰把陈瑶的意思传达给他。

        陈中华默默的点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他又想到什么,问道:“你休假那么长时间,没关系吧?”龙琰是军人的消息,陈瑶严肃表示不能透露半点出去。

        “没事,不要说是一年就是两年他们也得批。”狂傲的语气从龙琰口中传出。

        这才是真正的他: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

        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

        陈中华对这个女婿是越看越满意,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他家瑶瑶只有像他这样的男人才配的上。

        他又接着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他们就像老朋友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

        陈瑶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在愉快的交谈,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问道:“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陈中华看到走过来的陈瑶,哈哈大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爸,快吃饭了,你这主角这么还在这啊!”陈瑶嘟着嘴说道。只知道调侃她。

        “一起走吧?今天高兴,必须多喝几杯。”

        ……*……*……*

        他们到的时候,大家都井然有序地坐在那里,李轩看到陈瑶朝这边走过来,双手挥了挥,大喊道:“瑶瑶这里,这里。”

        看到越走越近的陈瑶,他不满的埋怨道:“瑶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嘛?这么大的喜事都不通知一声。”

        要不是他和赵刚商量,过来看看那些蔬菜和水果都熟了没有,那今天不是要错过很多好吃的东西。气死他了。

        只是,

        陈瑶显然没那样的自觉,她挑了挑眉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不是说好蔬菜成熟,就给你打电话吗?”

        她正准备明天给他们打电话呢?

        没想到他们两人今天竟然好巧不巧的来了。

        李轩被陈瑶淡漠的表情严重伤到,乔迁不告诉他这个朋友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还反问他?好伤心有木有。

        他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即使再冷酷无情,也会有感情啊!

        坐在一旁的赵刚,看到李轩的变化,他忙说道:“你今天才认识瑶瑶吗?我都在一旁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免得到时候她问出什么话?”

        虽然真话实在,但太伤人了。

        李轩听了赵刚的话后,心里舒服多了,是啊!他生什么气!瑶瑶还不是一样也没告诉赵刚。

        想通后,以前那个开朗、逗比的李轩又回魂了,他哈哈大笑道:“幸好我们过来看看,不然,就要错过很多的美食。”

        看着那鲜亮诱人、辣椒青翠欲滴,茄子紫得发亮,韭菜鲜灵灵的,还带着水珠,各种颜色的青菜摆放在一起,赤橙黄绿,格外悦目。

        令人垂涎三尺。

        “既然喜欢就多吃点?”陈瑶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这两人真有口福。

        “那当然了,只是今天来的匆促,没带礼物,下次一定补上。”李轩开口道。

        “我们是好朋友,不用在意那些虚礼,我先去忙了。”陈瑶说完就走了。

        而李轩一直沉浸在陈瑶那句“我们是好朋友”话中,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陈瑶已经走了。

        他激动的抓住赵刚的手问道:“刚哥,刚刚瑶瑶是不是说了我们是好朋友啊!”他太激动了,有木有。

        赵刚现在对李轩都有点无语了,他看了一眼李轩问道:“你是不是喜欢瑶瑶啊!”他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

        李轩懵了一下,问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喜欢是怎样的感觉。

        但,

        他喜欢和瑶瑶在一起,喜欢和瑶瑶分享他的喜乐悲哀;

        也喜欢看到瑶瑶开心的笑容,

        更不可思议的是,没来桃花村的时候,感觉度日如年。

        到了桃花村就不想离开。

        难道这就是喜欢?

        “喜欢就是想要和她在一起,喜欢就是她高兴你也高兴,喜欢就是你愿意为她做每一件事……”赵刚好像回忆着什么,一字不漏的告诉李轩。

        “哦,这样啊!”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他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叫陈瑶的女孩。

        只是,想到她身边的龙琰,心里酸酸的。

        明白的太迟,已经没机会了。不是他不去争,而是他尊重瑶瑶的选择。

        瑶瑶是人不是物品,她是有感情有思想的;

        她知道怎样的人,才是最适合她的。

        哎,以后就当妹妹看待吧?

        默默的守护也是一种不一样的幸福。

        他调整好心态,明亮的双眼看着赵刚:“你在想什么啊!我和你一样,把她当成妹妹呢?”把她当成妹妹来疼爱也是一种幸福。

        “那就好,这样就不会受伤,瑶瑶和龙琰是任何人都插足不了的。”赵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那样有着王者气势的男人,为了瑶瑶竟然能放下他身上的所有光华,这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

        在他心目中,可能瑶瑶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

        在气宇轩昂、美轮美奂的房中,传来阵阵笑声,绵延穿梭消失在无穷的天际。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龙琰笔直修长的身材,从容淡定、帅气逼人的走到房子的正中央,双手摆了摆,示意大家停下来。

        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龙琰,这会儿大家都开心着呢?也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

        龙琰温醇低沉的声音传出:“既然大家都在这,我想要大家作证人。”

        龙琰深情的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陈瑶又说道:“我想入赘陈瑶家,做上门女婿,今天打算向瑶瑶求婚,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们美好的一刻。”

        陈瑶听了后,懵了一下,又继续吃饭,好像龙琰嘴里的瑶瑶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而陈中华却反应激烈,他生气的走到龙琰身边说道:“胡说什么呢?我说过,不要你做什么上门女婿,只要你们感情好,随便你们怎么着?”

        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多的人听到,要收回就很难了吗?

        “爸,没事,我就想做你家儿子。”龙琰笑道。他喜欢这样的生活,没有斗心勾角,没有京都的鱼龙混杂。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孩子一点也不听话。”陈中华拍了拍龙琰的肩膀笑道。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也是满足的微笑。

        村民听到龙琰的话,心里很震撼。

        上门女婿相当于就多了半个儿子,后代也会跟着女方姓,就因为这个,哪怕是家里穷的娶不到老婆,都不会做“倒插门”。

        然而他:

        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深情认真而又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一件白衣黑裤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

        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而有犀利的丹凤眼,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他们听到了什么?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主动做上门女婿。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用双手揉了揉眼睛,又不雅的用小指掏了掏耳朵,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大家都没做好心理准备。

        以前他们也开玩笑提过,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天啊?什么不可能的事,到了陈瑶家都变成可能的事了。

        只是他们还没缓过神来,

        龙琰已慢慢走到陈瑶身边,他单膝跪在地上,单手从裤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含情脉脉的说道:“瑶瑶,嫁给我吧?你以前的生活我没有参与,我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有我的痕迹,我会宠你一生、爱你一世。”

        “啪啪啪…啪啪啪…”这是李轩发出的鼓掌声。

        这样的人,才最有资格和瑶瑶在一起。

        他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到这点。

        同样是男人,他就比他差了不是那么一点点,龙琰真的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虽然他也喜欢瑶瑶,但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看到她开心,你才开心;看到她幸福,你才幸福。

        而林麒在听到龙琰的告白后,全身颤抖的说道:“这么快就告白,太恨了吧?”

        而林老爷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林麒说道:“我早知道你没戏,你看看人家多有气概啊!连上门女婿这样的话都敢说,你问问你自己,可以为瑶瑶做到这点吗?”

        反正瑶瑶是他的孙女,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而且他一点也不赞成林麒追瑶瑶,两人的性子是南辕北撤不说。

        林麒根本就不是瑶瑶喜欢的那一类型。

        (话说为什么林麒会在这里呢?这就要从林麒接到林老爷的电话开始说起。

        因为陈瑶家迁喜搬家太突然,老爷子没准备礼物,只好打电话叫不肖子孙准备礼物了。而林麒在接到老爷子的电话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买了好礼物,又马不停蹄的赶到桃花村。)

        林麒黑脸说道:“你到底是我的爷爷,还是他的爷爷啊!”他一度怀疑这是别人的爷爷,不安慰他就算了,竟然还落井下石。

        好像没看到林麒的黑脸一样,林老爷自顾自的说道:“我是想做他爷爷,但也得他答应啊!”

        林麒气得差点吐血。

        他上辈子肯定是做了太多坏事,这辈子才摊了个这么处处和他针锋相对的爷爷。

        ------题外话------

        亲爱哒,有月票的,评价票的都砸过来哦…。娜娜会稳稳的接住…。只差170张就有200张了,大家加油哦

        8月15号:1966040414月票一张;

        82018066月票一张打赏100;

        啥都可以4颗钻石;

        流浪的小猫咪评价票一张月票两张;

        13804080128月票一张;

        黄小玲月票一张;

        qquser8354910月票一张;

        cocomyw月票一张;

        忻翌忻评价票一张。月票一张;

        梦洁梨梨月票3张;

        8月15号:

        2083428865月票一张;

        liuhuali11月票一张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8649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